第19章 心绪不宁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19章 心绪不宁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那一夜受伤弟子均在各自住所休养生息,多日来由楼中弟子轮流照料,经此一乱众人虽然难免心悸,倒是更团结一心。

    受伤弟子都得到悉心照料灵丹妙药,故而三人前去查看时,发现伤口看上去虽骇人,其实伤势剑痕已无大碍。

    弟子们尽管还是浑身无力昏昏沉沉,对沈思辰薛洛璃还是礼数周全有问必答,所见所闻与天宸殿青溪居了解的讯息及长老所言并无出入。

    沈思辰细心聆听着,脑中忽然飘过了茂城那一夜仿佛历历在目,心下一动,便伸手去探这弟子仙骨。

    指尖不断挪动许久稍稍松了一口气,原先拧紧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虽说这弟子灵力运转稍显滞塞,但三魂七魄尚在元神未损。

    这么一路察看过去,探访到女弟子时却遇到了麻烦。

    九霄楼男女弟子并无大防,均自小在山野中放养着长大,无寻常女子那般矫揉造作羞涩内敛。

    那女弟子似乎从未见过沈思辰这般冰魂雪魄俊秀高洁之人,自他们进门起就一直含笑盯着沈思辰,目光火热大胆黏腻纠缠,弄的他一时不知该把视线放在何处。

    薛洛璃看着沈思辰这副面对眉目传情秋波乱飞就招架不住的倒霉样子,无名火起堵得慌,朝那女弟子晃了晃手,笑眯眯道:“大姐,别光顾着勾引道长啊,我也有话想请教大姐。”

    听不得他轻佻粗鄙之语,沈思辰忍不住道:“不可胡言乱语。”

    “道长风姿卓越,一时情不自已,见笑了。”那名女弟子倒是个放得开的,虽面露羞涩仍不忘本分,“不知这位公子有何不解,尽管问。”

    “据说大姐和那家伙关系亲厚,怎么也被他搞成这样?”薛洛璃仿沈思辰去探她仙骨,不久指尖微颤眉头渐紧。

    这女弟子除了外伤还加之灵力微弱,元神似有涣散迹象。

    那弟子以为薛洛璃疑心她,长老沈思辰均在场让她如此自处,于是急忙自证清白:“我虽与他亲厚,可这九霄楼师兄弟之间何人不亲厚?他平日里待人也是谦卑有礼和顺憨厚,谁能想到竟包藏祸心。”

    长老在一旁也出言解释道:“我楼中弟子人人融洽,确不能因此而疑心她有不妥。”

    他不过一句鱼钩钓上来这么多不知所谓虾蟹。薛洛璃懒得纠缠,便自然做出一副天真乖巧的模样,连连撒娇抱歉并没有多疑的意思。他长相讨喜年纪又小,虽然说话不中听,长老也不把他的这些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十余名受伤弟子均一一查验过,两人各自有所发现有所思量,沈思辰与长老商议此刻尚机缘未熟,待见到楼主后,再详陈心中疑虑。

    薛洛璃亦正色表明,凌澈白修羽已应请求私下寻找那名叛楼出逃弟子,务必生见人死见尸。

    长老听闻薛洛璃沈思辰短短时间竟就有了眉目思量,自然感激他们的道义相助,当下便安排二人起居,商定明日引他们去见楼主。

    ……

    终于不用再和沈思辰挤一张床,虽然还是同在屋檐下。

    九霄楼弟子没走远客房的椅子还没坐热,薛洛璃突然走了出去,沈思辰唤他也不理人。猜想他发现了什么,沈思辰放下手中忙活紧紧跟上。

    结果薛洛璃绕了几道回廊,又回到了他们之前经过的那个庭院,直接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托腮,开始百无聊赖的盯着蜜蜂采蜜,鸟蝶纷飞。

    “……这株桂花有何不妥?”沈思辰抱着一丝希望。

    “不是说了吗?看上去很好吃。”薛洛璃仿佛奸计得逞了一般,笑得贼兮兮,“只是看这花瓣,这蜜蜂,我都能想象凌澈用这蜜做的桂花酿会有多好吃。”

    说完还伸出舌头舔舔嘴唇,饱满淡粉的双唇瞬间变得水灵灵的。

    沈思辰有些不自在,道:“你这望梅止渴倒是颇有意境。”

    九霄楼庭院颇大,无边风月草木花香不输天宸殿。薛洛璃就这么直勾勾盯着那只蜜蜂采蜜小半刻,沈思辰也这样盯着薛洛璃观察他细微的表情变化,颇有些良辰美景岁月静好的意思。

    虽然这人的脸最是不能相信。

    沈思辰到底心中装着道义生死,偷不得浮生半日闲。

    享受了半刻和煦春风便与薛洛璃商议起正事:“薛洛璃,能问你个问题吗?”

    “不能。”

    “……”

    沈思辰语塞,望着薛洛璃的目光尽是无奈。

    薛洛璃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道:“道长,你不是讨厌我胡言乱语嘛,我这会儿不说话了。”

    “……你故意惹我生气。”沈思辰心下明了他是为了方才那句胡言乱语责难与他作对,可薛洛璃当时实在是太失礼:“可看出什么不妥?”

    薛洛璃还是保持观景姿势,抿紧了嘴唇哼哼小曲。

    沈思辰拿他没办法,只好继续道:“我察看那几名弟子伤势,外伤不深元神未损,长老辨认过那人所用的并非是九霄楼本门弟子修习法术。除了自修左道以外,你看可有其他解释?“

    “那大姐不一样。”

    “什么?”沈思辰慢了半步才明白他所指大姐是何人:“我尚未察看那位姑娘,有何不同?”

    “啧啧,她的魂魄有被撕扯过的痕迹。”薛洛璃摇了摇手指头,话却是正经:“道长,邕州渝州事发时你未曾亲眼目睹,我可是在场的。”

    “巧了,也是在深夜。”

    沈思辰目击道存心领神会,太多的巧合便不是巧合。

    “虽然你们这些高门名士最忌讳旁门左道,向往飞升成仙唾弃堕落成魔。可这又不是母鸡下蛋,根本没那么容易。歪门邪道走不好,自己就先死了。据我所知,现世还没有什么禁术邪道能够做得这么滴水不漏。”

    “若是趁夜靠吸人魂魄精气走修行捷径,倒是与茂城见闻吻合。”沈思辰思虑片刻,又皱眉道:“那柳树精说了必依法而行,还需天时地利人和方可成事,岂是那么容易便能噬魂夺魄的。”

    “谁知道,说不定有人帮他呢。”

    薛洛璃被沈思辰勾起心绪谈起正事是一本正经惟精惟一,全然忘了刚才打着把沈思辰晾一边看他一人独角戏之类的小算盘。

    凌月出事前算得上是谨言慎行一君子,九霄楼这位也是一般的谦卑温和,渝州那位虽未可知,想必应当是差不远的好脾气。

    怎么偏偏尽是这类人出了差错,沈思辰将三桩事从头到尾串起来想了一番仍是百思不解。

    剑走偏锋,歪门邪道,大开杀戒,六亲不认这种事,在他的认知里更多的像是薛洛璃这样不分皂白乖戾张扬之人才能闯出来的祸。

    沈思辰这人惯不会遮遮掩掩,心中思及薛洛璃一不小心就笑出了声。

    薛洛璃正蹙眉沉思试图找寻几桩事件中千丝万缕,被沈思辰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笑声给打断,竟还此地无银地快速瞥了他一眼,怒道:“臭道士,你笑什么!”

    沈思辰忙摸了摸薛洛璃的脑袋,转移话题道:“此三桩事是否相关尚未可知,若真如白宗主猜测,如今看起来一人不能成事,那就更麻烦了。”

    薛洛璃一巴掌拍掉沈思辰的手,啪的一声清脆响亮:“道长你再这样摸我,别怪我废了你的爪子。”

    原是温馨祥和气氛被这脆响的巴掌打断,沈思辰眼神一黯,道:“对不起,一时习惯。”

    心中酸涩难当,忍不住又道:“我看凌宗主如此安抚你,所以我才……”

    薛洛璃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大笑话,给了沈思辰个轻蔑嘲讽白眼,起身招呼他回去等饭吃。

    那个眼神的意思沈思辰明白,凌澈是凌澈,你是什么人?

    …………

    九霄楼的饭菜极不对薛洛璃的胃口,饭桌上脸阴沉沉的生咽下去,完了还要扯出一个笑脸道句多谢款待。

    换作以往他老早掀桌子。如今不行,头上挂着天宸殿弟子五个字,他不能给凌澈惹事。

    若是能听到薛洛璃此时内心话语,凌澈说不定会热泪盈眶老怀安慰感慨小狼崽终于长出了良心,真是极不容易。

    薛洛璃发觉自己控制脾气的本事见长,除了故意挑衅沈思辰给他找不痛快,不再动不动嚷着掀桌子杀全家砍手脚之类的话。这莫非是通常说的成长?

    只不过是学会了控制,脾气还在。常言道三岁看老,乖戾还是乖戾,流氓还是流氓。

    吃完饭薛洛璃极不痛快的滚回客房去,那难以下咽的饭食如同哽在喉咙随时都有可能吐出来。心情不好,只能找人晦气,一副流风回雪安闲自在模样品茶的沈思辰首当其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