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人世界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24章 二人世界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网游之位面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

    慢条斯理亦步亦趋围着沈思辰云无笙转圈,偶尔伏下身去凑近察看,又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坐到一旁。

    薛洛璃此时脑子混乱,九霄楼的事,云无笙的事,还有沈思辰的事。

    他想得头疼眼睛疼都想不明白,此刻若是凌澈在就好了。未知的一切搅得薛洛璃心绪不宁,心慌烦闷。

    若是凌澈,一定能为他把这一切都理清楚。

    云无笙仙骨未现不妥,唯灵力被损大半。

    沈思辰稍稍心安,便道:“昨日长老弟子们已将事发当日情状告知,我与薛洛璃都觉得此事恐有旁生蹊跷,故而尚有细节需要请教楼主。”

    云无笙瞥一眼薛洛璃,冷哼一声。沈思辰尴尬万分,云无笙薛洛璃正是年少轻狂的岁数,两人心中都闷着一口气杵在这可如何是好。

    正欲再说,只见薛洛璃忽然间抿嘴一笑,眉眼都灵动了起来一副乖巧模样,变脸速度之快让在座三人都瞠目。

    薛洛璃背着手一步一跳坐到沈思辰身边,右手重重搭肩,笑眯眯道:“楼主仙门名士,履仁蹈义,不如暂且放下往事。我这有几个小小问题。”

    他边说边捻着沈思辰的发丝比划,云无笙瞧他这副泼皮无赖样,倒不好与他较真论理。

    沈思辰捋捋被弄乱的头发道:“请问楼主与那弟子往来可还密切?”

    云无笙蹙眉,反问沈思辰是否与玄灵城所有弟子都往来甚密,众人了然。

    当日云无笙是得到了消息才匆匆赶去,那人已与九霄楼弟子缠斗一段时辰。幸亏云无笙及时出现,那人就此撇下其他弟子直朝云无笙袭来,九霄楼众弟子才算逃过一劫。

    薛洛璃心中疑虑再次确认,沉吟片刻问:“楼主修为法力,可是这九霄楼中至尊?”

    云无笙闻言眼里似乎又要喷火,手指狠狠抓着椅子极力克制。

    沈思辰叹气薛洛璃这嘴真是个祸篓子,遣词用语实在太找骂,连忙找补道:“他的意思是既然楼主法力高深莫测,那人为何不仓皇而逃,反而不再纠缠其余弟子只与楼主硬碰硬?”

    “楼主若伤了五分,敢问那人所受重创有几分?”

    “哼。”云无笙思及叛徒,怒火中烧,“十分不止。”

    “那就是鸡蛋碰石头咯。”薛洛璃笑嘻嘻弹腿,“他是傻子吗。”

    云无笙冷面古板,九霄楼内素来不怒自威。那人又是个柔弱性子,见到云无笙出现本能反应不是拔腿就跑,反而自寻死路,实在令人费解。

    沈思辰遂将二人猜想拣要紧的说与云无笙知晓,到底没有实证中间诸多联系仅出于猜测,不好把话说死。

    九霄楼几乎与世隔绝,外人很难找出门道。云无笙听完后直觉无稽之谈,可细细琢磨二人所言竟能恰好解释这其中诸多不合理之处,世间歪门左道邪魔妖法众多,他向来不屑一顾,薛洛璃是出了名的精于邪术害人……

    不自觉收紧指尖,云无笙冷冷问道:“此话你们可与凌宗主白宗主说过?他二人有何看法?”

    沈思辰刚要开口,薛洛璃猛地按着他抢过话头道:“我与他们说过,所以才会让我跑这一趟。毕竟元穆真人已表态,两桩事实在难逃巧合,需要更多细节经得推敲才行。总之,你们九霄楼那弟子,确实性情大变灵力大增是逃不掉了,还是在深夜时分搅的鸡犬不宁。“

    云无笙微微点头,算是默认。

    沈思辰道:“既如此,我们会将整件事来龙去脉报与白宗主凌宗主知晓,九霄楼天宸殿青溪居若有什么新的讯息也可及时往来。”

    长老与云无笙四目相对,读懂他眼中思虑担忧,出言道:“如沈道长所言,对于这个猜测的关键人物可有迹可循?吾等也好早做防范。”

    沈思辰道:“惭愧,眼下未曾有何线索。长老若想提早防范倒是有迹可循,门中弟子修为不高且行事向来循规蹈矩,若是有性情或灵力异常者,可多加注意些。”

    薛洛璃学着凌澈依样画葫芦给沈思辰顺毛,水滑流丝绕指柔,忽然间有些明白为什么凌澈喜欢揉他脑袋。

    “不过我们猜测这隐身黑暗中不知是人是狗的家伙,挖一个坑换一个地。九霄楼已经挖过坑了,多半是会跑到别的门派再挖,你们不必惊慌。”

    “公子怎能说的如此轻松!我九霄楼虽避世不出,又岂是独善其身之人。即便这厮不在我九霄楼作恶,他日在其他门派掀起腥风血雨,岂非修真界再度浩劫!九霄楼定不会坐视不理,薛公子若真是想洗心革面将功补过,在同修面前揪出这个祸害便是你最好的机会。”

    “啊。”薛洛璃停下手中的活,眨着乌溜溜双眸抬头道,“关我屁事?”

    …………

    眼见云无笙和长老的脸刷的黑下来,沈思辰赶紧拦住薛洛璃那张粗制滥造狂吐灾言祸语的嘴。

    圆了礼节将凌澈白修羽的亲笔信交与云无笙,领下云无笙回函,谢绝了九霄楼不情不愿的挽留,饭也不吃了拽着薛洛璃急匆匆下山。

    薛洛璃从前,并不是这样的。

    虽脾气乖戾不按常理,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说些好听的话招人疼,并不像现在这样说什么都让人想狠狠揍他。

    沈思辰想着,又或许自己遇到的从来都不是真正的薛洛璃。

    真亦假时假亦真,虚虚实实间连沈思辰都辨不清他心中所求改为如何。

    ……

    两人计划着原路返回天宸殿,之前因为茂城那一夜,薛洛璃在沈思辰面前可算是彻底丢人现眼,因此才急匆匆嚷着御剑出行。

    如今事算是已办妥,又经过这些天薛洛璃早把那点害羞不痛快扔到山谷里,他的羞耻心大概只能维持个两三天。

    现在无事一身轻,毫无羞耻心,薛洛璃又开始磨磨蹭蹭游山玩水,也有闲工夫对沈思辰开嘲讽。

    “道长,不是我说你,硬要跟我过来受这气做什么?你是来帮忙做好人的,结果呢,你看看我们这算灰溜溜的滚出了九霄楼吧。啧啧,这就是你们所说的道义?”

    沈思辰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罪魁祸首,居然理直气壮搬出他的歪理邪说对他说教。

    “嘻嘻,道长不服气?啧啧,沈道长应该从未如此狼狈吧。”薛洛璃装模作样围着沈思辰转圈,上下打量,“银钱还剩多少?没多少了吧。反正我是要慢慢赏花赏风景的,有劳道长照顾一下我小短腿。”

    “比现在刚糟糕的情况也是有的。”沈思辰平静道。

    薛洛璃想了想,大概说的是不得已离开玄灵城的那段时日?呵,倒是糟糕透顶。修为再高还是个瞎子,四处漂泊可不是糟糕透了嘛。

    有时候薛洛璃会设身处地为沈思辰着想,假如当日遭受这般不公待遇的人是自己,一定会让那人九族亲友死于最可怕最痛苦的邪术,已死之人定会将他们挫骨扬灰万马践踏才能解气。

    臭道士就是蠢。

    沈思辰想尽快和薛洛璃回到广陵,其一是为了将此行收获尽早告知凌澈白修羽,其二是为了带薛洛璃走。

    想到这沈思辰不禁心生愧疚,此事有可能是修真界最大的祸患,而他竟然还藏着私心,着实对不起师尊,对不起玄灵城,对不起沈念星。

    他对不起的人实在太多,他眼下只想对得起薛洛璃,尽管那人并不需要他。

    “道长,你怎么不走了?”前方薛洛璃困惑回首张望,阳光透过高木繁叶洒在他身上,说不出的生机勃勃灵动无双。

    眼眶一酸,沈思辰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返回茂城,薛洛璃饶有兴致的找回了先前他们留宿的那家客栈。

    沈思辰在客栈门口驻足不前,薛洛璃不得不停下来等他。

    今日不知沈思辰怎么了,心事比要出阁的姑娘还重,往日都是沈思辰催着他快些脚步,如今倒是他走走停停薛洛璃叫他一句他才走两步。

    现在愣愣的杵在门口,怎么嚷都不肯向前。

    沈思辰跟着薛洛璃沿着熟悉的路来到这家客栈,只在门外瞄到淡定算账的掌柜沈思辰努力封印的记忆之门不受控制被撞开。

    这家客栈,那他和薛洛璃都默契的避而不谈的一夜,楚楚可怜泪眼汪汪的薛洛璃,说着思辰喜欢你的薛洛璃……

    砰!

    沈思辰的脑子突地炸开,眼前乱花飞舞星河漫天,自颈耳至脸颊泛起一片红霞。

    他本就肤白,这样漾起红晕落在薛洛璃眼里比他们之前在江陵城瞧见的花姑娘还要艳。

    薛洛璃不知道沈思辰现在所想,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叫他也不应,只得返回来用剑戳了戳他腰窝,这一下用劲不小沈思辰沉浸遐想中一时不稳险些摔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