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识红豆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26章 不识红豆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网游之位面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此言一出,围着桌子探头探脑说得兴高采烈的一群人分成了两派,开始你来我往辩论起剑华山庄可能的结果,薛洛璃沈思辰听够了想听的,默默离桌他们也没注意。

    沈思辰素来沉静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着急担忧,有些魂不守舍,离席后径直朝楼梯角走去。

    薛洛璃兴致盎然地看着他发呆出神心不在焉的模样,直到他一脚踩上楼梯才慢悠悠出声。

    “道长,饭还没吃完呢,似乎有人说过不能浪费粮食?”

    沈思辰心有牵挂疑虑万千,甚至想即刻飞往颍川探个究竟。正神游天外中被薛洛璃懒洋洋的嗓音拽了回来,才发觉他一脸戏谑盯着自己。

    察觉到又在他面前失了仪态,有些不好意思,沈思辰轻咳一声缓步踱回了饭桌。

    不过此刻两人都已经没有心思去计较这饭食好吃难吃,相顾无言食不知味地扒完饭菜,薛洛璃难得的不去找沈思辰的茬。

    看他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逗他都没意思。

    一顿饭就这么稀里糊涂混过去,回到那个狭窄空间的沈思辰不再静心打坐,只端坐在椅子上双眼出神目光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薛洛璃开始觉得有些不爽,心里生起难以言喻的烦躁感,比万千蚂蚁爬过还要灼热奇痒难耐,他不由自主的扯了扯衣襟搓揉胸口以平息这股邪火。

    从吃饭到现在,沈思辰已经快一个时辰没和他说话了。

    虽然沈思辰正常的时候也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薛洛璃在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挑衅嘲讽。

    可自重逢以来,沈思辰从没这么久不理会他。

    薛洛璃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沈思辰的视线追随。

    靠!这是哪门子邪术!

    “喂!”

    薛洛璃在叫他,沈思辰稍稍聚焦视线道:“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话说出口,薛洛璃发觉问了个白痴问题,又道,“若是颍川剑华山庄这事,道长就不必多想了,必定没有表面这般简单。”

    一样的滴水不漏一样的灵力溃散,已经是第四桩案子,且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若传扬开来足以引起修真界轩然大波。

    沈思辰仔细思量一番,盯着薛洛璃许久犹豫道:“薛洛璃,我们先去颍川,再回广陵好不好。”

    “为什么?凌澈等着我回去呢。”毫不犹豫拒绝。

    不过话虽如此,其实薛洛璃此刻心痒痒得如同嗅到了鲜血的野狼,浑身躁动兴奋,仿佛是迫不及待的印证他们的猜测一般在各门派点起这阴邪之火。实在是太刺激。

    心里已经答应,却偏要逗一逗他。

    沈思辰顿了顿道:“剑华山庄主人乃我故友,我确实记挂他的安危。”

    颍川剑华山庄现任庄主白子溪,因其父与玄灵城上一任掌门是故友至交,白子溪在十五岁时曾被送入玄灵城修习道法仙术三年,算是沈思辰沈念星师妹。

    修行圆满回到剑华山庄后,依旧时常与玄灵城往来闲聚,感情就如凌澈白修羽般亲厚。

    剑华山庄也是修仙界百年名门根基深厚,且如坊间传言精英异士当时皆外出镇狩,此番劫数想来并不算什么重创。可沈思辰挂念师门情谊,还是希望亲眼得见师妹安好,才好安心。

    呵呵,原来剑华山庄庄主是个小姑娘,薛洛璃心下了然撇嘴。

    怪不得沈思辰这么反常。

    “好啊那就先去颍川。”本是暗自吐槽腹诽,薛洛璃不知不觉竟含酸带醋,“原来是道长师妹,怪不得刚刚吃饭的时候就魂不守舍。真巧老子最喜欢看戏,尤其是这种才子佳人的戏,就按你说的做。”

    果然本性难改,三言两语又开始不正经起来,沈思辰当即澄清:“不过三年师门感情,同为玄灵城弟子自然应当同气连枝,你想到哪去了。”

    “我什么都没想,道长你心虚什么。”

    明明每次都是他挑起胡说妄言,到最后还偏偏要把责任推给别人,沈思辰遇上薛洛璃这不讲理的性子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家客栈在茂城算是上等,然而薛洛璃执意要了一间简陋的客房,桌椅床榻皆年久失修。椅子拼接处有些松动,薛洛璃坐着不安分东倒西歪,不停的吱呀乱叫,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天地里格外响亮。

    薛洛璃似乎也陷入了思考,时不时嘴角勾起嫣然一笑,右手拖着脑袋眨眼嘟嘴,发尾跟着跳动甚是勾人心神。

    沈思辰了解他这个神情定是心情如乌云蔽日,不知又在捣鼓什么坏点子。

    “你……不要再胡思乱想,我和子溪只不过师兄妹情谊罢了。”

    “嘁。”

    薛洛璃正专心琢磨这几桩怪事,死的人越多,留的痕迹必然越多,离他把那个人揪出来的日子就越近。

    他要先找到那家伙,关起来一百零八种刑罚轮番上阵必定逼得他将道法窍诀教给他,待学得炉火纯青后再杀掉。

    光是想想就爽得不行,情不自禁伸出小舌舔唇,结果这臭道士非常准确地打断他臆想。

    “道长,你总说我没有羞耻心,我看你这修道之人也很不要脸嘛,你和那女人关我屁事?”

    虽然起初确实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沈思辰道:“那是我多心。不过提前说与你知晓也是好的,省的日后再生烦恼。”

    ……

    就寝时分,薛洛璃笑容满面的说床铺狭小挤不下两个人,劳烦道长打个地铺将就一晚,那灵动笑容美得让人想揍他。

    房间太小,沈思辰需将桌椅挪开顶着门才腾出了一块地。幸好现在正是暑日,无湿冷地气倒也无妨。

    薛洛璃趴在床上翘起脚丫子得意洋洋看着沈思辰忙,视线一刻不离他的脸,努力捕捉任何一丝情绪变化,愤怒无奈怨恨羞辱都好。

    没有。

    察觉薛洛璃火热的注视,沈思辰还报以如月般柔和温柔的微笑让他快睡。

    真是太没意思了。

    薛洛璃在床上滚了一圈面朝内墙,大概就是因为沈思辰永远这副波澜不惊海纳百川的心态才会让他不爽吧。

    无论他怎么捣乱努力沈思辰都不会给他情绪的波动,而那个剑华山庄的师妹,只是道听途说便让沈思辰忧虑着急愁眉不展。

    莫非是他最近□□分的缘故?薛洛璃琢磨是不是明天去杀个人试试,人命向来是这群正义卫道士的底线,他就不信沈思辰的双眸还会这般深邃沉静。

    呵,也只能想想而已。

    只在茂城呆了一夜却收获不少,薛洛璃心情极好。第二日结账时给了掌柜伙计不少赏钱,乐得他们掉进钱眼里不停招呼客官下次再来给您折扣。

    去颍川是计划以外之事,虽然昨夜已传书留言告知天宸殿青溪居,到底不想让凌澈等太久,薛洛璃没有再刻意拖沓脚步。

    从茂城往颍川路途遥远山头众多,即便沈思辰薛洛璃御剑飞行也必须中途休息,越往颍川方向城镇越少,少不得有夜宿山间的时候。

    荒郊野岭阴气十足,是妖邪出没最频繁之地。往来客商途经此地都会刻意调整行程,避免露宿山头的风险。莫说妖邪鬼魅,便是猛兽出没就已足够让人闻之色变。

    此刻薛洛璃正百无聊赖的拿一截树枝戳着面前这堆火,掏出一个白日在市集上买的苹果嘎吱咬一口,调整到一个舒坦的姿势欣赏不远处沈思辰银剑飞舞飒爽英姿。

    二人这般修为灵力对于这山中妖邪而言是上等美味仙品呼吸举止均散发致命诱惑,吸引着不少妖邪循迹而来。他们在这溪边落脚没多久,便感到毛骨悚然的阴风怪流愈盛。

    而逐渐聚集过来的妖邪碍于火堆的阳气,加之二人修为对于他们即是极品仙丹美食更是致命玄兵利刃,因此只敢在周围不远处试探,不敢直扑上前。

    薛洛璃边添柴加火边叫:“道长,去收妖啊。我在这烤鱼。”

    烤鱼……哪来的鱼?

    沈思辰挑眉眼底全是要漫出的笑意,薛洛璃坏笑的脸在火光跳动映照下尤其蛊惑人心,由不得他拒绝。

    不过斩妖除魔本就是他的职责,倒也没犹豫,沈思辰平静淡然拿剑起身。

    妖邪之前惧他二人修为本事,现似见他们分开落单,恶向胆边生原先只在周围虎视眈眈试探寻机,霎时从各处窜出将沈思辰团团围住飘忽不定。

    环顾四周,鬼哭狼嚎妖风阴气此起彼伏,数量大约成百试图干扰他的判断。

    沈思辰凝神聚气,倏忽睁开双眼蒙上一层坚毅果决,银剑出鞘如星河清光,飞身而起似翔龙腾云,明月仙姿干净利落,剑锋所到之处光芒点点,妖邪灭绝惨叫声不绝于耳。

    出剑如千军万马破阵势,即便在这般关头沈思辰仍维持着圣洁出尘之气,面色柔和不骄不躁,身段之美让薛洛璃好整以暇欣赏得津津有味。

    妖邪溃散大半,只剩下负隅顽抗却最为阴狠绝命之辈。沈思辰剑气凌厉他们占不到便宜,突然邪风一转呼啸着直往薛洛璃扑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