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庄生晓梦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27章 庄生晓梦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至尊主播都市之最强纨绔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

    薛洛璃这边欣赏正爽渐入佳境,没想到那妖邪调转矛头凄厉阴毒嘶吼着冲过来。稍稍惊讶转而轻蔑一笑,薛洛璃右手已按上剑柄准备给这不长眼的东西好看。

    这边沈思辰更是心跳漏了一拍,急红了眼眶连忙提气纵身越过层层障碍,划出一道月白弧线落在薛洛璃身前抢先出剑化出百万银白幻影。

    剑气一改凌厉不失温润的气质,倏地添了狠绝果断,剑阵如万箭齐发笔直穿透妖邪屏障虚幻,斩断邪根生机。

    撕叫凄厉声不绝于耳,百来只妖邪尽斩冷玄银剑下,剑光愈发夺目即便回鞘后仍隐约震动。

    沈思辰暂且顾不上安抚宝剑,快步走回火堆旁,单膝跪地半蹲着身子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你没事吧?可有伤到?”

    ……

    跳跃火苗旁,薛洛璃自然无恙,噬血早已准备妥当就等妖邪自寻死路,何况有人早一步挡在他身前护得他周全。

    沈思辰的表情半面隐在黑夜中半面被火光照的分明,眼里透着急切担忧的光芒,方才的剧烈打斗让一丝不苟的鬓角沾上了细密晶莹的汗珠。

    他这样半跪着抬头问话,望着薛洛璃温柔明亮的双眸如同低头俯瞰悬崖深处时一般的害怕恐惧,却又忍不住好奇窥探,那样的深邃幽静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拽下去。

    沉默半晌,薛洛璃嘴角上扬轻笑道:“道长傻了,我能有什么事?你忘了我的身份。”

    旁门翘楚,邪术精锐。

    剧烈情绪波动后是空荡荡的脑海,沈思辰先是一怔而后慢慢松了口气,胸口紧张的起伏稍平缓,叹息道:“是我过虑了,关心则乱。”

    是了,薛洛璃最擅此道,若没有沈思辰出手,他自然会以另一种方式收服这些妖邪,若是他愿意甚至可以将妖邪玩于股掌。

    关心则乱,何为关心,为何关心。

    他这回是真的迷茫了,沈思辰护着他的身姿和他担忧的表情那么真实,与那个正义凛然绑着他逼着他下跪认错受罚的沈思辰差的那么远。

    薛洛璃没有学过怎么面对这番情状,除了凌澈没有人这样真切的关心过他,他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

    有些不自在的挠挠头,薛洛璃挤眉弄眼许久才重新捏出一个若无其事满不在乎的表情。

    “道长,对身边的人可真好哈哈,连我这样的昔年仇敌都能出手相助。”

    沈思辰蹙眉道:“过去之事为何再提,我并未将你视作仇敌。”

    薛洛璃朝沈思辰那边挪了挪,双手撑着下巴抬首眨眼,如星闪耀。

    “道长是说君子不计前嫌,你宽宏大量原谅我,日后我们好好做朋友?真不巧,流氓记仇千年并不打算原谅你。我毁你双眼伤你师门,你恨我。你阻我乐趣断我生路,我恨你,恨不得让你尝尽世间悲苦,让你那张时时云淡风轻的脸露出七情六欲的表情。”

    他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大概真的被这不识好歹气到了吧,沈思辰的眼里装着的灿若星河随着他一字一句黯然。

    薛洛璃也觉着自己是不是说话太用力了,不然为什么从唇齿舌尖,到心脏血液都那么疼。

    “所以道长,你不用对我也这么好,我是不会领情的。”用尽气力有些不支,薛洛璃身体朝后躺倒,离开充斥沈思辰气息的地方。

    这样才能舒坦些,找回他的呼吸。

    “凌澈不让我再去招惹你,我乐得清闲。完成你所愿之后,我们就是陌生人,道长实在犯不着在陌生人身上耗费这些心神。”

    他打了个哈欠便滚到地上寻舒服的姿势闭眼睡觉,还笑嘻嘻煞有介事道了句晚安,又忍不住用余光扫一眼沈思辰,半握着双拳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

    ……

    妖邪尽没后的山谷里没了云遮雾障,潺潺溪水配上清新山风,难得的空灵自在。伴着温暖篝火和空气中淡淡的兰花香味,薛洛璃迷迷糊糊就要睡过去。

    渐渐的空气中的兰花香越来越清晰,面前的火光被高大的身影遮挡。沈思辰极力克制着听完薛洛璃那番话,后者吐露胸臆后神清气爽在地上滚了几圈便气息平稳大约是睡着了。

    薛洛璃只有在休息时才会收起那副凶狠阴毒的目光,面容纯洁天真替代鬼魅邪笑。

    沈思辰的手举在空中,犹豫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轻抚薛洛璃的脸,替他拭去方才不经意染上的尘埃。

    薛洛璃每次都是用袖子胡乱搓揉几下就算,连凌澈都言他是个教不会的脏孩子,能动手还是别废话。

    长年执剑,手心指尖有些微薄茧,灰尘已擦干净,指尖却不舍得离开。肤如凝脂的细腻触感,仿佛吸紧了他的手指。

    “睡着了吗?”

    “薛洛璃,听到吗?”

    沈思辰弯下腰仔细瞧他密长如扇的睫毛安安静静投下一片光影,精巧鼻翼微动呼吸均匀,总爱戏谑邪笑着上扬的嘴角只留下了自然的弧度,想来应当是熟睡了。

    “……对不起。”

    “别恨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苦也乐也,该受的都受了。人有七情六欲,我又如何能免俗。喜怒忧惧爱憎欲,都只因为你。”

    “我自知修道修得不好,逃不出这三界红尘,有愧于师尊有愧于玄灵城。”

    “我不后悔。”

    “今后有我管着你,护着你。不要恨我了好不好。”

    “洛璃……”

    “别恨我……”

    沈思辰低声轻喃似是倾诉又似自言自语,明亮双眸不知不觉浮起一层水雾,蒙得他看不清薛洛璃的脸。

    更看不透心。

    只有在这时,他才敢和薛洛璃说这些话,胸口堵着一块大石日日压得他透不过气,甚至想过拽着薛洛璃的手逃离修真界,逃离玄灵城天宸殿。

    可他清楚,这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鬼使神差的,沈思辰俯下身,轻轻在薛洛璃额上落下一个吻。

    连日来一桩桩一幕幕在眼前如走马灯接踵而至,令他心绪起伏百感交集。温润嘴唇微微的颤抖,薛洛璃冰肌如雪沈思辰炽热如火,激得他不自觉流泪,一滴眼泪不偏不倚落在薛洛璃长长的睫毛扇上,泪珠闪着细微的光芒,美得摄人心魄。

    沈思辰望着薛洛璃的睡颜良久,终努力平复心境轻声回了他一句,晚安。

    ……

    夜半深山鸟尽人绝,唯有山风嘶吼叶影颤动。

    月色中,薛洛璃缓缓睁开了双眼,明亮澄澈无一丝朦胧模糊。

    忍着四肢酸麻直到听得沈思辰已沉睡,才睁开眼睛换了个姿势,舒展成一个“大”字以天为盖地为庐,一双大眼睛写满了疑惑瞪着明月。

    虽然越来越习惯沈思辰在他身边,越来越容易安然入梦。可那股兰花香压过来时他还是努力挣扎着找回神志。

    沈思辰声音很轻很温柔,像凌澈那样如同催眠。说的话每个字他都明白,连在一起却是一句也听不懂。这是什么新的咒法吗?

    他还在胡思乱想间,两片温润嘴唇落在他额头,炽热而温柔,紧接着一滴水珠落在他睫毛上,痒痒的。

    似乎有人瞬间点燃了薛洛璃脑中的烟花。

    砰——

    思绪理智全被炸成了碎片,那停留在额间的温度冲击得他神志涣散,溃不成军。

    慌乱中薛洛璃使劲回想,小时候在路边看过爹娘亲吻孩子,在天宸殿时看过女弟子亲吻小狗,也看过师兄亲吻师妹。

    虽然没亲眼见过男人亲吻男人,薛洛璃还是知道这是表达喜爱的方式,尽管这个方式超出了他毕生所学认知。

    等一等!这、这竟然真的被凌澈言中了!

    沈思辰竟然是个断袖!还是个喜欢仇人的受虐狂断袖!

    天上谪仙般的修真名士,不染纤尘的有为高人,竟喜欢一个低贱卑微走旁门左道的小流氓,玄灵城这个秘密真不得了,简直是郑声乱雅!奇耻大辱!

    抓到这个把柄,薛洛璃觉得自己应当兴奋得意欢呼雀跃横眉吐气一番,应当牵着沈思辰鼻子走再把他狠狠踩到尘埃里把他玷污和自己一样脏。

    然而他,唯有害怕。

    不受控制的一遍遍回忆自与沈思辰重逢以来,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看着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悲伤的心疼的忧虑的眼神,全都有了解释。薛洛璃细思极恐,越想越慌乱。

    微微扭头看着熟睡的沈思辰,薛洛璃呼吸不畅方寸大乱,心痒心疼心慌心乱,甚至想干脆趁着沈思辰现下安睡偷偷逃走,远离他的视线他的气息。

    薛洛璃狠狠的按着胸口,心里怒骂为何不争气一些!为何不兴奋,为何不想想有什么好方法可以折磨沈思辰,天赐良机何苦胡思乱想。

    可眼神一掠过沈思辰的睡颜,脑中不经意的飘过他的吻他的泪他带着疼痛忧伤的声音,唤他名字时如此自然从容,薛洛璃越发懵懂。

    他哪里好?

    不对,应当是骨子里都是坏的,烂透的一个人,沈思辰怎么会喜欢他?

    薛洛璃前半生的精力皆用在钻研邪术旁门上,对这样的事即便是纸上谈兵都无从考究。想不明白,越想越精神,睁眼到天亮。

    自从遇到沈思辰,他失眠的本事是越发好了。

    …………

    第二天沈思辰醒来时便看到薛洛璃一副咸鱼姿态直勾勾的望着天空,原本莹白的眼下一片深深的乌青,看模样便知是没睡好。

    沈思辰有些担忧道:“昨夜睡得不安稳吗。”

    不是不安稳,是一夜没睡。

    薛洛璃木然的侧过头来呆滞回应沈思辰视线:“……道长。”

    “嗯?”毫无精力的样子让沈思辰更担心了。

    “我饿。”

    他其实不饿,只是经过昨夜他已经不知道该和沈思辰说些什么。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