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恩怨难清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30章 恩怨难清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

    他和沈思辰之间的恩恩怨怨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算清了。

    沈念星对薛洛璃触碰沈思辰的那只手深恶痛绝,那嫌恶的表情仿佛共同呼吸一片空气都受到了玷污,偏生沈思辰竭力拦着他又不能发作。

    玄灵城弟子皆茫然相对,掌门要杀薛洛璃的心昭然若揭,师叔护着薛洛璃的意思也是司马昭之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沈掌门?”

    众人各怀心思不知所措时,传来一声惊喝。

    沈念星回首一看,几名身着茶色水衫,腰悬剑华玉佩的青年朝他们这处张望缓步行来。沈念星微微蹙眉,表明对这唤他之人没什么印象。

    来者隐约瞥见沈思辰左臂血迹,加快脚步朝沈念星行礼道:“沈掌门安好。我等乃剑华山庄弟子,方才庄主察觉结界有异,派我等出来巡查。不想竟是沈掌门驾到。”

    沈念星微微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沈思辰,道:“沈思辰道长受了重伤需即刻救治,你们带路。”

    剑华弟子虽是满心疑问,当今修真界能伤沈思辰者寥寥无几何至于狼狈至此,但沈念星面色冷若冰霜谁也不敢多言,连忙在前施术让出结界,引玄灵城一行人前往剑华山庄。

    匆匆赶到剑华山庄后,沈念星一方面让剑华弟子去通知白子溪,一方面直接让管家带路寻一处舒适之所替沈思辰治伤。

    沈念星并非第一次造访剑华山庄,虽喧宾夺主于理不合,但事从权宜也是无可奈何之策。深知沈念星与白子溪的关系,管家弟子不敢耽搁。

    将沈思辰小心扶至床上躺下,沈念星对薛洛璃在眼前晃悠似乎忍耐到了极限,厉声让他立刻滚出去。沈思辰闻言回牵薛洛璃松开他的手,往怀中收了收眼底尽是忧虑。

    三人对峙十分尴尬,当着众弟子面沈念星只能无奈道:“你且放心,我不会对他出手、思辰,他站在这里我无法为你诊治。”

    薛洛璃也哼哼道:“道长要是再不快些止血包扎,成了冤死鬼可别找我。”

    本是好意全变了味,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沈念星恨意难忍飞了薛洛璃一记眼刀,一腔怨愤咬牙切齿却不能发作。

    明明着急忧虑的沈思辰听得薛洛璃胡说八道,油腔滑调,又忍不住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怎地就成了冤死鬼。”

    薛洛璃装作没听见,甩开沈思辰的手,闲庭信步走到屋子另一端桌边背对着他们坐下,不再关注这边情形。

    碍眼的人自动消失,沈念星求之不得不敢耽搁,命弟子取来止血良药包扎工具。解开沈思辰衣服一看,皮肉外翻触目惊心。

    “还好,躲的及时,伤口看起来可怕却无性命之忧。”沈念星悬着的心落下一半,幸亏沈思辰身法飘盈躲过了剑锋直面一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些日子没见,念星修为更精进了。”沈思辰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得说话都透着风,仍不忘趁沈念星为他包扎之时打趣。

    沈念星因误伤他满腹愧悔,哪里经得起这般调笑,冷若冰霜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又愧又羞道:“有些日子没见,思辰哪里学来的这样油腔滑调。”

    顿了顿,沈思辰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薛洛璃忽然打了个喷嚏震天响。玄灵城弟子们难得听见高洁稳重的师尊师叔如此打趣,忍不住扑哧不停偷笑起来。沈念星脸刷地一沉,眼神威严扫了众人一圈,便扶起沈思辰给他输送灵力疗伤。

    调笑归调笑,沈思辰虽然仙骨未伤但灵力受损不小,失血过多自愈能力不足,若不及时替他运灵调息,只怕要躺上一个月。

    此行本为剑华山庄祸事,谁想又添变故,沈念星心情难免郁结沉重。

    忽然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步伐凌乱,薛洛璃与玄灵城弟子不约而同看着门。

    “师兄!”还没看到人便听到这娇娆带着急切的呼声,伴随着一阵阵丁零当啷珠翠撞击声,一道茶色身影冲了进来。

    径直到了床前,得见沈念星正全神贯注给沈思辰治伤才驻足。

    白子溪。

    薛洛璃转身看了一眼那道茶色背影,兴致缺缺。沈昭宁一行人规规矩矩向白子溪行了礼,后者见弟子们都在,需注重长辈仪态便收了有些慌乱的神情,微微点头环顾屋内,这才发现门边刚刚被她略过去的薛洛璃,挑眉。

    白子溪没见过薛洛璃,瞧他身上穿的也不是玄灵城弟子的服饰,便问道:“这是何人?”

    沈昭宁愣了半晌,仔细琢磨。

    师尊要杀他,可师叔要救他,眼下局面这问题着实难以回答。

    “这位公子……与弟子们有过一面之缘。”脑中过滤了无数个解释,沈昭宁最后决定了比较稳妥的一个。

    一面之缘?

    白子溪转过身去仔细看了看薛洛璃,后者对她的审视戒备似乎毫不在意,反而扬起了一抹轻蔑邪笑,令她极不舒服。

    薛洛璃未见白子溪时便已莫名心生不悦,此时见到真人用居高临下不屑一顾的眼神望着他。那眼神与沈念星如出一辙。

    呵,不愧是师兄妹,真是一脉相承的讨厌。

    薛洛璃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她。白子溪被他的无礼轻慢激怒,正要开口教训,此时身后传来的动静及时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回身一看,沈念星已撤掌下榻轻舒一口气,沈思辰原本惨白如雪的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

    “星师兄!”白子溪迎上去,满脸急切道,“我听弟子们说辰师兄受了伤,急忙就赶来了。情形如何?”

    身后人仰马翻的动静惹得薛洛璃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侧着身子偷偷张望。

    沈念星道:“伤处阻塞已打通,血也止住,思辰根骨深厚,好好调息加之良药辅佐,应当无碍。”

    白子溪道:“何人如此大胆,竟然伤了辰师兄!”

    沈念星目光黯然,满脸尽是悔恨自责。沈思辰离开玄灵城时未细说缘由,这段时间漂泊不知经历了何事,谁曾想再见面竟是生死一瞬。

    想着想着越发愤怒,真正该死之人仍轻描淡写死猪不怕烫模样,便怒目而视薛洛璃,恨不得将他身上烧出千疮百孔。

    白子溪与沈念星知之甚深,瞬间明白了师兄眼里的含义,更为戒备警惕薛洛璃,准备将其拿下。屋内一时剑拔弩张。

    ……

    “洛璃,过来。”沈思辰忽然扶着床沿坐了起来。

    一句轻声呼唤,却让屋内所有人的精神受到污染。

    沈念星早前看他拼命救下薛洛璃已是大惑不解,此刻更是满脸不可置信,瞪大双眼视线在二人身上徘徊。

    玄灵城弟子平日里所见师叔虽然一贯的温柔和气却从未以此温情呢喃之声说话。白子溪不曾亲眼见过薛洛璃,但对当年之事也是恨之入骨,该不会这个“洛璃”便是那个薛洛璃?!

    薛洛璃反应更为直接,这个亲昵的称呼使让他右手本能的按上了噬血,可瞥到沈思辰那缠着厚厚绷带的胳膊,苍白的肌肤薄唇,他一股火气就硬生生憋了回去,嘴角抽筋。

    仿佛看透了他内心的天人交战,面色青红交加,沈思辰忍不住轻笑:“洛璃。”

    “……哦。”

    这语气……

    薛洛璃说服自己只是因为沈思辰语气太像凌澈他才会这样乖乖走过去的。

    沈思辰瞧薛洛璃不服气又无可奈何朝他挪过来的模样,像极了拖着尾巴的小狼崽。待他磨磨蹭蹭靠近床边,沈思辰索性伸手一扯薛洛璃袖子道:“师妹,这位是我的朋友,薛洛璃。”

    “什么?!”白子溪赫然而怒,盯着薛洛璃的眼神似要将他吞咽入腹,“辰师兄!这厮把你,把星师兄害得多惨,如何做得了你朋友!”

    沈思辰微微抬头,沈念星虽未言语眼中同样写满了疑惑不解心疼难挡,面色更添一层冷霜。

    沈思辰想到沈念星当初亦是历尽艰险,万般歉疚道:“许多事我未曾言明,是因为没想到会有今日这一遭。念星,待我复原后定会将前因后果细细说与你听,总之请你,还有师妹,不要为难他。”

    白子溪记忆中的辰师兄永远是飘然独立淡然仙姿,从未有此哀求之状,就为了一个凶手?

    “念星,薛洛璃是奉白宗主凌宗主之命调查邕州渝州这几桩怪事,途中听闻剑华山庄出了事特地与我赶过来的。我曾承诺过保护他。”

    沈思辰精气不支,气息越发虚弱,难受得皱起眉头。

    沈念星心下不忍连声叹气,上前几步扶着沈思辰肩膀,道:“眼下最要紧之事便是养好身体,其他的等你见好了再提,既然牵涉到青溪居天宸殿,我保证不寻薛洛璃麻烦就是。”

    白子溪见沈念星表态,也道:“这人是和辰师兄一同来的,剑华山庄也将他视为贵客便是,辰师兄安心养伤。”

    沈念星白子溪态度见好,先前站在中间不知所措的玄灵城弟子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耐不住少年心□□头接耳起来。

    薛洛璃看这正人君子唱戏般的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怒从心头起忍不住道:“沈道长这话有趣,你保证不找我麻烦?我可没说不找你麻烦!”

    果然乖戾脾气嘴上半点不能吃亏,沈思辰头疼得更厉害了。

    眼见沈念星冷霜再起一副又要干仗的架势,连忙道:“我听闻剑华山庄突遭横祸,念星想必也是为了这事赶来的。你们先出去商议正事,留我一人休息便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