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扑朔迷离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32章 扑朔迷离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茶、茶香苑?

    薛洛璃听到这土得抖灰的名儿,先是惊讶于俗气随即敏捷地反唇相讥,恍然大悟道:“多谢提醒,我这就去把沈思辰拉来。”

    接着作势就要起身。

    沈念星经不得他言语挑衅,又不忍再让沈思辰劳心费力,左右为难,薛洛璃看他吃瘪气恼却只能怒目瞪他的样子心里乐得打滚。

    两人暗暗较劲落在白子溪眼里,一边心疼师兄忍辱负重一边越发瞧不起薛洛璃,冷哼道:“辰师兄所言,阁下是前来相助我剑华山庄,怎地如此放肆,是否太过失礼了。凌宗主对门中弟子都是这般放纵?”

    她措辞谨慎有礼,声音泠冽平静,却是把凌澈天宸殿也骂进去。薛洛璃不再和沈念星做眼神打斗,转而投向白子溪,眯起杏眼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精光。

    “凌澈出身名门教养是好,连待我这样的流氓无赖也温和有礼,比不得庄主凶悍。这次回去我一定和凌澈好好说说,让他来同庄主学一学这狗眼看人摆架子的本事。”

    “放肆!”白子溪娇喝一声,薛洛璃眼中杀意她看得分明,可他脸上却挂着极不相称的纯真笑靥。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要顾及沈思辰,一时竟不好发作。

    沈念星冷笑道:“薛洛璃,你莫不是专程来剑华山庄挑衅的。”

    薛洛璃道:“道长莫不是专程来这杀我的。”

    沈念星沈思辰师承一脉,学的是道昭而不道言辩而不及,耍起嘴皮子全不是薛洛璃的对手。

    “若不是,道长何必死死纠缠。天热吃个西瓜消消火,再谈一谈你们剑华山庄发生的事。”

    薛洛璃除魔卫道护持正界,实在超越了沈念星的识别范畴,免不了仍是犹豫怀疑,若凌澈真能管束得了薛洛璃,哪还会有当年之事。

    薛洛璃继续道:“沈道长,似乎在天宸殿盛宴之时便已察觉了修真界异动。”

    沈念星心中一动:“原来那日你在。”

    “比不得沈道长仙人贵重,我这般上不得台面只好躲在后堂纳凉。”

    薛洛璃随便一句话落在沈念星耳里皆有含酸带醋冷嘲热讽的意味,根本不屑与他多说。

    “道长如何知晓,修真界出了大事?”

    “本能。匡扶正道除魔降妖者之本能,岂是你能体会。”

    薛洛璃哂笑:“是是是,道长厉害,道长高明,道长不妨说说这到底是谁在捣鬼?”

    沈念星思及方才沈思辰之言,他们成行本是专为那几桩邪事,途中听闻剑华山庄之事改道而来。如此那便是猜到了这些事互有关联查到了什么。

    薛洛璃虽靠不住,沈思辰的稳重细心他却是放心的。

    沈念星忍着不适,干巴巴道:“尚未可知,你有何见解。”

    薛洛璃道:“我们转道颍川之前,还有另一个门派发生了类似事故。”

    “什么?!”

    薛洛璃此言一出,沈念星白子溪均是大吃一惊,修仙界各门派之间虽未见得真如表面一般铁板一块,至少大事消息向来互通,可此事他们却一无所知。

    “是哪家仙友同遭此祸?”

    “呵呵。”薛洛璃笑而不语,一个劲晃腿。

    白子溪勉强捏出一张婉容笑脸,道:“请阁下赐教,解我等之惑。”

    “不客气。”薛洛璃点点头,“不说。”

    沈念星不悦,堂下这死猪不怕烫的祸害越发蹬鼻子上脸。

    “沈念星别瞪我,道长已然承诺不泄他门绝密,我总不好打他的脸。”

    白子溪沈念星交换眼神,微微点头了然他口中提的“道长”是沈思辰,如他所言便不好刨根问底。

    沈念星道:“那发现了何处不妥,可否说说。”

    薛洛璃笑道:“道长算盘打得啪啪响,我们既然是相谈相商,总该有来有往吧。我怎么觉着像是被审的犯人呢?庄主不妨先说说剑华山庄的事,说不定只是庄主霉运当头,与我们这边遇到的无关呢。”

    他这话着实不客气。说到底白子溪并未真正招惹过薛洛璃,他自己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邪火,烧得他心焦火燎嘴里吐出的粗俗之语全无法入耳。

    白子溪气得紧握粉拳指骨嘎吱作响,此人在两派弟子面前全不给她半分颜面。一众弟子耳聪目明识得这三人间火药味重,纷纷扭头垂首,装作专注别处的样子。这般掩耳盗铃之姿更让白子溪又愤怒又窘迫。

    沈念星知她难堪,不忍心再让师妹继续受气,不得不接过话头将剑华山庄之事娓娓道来。

    距离颍川百里外的冥越山曾遭妖邪侵扰,山下村民轻者痴傻重者丧命。白子溪自掌家以来颍川方圆数百里一贯平安无事,虽说高枕无忧但难有成就。

    冥越山兴风作浪妖邪非比寻常,修真界百年太平盛世,许多术士修行再好少了实战经验也是无趣。因此当村民上门求救时,白子溪一方面考虑趁此机会立威扬名,一方面也让庄内弟子长见识,毫不犹豫应下这趟,点齐门下精英优苗,只留少数弟子管家留守山庄,次日便离开颍川前往冥越山。

    白子溪一行到达之前,已有不少散客术士闻声而来。此妖邪靠吸取天地及生人灵气成长,妖法不弱反将这些散客术士都困在邪阵中冲不出迷雾。

    此时白子溪正好赶到,率弟子们外围破阵。不仅解了村民之困,还救了这些术士,顿生济世扶弱除魔卫道的自豪感,总算不辱没剑华山庄百年威名。

    本是兴奋自傲载誉而归,推开门的一刹那横七竖八的尸体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整个山庄竟连一个活人都没有。撞入眼中的红色让白子溪毫无防备,情绪落差如从九霄云河坠入深渊炼狱。

    剑华山庄坐落于市井中,没想到这一点竟帮了大忙。虽山庄内弟子无一幸免,周围打更起夜的几位颍川百姓却目睹了经过。白子溪这才知道,他们前脚刚离开颍川,当夜剑华山庄就出了血案。

    薛洛璃怀疑道:“刚刚在大道口就被你们的结界拦住了,普通百姓怎么可能进得来。”

    白子溪道:“之前担心打扰城中百姓生活劳作,不便断道设卡。那层结界是出事之后暂时加上的,以防再生不测。”

    薛洛璃点点头:“与颍川百姓相比,自然是剑华山庄安全更重要,不愧是百年修仙名门。”

    堂下一名弟子按捺不住出言道:“庄主也是好意,怕剑华山庄再逢祸事,连累无辜百姓罢了,你怎么如此无礼!”

    薛洛璃道:“像我一样撞上结界弹出十步远也是庄主的好意。”

    此言一出剑华弟子勃然变色,人人皆恨不能上前来与薛洛璃理论。玄灵弟子往日闭门修道,极少有机会离开玄灵城,若有仙门名士前来拜访也是彬彬有礼温恭自虚,何时见过薛洛璃这般伶牙俐齿。

    比起剑华弟子克己复礼,他们反倒单纯直率,一旁看了这许久唇枪舌剑,不知是谁先忍不住扑哧笑出声,紧接着如传染一般哄堂大笑。

    偌大厅堂内,气氛对峙之时一阵哄笑极其失礼,沈念星皱眉狠狠扫了玄灵弟子一眼,众人看到掌门似沉湖寒霜的眼神,吓得即刻闭嘴噤声。

    薛洛璃笑道:“哎呀幸好我不是道长弟子,不然连笑都不许了。”

    沈念星冷声道:“与你无关。你想知道的我已告知,可有什么想法。”

    薛洛璃身子往下挪了挪,瘫在椅子上用孺子不可教的眼神看着沈念星,摇摇头道:“不愧是同门师兄弟,我还嫌沈思辰道长无趣,说上十句便无话可说,沈念星道长更是高山绝草,说一句话就能累死。”

    沈念星道:“除了废话,你无话可说?”

    白子溪冷哼几声道:“若无高见,阁下可随我弟子下去休息。折腾一天,阁下应当也累了。”

    薛洛璃道:“我自然有话,你们倒是话没说完。不是有人目睹了经过?具体说说。”

    白子溪犹豫不决看向沈念星,后者思忖片刻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直说。

    “当时正有打更人经过后院小道,隐约听到山庄高墙内有重重惨叫声,上空似有幽光频现,打更人惊惧心慌立时拔腿便跑了。”

    薛洛璃道:“还有没有什么更有用的?”

    白子溪咬着下唇拧紧秀眉,手指不自觉拨弄衣摆,面露难色似有难言之隐。左右掂量权衡利弊后,半晌才犹豫道:“有道角住户提到,当夜曾看到一名剑华弟子衣衫染血,沿着街道信步闲游。那人说他所见弟子目光涣散神情呆滞,又是深夜见血不敢多看以免招致血光之灾,速速躲了起来。”

    果不其然,又是祸起萧墙。

    一位剑华弟子心思灵活,见庄主犹豫不便开口,便擅自接过话。薛洛璃仔细一瞧,正是他与沈念星纠缠不休间前来查探的弟子。

    “虽城中有百姓言之凿凿,然而我等回庄查验罹难同门人数并未有差。至于跟着庄主出城的弟子们也是同进同出,绝无可能返程行凶。向来若不是大爷老眼昏花看错,便是凶手乔装打扮作剑华弟子模样,蒙混过关。”

    薛洛璃道:“剑华山庄的弟子穿得跟花孔雀似的,谁会认错。”

    “…………”

    沈念星道:“那么只有后一种可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