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良辰美景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33章 良辰美景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锦桐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沈念星道:“那便只有后一种。”

    若是后一种可能,就不是后院起火。

    邕州渝州与九霄楼,至此这三件命案,皆大同小异,源于门下弟子不知何故失了心神着了邪道,乃至性情大变法力大增同门相残。目前看最大的可能大约是走火入魔。

    如此说来,剑华山庄一事倒成了孤案。

    薛洛璃本想一探剑华弟子尸体,可已经下葬无从细细查验,只能从目击人证言管中窥豹。终究不能如愿仿佛有猫爪子在他心上挠,事件盘根错节无从下手让薛洛璃心痒烦躁,不死心又继续问。

    “除此之外呢,还有没有。”

    白子溪想了想,道:“当夜那人提到远方传来了一阵轻微却好听的声音,但很快便听不真切。许是听错了。”

    “什么声音?”薛洛璃目光一亮。

    “不知。”白子溪摇摇头,“我曾派弟子寻来这城中所有管弦丝竹乐,他皆道非也。先说是平生从未听过的声音,又道许是夜里迷迷糊糊听岔了。故而未有结果。”

    不合常理处甚多,薛洛璃心中疑窦丛生,颍川地处通商要塞,虽不如江南锦绣繁华仍富庶喧闹,少不了声色犬马歌舞升平。有什么是颖川人少有耳闻的?

    沈念星见薛洛璃表情变得凝重严肃,目光漂移双唇微抿像是在克制言语,忍不住问道:“所有事均已一一道出,可是有什么发现?”

    “啊,没有。”

    “……”

    薛洛璃信口雌黄口出狂言惯了,沈念星一时竟分辩不出他这话是真是假,脸色冷了下来双目含霜,厅堂内霎时噤若寒蝉如冰霜寒窖,连白子溪都有些发怵,更别提剑华玄灵弟子。

    偏生罪魁祸首还一副朝气蓬勃笑容可掬的模样,悠然自得起身伸了个懒腰发出惬意的叹息声。

    “道长不要着急嘛,等我回去和沈思辰道长说说,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道长若是真心急了,不妨和你的小师妹去磨个豆腐,”

    “放肆!”一声巨响在鸦雀无声的内堂里如石破天惊,激起阵阵回音。

    沈念星重掌拍案怒目横眉,倏地站起执拂尘直指薛洛璃,道:“薛洛璃,你最好离思辰远一点,若再敢骚扰伤害,我定会将你立斩剑下!”

    薛洛璃作震惊捂嘴样道:“天呐,道长不是允诺他绝不伤我吗?原来修道之人也是满口谎言,啧啧。”

    白子溪也起身上前一步,站在沈念星身后娇声道:“正如师兄所说。阁下是我剑华山庄的客人,我自会以礼相待,辰师兄更是贵客,若有人胆敢在我山庄内生事,绝不放过!”

    薛洛璃摇摇手指:“啧啧,好可怕的架势,只是想回房睡觉而已,被沈思辰拖着跑了几天,不会我去找他睡觉都不行吧。”

    他还在天宸殿时经常和凌澈在一张床上滚来滚去,即便与沈思辰重逢后同塌而眠亦是常事。薛洛璃只当是陈述事实,并无其他想法,可落在堂内众人耳里却如晴天霹雳。

    白子溪沈念星一脸岂有此理愤怒震惊,玄灵弟子全是原来如此恍然大悟。

    白子溪僵着脸,硬生生挤出声音道:“剑华山庄虽是寒门小户,客房倒是足够的,断不会委屈阁下。”

    说罢便指了一名弟子,交代他安置薛洛璃,不得怠慢。沈念星见状,也让沈昭宁一众玄灵弟子跟着回各自客房,小憩修整。

    薛洛璃看这两人明明恨的牙痒痒,却不得不把自己当宾客以礼相待的憋屈模样,暗爽不止,冲沈念星挤眉弄眼一番吹着口哨离开了。

    待所有弟子都走远了,原本乌泱泱的厅堂内如洪水退去,静谧空旷,剩白子溪沈念星两人各怀心事却只为一人。

    朱台上的檀香燃尽,最后一丝缭绕烟云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散去,沈念星终发出一声叹息撕裂这场凝固的沉静。

    白子溪拧着眉头,忧郁忧心道:“师兄……真的要放过那个薛洛璃吗?”

    沈念星沉声道:“绝不可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白子溪道:“可辰师兄那里如何解释,还有天宸殿,岂会善摆干休。”

    沈念星道:“虽然不知这小子用什么花言巧语骗了思辰,但他不糊涂,假以时日必然明白朽木不可雕祸害不可留。至于天宸殿,欺骗世人以其假死蒙混过关,理亏在先,绝不敢兴师问罪。”

    白子溪摇摇头:“但我总觉得……”

    辰师兄,太过在意薛洛璃了。

    那样焦虑失神,一双深邃如静湖的眸子,提到薛洛璃时掀起的波浪如此真切,满满的关切担忧仿佛随着每一次眨眼溢出来。

    “你方才说什么?”沈念星没听清,扭头问道

    “没事……许是我多心了。星师兄一路辛苦,先稍作休息吧。”

    ……

    薛洛璃离沈思辰房间如同跋山涉水的远,七拐八绕比起九霄楼毫不逊色,最终在一处雅静房屋前停了下来,剑华弟子礼节性地为他介绍各处楼阁院落,屋内陈设后离开。

    薛洛璃瞥了一眼那弟子方正背影,轻哼两声开始四处打量。这处院落小楼与其他地方由一处小湖花园隔开,满满是望不到边的花海。庭院错落有致楼宇高低相间,很难一眼看透格局。

    此处雅致幽静客房用来招待他,算是给足脸面。

    尽管把他和沈思辰分得这么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薛洛璃百无聊赖溜达回房,熏香过盛惹得他喷嚏不止。侧首张望,精致镂刻的宽大卧榻吸引了薛洛璃的注意,一个鹞子翻身舒展身躯啪一声摔在床上。

    松软,淡香,舒服。

    满足的舒了一口气,薛洛璃横在塌上左右翻滚,闭眼微笑享受当下独自悠闲时分。终于没有沈思辰在眼前晃悠,在耳边叮咛,终于可以一人独占一间房独霸一张床。

    真好,还是一个人好,没有人和他抢……

    滚了几个来回,上扬的嘴角渐渐挂不住。薛洛璃右手搭在额头上,丝丝冰凉。房间太静谧,薛洛璃甚至听到了耳边的嗡嗡声和咚咚心跳声。

    “道长……”

    没有回应,薛洛璃有些气闷甩手捶床,发出一声闷响。如果沈思辰在,应该会用温柔沉静的嗓音回应他,不管他是出于无聊还是恶意,不厌其烦。

    习惯太可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让着他习惯身边有沈思辰的存在。竟轻而易举被控制了情绪,薛洛璃生气的狠踹一脚空气,打挺起身气势汹汹出门去寻那人的晦气。

    方才一路过来虽然剑华弟子已尽职尽责为他详细讲明路径介绍楼宇,可薛洛璃脑子里记住的只有放眼望去数不尽开不完的茶花,芍药,茶花,芍药,茶花,芍药……

    兜兜转转在每一盆花都相似的玉宇琼楼间,薛洛璃发觉他又迷路了。别说去寻沈思辰,他连回自己客房的路都找不着。

    隐约听见前方有高低人声,薛洛璃探头探脑走过去,本想抓人问个路,却看到七八个人影正围着一只玉雪可爱小狗逗弄。

    薛洛璃定睛一看,人群中发现了熟悉的身影。贼兮兮扬起一笑,薛洛璃放轻脚步悄悄靠近人群。

    “汪!”

    猛地从身后传来地动山摇恶犬吼叫,沈昭宁等人惊惧手抖,突地站起身来本能戒备,扭头过来只见薛洛璃笑盈盈盯着他们。

    “小道长,挺有兴致啊,遛狗呢。”

    沈昭羽眼前一亮,快步上前一把将薛洛璃拽过来蹲下。

    “薛公子,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言语充斥着兴奋,一时激动还轻拍薛洛璃肩膀,引起后者轻微蹙眉。

    这自来熟的功夫,像谁?

    沈昭宁道:“先前匆匆一面,来不及道谢,如今能和薛公子再见真是有缘。”

    薛洛璃轻笑道:“你们师尊恨不能将我碎尸万段,小道长倒是有胆量和我寒暄。”

    沈昭宁摇头道:“师尊只是严肃刻板,以道行路。薛公子不必害怕,师尊绝不会随意伤人性命,更何况……”

    “更何况!”沈昭羽笑得贼兮兮抢过话,乌溜溜眼珠子闪着跃动精光,“师叔如此看重薛公子,我终于明白先前山洞里公子为何语焉不详。我们师尊修为之高,师叔简直是以性命换公子无虞,太感动了我真是太感动了。”

    “对对对。”蹲在沈昭羽身旁一名弟子附和道,“师叔平日里的情绪比师尊还少,师尊训诫弟子还会生气遇到不平也会愤怒,可师叔时时刻刻都挂着云淡风轻的脸,我还以为他老人家已经成仙了呢。没想到还有那么精彩的表情,嘿嘿嘿嘿,七情六欲只为公子一人罢了。”

    薛洛璃被七八张一模一样的奸笑围着,心里发毛,指着昭羽身旁弟子问道:“你也是道长弟子?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往前小跳一步,眨眼道:“弟子余是非。”

    “……好名字。”嘴皮子比他还会拉扯是非,“想象力惊人。”

    方才那只被薛洛璃一声吼吓得跑远的白团子,感觉到逐渐变得其乐融融的气氛,解除了危险警戒摇着尾巴小碎步挪了回来。

    小狗看上去年纪小有些怕生,腿短的几乎看不清就是只肉呼呼的雪白团子,看得薛洛璃直流口水。挪到人圈中央,摇着屁股尾巴转了一圈,顿了顿怯生生直朝薛洛璃的方向奔跑,纵身一跃落在他脚上,挪了挪选个舒服姿势,开始闭眼小憩。

    “…………”

    谁帮他把这坨白团子弄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