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修罗场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35章 修罗场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沈思辰受了重伤,面色苍白唇无血色,平添了一分柔弱。眼下他坐在薛洛璃面前,受伤的手搭在圆桌上,眉目含笑微微上扬,嘴里说着与其外貌品性极不相称的话,看上去十分欠揍。

    薛洛璃不可置信捂胸口:“沈念星莫非开错了药,看把道长都吃糊涂了。”

    沈思辰道:“念星妙手回春灵丹妙药,我已觉着好些了。”

    薛洛璃道:“那就是没吃够,来吧,道长该吃药了。”

    说完就动手捣鼓起白子溪留在桌上的药罐子,小火一直煨着想必里头还有汤药。薛洛璃打开盖子一股浓烈刺鼻的酸涩气味喷涌而出,熏得他火速撒手捏起鼻子跳开三步远。

    薛洛璃道:“这、这、这是什么?”

    沈思辰笑道:“我的救命药,这会儿手不方便,你可愿意代劳?”

    薛洛璃痛心道:“道长,你变了,伤成这样还敢和我斗嘴。看样子心情不错。”

    沈思辰点头:“是不错。”

    薛洛璃道:“因为你的好师妹。”

    沈思辰道:“因为你。”

    得,又绕回来了。自从沈思辰对他把所有事情摊在青天白日下,说话是越来越直白,薛洛璃亦是越发难以回应招架,心跳难控。

    多谢这位飘逸出尘不染俗务的道长,让他发现作为一个不合格的流氓他还是有羞耻心的。

    薛洛璃往后退两步瘫坐在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目光审视左右最后落在沈思辰身上。他这才注意到沈思辰手臂上包扎伤口的纱布已经换了,未着道袍仅穿着干净的水色中衣。

    瓜田李下男女有别,倒真不避嫌,薛洛璃不禁冷下脸。

    “道长可还记得,我们是为什么到这来。”

    沈思辰捕捉到他声音渐冷,却不知为何突然变了心情,只能试探般顺着他道:“为查明这几件事有何关联。”

    薛洛璃道:“为什么我要管这破事?”

    沈思辰道:“自然是为了凌宗主之托。”

    薛洛璃朝前靠了靠,半眯起眼道:“为什么凌澈会让我和你一起出来查这些事。”

    沈思辰一时语塞,捉摸不透薛洛璃的想法,还来不及回应后者便接着开口。

    “因为你。”

    “如果不是你和沈念星当初多管闲事,我不会气不过寻你们的麻烦,凌澈也不会被逼无奈对我下死手,以至我流落飘零多年不得归。如果不是因为你,你我至今陌生人大道两头各自走,你不穷追不舍,凌澈也不会碍于白修羽的面子让我们一起出来。”

    薛洛璃缓步走过来,抚上沈思辰伤处,笑道:“道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何场景?”

    沈思辰酸涩难当:“自然……不会忘。”

    薛洛璃道:“难得凌澈许我到广陵城玩,吃饱喝足本来很开心的。忽然间道长从天而降如踏雪流星,你和沈念星一人一拂尘,缠住我双手将我拖拽摔倒,磕在地上很疼啊。”

    沈思辰道:“……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我杀人放火,你们来替天行道的。”薛洛璃轻飘飘打断他,继续道,“你们自以为是的定了我的罪,不问过去不问缘由,啊,虽然我这个人做事都看心情,可能真的没什么原因。”

    沈思辰道:“你什么都没说过。”

    薛洛璃道:“呵,我这个人行事看心情,很多事过了即忘。道长对我所作所为不问原因。我也一样。”

    薛洛璃蹲下身子,像是伏在沈思辰膝头,微微抬头一双水润乌黑的眸子乖巧的盯着他。

    “道长现在的所作所言,我不想知道原因,若是想平安无事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好,以后就不要再这样与我说话了。”

    沈思辰怔怔望着薛洛璃的眼睛,可到底是重见光明之后眼力差了,什么都看不清。

    他不想给薛洛璃这个承诺,又不能直视后者坚毅的目光,便道:“剑华山庄之事,你可看出什么了。”

    薛洛璃道:“真是师兄弟,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沈思辰有些受不住他这个姿势吊着一双杏眼盯人,一阵邪火自双膝蔓延直冲头顶,惹得他全身僵麻,索性闭着眼伸手将他捞起按回凳子上重新坐好。

    “莫再胡闹。”

    薛洛璃扁扁嘴:“反正我说什么道长都觉得是胡闹。不如睡大觉。”

    沈思辰不理他,继续道:“方才子溪与我说起剑华来龙去脉,虽证言似有矛盾之处,但有一处倒让我想起之前的事。”

    薛洛璃好奇:“什么?”

    “声音。”

    “什么声音?”

    沈思辰道:“念星曾与我一同去过渝州,幸存的有弟子表示事发前曾隐约出现一段悠扬旋律。有人见到剑华弟子染血缓行时,亦听到了一段很快消失的声音,同样是生平所未闻之音色。”

    薛洛璃细想片刻道:“不可能,以丝竹管弦音律控制修行者思维活动,这种法术尚有迹可循,但终归偏门你们正道术士极少涉足,况且依靠音律让人短期内灵力大增绝无可能。”

    沈思辰道:“我亦是此关节想不通。且声音究竟是由何物发出。”

    薛洛璃道:“呵呵,说不定都不是人间之物。”

    沈思辰道:“你是否有迹可循?”

    薛洛璃把脑袋磕桌子上,笑眯眯道:“凌澈经常对白修羽说,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你听听,人间听不到的东西可不是天上的嘛。”

    “……”

    沈思辰揉了揉薛洛璃脑袋顺毛,后者看在他是伤员的份上,难得的乖顺不反抗。

    “既聊正事就别闹了。不过你倒是提醒的对,白宗主凌宗主精通乐艺,他们或许知晓来历。”

    薛洛璃半句戏言半句真话,修仙问道是所有仙门术士毕生追求,然而飞升者寥寥。对于神仙幻境的了解多半来自古籍,最贴近者莫过各派家传仙器从而管中窥豹。

    而他是真真切切得见神族真迹,虽然看起来不是很靠谱。不靠谱的神做出不靠谱之事,亦是说得通。

    越想越有道理,薛洛璃都快被自己的天马行空说服了,不经意抬头猛地发觉原先余晖脉脉的窗外现下一片漆黑,谈话间时辰已过。

    “天黑了。”

    沈思辰望一眼窗外道:“嗯,已经天黑了。”

    薛洛璃道:“道长,你害得我找不到回去的路,没饭吃了。”

    沈思辰指着桌上精致食盒道:“饿吗?子溪送来的,饿了就吃吧。”

    薛洛璃戏谑道:“道长好周全,残羹剩饭招待客人啊。”

    沈思辰道:“我还没用,你便踹门进来了。现下正好我们一同吃吧。”

    薛洛璃恍然大悟:“道长怪我打扰你和庄主良辰美景!”

    果然三句话不离胡言乱语,沈思辰无奈道:“为何对子溪如此敌视,你听话不要胡闹。”

    “道长错了,我其实很喜欢庄主呢。”薛洛璃顿了顿,忽然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我们是同类,都不是什么好人。”

    食盒里有两副碗筷,大约是白子溪给自己准备的,眼下倒便宜了薛洛璃。沈思辰试着用单手布菜,途中被薛洛璃截了过去让他坐好别乱动。

    在家时这些事都是凌澈为他做的,薛洛璃毛手毛脚胡乱摆了一阵,原先洁净的圆桌上到处是溅出的汤汁。沈思辰望着他的动作,忍不住笑起来。

    “你本性不坏,勿要再妄自菲薄了。雪绒乃是灵犬,单看它对其余玄灵弟子防备有加却与你如此亲近,便知你绝非十恶不赦之人。”

    薛洛璃盛汤的手抖了抖,粗鲁地把汤碗放在沈思辰面前,胡乱给他夹了几道菜,默不作声埋头闷吃。

    凳子似乎生出铁钉,磨得他浑身难受挪来挪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别扭道:“道长,你的伤现在感觉怎么样。”

    沈思辰道:“用了药好多了,很快便能痊愈。”

    “哦。”

    揉捏一把毛茸茸脑袋,沈思辰安抚道:“不要担心。”

    薛洛璃没回答,沈思辰也不知他是否在听。

    天色已晚,薛洛璃打了个饱嗝围着沈思辰转了百来圈散步消食,就拖着鞋子滚到床上去,还难得体贴的让出半片床榻给伤患休息。

    沈思辰忍俊不禁批评他不修边幅,后者闻言立即回以一个翻身加呼噜声,岿然不动。

    想起凌澈曾言薛洛璃常与他同塌而眠,玄灵城道人自然是富丽堂皇与草木竹榻无别,可凌澈那般士族君子竟也能忍受薛洛璃的邋遢胡来。

    感情比想象的还要深。

    认命地把餐桌收拾干净,沈思辰净了手脸才轻手轻脚靠近卧榻,小心翼翼将薛洛璃的鞋子取下,忍着伤口疼痛慢慢挪上榻。薛洛璃似乎是睡梦中察觉了不同的气息,嘟囔翻了个身继续睡。

    这一滚不小心压着沈思辰的手臂,差点滚进怀里。先是一声闷哼疼的汗流直下,沈思辰强忍着不发出声以免惊醒,勉力调整呼吸运灵疗伤。

    不知是这一日过于劳累,还是伤口撕裂疼晕,沈思辰模模糊糊失去意识。

    当第二日沈念星挂念沈思辰伤情,一早过来探望顺便换药时,看到的便是沈思辰与薛洛璃同榻共枕呼呼大睡的场面,后者仿佛还嫌沈念星受的刺激不够大,无意识舔舔嘴又朝沈思辰怀里缩了缩。

    …………

    沈念星眉头打结,自上而下释放彻骨寒气,紧握的拳头指骨咯咯作响,眼神冰冷的如深夜寒冬里冷泉,死死盯着床上那不知廉耻的小人。

    对危险意识的本能让薛洛璃猛地睁开眼,突入的光线令他瞳孔一缩,沈思辰放大的睡颜模糊了他的思维一瞬间竟不知身在何处。

    待看清床前高大身影,再看看当下境况,五感顿开。眼睛骨碌一转,挑衅一般又往沈思辰那边团。

    “滚出去。”

    沈念星声音不大,磨牙般从牙缝中挤出。薛洛璃倒是识趣,慢悠悠跨过沈思辰滚下床。

    一番动静处于风暴中心的人终于醒了,怀中倏地失去温暖,沈思辰悠悠睁眼,却见床前一片阴影及薛洛璃百无聊赖的背影。

    抿嘴一笑:“念星,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