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落花时节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39章 落花时节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薛洛璃闻言神情严肃,缥缈峰地势隐蔽,重重天门各处屏障,修仙门派往来皆须投贴招呼,由弟子引领方能进入。叶华年虽然脑子不怎么样,修为却是一点不含糊。

    这样的缥缈峰,何故……

    雪凝忽然抓着薛洛璃后襟从破剑上跳了下去,稳稳落在地上。袖手一挥,破剑突地飞离没了踪影。薛洛璃定睛一看,烫金古字玉石镶嵌的九重门赫然而立。

    偌大的外场平台上,无声无息,弥漫着淡淡雾霾,围绕着外场的宫灯火苗微弱,点点光亮慑于黑暗之气,只能微弱地挣扎。朱阁亭台隐藏在雾气中,添了几许阴森气。

    打量四周,别说缥缈峰弟子,连鸟雀虫鱼之声都没有。

    薛洛璃道:“怎么没人。”

    雪凝道:“进去吧。”

    薛洛璃:“去哪?”

    雪凝瞪了他一眼:“此处是缥缈峰,别忘了你来此的目的。”

    薛洛璃蹙眉:“你既说前方有异,还让我去送死啊。”

    雪凝嗤笑:“得了便宜少卖乖,除非大恶大邪,当下什么异样能奈何你,滚进去。”

    薛洛璃低头想想,不放弃抱大腿:“不如一起吧。”

    雪凝用力甩开八爪鱼手:“我还要回去查查,别耽误功夫,滚滚滚。”

    足间一点轻飘飘飞出几丈远,雪凝给了他一个英雄就义的眼神,抿嘴一笑打个圈竟凭空消失了,只留下原处一缕水蓝轻烟。

    薛洛璃还没来得及接受这个现实,往下看千级阶梯望不到底,往前看禁闭大门的正阁如黑洞般幽森。

    好的吧往前往后都是一般的刀山火海,咬咬牙,薛洛璃眯起眼看了看隐藏在迷雾中的楼阁轮廓,御着噬血从右侧窜了进去。

    冲进缥缈峰后薛洛璃发现,那层诡异雾霾仅仅在外包围着楼阁,并未侵入内部。噬血载着薛洛璃冲破迷雾时剑身血光愈发清晰,亦是有所察觉。

    待进得内堂后,声光如常噬血逐渐平复下来,在楼宇间穿梭。途中可见缥缈峰弟子来回巡视,似乎戒备森严。

    薛洛璃顺势飞至屋顶,弯腰前行,占据高地仔细看清缥缈峰布局。虽未曾到过此地,远处一灯火通明灵气旺盛高阁仍轻易引起了他的注意。

    琢磨着天宸殿布局,心下肯定那处高阁必定不是叶华年居所便是藏书阁。

    若都不是,反正有光处必有人,打晕一个问清也是可以的。

    薛洛璃佩服于自己的智慧,压低声音唤噬血,直飞而去。缥缈峰戒备弟子身后,一道幽红光丝划破天际,悄然无声。

    楼前庭院点满宫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薛洛璃从暗处窥探这铺天盖地塞满院子的盆景花饰,几乎可以断言叶华年就在此处,惨不忍睹不忍直视的院落令他心酸不止。

    院子里,大门外站满了持剑警惕的缥缈峰弟子,对薛洛璃来说这算什么呀。他最擅长的便是趁夜行凶,众目睽睽重重戒备中取人性命,摸爬滚打避人耳目更是家常便饭。

    早在天宸殿时便养成了这项实用技能。

    撇撇嘴,薛洛璃收剑从后方水汀间爬上阁楼,猫着腰蹑手蹑脚靠近灯火辉煌的大厅,耳朵贴上窗纱屏息凝神。

    一道慵懒声线直通耳膜,撞得他有些发晕。

    叶华年道:“快到子时,我已派了弟子不停巡视,拭目以待吧。”

    薛洛璃听得糊涂,莫非叶华年在等人。缥缈峰外迷雾弥漫异象频生,内部却平静无澜一切如常,听他语气也是波澜不惊,十分不合情理。

    难道他想错了?

    原本藏得极好,专心致志偷听墙角。偏偏满院子的花香浓郁,激得他鼻子痒痒,狠狠捏了几把精致鼻尖却效果甚微,最终……

    “阿嚏!——”

    死憋不住的喷嚏猛地喷出,气流冲得面前窗纱抖了几抖。

    “…………”

    屋内霎时草木皆兵,悉悉索索握剑声不绝,空气仿佛紧张得凝固起来。

    薛洛璃思考着自己该是主动走出去呢,还是等叶华年请他进去。

    叶华年:“哪位仙友,蹲着也是脚麻不妨进来喝杯茶。”

    好的!

    喝茶就免了。薛洛璃一边暗骂花朵坏事,一边用力拉开窗户纵身一跃翻滚进去。

    沈念星:“……”

    叶华年:“……”

    薛洛璃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便察觉到一阵极不友好的冰冷目光从上方袭来,惹得他自头皮发麻蔓延至全身。眯眼皱眉,薛洛璃想着是哪个不长眼的,索性挖了他双眼,抬头就看到叶华年沈念星等人居于高座上,周身散发千年寒冰之气,恨不得将空气化为冰柱戳他个满身窟窿。

    无声地叹了口气,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薛洛璃!”

    一个月白身影带着又惊又喜的声音,猛地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突然间体位的变化让薛洛璃血气冲头,短暂的头晕眼花。待重新耳聪目明,薛洛璃才发觉屋内乌泱泱一群人,表情懵懂地望着他。

    沈思辰见他一直不语,只顾四处张望有些担心。

    “你上哪去了,为何不告而别。”

    薛洛璃回过神来,忆起当日情形,扔下受伤的沈思辰难免有些不仗义,愧疚唏嘘涌上心头。

    勉强扯出一个轻松笑颜道:“出去逛逛,你的手臂怎么样。”

    沈思辰虽仍有疑虑,仍悄然松了口气道:“已好了七八分,无妨。”

    叶华年不动声色观察许久,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道:“原来你们还在一起。”

    怎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别扭?

    薛洛璃道:“不要说奇怪的话。”

    沈念星道:“你为何在此。”

    薛洛璃道:“老子看这处花开的好,来采花的,不许啊?”

    嘴皮子利索绝不吃亏,沈思辰看他精气十足,这阵子应当没有吃什么苦,总算放下心来。

    沈昭羽许久没看到薛洛璃这般正面挑衅师尊,现下竟有久旱逢甘霖之感,忍不住捂嘴笑。声音不大却如同干柴堆里一粒火,瞬间蔓延开来。空旷的大厅内蔓延着阵阵闷笑声。

    沈念星甚是不爽,却不好在缥缈峰主人面前发火,偏偏薛洛璃又是个火上浇油天赋异禀之人。

    高兴地走过来,薛洛璃笑眯眯道:“小道长们好。”

    再大胆也不敢回一句公子好。沈昭宁等人只能以眼神示意,表达关心。

    薛洛璃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你们碍于沈道长才这么无礼,没关系我很大度的。”

    沈念星冷着脸道:“奸邪小人,原形毕露还敢大放厥词。”

    薛洛璃茫然,沈思辰不悦,叶华年若有所思。

    沈念星继续道:“子时已到,凶手现形。叶宗主,此人日前曾与我玄灵城众人一同到访剑华山庄,可不知为何途中突然不告而别,缥缈峰随后便遇危机,薛洛璃现身于此,一切昭然若揭。”

    沈思辰摇摇头肃然道:“不可能,剑华山庄出事时他与我在一起。”

    叶华年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玩味地看了薛洛璃一眼,眼角带笑。

    薛洛璃极其不爽,眼珠子骨碌一转,做出一个放松姿态游刃有余将叶华年上下审视一通。

    “衣服真难看。”

    “腰封难看。”

    “啧啧,发冠难看。”

    “这什么珠子,石头做的。”

    叶华年瞳孔一缩,啪地将茶杯摔在桌上,溅出一滩茶渍。

    顺了顺呼吸,微笑道:“打架吗。”

    薛洛璃笑得更魅:“打啊。”

    两人说着自己互相才明白的话语,众人一头雾水。沈念星不明所以,执拂尘指着薛洛璃恶狠狠道:“叶宗主,此人……”

    “沈道长。”叶华年重新换上慵懒悠闲声线,“不是他。”

    沈念星蹙眉:“叶宗主怎知,此人嘴上功夫了得,莫要被欺。”

    叶华年道:“因为,我们要等的到了。”

    …………

    出到庭院内,不知是否肃杀之气作用,薛洛璃感觉此时温度比方才冷上许多。得到指令的弟子敲响了警钟,刺耳的当当声划破静谧凝固的夜空。所有弟子皆执剑警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准备一场厮杀。

    沈念星带着玄灵城弟子此刻亦是眉头紧锁神情专注,全无方才插科打诨之范,薛洛璃不禁感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臭道士教出来的徒弟果然像他。

    虽然短暂的相谈并未提及此事,薛洛璃从言语中已猜到几分,只是没想到缥缈峰这修仙界五大名门之一竟也成了目标,若雍州渝州那几次小门事故不能引起修仙界重视,方能继续逍遥肆意的话,此番对缥缈峰下手等于是明目张胆的掀起惊涛骇浪。

    而他居然无所畏惧。

    幕后黑手若是邪魔,必是修为高超甚于修仙术士。若是凡人,则心机胆识难以想象。

    夜空翻云滚滚遮住了月光,疾风穿梭树影剧晃。薛洛璃许久未见这般人人甄心动惧的场面,兴奋地全身毛孔都张开,肆意凉风与血液火热交织形成难以言喻的畅快感。

    忽然,薛洛璃似乎听到了不属于风声人声虫鱼鸟叫声的另一种声音,但转瞬即逝再侧耳倾听,一切如常。

    转头用胳膊肘戳沈思辰,问道:“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沈思辰闭眼倾听,摇摇头道:“没有。”

    薛洛璃道:“不是现在,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

    沈念星不耐烦道:“不要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叶华年靠近,朝他身后扫了一眼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薛洛璃道:“说不上来,所以我才问问你们有没有听到。”

    沈念星嗤笑,不值一提。

    一阵阵急促脚步声袭来愈发清晰,庭院内众人纷纷警觉。脚步声越来越近,借着灯光众人看清来者缥缈峰弟子衣着,十几人神色慌张衣带凌乱,这般夜凉如水竟冒出了汗珠。

    “宗主!出、出事了!”

    叶华年心下一沉,面上仍镇定自若道:“何事。”

    “有人突袭,师兄弟们毫无防备,现正厮杀一团。”

    “何处。”

    来人指了指西北方向:“紫、紫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