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雾霭沉沉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42章 雾霭沉沉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网游之位面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叶华年虽年纪不大行事飘忽不定,确实是个心机沉稳见地独到之人。

    当日天宸殿一聚,叶华年虽也附和元穆真人稍安勿躁,沈念星一番话却让他留了个心眼。博陵邕渝相距甚远,素无往来,叶华年无法详细知晓当日前因后果,揣着疑虑回到缥缈峰研究起禁阁里的手卷。

    以元穆真人见识阅历,及众修仙术士群策群力,仍不能抓住其中丝缕,最有可能便是百年前甚至远古禁术,各族封存的记载手卷不知何故被宵小学了去。

    叶华年方向明确,果断专行,在禁阁里钻研了许多时日却一无所获。烦躁之下,叶华年皱眉思索着往雪影峰去。

    雪影峰最近主阁,有一处温泉眼凝聚九峰十二岭之灵源,但因多少有些距离,平日里弟子们禁入叶华年也不常来。如今脑子一通浆糊,心绪烦乱,叶华年突发奇想不妨去洗个脑子。

    没想到却在雪影峰山腰上遇到了门中弟子,夜半三更出现得极为诡异。不知是夜色深沉还是意料之外毫无防备,几名弟子竟没有注意到叶华年,直到他出言三声呵斥才如梦初醒,急匆匆走过来拜见。

    事后解释是月色正好睡不着,出来溜达溜达。叶华年想着昨夜乌云蔽日不动声色,让他们没事不要随意外出。接下来几日叶华年留心观察那几人动向,每日晨昏定省按表作息,似乎并无不妥。

    在雪影峰上转了几个来回,夜凉如水,叶华年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既无果许是自己想多。

    回去的路上,叶华年远远便瞧见主峰阁楼笼于阴霾迷雾间,心下大惊,飞身纵月途中猛地察觉周围有另一股强大灵力之源,错愕停下脚步仔细查探,却又杳无踪影。

    心中疑云愈发浓重,待穿过迷雾进入门派,内部却一如往常并无异象,询问各阁弟子均道一切安好,弟子均安。

    叶华年皱眉,回首朝檐墙外看,月明星稀晴空朗朗,之前迷雾丛生竟如同幻想。

    近侍看出他神色凝重,多日来疑窦繁生,便安慰道:“许是宗主连日操劳不眠,疲倦过度五感有差。”

    人人都说没问题,只有叶华年一人觉得有问题,若换了旁人大约会听进去,许是自己出了差错。

    可叶华年不会,他的认知唯有我说的就是对的。尔等凡人,不明奥妙。

    于是大手一挥奋笔疾书,去信一封白子溪,请其前来共商。颍川博陵百年来相交甚好,且白子溪可称当世第一仙子,门中弟子愚钝不明事理,一门之主总不会如此糊涂。

    没想到没等来白子溪,倒来了沈念星沈思辰。

    都行,玄灵城掌门亦不是榆木脑袋,可勉强凑合着用,叶华年当着众人的面如是说。

    二人之间交往寥寥,自没有旧情可叙,说不上相谈甚欢只能是公事公办。沈念星到达当日便与叶华年聊至深夜,提起那日深夜叶华年所见所感,沈念星出于谨慎周全考虑,多言几句是否因山林水泽起,或是月色朦胧迷了判断。

    叶华年捋了捋头发,一本正经道:“在下驭灵圈灵时,道长还在穿开裆裤呢。”

    一瞬间沈思辰产生错觉,竟像是薛洛璃在言语,牙尖嘴利半点不留情面。

    这厢沈念星已经寒霜肆起,沈思辰赶紧打圆场道:“宗主莫气,念星亦是为了周全起见。”

    叶华年瞥他一眼冷漠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模作样。”

    分明是写了求援信的那人,半盏茶功夫便将玄灵城两位名士得罪透,缥缈峰掌事也是无奈的揉了揉眉间,小声道:“注意言辞,言辞,得罪人啦。”

    叶华年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得罪谁?道长们会因为这几句实话生气?”

    沈念星尚未来得及压住怒火保持风度地道一句,不气,屋外匆匆忙忙闪入几道人影。冲在前面的沈昭宁喘着气道:“师尊,宗主,外头有情况!”

    叶华年的双眼闪过道道精光,一甩衣袖飞身而出,沈念星沈思辰也急忙跟了上去。绕过回廊行至天星台,空旷静谧视野辽阔,地势极好足以让他们都看清楼外九重门光景。

    跟上来的沈念星沈思辰,放慢了脚步缓缓行至叶华年身边。那一夜叶华年的所见所感,他们这一刻真切的感受。

    白日里仙气缭绕正气十足的九重门,此刻掩在阴霾浓雾中,即便没有叶华年与生俱来后天修持的灵力通感,沈念星也察觉到了这人为操纵的痕迹。

    待他三人果断飞出去寻找蛛丝马迹时,那浓雾在他们眼前渐渐散去,灵力顿收无从查起。自此起,每夜子时前后,相同的场景一次次出现,可每次都扑了空。

    更甚,仿佛是在逗弄掉入陷阱的猎物,故意引他们东奔西跑,躲在暗处满意地看到他们的失态,急切,不安,烦忧。

    叶华年早该想到,以这人的修为套路,若真想做到神出鬼没,又怎么会在沈念星来的第一个晚上就暴露无遗,仿佛是故意引他们跳脚似的。

    正大光明地挑衅,我在这里,而你们无计可施。

    唯一可喜的便是印证了沈念星的猜测,果然修真界即将面临一场大乱。能在他三人面前收放自如,绝非寻常门派普通弟子,许就是往来信任的仙门名士,曾经铿锵正气与他们相约除魔卫道的熟人。

    沈念星思起这一关节,更是痛心疾首道:“修真界百年安宁,如今竟出了这般祸患,造孽啊。”

    玄灵城缥缈峰弟子连连附和,既惶恐又痛恨。

    叶华年此时冷不丁蹦了一句:“人才啊。”

    沈思辰僵着笑容问道:“宗主所言,何人?”

    叶华年道:“此黑暗中人,并未暗中使计宵小行迹,反而大张旗鼓通知我们,如此正大光明之徒,岂非人才?鹿死谁手各凭本事。抓不着人家的尾巴,是我们技不如人,沈道长,该叹服才是。”

    和沈念星一样,叶华年向来少言惜字如金,好不容易盼得多说几句却如此耳不忍闻惨不忍睹不忍直视,缥缈峰众弟子纷纷捂上眼睛摇摇头,不去看宗主镇定自若和沈掌门怒气横生的脸,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

    沈思辰将这段时日以来发生的一切与薛洛璃娓娓道来,说起叶华年忍不住失笑,伸手捏捏对方的脸道:“我原先就觉着叶宗主行事话语与你有些相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没想到你们果真是旧友,真是臭味相投。”

    被捏得嘴角漏风的人挣脱不开,不甘示弱地在沈思辰手臂上拽了一把,恶狠狠道:“谁和自恋狂是朋友,你放开。”

    沈思辰今夜心情是数年来最好的一夜,难得耍赖起来:“你已应了我,绝不放开你。”

    这就不是一个意思,别混为一谈!

    薛洛璃拧着眉头瞪他:“别扯远了,那刚刚你们在上面是在等什么?”

    沈思辰神色变得严肃:“叶宗主认为,此人既明目张胆宣战,必不满足于这般捉迷藏,且目的必是楼中弟子,终会现身守株待兔亦可,只不知现身后死的会是何人。”

    想起今夜情状又忍不住捏了捏薛洛璃的脸,道:“没想到却等来了你。”

    薛洛璃轻笑一声:“什么鬼逻辑,你们也听他的,纵使这人终将会现身,岂会仅仅满足于缥缈楼这几只?你们这样等,等到坐化了也未必有结果。”

    沈思辰叹道:“叶宗主信心满满,我们想小试一番未尝不可。”

    薛洛璃道:“你看他做什么事没有自信?”

    沈思辰深有感触点点头,又玩味地望向薛洛璃,始终不肯放开手,压低声音道:“你方才不是说与他不是朋友,为何这般了解。”

    温柔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薛洛璃耳根染上粉色,开始顾左右言其他平复心跳。

    沈思辰死活不撒手,捏久了脸蛋有些酸疼,薛洛璃忍不住上手扭打挣脱,两人努力想要压制对方又不能用上真劲厮打,倒像是小朋友打架。

    不知是谁先重心不稳,连带着对方一同摔到地上滚了两圈,还带倒了凳子发出响亮的噼啪声。

    沈思辰从胡闹中醒神急忙压住薛洛璃弹动的双腿,作出噤声动作劝道:“夜已深,快休息吧不要闹了,一会儿把叶宗主给闹醒就太失礼了。”

    薛洛璃瞪大杏眼示意沈思辰从身上滚下去,他才好起来,后者会意正准备照办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线,不紧不慢力道不浅,几乎要将沈思辰一巴掌打晕过去。

    “有劳沈道长还记挂我的好梦?哦,我已经醒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