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抽丝剥茧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43章 抽丝剥茧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网游之位面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礼节性的轻扣两下门,叶华年慢悠悠走了进来,夺目而入便是沈思辰坐在薛洛璃身上,后者双眸水润无辜眨眼望着他,好一派旖旎风景。

    叶华年什么也没说,只轻轻一扬唇角便胜千言万语。沈思辰自颈脖起迅速烧起一片红霞只冲头顶,此生最丢脸失礼之事莫过于此,偏生下面这人还一副无辜模样,委屈的鼓着脸扁扁嘴,全然忘记了这孩子似的扭打是从谁而起。

    红着脸把薛洛璃拽起来,沈思辰连连道歉:“失礼了,打扰宗主好梦,实在是惭愧。”

    薛洛璃吹着口哨整理扭打中凌乱的衣衫,扯扯头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十分欠揍。

    叶华年视线流转,轻飘飘道:“无妨,我是特意来找这小子的。结果房间没人,想来必定是在道长房里,过来看看。”

    轻描淡写的陈述,却让沈思辰脸上热度更甚,手足无措。想要解释些什么,可照刚刚的情形来看必然是越描越黑。薛洛璃欣赏够了道长窘态,心情大好,上前一步问道:“小子,找我何事。”

    叶华年道:“聊聊,有时间么?”

    薛洛璃笑道:“没有,我要睡觉了。”

    ……

    刚刚在沈思辰房间里被迷得晕晕乎乎的,出来吹了几道过堂风便清醒了,暗叹美色误事果不其然,一看到沈思辰那张脸那双眼睛,思绪百转千回惆怅不断,几乎无法思考。

    叶华年跟在薛洛璃后面,还体贴的给沈思辰带上门,避免大家一起尴尬。薛洛璃靠坐在楼角上,后面是香溢满园的庭院,前面是金丝楠木的朱阁,风起宫铃响,花溢满庭芳,惬意。

    叶华年面色冷漠地走近坐姿不端的人,一如当年。

    薛洛璃吹了记口哨:”小子,把这楼捣鼓的这么香艳,比白子溪还夸张。”

    叶华年冷哼道:“多年不见,你还是一样狗嘴吐不出象牙。”

    薛洛璃笑眯眯道:“彼此彼此,你把你这身孔雀毛拔了,换身干净的我倒是能夸上几句。”

    叶华年道:“哦?像沈思辰那样?话说回来,原来你们还在一起,倒是令我吃惊。”

    薛洛璃翘起二郎腿道:“别说奇怪的话,好像我们从前在一起过似的。”

    叶华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若有所思,薛洛璃笑嘻嘻迎着他的视线,无所畏惧。

    “你是特意来找我吵架的?”

    “对了一半。”薛洛璃拍拍身旁空位,示意叶华年坐过来,“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跨越万水千山不辞辛苦,感动吗。”

    叶华年不紧不慢抓起薛洛璃的手,用袖子在空位上轻轻擦过方才坐下。

    “何事。”

    薛洛璃伸手在叶华年身上蹭几下,道:“你知道的就那几件事,或许还与今夜之事有关。我得到指示,来此寻你必有所获。”

    叶华年道:“呵,何人如此有眼光?”

    薛洛璃决定不再废话给他自吹自擂的机会,事情来龙去脉想必这几日沈念星已经说得够多,他无须赘述,便直截了当问起驭灵之术。缥缈峰立派之初便以灵见长,近年来世间安稳,弟子多使剑克敌,说到底这驭灵之术薛洛璃也是道听途说,并未真切见过,更不知其究竟能造诣几何。

    叶华年听他简明扼要几句,便已明了想法,摇摇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应当不可能。”

    薛洛璃道:“为何这么肯定。”

    叶华年道:“依你猜测,通过控制灵体的灵力元神,控制其思想行动,以吞噬他人灵力获取短时间内修为大增的方法,倒的确是有的,却绝不可能做到。”

    薛洛璃大惊:“果真有这种邪门法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叶华年道:“的确邪门,故而修仙界根本无人能修。我翻遍了禁阁里的古籍手卷,唯有一方残卷寥寥几句提过这种术法,数千年前混战中曾出现过,短时间内夺人心魄如蛊虫自内部侵占,吞噬元神灵力。平乱后列为了禁术,一直未再出现。”

    老祖宗都没出生的年代,谁还记得那时候的事。即便残卷记载可靠,亦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修成。薛洛璃想不通,皱眉道:“谁列为禁术,当初又是哪里的术士所用,如何才能修成。”

    叶华年摇头道:“不知,仅有残卷寥寥几片,语焉不详记载不全,似乎留有鬼魅字样。”

    “鬼啊?”薛洛璃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修仙术士不是专门驱鬼的吗,怎么被鬼摆了一道?这就很难办了,哈哈哈,鬼也是灵体,缥缈峰看你们的了。”

    扯到最后竟是无稽之谈,薛洛璃自觉无趣。眼见远方隐隐出现光亮,打了个哈欠准备回房打个盹,这一夜实在是太折腾。

    “小子。”走了两步,叶华年突然叫住他,“这些年你到哪去了。”

    薛洛璃嘻嘻哈哈道:“哎哟,想我啊?”

    叶华年道:“你法力似乎精进许多,元神精纯邪气收敛不少。”

    薛洛璃道:“你知道的不少啊。这也是禁阁里看到的?”

    叶华年继续冷漠道:“当已在沈念星之上,与我可较来回。”

    薛洛璃瞪大眼睛:“还有人可以这么不要脸?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自恋。”

    叶华年站起身,抚平衣衫褶皱,平静道:“与白修羽相较,如何?”

    ……

    离天亮没多少时间,睡是没法睡了,薛洛璃在床上翻滚几个来回意识清醒,思绪却是异常混乱。叶华年回房前莫名其妙扭头对他说了一句,你与沈思辰如今这般,也算是好的。眼里浓浓的无奈惋惜茫然,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沈念星听不懂他和叶华年的对话,有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叶华年在说什么,对方又没有把话说清楚的意思,只留他一个人纠结。

    再有,白修羽。

    少时听说过,也亲眼见过白修羽引剑除妖时的风采,翻着白眼对凌澈说姿势好看有什么用中看不中用,结果引来对方一顿揉毛。

    剑下过招切磋修行却是从未有过,薛洛璃对白修羽真实修为如何并不十分清楚,过了这么多年更是陌生。然而,他不认为如今的白修羽能在他之上。

    车轮战压死老英雄,对付数名邪化弟子薛洛璃尚且要费些功夫,偏偏白修羽琴弦流转翩然飞至间就能轻易退敌,实在是过于轻而易举了。

    可若因此而惹人怀疑,又太明显了些。在众人眼里,白修羽谦恭温和,至善至仁,若无世家重担,应当是个醉心文雅间,不问江湖事的雅士名家。

    实在看不出他做此事的野心和动机。

    想不通,越想越绕百思不解,一不留神啪嗒滚到地上,薛洛璃索性就着这个姿势趴着,睁眼到天明。第二日,阳光透过窗纱打在身上,暖洋洋的更不想动弹。叶华年来叫他时,依然保持着昨夜摔落的姿势,十分不雅。

    视线在薛洛璃身上肆无忌惮来回扫过,只着中衣的身体看着比平日里单薄许多,叶华年轻笑道:“我家地毯如何,舒服吗?”

    薛洛璃闷声道:“不舒服,麻了,帮我一把。”一夜姿势未变,反应过来时肌肉骨骼都已僵麻,只能有气无力地求援。

    叶华年道:“身材不错,可与我相交。”

    薛洛璃道:“……老子这会儿不和你杠,快来拉一把!”

    啧啧几声,叶华年面带讥讽将他拉拽起来,步履漂浮重心不稳差点把叶华年也带进沟里。薛洛璃半眯着眼,从大门望向楼外绿树青山,朝阳薄云,一夜山风将浓郁花香冲得淡了些浸润上露水气息,竟别具一格好闻。

    心情好了些,薛洛璃抿口茶,道:“什么时辰了,居然要你亲自来叫我。”

    叶华年道:“众人皆在茶室等候,就差你了。”

    薛洛璃道:“白修羽也到了?”

    叶华年瞥他一眼,看不出眼里情绪,道:“是,无不妥。沈思辰也到了,就是看见我脸红的比养的牡丹还娇艳。”

    内心哂笑,若轻而易举让你看出不妥,就不是完美的白修羽了。薛洛璃伸懒腰嚎叫几声,经络舒展了才慢悠悠道:“我不去,该说的昨夜已经和你说了,我懒得看沈念星那张脸。”

    叶华年想了想,道:“你要和白修羽回去么。”

    回去?这直接简洁的问话薛洛璃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哪去,这才想起凌澈。脑子里走马灯似的闪过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自邕州醒来短短一段日子恍如隔世,精彩丰富得比他上辈子几十年所经历的还要多。

    那个醒来一心一意找凌澈的薛洛璃,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想起莫名其妙被沈思辰带进沟里的自己,薛洛璃有些不敢见凌澈。

    “再、再说吧。”

    “再说什么?”白修羽温润的嗓音穿过回廊,而后面带微笑巍然而立在门口,阳光在他身上镀一层薄薄的金,美好的不似凡尘。

    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薛洛璃拧着眉头不悦道:“白修羽,枉你世家子弟宗族之首,也学会听墙角了。”

    白修羽忍不住噗嗤一笑,道:“薛公子误会,大门未关,我恰好来到亦是防不胜防。”

    呵呵,怪我咯?

    叶华年看戏不嫌事大:“喏,正好人来了,你接下来要去往何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