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他乡故知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48章 他乡故知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网游之位面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冷……好像全身的力气都拼命地从伤口外逃……

    真实的痛感,疼晕过去又很快被疼醒,如同溺水之人无谓地在水面上下挣扎,这该死的无力感。薛洛璃歪着头靠在破损的梁柱上,虎落平阳被犬欺,墙倒众人推。

    一朝离开天宸殿,如丧家之犬,什么人都能来踩上他一脚。围攻的义士越来越多,身上血痕越来越多,薛洛璃心里怒骂以多欺少枉为名士。破损的衣衫,可怕的血洞,围殴的人群,这该死的熟悉感。

    拼命地逃,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施法误导他们追寻的方向,自己却是再也无力可抵抗。薛洛璃吃力地抬头,看了一眼这破落不堪的厅堂,中间供奉的佛菩萨已是蛛网密布,极致荒凉。

    看样子,今日是要殒命于这处无名破庙里了,一路逃窜躲命离约定的密林道越来越远,也不知这里是何处。

    凌澈会去找他的吧,不过看样子他等不到了。薛洛璃感觉身体越来越冷,没有力气再去抑制乱窜的灵流,喉间剧痛忍不住大口大口咳血,泼在衣襟上彻底染红。

    人死之前会想到什么呢?不甘,绝望,怨愤,带着这样的执念堕入轮回……

    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薛洛璃瞳孔猛地一缩,本能地想要躲起来,却发现失血过多的身体已经僵硬得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刺眼的阳光里有一个人影在慢慢向他靠近。

    是敌人吗?那群蠢货发现了错误的方向,重新找了回来?

    那人缓步走进来,步履轻盈行云流水一般,仿佛将屋外的阳光合着淡淡的兰花香气一同带进来。薛洛璃不可置信地张口,被黑血堵着的喉间只能发出绝望的咿呀,眼皮越来越重。

    “谁在这里?”

    发现没有回应,那人又犹豫道:“好重的血腥味,是不是受伤了。”

    再一次重重吐出一口血后,薛洛璃身子一歪摔在地上,彻底陷入了黑暗。最后一丝意念残存时,薛洛璃相信了因果。

    很久没有这样熟睡,乞丐堆里呆的久了即便凌澈拉着他同榻共眠,也始终保持着几分清醒。薛洛璃在梦中回到了广陵,廊桥下站着一个四五岁的幼童,明亮的眼神透着涉世未深的单纯,旁边一名年轻女子绾着时髦的髻,焦急地对孩子交代着什么。

    没多久,对面一家门面宽敞精致奢华的首饰铺里走出一对男女,门口停着两副大轿。店主脸上堆满了笑意,殷勤地点头哈腰不知说了什么,女子表情既羞涩又得意。

    廊桥下的女子有些着急,指着对面的男子推搡着小孩,小孩被推出去两步踉踉跄跄,手足无措地回头看她。女子怒目圆瞪,嘴里大约说了不好的话,看得出来小孩有些害怕但还是犹豫着,搓着衣角磨磨蹭蹭到了男子面前,攥紧了拳头像是给自己打气鼓劲。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小孩,那对男女有些莫名,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小孩鼓足了勇气,抬头眨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怯生生地叫道:“爹…你不要我了吗…”

    薛洛璃忍不住嗤笑,那男女看着就是夫妇,周围还有那么多婢女小厮跟着,首饰铺的老板也是傻了眼,这小孩哪里还能讨到什么好。

    果不其然,女子瞬间变了脸色,狠狠抓着小孩的手问他是哪里来的,而后染着蔻丹的手握成拳狠狠地捶那男子的胸口,面目狰狞。那男子亦是回过神来后,大声呵斥。小孩被眼前突然爆发的场面吓呆了,忘了动作忘了躲闪,只呆呆的重复着:“爹…你不要我了吗…”

    如同火上浇油一般,男子一边压着火气安抚女子,一脚踹倒了小孩,破口大骂污秽之语。小孩被踹倒在地,忍着疼痛爬了起来,继续怯生生地叫爹,引来了男子更猛烈的拳脚,滚出去几步远。眼看着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男子低声与女子说了什么,拉着她上了轿辇匆匆忙忙走了。

    小孩回过身去,廊桥下的女子没有看他,只搓揉着手绢面带不甘地望着那对男女绝尘而去。小孩觉得全身都疼,衣服也破了几处,用袖口粗粗擦了一把脸,忍着疼痛小跑回了女子身边,拉着女子的衣角小声的叫她。女子低头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用力一甩水袖破口大骂,而后快步低头离开。

    小孩怯生生地叫着,女子没有回应更没有放慢脚步,周围百姓似乎心有不忍想要上前帮忙,终归清官难理家务事不好多言,摇摇头便走了。小孩用力擦了擦眼泪,一瘸一拐地拼命去追走远了的女子。

    薛洛璃恍惚听到那孩子说:“娘……我疼……”

    想追上去看看那孩子怎么样了,熙熙攘攘的街道忽然间支离破碎,像是一副撕破了的画卷。街道、行人、河流、房屋瞬间消失,画卷碎落后周围是黑漆漆的一片,分不清前后左右。像是从孩子身上继承了伤痛,薛洛璃感到全身僵硬,剧烈的疼痛令他迈不出腿伸不出手,身上破了无数个洞冷风争先恐后的往里灌,冰冷刺骨。

    黑暗中,似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微微的暖流自指尖流入全身,如冬日里的阳光虽不热切却及时珍贵,四肢器脏灵穴仙骨得到柔和的滋润。

    睫毛微微一动,薛洛璃慢慢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眼上覆着绷带却难掩俊雅的脸,一身干净清爽的道袍不染纤尘,即便看不到眼睛从他紧抿的双唇也能了解他此刻的专注。

    骨子里的本能让薛洛璃想要抽回手,遇上那群宵小废物尚有一线生机,若是被他认出来真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理智很清楚,可到底重伤未愈,失血过多手脚不听使唤,沈思辰察觉到这个重伤之人已醒,紧绷的手掌透露着紧张,便轻拍他手背,柔声道:“你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

    薛洛璃也在拼命告诉自己别紧张别紧张,他已经瞎了认不出来,然而如今的他手无缚鸡之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本能强硬地占据了上风。

    沈思辰摸索着给他清洗最后一处伤口,缠上绷带:“别怕,别怕,你受伤不轻,所幸不是要害而且灵力具足,应当无性命之虞。”放缓了语速柔声安抚着,沈思辰心道不知这人之前经历了怎样可怕的事,才会招来一身伤,为他包扎时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底下紧绷的肌肉。

    心生不忍,沈思辰继续与他聊天,希望他卸下心防安心疗伤:“看你灵流强劲,原是修行不错之人,遭遇了何种变故沦落至此。”等了许久没有回应,沈思辰以为他仍在警惕自己,微微笑道:“为何不说话?可是在害怕?你且放宽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定会竭尽全力。”

    薛洛璃尝试挪动,发现自己基本和五花大绑的螃蟹没有区别,灵力时断时续不养上三个月根本无法复原,看样子沈思辰为了救他也是拼尽全力。却不知他若是知道救下的伤者,是害了他一双眼睛的流氓小人,还能不能说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道貌岸然的话。

    如今虎落平阳,眼下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逃出去,被那群追杀他的人发现,是死;留下来若是被沈思辰发现,也是死,大约能死的好看些。薛洛璃脑子里剧烈斗争几个来回,终于犹豫地回捏住沈思辰的手,用指尖在他手心上写字。

    起初被对方执起手,纤细的指尖在他手心里划拉得有些痒,沈思辰忍不住想笑后来才发觉对方在与他说话。

    “你……不会说话?”沈思辰专注感受着那指尖划出的痕迹,一字一顿道。

    薛洛璃看他似乎没有怀疑,继续写:幸亏道长路过此地,否则我今日在劫难逃。

    沈思辰道:“此处破庙是我暂居之所,相遇即是有缘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薛洛璃想了想,写道:道长,不怕救了一条毒蛇,咬你。

    沈思辰扑哧一笑道:“我不过依道而行,世间万物,因果循环,你若作恶自有他人结你果报成熟,我却不能见死不救。你现下刚刚苏醒,且安心休养。”

    薛洛璃无声微笑,拉过沈思辰的手继续写:道长真好,我会报答你的。

    沈思辰摇摇头,说救人不图回报,让他无需多想,再宽慰几句便出去了。薛洛璃目不转睛盯着他背影,直到消失在门外才收回视线。身上的伤口都已得到精心处理,他底子又好应当死不了了。望着布满蜘蛛网的天花板,薛洛璃有点后悔没有好好读书,不知道此刻用冤孽、孽缘来形容他与沈思辰是否准确。

    沈思辰因他而毁眼出走玄灵城,他因沈思辰而受尽折磨,将将要魂飞天外之时竟又是沈思辰将他拉了回来。薛洛璃掰着指头算,究竟是他欠沈思辰更多,还是沈思辰欠他更多。

    忍不住冷哼,如今算不上他趁人之危,是沈思辰自己愿意做这个冤大头,他不过笑纳了而已。沈思辰尽心尽力救他,他笑而不语还能保持这虚假的幻想,要是捅破了窗户纸惹得沈思辰控制不住杀人,这不是罪过嘛。想到最后竟然是为了沈思辰好,薛洛璃心安理得接受了这个解释。更何况就凭他杀人越祸的斑斑劣迹,他若是正正经经对沈思辰说一句臭道士,救命之恩不言谢,我那道化灵水不是冲着你去的,是你半道杀出来这怨不得我,沈思辰会相信他吗?

    无声地叹了口气,换作是他,他也不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