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红尘乱二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0章 红尘乱二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仙植灵府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位置选在城中心人流密集的拐角处,客流众多又不会挡道,这么好的地方沈思辰一个瞎子也能找到?薛洛璃有些疑惑,问他说是第一日来时一个姑娘给他指的。

    哦,姑娘。

    沈思辰摆摊正坐,薛洛璃蹲在一旁用树枝挖坑。虽然不吆喝,沈思辰也来此有一段时日,可年纪轻轻一身道袍,风姿卓越气质出尘,难免吸引各种目光。

    他蒙着眼端坐在那里,换了旁人或许硬朗如泥像,偏偏他一派温润风姿,嘴角微微上扬令人如沐春风。薛洛璃看一眼他的侧颜,阳光正巧打出一道温柔的线条,收回视线继续挖坑。

    围观的人多,上前的人倒是寥寥无几。大约此地少有这种风采的人物,无聊都跑来看热闹,堵得薛洛璃常常在几十步外的丸子铺都看不清这里。

    “道长,请为我算一卦。”清丽的女声。

    终于有客人了,薛洛璃抬头一看,原是一名薄施粉黛衣衫轻灵的少女,款款笑意遮不住淡淡绯红,旁边还有一名婢女模样的小姑娘,小声地叫着小姐。无繁冗坠饰拖沓长衫,还敢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应当不是当地大户高阁的小姐。

    听到这个声音,沈思辰微微侧首,试探道:“可是那日领我来此的姑娘。”

    显然沈思辰的好耳力无形中给了少女鼓励,眼中杂糅着羞赧激动。沈思辰心中一宽,在这偌大的陌生城里这姑娘也算的上故人,便笑着让她坐下,为她仔细算上一卦。

    占卜算卦所求众多,姻缘、仕途、家宅、凶吉、动土大小零碎者均可,方式亦是有测字测生辰打卦,凭求卦者所需。

    沈思辰道:“姑娘所求为何。”

    那少女吞吞吐吐,脸上绯红愈盛,一旁婢女忍不住推搡她,才道:“……姻缘。”

    围观者不少,大家闺秀出来求姻缘难怪羞涩推辞,既然如此又来求什么呢?薛洛璃嗤笑,继续挖坑。

    沈思辰善解人意,便让她选择方式给他测一测。那少女先是脱口而出道测字,又猛然想起眼前道长的境况,慌忙连连摆手道歉。沈思辰宽慰一笑道无妨,若不介意可在他手心写字也是一样的。

    少女心思本能地羞涩推辞,又耐不住好奇终于鼓起勇气,准备伸指在那摊开的掌心写下。

    “啊!”啪的一声,伴随着少女的尖叫。

    沈思辰不明所以,连忙道:“怎么了。”

    薛洛璃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一根树枝精准地打在少女手背上,他这一下用了力道,少女毫无防备手背猛地鼓起一个肿包,青筋浮现看上去有些可怖。

    那少女也不知这突然出现的少年是什么来历,用她从未见过的阴狠眼神死盯着她,如同野兽被侵入领地般,面上却挂着懒洋洋地笑容,令人脊背生凉。

    不紧不慢地执起沈思辰的手,写道:没什么,姑娘家不好意思,让我代写。

    沈思辰会意,点点头道:“既如此,姑娘便把你要测的东西写给他看,让他转达即是。”

    少女不过十六七岁,只因钦慕沈思辰风姿才大胆接近,到底是年少胆识不足,被薛洛璃的冰冷利刃吓得想撤退,却见那少年玩味地眼神在她身上打转,似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拿不准他的意思只好憋着泪水照做,胆战心惊地写下了内容,薛洛璃瞥一眼冷哼一声,随意改动了几个字飞快地在沈思辰手心里划过。

    估计此刻还能专心卦象的只有沈思辰了,少女无心思去听道长说了什么,眼前这一脸邪气的少年片刻不松地盯着她,明明一直在笑脊背却克制不住寒意四起,若不是婢女扶着恐怕早已瘫软。等到沈思辰终于说完了,如蒙大赦让婢女付了卦资匆匆忙忙地跑了。

    沈思辰听着慌乱的脚步,心中有数轻拍薛洛璃的手臂,道:“不要欺负小姑娘。”

    薛洛璃翻了个白眼,写道:道长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人了。话里的意思有恃无恐,你看不见,别冤枉好人。

    沈思辰轻笑道:“我还不了解你,都是客人别闹,否则没钱给你买糖葫芦了。”

    薛洛璃脑瓜子一琢磨,笑得贼兮兮,写道:道长这话说的委屈,好像我经常欺负你似得。那小姐给了不少钱,说明我没欺负她。

    无可奈何地接着薛洛璃硬塞到手里的钱,摇摇头。明明不能说话的是他,为何每次总在耍嘴皮子上落了下风。

    做生意最难的是开张,这第一个客人上门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第二个客人是个壮年考生,多年落榜,看到沈思辰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便想来问问前程,再不济沾沾福气也是好的。

    沈思辰不会撒谎,卦象不好又不忍伤了人心,只能扯了几句套话安慰那考生。对方得不到满意的彩头,心情一落千丈扫兴而归,连钱也不给了。

    薛洛璃无语,扯着沈思辰的手写道:道长,你这样诚实就没钱啦。

    沈思辰正直道:“谎言误人,可能会生起更大的灾祸,不妥。”

    薛洛璃气极反笑,写道:道长,算命先生都跟你这样的,这天下就没人算命了。

    沈思辰笑着回应他,继续我行我素。薛洛璃冷笑,不听老子苦口婆心便存心给他找麻烦。他虽然不是道士,对玄机卦象倒懂些皮毛,一些看着好的卦他便偷偷改了给沈思辰。

    这一天算下来,除了真卦象好的得到沈思辰几句吉言,其他都被无情的现实打击得怒意顿生,对沈思辰骂骂咧咧不止,手指几乎要戳到他脸上,听得薛洛璃在一旁捂肚子笑。幸好沈思辰性情平和,不为所动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也有少女倾慕心思,想要借机搭话求个姻缘生辰甚至问沈思辰住址年庚的,都被薛洛璃一棍子狠抽下去哭哭啼啼走了。

    更有一彪形大汉算到最近或有血光,怒向胆边生猛地一掀桌子,一道掌风就要打上沈思辰面门,幸而沈思辰身法敏捷躲过。薛洛璃意料之外,稍稍愣神却是行动快于理智一脚将其踹出五步远,还不解气想要再上前踩两脚时,被沈思辰眼疾手快地提着后襟拉了回来。

    沈思辰急忙道:“不要伤人。”

    薛洛璃气得眼睛都红了,飞快写道:他敢欺负道长,打死算轻的。

    沈思辰仿佛看透了一切,低头在耳边轻声道:“不是你在捣乱吗。”

    惊讶地扭头,对方一脸洞察一切的微笑,及时地扑灭了薛洛璃那点火气。做坏事被人抓到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就现在才生有羞耻心呢。别扭地扯过沈思辰的手写道:道长只能我欺负。

    …………

    带着薛洛璃开摊这一日,真是鸡飞狗跳。回家路上沈思辰不住地叹气,说着明日不许他再跟着。薛洛璃摸摸鼻子不服气,明明今日他的出现给沈思辰挽回了不少损失,往日里他偷看到的不给钱占小便宜的还少嘛,还得辛苦他绕道去堵那些人才把钱都要回来。

    越想越生气,写道:我明明是为道长抱不平。

    沈思辰道:“寻常百姓,不懂玄门,听了不中听的话生气也是情理之中,何况是生死之事,无碍的。”

    薛洛璃面露嘲讽,写道:他遇到道长本来不必死,结果误了化解的时机,算他倒霉。

    沈思辰轻笑一声,道:“你相信我的卦?”

    薛洛璃点头,而后才想起对方看不到,便写道:道长法力高强,道长说的当然是对的。

    他这话说得毫无根据,听上去仅凭情感便一厢情愿地信任,惹得沈思辰又是一阵笑意难消。他好像自救回这个少年,笑容便多了起来,即便无法言语紧靠指心相交,也像是相知了多年一般自然熟稔。他大约是孤独太久了。

    难得有兴致便也嘴碎了起来,道:“那些小姑娘呢,柔柔弱弱的何故吓人。”

    薛洛璃白眼翻上天,竟然还敢有意见?莫名火起低头在地上找了根小木棍,粗糙地在沈思辰手里乱划,磨出一道道红痕。

    讨厌她们。

    沈思辰失笑道:“初次客人,何来讨厌。”

    讨厌,都是冲着道长来的,想勾引你。

    他写完这话,沈思辰手心已被磨出一片红,刺得薛洛璃眼睛生疼,邪火无处撒只能用力将那小木棍甩到地上,似不解恨还踩了一脚。

    沈思辰收敛了笑意,意味深长问:“你不高兴,为什么。”

    道长只能给我买东西吃,谁也不准抢。

    怅然若失,沈思辰拉过少年,轻轻揉脑袋道:“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