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红尘乱四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2章 红尘乱四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仙植灵府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房间的布置一如既往,老鸨不知这鬼的来历害怕突然封门反而招来不测,每日打扫换香不敢怠慢,只是夜里不再有人敢靠近。此刻沈思辰薛洛璃坐在这屋里,听着楼道喧闹调笑声渐渐消失。

    **一刻值千金呐,薛洛璃憋着笑在沈思辰手里写道。

    今夜道长似乎有些反常,换做平时肯定经不起这般调戏,薛洛璃挠挠头,冥思苦想更厉害的话去惹他。正在他绞尽脑汁把肚子里仅有的墨水都搜刮出来时,对面的人突然开口道:“刚刚摔疼了吧。”

    刚刚?薛洛璃眨眨眼想了一会儿,方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这都过去个把时辰了沈思辰还在想这事呢。

    不疼,我都摔习惯了。流过的血可以塞满家里那个大水缸,哈哈哈。他本意是想逗沈思辰笑一笑,拉着个苦瓜脸怕是要连鬼都给吓跑了。

    只听见沈思辰缓缓道:“都过去了,你以后不要这么顽皮,会好起来的。”

    薛洛璃把头磕在桌子上,从这个角度看沈思辰格外地高大威猛。决心灭一灭对方的威风,薛洛璃嘴角上扬,写道:道长平日满嘴礼仪,竟然会对一个疯子说诅咒的话,啧啧,小看你了。

    沈思辰皱眉道:“我只是听不下他口出伤你之语,因果业障原也不虚。话说回来,你原先都乖乖一旁站好,怎么又出来伤人了,那一脚不知要让他躺多久。”

    死了才好呢。

    薛洛璃眼底闪过一阵杀意,写道:我也是听不下,他骂你的话,算什么东西。

    大概是老鸨忘了换掉今日的香,还照常点上了带有催情效果的含梦香,说完那通话二人都沉默了良久,久到薛洛璃都忘了把手抽出来,静静地放在沈思辰手心里。

    偷偷抬眼皮看对面的人,薛洛璃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什么说完沈思辰的表情变得他看不懂,说完之后他自己心里有个地方像是被人撞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塞的慢慢的要冲出来,难受的很。

    一看时辰,离丑时还有一段距离,就是说这种莫名的压抑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

    “你……”沈思辰搜刮了半晌,还是只能用你来称呼,“刚才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他原本指的是他自己说的话,少年玩性难以捉摸,他自己的心意清澈分明,却不知这少年何时才能明白,唯有在一旁静静地等。

    薛洛璃误会他说的是那酒客的胡言乱语,慢悠悠写道:无所谓,这话我从小听到大,而且他们又没说错,呵呵。

    是没错,可惜随便说实话的人都死了,薛洛璃无声地在心里补充道。

    沈思辰心狠狠地抽了一下,握着薛洛璃的手道:“你爹娘,不疼你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手里的温度霎时降了下去。

    薛洛璃冷着脸,写道:疼我?天下何人疼过我,道长不妨和我说说,这是什么滋味。

    “我……对不起……”发觉问了一个难堪的问题,沈思辰内心愧悔自责,他虽也无父母,自幼在玄灵城由师尊养大,到底有师尊的疼爱,亦有念星一同成长,相互扶持。

    一手抓着那冰凉的指尖,一手去摸索对方的脸,小心翼翼地触碰,道:“不难过,不要难过,今后有我。”

    他说话声音低沉轻柔,像是在哄生气的孩子,薛洛璃每次被他用这嗓音一呢喃心里就不自觉软下去一块,又觉得莫名其妙没出息,硬起脾气准备反将一军,忽然感到一阵不同寻常的气息。

    薛洛璃余光一扫,已是丑时一刻。

    沈思辰显然已经察觉到,抓着薛洛璃的手轻颤,二人两厢了然,凝神静气一方侧耳一方注视着屋内外的动静。幽幽地哭泣声,时断时续,如怨妇哭诉般声音尖锐又凄厉。这种死不瞑目的哭声,薛洛璃从前做事的时候,听得太多了。

    薛洛璃不动声色磨蹭到窗边,他从不在沈思辰面前耍剑动法,顶多支个结界打打下手。一方面他信任沈思辰的能力,另一方面他信任沈思辰的记忆力。这些年他们共同降妖除魔培养了不错的默契,那哭泣声离薛洛璃越来越远,离沈思辰越来越近。

    看准时机长剑出鞘,沈思辰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黑血,伴随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薛洛璃眼疾手快在窗边一侧支开一道结界,果不其然猎物撞上门被强大的灵力弹了回去。

    沈思辰面前,一个少女趴在地上鬼影渐渐浮现。被沈思辰的剑伤了根源,已经无法掀起什么波澜,薛洛璃重新走回沈思辰身边,在他手心里写道:看起来不像是恶鬼厉鬼。

    沈思辰点点头,万物有灵,能劝其向善亦是道者仁心。沈思辰尝试着与这少女对话,询问缘由。才得知这少女原是二十年前的头牌花娘,与一恩客结下百年之缘。奈何老鸨凶残不放,与情郎相约丑时众人困意最浓时出逃。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楼里的护院发现,情郎被拖出去打死,花娘亦自尽殉情,魂魄栖于梁上二十年不去。

    前不久这房里来了一个恩客,声音相貌品性竟与二十年前情郎一模一样。仿佛是情人魂魄之间的牵绊,蛰伏二十年的花娘苏醒,夜夜相约时辰出现,并非为了惊吓世人报仇寻事,只为了等待那未能履行的约定。

    真真是一对苦命鸳鸯,花娘到底未曾作恶,沈思辰不愿将她赶至魂飞魄散,与她商议助她重入轮回。花娘哭声渐盛,却也无可奈何。

    沈思辰道:“往事不可追,脱离此道重入正轨才是解脱之法。我送你一程。”

    花娘哭诉道:“道长不在红尘,怎知情之一字,不明所以,不知所起,却叫人死生不忘,哪怕轮回百世亦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对方。此种羁绊,怎能轻易割舍。正因我活着的时候太过束手束脚,想说的话不敢说,才误了良机抱憾而死。现下该是我拼尽全力去争取我想要的。”

    沈思辰沉默不语,薛洛璃还以为他被这花娘戳到了心思,正想提醒他,对方却忽然抬手道:“我懂,可此生已矣,人鬼殊途,再多都是无用。去吧,匡正你二十年前该走的路,来世愿你前缘再续。”话音刚落,幽黄光芒瞬间笼罩着花娘,如沐春光般,半点痛苦叫喊也没有消失在光点中。

    老鸨原先描绘得绘声绘色的可怖,二人原以为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如此简单轻易地解决了,平留一场叹惋。

    薛洛璃躺到床上休息,睡惯了简陋板床,难得的软香卧榻需享受一番。在床边敲击出动静,示意沈思辰一起过来。轻轻松松搞定,明日领钱走人,抵得上摆三天卦摊。本该心情极好,大概是受了花娘的影响,加上这房里似乎燃不尽散不完的含梦香,薛洛璃一阵烦躁。

    沈思辰面色平静走过来,薛洛璃牵着他伸来的手引他坐下。夜凉如水,少年手心里的薄汗沾到沈思辰手上,这阵子相处他已发现少年一发脾气便会手心冒汗的习惯,便问:“心情不好吗,与我说说。”

    薛洛璃心里堵着一件事,他不敢去碰,今夜花娘的话再次让他想起来,不该碰不能碰,他从前尝试过却没有好的下场。

    道长,我心里难受,我想说但不能说。

    沈思辰柔声道:“你说吧,无碍的。”

    薛洛璃猛地摇头,马尾甩在脸上抽得疼,甚至甩到了沈思辰的手,他写道:不能说,说了万劫不复,我会下地狱。

    沈思辰沉默着,一言不发伸手轻轻捧起薛洛璃的脸,后者觉得姿势怪异扑闪着大眼睛,准备问问道长这是要干嘛时,眼前放大的脸将他的理智意念击的粉碎。

    两片柔软薄唇轻轻包裹着他,口鼻间尽是道长灼热清淡的兰花香气,薛洛璃有些恍惚,颤颤巍巍伸手想去抓着对方写字,却被一个正好捏在手心里紧紧攥着,趁着他分神将舌头侵入,将他口中气息搜刮殆尽,原先抵抗的小舌不得不缴械投降,交缠如织。

    沈思辰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手心的脸颊温度渐高,呼吸越发急促。含住肖想了无数个日夜的双唇,舔啃触感比想象中还要弹嫩,不知若能说出话来会是怎样的光景。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两人唇角流下,划出旖旎的银白痕迹,怀中的人渐渐瘫软唯有他用力抱着才不至倒下。

    薛洛璃毫无经验地拼命抽着鼻子,扑出像是小猫般挣扎慌乱的气息,惹得沈思辰忍不住更深入压上。直到两人都气喘不止,沈思辰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拇指贪恋般在对方脸上摩挲,替他抹去痕迹。薛洛璃现下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估计和家里的西瓜颜色也没有分别。

    沈思辰悠悠开口道:“你要说的,可是这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