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红尘乱五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3章 红尘乱五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薛洛璃涨红了脸,大口大口的喘气,他想摇头想说不是我压根不知道长你在做什么,这只有在天宸殿无意中撞见过师兄与师妹在一起的场景,脑子里换成了他与道长竟觉得比他们的画面美上千倍。

    他要说的本不是这个,可当沈思辰轻柔地亲吻他,霸道的将他禁锢在怀中,强势地十指交缠不让他逃开时,心里剧烈的震动血液的奔腾,如同猫爪子乱挠的麻痒,那种感觉仿佛又是的。

    他不明白,抓了抓脑袋冥思苦想。沈思辰察觉了他的疑惑,无奈笑道:“无妨,我等你明白。”

    薛洛璃看到沈思辰恍然失落的表情,心里又是一抽,不知何时起竟会因为他的微笑而开心,因他的失落而难过更甚,急忙在他手心里写道:这是什么,你教我。

    “……情。”指尖划过薛洛璃的唇,细细描绘着形状,沈思辰道。

    什么是情。

    “不明所以,不知所起,却叫人死生不忘,因你而喜怒哀乐,因你而生七情六欲。”如慢性□□般深入骨髓,不知不觉心落在这从天而降的无声少年身上,插科打诨调笑玩闹,不惧他隐隐冷霜拒人千里的礼仪,一步步黏上来死活不撒手。

    纤细的指尖在手心中划过的痕迹,也在心里留下难以抹去的痕迹。会因为他吃东西时的幸福感而开心,会因为呼唤没有回应而着急,会因为他惹事闯祸而生气,会因为他漠视人命而失望。情之一字,大致如此。

    “不懂没关系,我会……”

    薛洛璃突然拉过沈思辰的手,在他手心里写道:我懂。别人欺负道长,我会生气,有人伤害道长,我会拼命。

    果不其然,即便是喜欢一事也能说得如此蛮横,沈思辰忍不住被逗笑,顺着他打趣道:“都是你欺负我,你伤害我,怎么办。”

    不过一句玩笑话,对方不回应也正常,现在已经足够了。沈思辰心里暖暖的被幸福感填满,伸手去揽少年就要躺下休息,结果薛洛璃却飞快地写道:你若想要我付出代价,我会毫不犹豫为你去死。

    薛洛璃眼神清明,时时刻刻挂在脸上的笑意全无。他怕死,他比任何人都要珍视生命,他从小便知要活下来极其不易因此倍加珍惜,这是他给沈思辰最沉重的承诺。

    天下无不透风的墙,他愿意赌一赌,若是输了,亦无悔。

    沈思辰被这决绝的话给吓到,急忙道:“我不过开个玩笑,好不容易才救活你,别再说这些。”

    窗户明明是开着的,总觉得风进不来,刚刚被沈思辰圈着时脑子空白,稍微忘记了身体的热度,这会儿含梦香的气息和沈思辰身上的气息交织,薛洛璃觉得自己快热得爆炸了。

    不妨一试?回忆着沈思辰刚才的动作,薛洛璃壮胆试试能不能稍微舒服一下,犹豫地伸手去揽沈思辰脖子,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时已察觉唇上冰凉的触感,紧接着怯生生伸出舌头,青涩地撬动。理智尚存间,沈思辰推开对方,张口询问才发现声音已经低沉得不像话:“你在做什么。”

    薛洛璃满脸无辜,为什么越来越热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在降温。

    沈思辰声音更加沙哑,隐隐看到颈上青筋浮现:“……你是自找的。”

    还没明白他自找什么了,忽然间天旋地转,眼前窗栏沉木换成了花娘丝绒帐幔,心里正暗自评价俗气得紧,和凌澈的比起来差远了。还未作进一步评价便被沈思辰比刚刚还要急促的吮吻夺去了意识,像是疾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只能顺着对方的动作攀扶着身体交缠。

    手臂被紧紧掐着挣脱不得,与往日里温柔平和的沈思辰大相径庭,动作野蛮地让薛洛璃有被吞吃入腹的错觉,粗鲁地撤去他的发带,乌亮长发倾泻在丝绸帐上,腰封被扯开不知扔到了哪去,旖旎万千。

    常年握剑的手掌带着薄茧,在他身上揉捏,疼是不疼,就是从沈思辰触摸他的地方起,向全身蔓延开的星火酥麻和陌生的快感,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惊得他一口咬着沈思辰的肩,才勉强将那快要溢出的□□声压回去。

    似乎对薛洛璃把脑袋藏起来的动作不满,沈思辰摩挲着身下人的五官肌肤,从耳后开始**一寸寸确认,如同猛兽确认领地般直到对方沾满自己的气息才满意,舔至玉颈处用牙齿轻啃舌头轻挠小巧喉结,要命的部位被对方含着,逼得薛洛璃认输投降予取予求才罢休。

    ……这……好像哪里不对……

    脑子一片模糊可身体越来越热像是要烧起来一般,薛洛璃双唇被沈思辰吮吸着无法言语,身体被自上而下的气势所压制,无所适从只能更紧地攀着对方身体。

    沈思辰看不到身下是怎样的无限春光,全身血液毛孔都疯狂叫嚣,想要寻找出口宣泄,拼命在心里念着静心诀才勉强拉回最后一丝理智,扯着低沉嘶哑得不成样的嗓音道:“若是……若是觉得疼,你告诉我,我立刻停下。”

    薛洛璃迷迷糊糊地听着,好像不怎么疼,反而是从被道长揉捏过的地方生起难以名状的畅快,便宽慰道:不疼,舒服。

    沈思辰的表情仿佛受到莫大的刺激,紧扣着他的手臂上泛起青筋薄汗,他正想问问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便被扯落地,陷入彻底的疯狂。过了许久等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确是说错话了,想求饶,可四肢已经瘫软如泥,动弹不得,遑论写字。呜咽着眯起眼睛喘息反省,以后一定要把问题听全了,尤其是面对床上床下两重天的道长。

    沈思辰身上的淡淡清香已彻底遮过含梦香气,陌生的失控感让他害怕,脆弱的地方从内心到身体都被沈思辰弄于股掌之上,快感袭来却不能叫出声只能死死压回去,翻天覆地的快感无处宣泄只能化作泪水。

    不知道他家道长究竟压抑了多久才会如此判若两人,薛洛璃被控制着不能宣泄有些急躁地伸手去推沈思辰的胸口,对方似乎对这个抗拒的动作不满,稍稍停下来在床上摸索着薛洛璃的发带,精准地压着他的双手捆起。腰部以下完全陷入对方的控制,现在连双手也被束缚,薛洛璃无暇思考应对之策,便被沈思辰揽着腰坐起,捆着的双手宣泄快意顺势扯掉了红缦,散在床上。被单散落着星星点点水渍,雪肌红绸,薛洛璃被这场景刺激身体作出了最诚实的反应。

    陷入越来越快的频率前,薛洛璃恍惚庆幸,幸好道长看不见……………

    第二日,薛洛璃在和风朝阳中醒来时,才想起一个重要问题。明明两个人都应当没经验,为何沈思辰看起来如此熟练,让他完完全全落了下风,满身红痕与腰酸背痛提醒着昨夜的放肆,整个人如同被拆解后随随便便拼接起来一般。

    沈思辰还没醒,薛洛璃撑起脑袋上下审视。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若收起那拂尘银剑,整个就如书香门第文弱公子一般,没想到脱了衣服这一身腱子肉……

    薛洛璃脸上刷地烧起一片红云,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纵然他也是剑术英才出类拔萃,到底是少年青涩未褪,比不得青年精壮。余光扫过对方肩上布满着醒目的咬痕,时辰长了已开始泛淤,嵌在这片雪肌上格外刺眼,引得他忍不住伸手去轻抚,一个个牙印清晰可见,隐隐还能看见背后手指划过的深深红痕。他也不记得究竟咬得有多狠,应该挺疼的吧。

    可是他也很疼啊。薛洛璃忽然脑子一转神游天外,心不在焉地摩挲着咬痕,比较起昨夜究竟谁更疼,甚至开始计较这场荒唐的起源究竟该归咎于谁。

    正在胡思乱想中,忽然手被人捉住,薛洛璃回过神来低头看,沈思辰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将他的手指紧紧攥住,扬起唇角。

    薛洛璃大囧,即便对方看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坦诚相对还是有点尴尬,急忙问道:道长,什么时候醒的。

    沈思辰心情极好,翻身将他揽入怀里道:“你开始看我的时候就醒了。”仗着他眼盲,便如此肆无忌惮的四下打量,惹得他心里一片柔软。

    偷腥被抓个正着,薛洛璃也不羞了大大方方承认:就是欺负你看不见我,我才敢这么嚣张看你,哈哈。又想到清晨醒来的那个大问题,急吼吼在他手心写道:道长快说,是不是以前有过这种事。

    沈思辰忍俊不止,重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警告道:“不许胡说,修道之人怎可胡乱行事。”

    还不承认,薛洛璃哼哼不爽,揉揉屁股步步紧逼:明明这么熟练,你不要骗我。

    沈思辰脸颊上浮起淡淡红晕:“曾经,在脑子里臆想过。”

    臆想什么?

    沈思辰笑容渐深:“你。”

    熬到约定时辰的老鸨管事颤颤惊惊叩响了房门,好半晌才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让他们进来。推门一看,道长神清气爽笑如春风靠在窗栏边,老鸨终于定了神,道长自信轻松的表情想来事情已经成了。余光扫过红帐内人形,不敢多看招呼管事一同走过去询问详情。

    沈思辰将二十年前花娘一事道出,老鸨闻之潸然泪下。原来当年枉死的花娘与眼前的老鸨也称得上难得的真情姐妹,好姐妹死了之后她也消沉郁结了一阵。听闻沈思辰已送她重入轮回,总算安心,双手合十呢喃希冀她下一世托生好人家。

    有了这场故事,老鸨对沈思辰更多了一层感激,执意要将原本的报酬多加了一倍,还热情地送他与薛洛璃到门口。大概是风月场打滚多了职业病,一不小心便热情地挥着帕子嚷“多谢道长,道长有空再来玩。”说完才觉得不对劲,还来不及道歉,只见道长身边那个哑巴少年像是被人挖了心肝似的倏地红眼眶,眼神带着彻骨寒意恶狠狠地盯着她,大步走到她面前,迎面而来的邪气吓得老鸨瑟瑟发抖,被这种吃人的眼光盯着连腿脚都失了力气。

    薛洛璃死死盯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半晌,噘着嘴冷哼一声,两指拎起老鸨手中沉甸甸的钱袋,转头拽着道长大步流星走了,留下老鸨在原地惊魂未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