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红尘乱六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4章 红尘乱六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在天宸殿的藏书阁,薛洛璃曾经学过一种制造幻境的结界,被结界困住的人会沉浸在美梦中无法自拔,失去斗志和抵抗力,美梦因被困者的贪嗔痴而瞬息万变,渐渐消磨他们的棱角斗志直至灵力殆尽而死。因为这种结界需要极高的灵力与意念方能支起,故而修仙界识者寥寥。

    薛洛璃坐在破庙门槛上一边啃西瓜,一边看院子里沈思辰舞剑的飒爽英姿,恍惚想着会不会是哪个世外高人,看不惯他活在世上害人,才以毒攻毒用这种邪门的结界对付他这样的祸害。

    否则他总觉得,这一切怎么美好的这么不真实呢。

    回到家里有人会给他做菜洗衣,出门有人骂他哑巴杂种会有人替他挡去这些谩骂,每天都会给他买各种各样的零嘴,明明不擅乐理还是会在败在他死缠烂打下,轻唱着跑调的童谣乡曲。

    只要他不把脾气撒到无辜路人身上,沈思辰对他的包容几乎到了没原则的程度。

    第一次有被人真心疼爱的感觉,飘飘然的,不真实。

    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思及此处,薛洛璃原本的笑容硬生生僵住,隐隐作疼的腰部提醒着昨夜吃的亏。瞬间表情阴了下来,东张西望找了几枚不大不小的石子,眼底精光一闪对着院子里舞剑的人刷刷掷了出去。

    灌入灵力的石子威力不同,沈思辰辩着来声轻盈闪过银剑锋芒一转,挡去异物。石子被银剑斥退转了方向冲到另一边。

    砰!——

    沈思辰停下手中动作,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走到门槛边。薛洛璃笑眯眯地看着压过来的人影,扯着手写道:道长败家,把水缸打坏了。

    恶人先告状,沈思辰忍着笑道:“不要在我练剑的时候捣乱好不好,伤到你怎么办。”

    薛洛璃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水缸,忽然觉得挺在理。拉着沈思辰一起坐门槛,想着方才患得患失的心境,忍不住问:道长,什么时候走。

    沈思辰疑惑道:“走?”

    嗯,道长不是说偶然住在这里,将来还要到其他地方斩妖除魔,修仙行道。

    沈思辰思忖片刻,道:“的确有这个念头,师尊引我修道授我仙术,自该以除魔降妖匡扶正道为己任。”

    哦。薛洛璃不再说什么,低着头若有所思。

    沈思辰恍若未觉,继续道:“灵州附近妖邪几乎散尽,我想过几日继续向西。不过……”忽然敲敲少年的膝盖,用商量的语气道:“我想先回玄灵城一趟。”

    玄灵城,这是沈思辰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薛洛璃装糊涂,在他手心故意写错玄灵城的字,问:这是哪里,道长的家吗?

    大概是忆起曾经的少年意气执着美好,沈思辰不由得漾起一个微笑,沉醉其中点点头道:“嗯,是从前的家。”

    从前的家,那现在的家呢。

    “在这里。”沈思辰抬起头,指了指破庙内,拉着薛洛璃的手,“就在这里。”

    瞬间,薛洛璃眼前冒出一层薄雾模糊了视线,只能深吸一口气用力憋了回去,继续问:既然如此,道长为何想要回去。

    “因为……”沈思辰犹豫不决,几次话到嘴边都说不出口。不知不觉伸出手抚上对方的脸颊,自上而下细细摩挲描绘着眉毛,眼睛,鼻子,嘴唇,呢喃道,“我想,回去寻解术之法……看着你长什么样。”

    手指摸过脸颊,触及大片冰凉,沈思辰才发现眼前人已是泪流满面,慌不迭地解释道:“我胡说的,这么久我早就习惯了,你不要难过。”说完怀中猛地扎进一个人,像是用尽全身力气要溺死在他怀里一般,将沈思辰撞得靠在后面的门框上。

    纵使当日濒临死亡,他也没有如此绝望,像是要流尽毕生的眼泪。沈思辰手足无措,只能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慰,明明看不到的是自己,可怀中的人似乎比他还要难过绝望,让他内心有一处不由得软下去。

    宽慰的话似乎不起作用,于是沈思辰扯开别的话题道:“你都没有与我说过,你家在哪。”

    家?以前没有,现在……或许有了。闷在他怀中的少年终于有了动静,抽着鼻子起身,在他手心里乱划。

    道长在哪,家就在哪。

    沈思辰一字一顿的读完他写的话,忍不住欺身上前捏着对方的下巴一寸一寸吻干泪水,明明是苦涩的液体舔舐着竟品出了甜意。

    含着薄唇轻啃,对方一改平日生涩承受,大胆地张嘴迎合,两条舌头灵活交缠发出滋滋水声,待吸吮完少年口中甜液,才心满意足的抱紧,轻吻发丝道:“你不要骗我,别骗我。”

    薛洛璃扁扁嘴,把眼泪又忍了回去在沈思辰怀里不住地点头,心道:沈思辰,你才是,不能骗我。

    自从沈思辰在灵州暂住之后,附近的邪魔妖道少了许多,救下薛洛璃加入后更是闻风丧胆不敢久居。若是落在沈思辰手中一箭穿心重修元神还是好的,若碰到薛洛璃下场更加的凄惨。

    当然也有不死心,预备火中取栗的,看中了沈思辰至纯元神,想要一步登天。今夜二人被引着一路远离破庙,深入附近一座深山,虽有警觉但也不能放着不管。

    成了形的鲤鱼精拖着尾巴将他们引来竹林后,消失在山雾中,阴风迷雾荒郊野岭格外渗人。沈思辰薛洛璃都已习惯夜视,默契十足,只十指相扣就能洞察所思。银剑有灵,沈思辰出剑在竹林上空回旋,片刻便寻得妖邪方位,二人跟着银剑所指,沿路竟来到一处宽阔温泉。

    天然形成温泉口形似弯月,水面冒着雾气模糊视线,只能隐约看到温泉那头影影绰绰的石壁。薛洛璃上前掬起一捧泉水,清冽澄透,倒是个灵气之所。

    正要招呼沈思辰过来看看,忽然水底飞快游过一道影子,倏地冲上岸抓住薛洛璃的双足。

    又是一条鲤鱼精。

    银剑示警,沈思辰正要赶过去,此刻天降罗网。方才引诱他们深入的鲤鱼精从天而降,张牙舞爪便要伸手掏他元神。

    鲤鱼精本是要将他们隔开好逐个击破,结果倒方便了沈思辰。往日薛洛璃隔三差五给他捣乱增加难度,此刻正好心无旁骛专心御敌。

    鱼尾尚在,成形不过百年,无力支撑阵法太久。沈思辰思忖间,剑锋回转以剑识阵,脑中飞速掠过妖法破阵。数招来回间已心中有数,足见轻点飞身跃起,直破西南摆尾。

    一剑穿心,灰飞烟灭。

    沈思辰停下来发现薛洛璃那边似乎没有动静,不禁蹙眉疾步过去,语带焦急道:“你怎么样了。”叫了许久都没有回应,沈思辰有些心慌,无论好歹总该有个声音才是。

    正准备绕过这片温泉继续往山里寻,忽然左手被人拉住,湿漉漉的手指从他的袖口伸进去,灵活地四下搔刮。

    扭头松了一口气,沈思辰蹲下身,摸上对方的脸使劲掐了一把,责备道:“这种时候不要这么顽皮,我会担心。”

    薛洛璃龇牙咧嘴笑着,沾着温泉水在沈思辰手里写道:百年的小妖,爷爷我都不放在眼里。

    沈思辰道:“不要如此轻狂,别让我担心。”

    发觉若再不低头免不了又是几个时辰苦口婆心耐心爱心善心的说教,薛洛璃受不了又不肯松口吃亏,赶紧转移视线为上上策。

    道长,此处温泉不错,我们干脆洗澡吧。

    “洗澡?”沈思辰愣了片刻,随即大笑出声前俯后仰,不可置信摇头道,“时来运转,你这脏孩子竟也会主动要求洗澡。就连那之后,还是我硬抱着你去才肯乖乖清洗。”

    薛洛璃心里已经日天日地一万遍,他不明白世人眼中不落尘埃高洁无暇的这个家伙,何时变得把这种事挂嘴上也不脸红。

    流氓也是要脸的,薛洛璃赶紧顺势伸手往沈思辰身上泼水,恶狠狠写道:道长,这回可以闭嘴洗澡了吧。

    此温泉口灵气满溢,大约是这山里的灵气之源,鲤鱼精依仗这处灵源修行得法,若能安安稳稳呆上千年或许真能等到飞升那一日。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妖亦如此。

    沈思辰被少年闹得没有办法,只能顺着他。下水之后发现果然是一处疗养福地,刚经过撕斗,灵穴得到些许滋润舒畅得肌肉都松弛下来,开始凝神静气。薛洛璃看着沈思辰走到离他最远的石壁才下水,之后便一副清心寡欲老和尚入定模样。

    极不服气,想了想便一个猛子扎下去缓缓游到沈思辰身边,憋了一阵再猛地出水溅起道道水花,沈思辰头发甚至绷带都被打湿彻底。

    “……别闹。”不厌其烦地说。

    薛洛璃也不厌其烦地写:不听。

    沈思辰叹了口气,朝前方伸出手道:“你过来,我给你擦背,洗洗头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