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罪与罚一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6章 罪与罚一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锦桐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和沈思辰对着干的脾气始终变不了呢,薛洛璃邪笑着,扑进沈思辰怀里,两条手臂攀上对方颈脖,找到最熟悉的地方拼命地呼吸沈思辰身上的气息。

    这比泡温泉水来的有用多了。

    两人身体亲密无间贴在一起,温泉水的作用使得身体的热度比平时来的更快,抵着他的人还在怀中不停的扭动。沈思辰被撩得呼吸不匀,实在忍不住将少年从怀里挖出来,念叨他的二字经:“……别闹,听话啊。”

    薛洛璃歪着脑袋盯着他偷笑,沈思辰即便看不见也能感受到火辣辣的视线,烧得他脸颊通红。准备换个地方求安宁之际,薛洛璃忽然身子往前探,伸出舌头在沈思辰喉结□□。

    自从初夜被沈思辰撩得死去活来,薛洛璃也是食髓知味,下了决心好好学习。有样学样地在沈思辰身上舔啃,才发现他家清心寡欲的道长喉结比他还要敏感许多,一点就燃。

    果不其然,沈思辰被薛洛璃舌头来回舔舐,唇齿把关不住泄出了一声□□。随即反客为主,抓着对方的手往后甩两者位置交换,将他压在温泉壁上,膝盖伸入少年腿间不让他逃。

    “你不是要洗澡吗,又来捣乱做什么。”

    薛洛璃拉起沈思辰的手,灵巧的伸舌在手心里划过,而后才慢悠悠写道:等一下再洗。

    被撩得□□直冲头顶,不等一下也不行了,沈思辰苦笑道:“为什么每次都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明天又要嚷嚷了。”

    说实在的,薛洛璃曾经反省过这个问题。爽是几个时辰的事,疼是一两天的事。大概是因为,他特别沉迷沈思辰因为他变得不一样的神情。

    可是沈思辰忍耐力非常好,薛洛璃抬头一看,明明额边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身下的反应昭然若揭由不得嘴上不诚实,却还死死咬着不可纵欲这种废话,简直要把他气吐血。

    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薛洛璃也已经摸清了沈思辰的脾气,激将法百试不爽。

    我就要,道长不要我去找别人。

    几乎是声音颤抖地念完他写的话,沈思辰克制不住无名火,狠狠地吻住这说不出话却也不妨碍气死他的嘴。自从捡回这个家伙,心事沉浮喜怒哀乐比过去二十几年还要多,修道凝神之法练心静气之术全无作用。

    薛洛璃计谋达成欢喜地迎合对方,没想到这一把火烧过头,沈思辰动了真火舔啃轻咬唇瓣,一副恨不得将他吻死在怀中的气势。

    身前贴着沈思辰火热的胸口肌肤摩挲,身后是棱角不平的石壁,沈思辰用手臂垫着他的背亦无路可退,想求饶却连手臂也被死死掐着嵌上点点淤痕。埋在颈部吮吻许久,落下一个个吻痕,在精巧的锁骨处流连忘返。

    有人认怂想要退缩,沈思辰偏不答应强势地伸舌勾着对方与自己纠缠,发出黏腻水声,口中津液顺着嘴角下颌线流下,滴入泉水。直到薛洛璃缺氧涨红着脸,眼角泛出泪花,沈思辰方觉得邪火去了一半。少年在怀里拼命地喘气,沈思辰一边满足地微笑,轻抚后背替他顺气,一边不忘教育:“不许去找旁人。”

    薛洛璃喘了半天终于活过来了,气呼呼地掐了沈思辰一把,写道:我开玩笑的,道长借题发挥。

    “玩笑?”沈思辰歪着脑袋,双手抚上薛洛璃的脸,轻笑道,“你说的话,我都当真。”

    道长开不起玩笑,道长小气。

    沈思辰道:“没有小气,我是认真的,你说的任何话我都相信,所以不要骗我。”

    薛洛璃沉默,每当沈思辰提到这个话题,他的心境就如同犯了事的罪人躲在屋子里,听着官兵在屋外一间一间的搜,不知何日轮到他,惶惶不可终日。如果没有欺骗,美梦将会醒来。

    道长,很不喜欢别人骗你。

    沈思辰轻笑道:“世上何人喜欢受骗,旁人我倒不在意,唯你不可。”

    为什么。

    “因为……”沈思辰想到那个词,羞涩一笑,摸索着身下少年的发丝,“我想与你结成道侣。”

    浸了水的发丝顺滑无比,沈思辰费了好大劲才打上一个结,“愿结君发,共度此生。”

    幻梦太美,长醉不醒。

    …………

    沈思辰还在街角那处摆摊,薛洛璃还跟着,只是不再刻意给他捣乱出难题,乖乖地蹲在一旁挖坑。

    自从沈思辰无意间说出想要复明的心愿,薛洛璃在无数次午夜梦回泪流满面时都会在心里痛骂自己。在沈思辰怀中醒来,看到那缠着纱布平和安详的脸,一腔怨火无处发泄。

    该怪谁?沈念星?自己没用还要搭上沈思辰。若是怨恨有用,他此刻便星夜兼程去玄灵城闹个天翻地覆。

    扭头看了一眼正在耐心给客人解卦的人,薛洛璃心口泛酸,抓着木棍的手越来越用力,连细枝扎进肉里也没察觉。

    这烂摊子是他的杰作,若按常理沈思辰的双眼应是回天乏术,纵是十个玄灵城凑在一起也寻不出救治良方。正道不行,那就只能走邪道。

    凌澈曾说过他在旁门左道方面具有天赋。这段日子薛洛璃脑子里一直在思索着良方,这些咒术之前从未有人用过,并无任何把握都需要一一试验。然而即是邪道,除了世所罕见材料,更需要阴邪之气甚至是人命魂魄做引,以毒攻毒。

    且不说能不能成,便是能成了,沈思辰也不会答应的。换作从前,管你瑶池娘娘还是玉皇大帝,白眼一翻噬血出魂飞散。如今,沈思辰那一声声的不要骗我,如同悬在他头上的剑,时时刻刻提醒着。

    情之一字,牵挂束缚。

    他在这边神游天外,丝毫未察觉沈思辰那边是什么情况,直到纸笔落在他面前砸出一个小坑,才瞬间回魂。扭头一看,几个衣衫褴褛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人将沈思辰团团围住,其中一人还揪着他衣领一副大爷模样。

    薛洛璃急忙拍拍手上尘土走过去,听到沈思辰说:“小兄弟卦象如此,我不过依卦而言。”

    一人哈哈大笑,冲着围观人群嘲讽道:“瞎子卜卦,你们也信?哈哈哈,臭瞎子,今天有没有卜到爷爷要揍你啊。”

    有百姓看不下去,打抱不平道:“算卦玄机,信则有不信则无,要是道长说的你不中听,不信就是了,何必这么凶。”

    另一人啐了一口道:“呸!爷爷让你算什么时候飞黄腾达,你偏生算出血光之灾,一个臭瞎子,带着个小哑巴在这招摇撞骗,我们这是为民除害。”

    说着一个拳头就要落到沈思辰脸上,忽然一根树枝从右侧袭来精准地打中那流氓的手臂,肿起骇人的血痕。那群流氓回头一看,薛洛璃挂着邪气笑容吹口哨望着他们。

    原来是道士身边的哑巴,流氓放下戒心又要出拳闹事。面对带着劲风而来的拳头,薛洛璃眼底闪过一瞬杀意,闪身出手树枝甩在对方手腕上,断了手筋。

    被打中的人疼的滚到了地上,叫个不停。一群流氓眼看薛洛璃不是个好惹的,立刻认怂。又不甘心场面太难看,只能壮胆骂了沈思辰几句,悻悻离开。薛洛璃冷笑着,眼神泠冽目送那群人落荒而逃。这种事情并不少见,沈思辰也没往心里去,叫了几声薛洛璃帮他把东西捡起来,又继续心平气和地端坐着,等待下一位求卦者。

    流氓已经消失在穿行的人流中,薛洛璃蹲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傍晚收摊回家路上,途径一家酒馆,薛洛璃眼前一亮便闹着沈思辰买酒。

    沈思辰疑惑不解,往日里只有闹着他买糖买蜜饯买酒酿圆子的份。何况修道之人不沾酒,少年亦是醉心小食不念其他,日日经过这家酒馆都无事,不知今日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便道:“酒伤肝,乱人心,不好。”

    薛洛璃强词夺理,写道:我每顿都吃酒酿圆子,不也没事。

    沈思辰失笑道:“两者怎可混为一谈。”又伸手揉了揉他头发,轻声道,“你还小,不能喝酒。”

    呵呵。小?薛洛璃脸色沉下去,他是铁了心一定要买,索性来点刺激的,便在沈思辰手心里写道:道长日日把我干得死去活来,那时怎么不觉得我小了。

    “你!”沈思辰被他直白露骨的话逼得脸颊通红,此处酒馆正在中心大街上,纵然无人知晓他们的谈话,羞耻心仍在提醒他不妥不妥,心里暗自感叹毕生名节在他面前都要分崩离析。

    犹豫踌躇半晌,还是认命般低着头进去问酒馆老板要了一小坛醉无痕,据说是店里的招牌酒。付了账,闷闷地把酒坛塞到少年手里,犹豫道:“……并没有每日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