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罪与罚三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58章 罪与罚三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锦桐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虽然沈思辰在笑,薛洛璃却看不透他的内心,也不知道他的解释是不是在沈思辰那通过了,连着几日都惴惴不安。

    白天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虽然薛洛璃亏心事做得顺风顺水的,这般惶恐不安还是第一次。

    日常和沈思辰出去摆摊问卦,薛洛璃不再一心挖坑,开始留意这些客人。

    那日无果而终的初次尝试,或许问题之一便是魂魄过少。

    寻常百姓他不能下手,一是引人耳目二是罪孽深重,他一人受果倒无所谓却不愿沈思辰也牵连,若是恶贯满盈之人就当是替天行道,薛洛璃沾沾自喜着这个顺理成章的逻辑。

    再者,方位。风水宝地似乎错了方向,既然是走的旁门邪术,应当去寻至阴至邪的风水死穴,方能相辅相成。

    扭头看了一眼永远耐心解卦的人,薛洛璃无声叹气,纵使所有问题都解决,这还有一个呢。合欢酒也不是日日都能喝,这个借口已经不用再用;亦不能指望常有富贾上门请道长,纵有了还得担心他提前回来。

    若是等到入夜安寝……

    狠狠地一棍子插入坑里,薛洛璃心里暗骂,不知是否道士修的法门真与他们差那么多。

    若比剑道法术,切磋起来真不定谁能笑到最后,为何在床上他永远是被压制得爬不起来的那个,每次都被做到直接晕过去,要想保持清醒后半夜溜出来几乎不可能。

    少女穿着绣菀绫罗,语笑嫣嫣听着沈思辰的解释,似乎很满意这个卦,面颊飞起两片绯红,端庄可人。薛洛璃冷哼一声,爬起来抖抖身上的灰。

    “啊!”沈思辰左手背突然一阵刺骨的疼,火辣辣的触感本能地将手收回来,意识到是少年的树枝不免有些诧异。不是许久都不介意了么,怎么突然又……

    “姑娘请稍候。”抱歉地安抚客人,扭头问道,“你怎么了。”

    薛洛璃不屑地看一眼少女,扔掉树枝在沈思辰手心里划拉:无聊,我去逛逛。

    沈思辰哭笑不得,这也有必要抽他一下:“那便去吧,早点回来,我在这里等你。”说完拍了拍少年的小臂,算是安抚他不知为何的脾气。

    ……

    若是前面的方法都行不通,那就只能下药了。

    薛洛璃在城里漫不经心地找寻药铺,寻常药物对沈思辰不起作用,还需得经过他添加改良才行,只不知灵州这不大不小的地方,一些稀罕药材能不能找到。

    兜兜转转几个街区,光天化日不能飞檐走壁,光靠两条腿跑全城还有点吃不消。薛洛璃两腿一蹬就近趴在一家小吃馆。

    伙计热情地招呼,薛洛璃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写道:一碗汤圆。

    原来是个哑巴,伙计的眼里染上一丝同情,客客气气让他稍等马上就来。

    一口闷掉壶里的茶,薛洛璃无声地叹了口气。其实沈思辰不在他身边,说话倒也无妨,灵州人那么多他根本不担心陌生人会多管闲事。

    只是心里害怕,仿佛这青天白日下他的声音就是个咒术。一开口,梦就醒了。

    百无聊赖撑着脑袋等点心,眼睛四处乱瞥观察人文风情,市井百态,冷不丁扫到街对面一个不显眼的铺子,挂着一块不大不小手写木牌:千金百草林。

    一个激灵,人说大隐隐于市,走了几家大铺子都没找到合心的药材,难保这其貌不扬的小店不会有意外之喜。薛洛璃心下一动,点心也懒得等一步跳下台槛,穿过人流。

    待伙计紧赶慢赶把汤圆端上,桌上水渍未干而小桌旁已空无一人。

    …………

    薛洛璃自认这辈子运气绝算不上好,因此难得出门溜达就撞大运的新鲜感让他有些忘乎所以,几乎是蹦蹦跳跳的跳回沈思辰身旁。

    距离他往日收摊时辰还早,摊前暂时没有客人。远远的沈思辰就听到一阵轻快飘忽的步伐,嘴角不由上扬,下一刻两只势大力沉的手掌啪地砸在他手臂上,带得他身体晃动摇摆。

    沈思辰笑道:“玩什么了,心情很好。”

    薛洛璃点点头,笑眯眯地写道:吃了一碗肉汤圆,爽。

    虽然没吃成,但让他吃到了更想要的东西,划算。

    “开心就好。”沈思辰揉揉被捶疼的小臂,“再等一会儿就回家。”

    薛洛璃心情大好,准备蹲到一旁把方子在脑子里过一遍,忽然回身抓起沈思辰手写道:道长,方才我不在,有人欺负你么。

    沈思辰道:“没有。”都是些老弱妇孺,无力贫苦者,善良又对眼下的境况无能为力,才想着卜卦问缘,往日薛洛璃认为的那些霸道蛮横者,沈思辰也并未觉得受了欺负。

    于是又补充道:“除了你,没人欺负我。”

    薛洛璃想了想,还真是,无论从哪个意义上。

    给沈思辰这般修为的人下药不是件容易的事,下的轻了毫无作用,下的重了留下痕迹,分寸拿捏需精准无差恰到好处。

    连着几日薛洛璃试探着在道长饮食里加料,待沈思辰熟睡后,悄悄爬起来坐到一旁盯着时辰等。效果差强人意,总在他离开不过一个时辰,沈思辰便迷迷糊糊醒来,伸手捞不到他倏地清醒。

    这么小的床,这么大的热源,猝然消失太容易引起五感通明之人的警觉。

    一连试了四日,直到第五日,沈思辰终于沉沉睡去,薛洛璃靠着庙堂中的破落柱子睁眼整晚,床上之人也没有醒过。

    第二天,沈思辰如同往常,辰时没到便起床准备练剑。习惯性伸手摸索床榻另一侧,触感一片冰凉。薛洛璃见状赶紧从屋外走进来,装作懵懂迷糊的样子。

    沈思辰闻声扭头,舒了一口气道:“大清早,你怎么从外面进来。”

    吃坏肚子,去了个茅房。

    沈思辰担心道:“现在感觉如何,是否需要看大夫。”

    没事,道长呢,有没有不舒服。

    他们吃的是一样的东西,粗茶淡饭,沈思辰灵气周身运转一通,畅行无阻五脏六腑并无滞塞,便道:“一切无异,大概是你吃的太多了。”

    呵呵,道长嫌我。

    沈思辰被逗笑,伸手拧了拧对方冰凉的脸蛋,道:“你再睡一会儿吧。”

    薛洛璃打着哈欠看沈思辰满脸神清气爽穿衣佩剑往外走,心道总算是成了。忙活几天不得果,现下终于是能好好睡一觉。平时听着院子里舞剑的哗哗声还有些心烦,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是怎么听怎么悦耳。

    连续几天熬夜忽然精神放松下来的后果是回笼觉睡的昏天黑地,等薛洛璃睡饱了醒来又是一天过去了。

    余晖未散暑气犹盛,被热出一身汗的薛洛璃心浮气躁爬到院子里找人,一看天边快要沉下去的落日又黄又圆饿得他想立刻咬一口蛋黄,学起闲人雅士坐在门槛上对日吟诗。

    正好沈思辰提着一篮子菜从外面进来,察觉前方有人,柔声道:“醒了?”

    薛洛璃又打了个哈欠,随手捡起一枚石子在门槛上敲了几下以示回应。

    沈思辰径直提着菜篮往灶房走去,一边说道:“我看你睡的沉,大约是昨夜肚子不舒服伤了身体,一会儿给你做些清汤淡粥。”

    什么?!薛洛璃欲哭无泪,又要吃沈思辰的病患专用餐么。

    “方才路过清凉苑,老板说新做了几种花蜜果香乳,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便都要了些你过来尝尝。”

    这还差不多。

    咕噜咕噜牛饮下一碗果乳,畅快地抹抹嘴。薛洛璃看着沈思辰在灶台前忙活的背影,即便看了这么久还是觉得新鲜,坏心眼起从背后圈着沈思辰的腰,脑袋磕在对方肩上,不停地蹭蹭。

    沈思辰只能腾出一只干净的手反手摸摸薛洛璃的脸蛋,道:“别闹啊,这里生着火呢。”

    一天说八百遍别闹,也不嫌累得慌,薛洛璃在心里默默吐槽,顺势抓着沈思辰伸来的手,写道:道长,若是有一天你复明了,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模样,如何是好。

    “呃?”专注于作料配菜的沈思辰有些意外对方居然说着这么严肃的话题,手上没有停止翻炒的动作,仔细斟酌后道,“我已不去想这事。”

    薛洛璃不满,又蹭蹭他道:万一呢。

    沈思辰当他少年天马行空无尽遐想,便顺着他道:“我没有刻意想象过你的模样,无论怎样都是好的。”

    似乎这话不是对他说也可,薛洛璃不满意这种千篇一律的回答,又去敲他拿锅铲的手。

    沈思辰无可奈何,半开玩笑道:“若不是我想象中的模样,那就把眼睛闭起来,你还是你。这样可好?”

    好。

    薛洛璃回身看一眼堂上蛛网密布的佛菩萨,上有佛祖下有土地,纵是戏言般的承诺也要紧紧抓牢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