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罪与罚五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0章 罪与罚五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都市之最强纨绔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身体所有的热度如同洪水退散,四肢僵硬地甚至无法转身。前方那些人没有意识到刚刚从死亡边缘挣脱出来,依然嬉笑怒骂着扬长而去。

    沈思辰默不作声地擦过薛洛璃身边,走上前将嵌入地里的长剑召回剑鞘,步履沉稳毫无疲态。一切归于平静,面无表情地转身道:“为何。”

    短短两字像天外玄音般震醒了薛洛璃,长舒一口气还好,他还肯听解释。如抓着救命稻草,薛洛璃冲上前抓起沈思辰的手,匆忙写道:我没有滥杀无辜,他们都是该死之人。

    沈思辰道:“为何。”

    你知道的,我并没有伤到普通人。

    沈思辰声音渐冷:“你杀人,究竟为何。”

    他步步紧逼,执着与此丝毫不给薛洛璃任何退路,紧咬着下唇,一边看着那张冷漠的脸,一边写道:取其魂魄,修炼。

    沈思辰:“何种邪术。”

    道长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练就解你双眼咒术之法。

    他每写一个字,沈思辰眉头就深几分,待整句话写完再也克制不住,啪地将薛洛璃的手甩开,提起剑往回走不再说话。

    薛洛璃急忙跟着,他步履轻快健步如飞,跟得薛洛璃有些吃力,几次想要去扯沈思辰的袖子都被避开。

    回到破庙后,沈思辰径直坐在佛台下方的垫子上,盘腿打坐凝神入定。

    今夜之事给他带来不小的刺激,需在脑中过无数遍静心决方得平静。不论薛洛璃怎么在他旁边扯他敲他闹他,都不为所动,完全忽视这座破庙里另一个人的存在。

    薛洛璃又急又躁,沈思辰这油盐不进的模样他没有办法,若是以往说不定早就两剑砍上去,现在却只能拿些死物撒气。

    他这种认死理的脾气,早就领教过了。薛洛璃气得眼眶发红,狠狠地将条凳砸在地上碎成几瓣,又跑到屋外把院子里的架子石头摔个遍,原本想把灶房给砸了眼前却忽然间闪过沈思辰为他做饭的背影,鼻子一酸转头又去砸石头。

    没多久院子里便是一片狼藉。还是没有宣泄心中的不甘怨愤,薛洛璃拿着石头忽然咂向自己的手,顿时血流如注。

    钻心地疼深入骨髓,一瞬间险些上不来气。手上的疼越过心里的疼,薛洛璃才觉得好受些了。

    噬血之人终于嗅到血腥气,薛洛璃畅快地深呼吸几口,胸口堵着的气泄出来后像是周身的力气骤然消散,勉强扶着墙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回屋子。

    沈思辰一动不动地听着少年摔东西的动静,知道他难过,可他更失望。连日来临睡前怪异的失重嗜睡感让他渐生疑虑,大概是深厚修为助他挨过了药性的控制,终于能保持一丝清醒。

    当他说出身体不适时,对方焦急担忧的心情是那样真实急切,连药量似乎都酌减不少,给了沈思辰一丝宽慰。希望他只是恶作剧,出去玩一圈很快就会回来的。

    然而,现实却让他如置身冰窖,寒心彻骨。

    这不是他的人,虽然爱闹爱发脾气,心情不好还会牵连无辜,但绝不会是冷漠杀人的所谓夜侠。

    屋外噼里啪啦一阵喧响后,终于恢复死寂。随后沈思辰嗅到渐浓的血腥味,少年走了进来,听上去脚步漂浮凌乱无章。

    少年没有再来闹沈思辰,直直瘫软在床上,血流不止的手臂开始抽搐。静心决越念越乱,不知不觉握紧双拳指甲陷进掌心,抠出道道红痕。

    终于,沈思辰忍不住起身,翻出许久不用的绷带药汁,出门到已经破落不堪的院子打一盆水。

    流血过多,手指已经冰冷,触及湿滑血腥沈思辰心生无奈,认命地为薛洛璃清洗,上药,包扎。刚刚有些意识飘忽的薛洛璃,睁眼看到沈思辰平静的脸,本能的就要抬手。

    “别动。”沈思辰按住他蠢蠢欲动的手,淡然道。

    薛洛璃觉得一点也不疼了,心里那株名为希望的火苗快要湮灭时有人及时的让他重燃起来。

    乖乖地让沈思辰把多灾多难的手重新包成一只粽子。眼看对方收拾清楚物件就要离开,薛洛璃赶紧用另一只手抓住袖子,这次沈思辰没有躲避却也不看他,但对于他来说已是莫大希望。

    匆匆忙忙在沈思辰手心里写道:我真的只是想取这些大恶人的魂魄,寻求解你双眼之困的法门,绝不是故意滥杀无辜。

    沈思辰缓缓开口道:“你从何处学来这些阴邪术法。”

    从前的师尊教的,我被逐出师门才流落至此。

    沈思辰道:“这灵州城里,杀了多少人。”

    薛洛璃不敢隐瞒,事无巨细将所弑之恶的名字罪行时日地点一一道出,末了还添上一句若是道长不喜欢,我今后再也不做。

    沈思辰紧抿双唇,薛洛璃死盯着他的脸不敢放过一个细微的变化。过了许久,沈思辰悠悠道:“你睡吧。”说完退回原先静坐处,默不作声继续打坐。

    这是这些年,薛洛璃第一次与沈思辰分开。像他这样光脚不怕穿鞋又眼高于顶之人,从来都不知道后悔是什么意思,此刻深深体会到了,那是一种茫然无助的绝望。

    自那以后沈思辰每日照常出门摆摊算卦,若是附近有妖邪出没亦会行道除妖,甚至会照常给薛洛璃做饭买零食。

    可再也没有与他玩笑,一堵看不见的冷冰冰的墙横在他们之间。薛洛璃不再杀人炼术,每日围着对方转,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原则被破坏后硬起心肠的沈思辰简直判若两人,从前一般无二的话现在薛洛璃再去逗他,置若罔闻不动如山。

    薛洛璃累得快要绝望了。

    再过几日就是七夕,街道上热闹了起来,周围村落小镇上的百姓摊贩都来到灵州赶集凑热闹。薛洛璃心情郁结,想去逛逛。

    原想和沈思辰说一声,一看对方正与客人轻言细语解卦指路,一片祥和。思及这阵子的冷战,还是没敢再上前一步,耸拉着脑袋走了。

    “道长,请继续。”书生看着这道长说的好好的,忽然就扭头朝着那少年背影的方向,不发一言,忍不住出言提醒。

    沈思辰回神抱歉道:“失礼,我们继续。”

    七夕是男女有情人的节日,挤得水泄不通的中心街道上叫卖的大多是男女情谊相关的彩头物件。平日三根红色发带一钱,七夕将至冠上情意绵绵绳这名字,身价倍增,如今一根发带便要三钱。

    人傻钱多速来,一年就宰这一回。泡在蜜里的男女也乐意掏这钱,讨个彩头。

    薛洛璃闲逛一段,看到左前方叫卖的是个小姑娘,扎着两个丸子头还不知牙长齐了没,顿觉有趣上前光顾。

    小姑娘看见有客人,双眼发亮热情介绍。除了情意绵绵绳,还有同心结,白首合欢钗,子孙满堂灯,一堆乱七八糟的名字听得薛洛璃脑仁疼,就要打退堂鼓。

    “哎,客官别走,看看我这情深不悔玉葫芦,这个厉害了,南海法师开过光的,凝聚天下百川之精华,象征你与夫人的情意温润绵长日久弥新,如这方玉葫芦一般,握在一起时间越久,玉质越美。”

    净扯淡,南海法师是什么他从来没听过。不过薛洛璃却着实被这名字给拽住脚步,那串麻利的叫卖词如咒语一般在他脑中不停回转。

    温润绵长,日久弥新……

    即便是讨个彩头也是好的。抓起一个在手中掂来掂去,做工倒是精巧可人栩栩如生。

    小姑娘机灵得很,看到薛洛璃似乎有买的意思,连忙报价:“客官,这同样的玉葫芦在别家起码要一百钱,我这给你打个折,八十便宜!”

    八十还便宜,不如去抢。薛洛璃冷笑着翻了个白眼,伸出三个指头。

    “三十?不行不行,这是赔本买卖,最起码得五十。”

    不卖拉倒,薛洛璃直接把葫芦放回货架上,转身。

    “哎哎哎等等,三十就三十!”

    …………

    等薛洛璃溜达回卦摊,只有沈思辰一人在那端坐。今日是七夕前夕,往日里最常来求卦的年轻男女都忙着这一年一度的佳节筹备,卦摊前难免落了冷清。

    薛洛璃揣着刚买的葫芦,握得久了有些发热。原地踌躇半天,发觉在沈思辰面前变得越来越怂,深吸几口气脑中预演几遍对话,才径直走过去将玉葫芦直接塞到沈思辰手里。

    “这是什么。”忽然间手里被塞入一个温凉柱体,上下摸索一阵,似乎是葫芦?

    送给道长的礼物,是个玉葫芦。

    沈思辰道:“为何要送。”

    七夕节,这叫情深不悔玉葫芦,卖葫芦的人说这玩意施了术,有用。

    沈思辰将玉葫芦在手中掂量一阵,从头到尾每一处都摸遍,闷声道:“并未察觉有咒术,亦是用我的银钱送我礼物?”

    薛洛璃没听出沈思辰最后一句轻佻嬉闹之气,倒是觉得字字在理。想了想又拔腿跑得没影,沈思辰被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行动怔在原地,一时半会儿没缓过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