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黄粱梦一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2章 黄粱梦一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至尊主播都市之最强纨绔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许久不见,你还是一样的难看。”

    偏有俗人大煞风景。薛洛璃视线并没有离开沈思辰,笑意未消本能地左手抓起叶华年的手就要往上写,叶华年眼底精光一闪抽出折扇,狠狠地用扇柄在薛洛璃手上甩了一记。

    多灾多难的手又受重创,总算给了叶华年正眼。这一下力道不浅疼得薛洛璃不停地吹吹,目瞪口呆怒不可遏道:“你疯了吗!”

    叶华年优雅地打开扇子,淡淡熏香扑鼻,一脸冷漠道:“瞧,你不是会说话吗?我还以为跟沈思辰呆在一起久了,你已经连话都不会说。”

    薛洛璃揉揉被敲红的手背,嘲讽道:“总比你这五颜六色的丑孔雀要好。”

    对于这个脑回路清奇的人,薛洛璃印象算不上太好。

    这座小城对于他和沈思辰来说,就像个世外桃源,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没人在意他们的过去,守在那个其乐融融开开心心的小窝,时刻相依相伴。

    可这个人的突然出现,如同幻境周围浮现裂痕,很害怕轻轻一碰就要碎了。

    叶华年不紧不慢地坐回去,执杯抿一口茶,骤然愁眉紧锁,吐了。

    薛洛璃语带警惕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叶华年擦擦嘴道:“灵州命案,不合理处甚多。官府摆不平,我正好要去赏花,顺道过来接下这事。”

    薛洛璃漫不经心道:“有线索了吗。”

    叶华年道:“刚来一日,本来没有的,现下有了。”

    伙计噔噔瞪捧着一摞小菜冰饮上楼,殷切的布菜,叶华年给他枚金叶子把伙计乐得跟什么似的,千恩万谢才走。

    小菜甜饮光嗅气观色就觉得不错,这小地方大餐虽不好小吃却不错。

    “是你吧。”

    薛洛璃挑眉,装傻道:“你说什么?”

    叶华年胸有成竹:“不是你,就是沈思辰,你可以选择一个。”

    薛洛璃沉声道:“你威胁我?”

    叶华年用怪异陌生的眼神盯着他:“是么?居然能用沈思辰威胁到你,我真的很惊讶。你们俩究竟在灵州做了什么?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你死绝了,没想到竟然在灵州活得好好的,身边还多了个人。方才远远地看到你们的模样,我仿佛以为自己是个瞎子。”

    薛洛璃道:“你若想成为瞎子,可以成全你。”

    叶华年不理会他的挑衅:“我看你倒是个傻子,奉劝一句,老老实实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自会把案子给了结,否则或许还会有其他修仙门派被引来,到时候可就不会与你在此吃饭聊天。”

    薛洛璃鄙视道:“知道的事情越多,死得越快,这话你没听过?”

    叶华年正经道:“没听过。我就喜欢听故事,越狗血的越好。就当做是你的贿金。”

    “仙门名士,居然用威胁这种下三滥手段。”

    “从前没用过,以后可以多试试。”

    薛洛璃紧抿双唇憋着一股气,把柄被叶华年捏得死死的,他自己倒是无所畏惧打不了就在这里和他打一场,赢了的是大爷。

    可是,他害怕沈思辰会知道。

    情之一字,就是弱点。陷得越深,弱点越大,像他这样的,简直是满地漏洞。

    “你想知道什么。”薛洛璃选择投降。

    叶华年掏出丝巾擦银筷,慢条斯理道:“全部,你说我听着,必要的时候提问。”

    他声音清清冷冷的,听不出一丝情绪起伏。薛洛璃深感自己就像待招供的犯人,无计可施,只能强压着火气低头就范。

    他和天宸殿的事在修仙界不算小事,既然叶华年外表冷艳内心八卦想必早就耳熟能详。于是略过这段,三言两语,草草将他逃脱追杀,误打误撞躲至灵州,遇到沈思辰这生活全能故而赖上,以及追杀恶人之事说了个大概。

    至于灵州几桩命案,他只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官黑相护,在这里住久了为百姓做点事罢了。说到最后薛洛璃自己都佩服起吹牛扯淡颠倒是非的本事,脸皮亦是越来越厚。

    叶华年刚吞下一碗银耳羹,薛洛璃就讲完了,快得迅雷不及掩耳。

    “你若无诚意,那便算了,我去问问沈思辰也是一样的。”

    薛洛璃一听急红了眼:“你还想知道什么。”

    叶华年道:“一,你和沈思辰是怎么回事。二,为什么杀人,虽然你杀人确实不需要理由,不过有沈思辰在那就另当别论了。”

    偏偏是他最不愿意也最不能回答的问题,薛洛璃烦躁地起身围着桌子转,又凑到窗边去看沈思辰。留下来的弟子似乎挺能言善道,对面的沈思辰神色轻松温和时不时回以微笑,看得他扎眼。

    看着眼前的景色,薛洛璃闷声道:“你不是都猜到了,还问。”

    叶华年道:“不敢相信,需要你来说服我。”见薛洛璃一副出神茫然的模样,又道:“你喜欢他。”

    “……”

    “他喜欢你吗?”

    薛洛璃嘴角上扬:“当然。”

    “不。”叶华年冷声道,“他双眼受困于你的咒术,根本不知道是你,如何称得上喜欢你。”

    闻言,薛洛璃神色骤然阴冷,幽森的眼神如利刃般扫过叶华年,示意他不要再说。

    偏偏对方无所畏惧,打开折扇半遮面,轻飘飘挡去他的眼刀,道:“天宸殿里与我打架的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竟变得如此自欺欺人,真是太有趣了。”

    “关你屁事,再啰嗦撕烂你的衣服。”

    叶华年低头看一眼新衣,煞有介事地抚平一处折痕,继续道:“那说说灵州这事,你不要再拐弯抹角。”说完顺势抄起桌上一枚清洗干净的梨子扔过去。

    薛洛璃单手接住梨子啃了一口,汁多清甜,比道长买的差远了。叶华年这样,像是远道而来的朋友,他们相聚于城中最尊贵的酒楼把酒言欢,述说着分别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

    虽然是假的,但这偌大灵州城内,眼下唯有这一人可听他讲述事情。最亲密之人,却是最不可言说。秘密压在心里久了,还是有些疲倦。

    薛洛璃不再绕圈子,一五一十将起因初衷,试炼进展全盘说与叶华年,甚至问他有没有更好的良策解他咒术之困。

    叶华年道:“沈思辰知道是你吗。”

    薛洛璃轻笑道:“他不知道。”

    叶华年点点头:“既然杀的是大恶该死之人,虽然动机不纯倒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事。此事再议,至于你的想法……”

    薛洛璃急忙问:“如何,你有办法?”

    叶华年白了他一眼,道:“我缥缈峰乃是修真界泰山北斗,岂会染你这邪门歪道。我的办法,顶多给你圈个灵体养个灵宠陪他玩,你要吗。”

    薛洛璃嫌恶道:“不要。”说着伸手去抓盘子里的果干,被叶华年拿扇柄抽了一记随即扔给他一双筷子。

    “依你说,当日练了至阴□□以至邪灵气封住双眼通穴,没有解药但或许有解法……”

    薛洛璃闷声打断:“本来目标不是他。”

    “谁跟你说这个!”叶华年一张冰霜脸终于出现些许裂纹,“以邪恶之人魂魄修炼,思路倒是通。”

    薛洛璃点点头,他亦认为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可总差一口气在最后关头湮灭,却不知是何道理。

    盯着对面那张难得一见的苦瓜脸,叶华年琢磨半晌忽然打趣道:“若狠得下心,用你自己试试。”

    薛洛璃眼皮都懒得抬,又啃了一个梨子嘴里含糊不清问他在说什么。

    叶华年戏谑道:“若说邪恶之徒,全灵州恶棍加起来,都比不过你。”

    这回听明白了,意外的是眼前人居然没有掀桌子与他对决,反而扬唇一笑示意他继续说。

    叶华年便道:“若你能解咒术之困,还沈思辰原本的生活,你可愿意?”

    “不可能。”薛洛璃忽然执起银筷反手插入茶桌,桌面从嵌入出向四周延伸出细长的裂纹,如触手一般恶心,“道长是我的,我死了他还活着那是绝不可能。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叶华年盯着他水灵灵的双眸,这人乖戾嚣张剑走偏锋,偏偏长了一双水润星目,装起无辜不知骗了多少人。

    摆摆手轻叹:“你这耍嘴皮子的功夫,大约是骗了许多人,却怎么连自己都骗。”

    薛洛璃皱眉:“你什么意思?”

    叶华年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脸:“没什么,我说笑呢。”

    可并没有人觉得好笑呢?

    看了眼时辰又道:“走吧,否则有人该起疑。我这两日就住在这家客栈,你若有事可以来找我。”

    二人沿着来时的路回去,远远看到缥缈峰弟子整齐划一站在卦摊旁,如同守卫。原意是不想打扰沈思辰正常的算卦生意,才避过一旁,结果看起来反而更滑稽。

    薛洛璃忍不住嘲讽道:“不愧是花孔雀带出来的弟子,一个个都跟傻子似的。”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仿佛钉在沈思辰身上,毫无平日里的锋芒阴邪,似乎离了片刻都是损失,眼底的柔情仿佛要溢出来而本人却恍若未觉。

    何为真实,何为虚幻。

    叶华年轻飘飘道:“你才是傻子。”

    街道上人流不息,吵杂声不绝于耳,薛洛璃没听清对方的话,扭头又问了一遍。

    叶华年又道:“你太低估你对他的心意,也别高估他对你的心意。天下无不透风的墙。”

    薛洛璃撇撇嘴,不屑道:“你懂个屁,花孔雀自恋狂。”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如同脱笼的小鸟欢快地朝卦摊扑了过去。

    ………

    “真是个傻子。”

    还能自欺欺人到几时,最狠不过嘴上功夫罢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