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黄粱梦三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4章 黄粱梦三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仙植灵府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你这傻子可真有意思。”

    叶华年放下茶杯还想再打击几句,抬首间眼神倏忽变得犀利果决,拈指一甩窗口大开,化形为影纵身一跃。薛洛璃立时明了屋外有异,骤然周身杀气腾腾,跟着叶华年追了出去。

    三道身影在屋顶掠过,并没有纠缠太久的距离便停了下来。

    夜风袭人,沈思辰衣袂飘飘风中独立,伸手似乎想去拔剑,却如同力气用尽般怎么也够不到剑柄。一阵风吹起剑穗,流苏扫过手背,五指缓缓收回攥成拳头,力道过大发出咯咯响声。

    一瞬间,薛洛璃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哑巴就好了。

    叶华年也没有想到,伏檐窥探的人居然是沈思辰,如今境况十分尴尬往前后退似乎都不对,他和沈思辰无甚私交应当认不出他。至于薛洛璃……

    转身一看,那人呆若木鸡立在身后,如风中残烛一般若是轻轻一碰可能就要滚落。这家伙虽然神经兮兮邪门变态,眼中那股灵气傲气却引人侧目。

    如今这副惶恐绝望,心神具碎的模样,让叶华年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去叫醒他。今夜月满光柔,三人相距不远,但都无法看清对方的表情。

    沈思辰淡然道:“薛洛璃。”

    他的声音很轻柔,仿佛怕吵醒人似的。听到没有回答,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叶华年看不下去了,把薛洛璃从身后拽过来往前推,后者呆呆地看着被拽的手臂,又木然的扭头望向沈思辰。

    “道……道长。”语气乖巧得像小兔子。

    沈思辰惨然笑道:“嗯。”踉跄后退两步,甩袖提气,足下御风般飘然离去。

    “道长……”

    空旷黑暗天地间,无人回应。

    …………

    沈思辰觉得自己能稳稳当当地回到这座破庙,可见修为已属上乘,怎么就参不破这许多的不对。倘若世上有扭转时空的术法,他定会选择压制好奇心继续沉睡在这一方草榻。

    不对,应当是回到当日的怜悯相救。又或是更早以前……

    当他不是不信任少年,只是这孩子发起脾气来连他自己都害怕,所以偷偷换掉了他的药。果然,他还是按捺不住又故技重施。心里叹惋怎么还是学不乖,在他走之后悄悄跟着,决定此次一定要给他一个大教训。

    没想到他竟然一路直奔客栈而去。沈思辰心下一动,莫非是去寻那弟子们?果然又要闯祸。头疼地捏捏眉心,准备跟进去捞人,不曾想里边竟传来对话。

    疑惑不解,原来他竟然会说话?沈思辰隐隐不安,侧耳仔细再听,其中一人声音有些耳熟,另一人……

    四肢僵在房檐上,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还愣着做什么,快进去与他对质;另一处却拼命拉着他,快走,假装没来过没听过什么都没发生过,回去睡一觉明早在少年坏心眼的指尖乱划中醒来。

    沈思辰步履漂浮地倒在床上,心口像被狠狠扎过一般,疼得他身体抽动不停,摇摆间嗅到床单被褥间残存的气味,熟悉而陌生。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像是洪水倒灌冲乱他的思绪,喊着不要也无济于事,逼着去回想这些年每个日夜。

    荒唐至极。

    薛洛璃从死寂中回过神,赶回家第一眼瞧见的便是沈思辰依靠着梁柱,唇齿微张着喘气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眼眶骤红,不必再压抑言语,扑上去拉着他的手小声地叫:“道长,我回来了。”

    声音很轻柔,但给沈思辰带来了极大的刺激,狠狠地甩开薛洛璃的手,甚至扯破了原本已发旧泛白的袖口。

    薛洛璃心慌到无可复加,叶华年那一句句嘲讽戏谑的话语就要成真的预感加剧他的恐慌。沈思辰的力气很大,手掌被碎石擦出血痕,薛洛璃丝毫未觉急忙搭着对方的肩膀道:“沈思辰,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道长,我没想瞒你,我只是怕你知道是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道长,你摸摸我,还是我啊。”

    “我陪你摆摊算卦,陪你除妖驱邪,是我啊。”

    “沈思辰,你如果不喜欢听到我的声音,我可以永远不说话。”

    “我错了,你和我说说话吧。”

    ……

    仿佛又回到那一天,闯了大祸被沈思辰晾在一旁,无论怎么软声低语都得不到回应。心境却比那一日更绝望,沉入冰冷的湖底。至少那时候沈思辰还是喜欢这个被他捡回来的人,现在呢?

    像是受不了再被他的声音玷污,沈思辰扶着梁柱站起来背着剑就要往外走,薛洛璃急红了眼声音嘶哑吼道:“你要去哪!”

    恍若未闻,甚至加快了脚步。

    薛洛璃气血冲头,眩晕不止,只能勉强扶着桌子道:“你敢走,我会让你后悔。”

    威胁比服软管用许多,沈思辰深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忍不住转身厉声道:“你又要干什么!”

    薛洛璃道:“杀人。”

    声音平静地像是在说要吃饭一般,沈思辰不可置信道:“你要杀谁,”

    薛洛璃道:“谁知道呢,谁都有可能,我自己都有可能,你要不要看看。”

    没错的,这样冰冷玩世不恭的语气,这样看轻生死的阴狠是薛洛璃。至于那个撒娇爱闹爱发脾气还喜欢给他捣乱的少年,不过是个幻象。

    沈思辰道:“你果然……早知道我根本就……”

    薛洛璃打断他:“早知道,你就该让我死在这里。”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但足以让所有的一切都变成虚妄。

    沈思辰有些声音不稳:“你答应过我,不再杀人,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那你呢。”薛洛璃声音渐渐冷了下去,心都冷了还在乎什么呢,“你说过的话,院子里,温泉畔,我全都记得,你似乎却忘了。”

    “沈思辰,你骗我。”

    眼中浮起水雾,视线一片模糊,鼻子没出息地发酸。薛洛璃狠狠地抽了鼻子,低着头大步流星走出去。擦肩而过时从背后推了一把沈思辰,冷声道:“去床上睡,若是走出这个门,别怪我又骗你。”

    砰地一声摔上大门,年久失修的木板战战巍巍地掉了一地碎屑。薛洛璃失魂落魄地飘到院子里,倒在一片空地上,泪水无声漫出划过眼角,浸湿鬓发。

    他又没有家了。

    他知道沈思辰是沈思辰,还是沦陷在他的温柔爱护里,可沈思辰知道他是薛洛璃,毫不留恋地把他扔掉。

    叶华年说的,全是对的。他就是个傻子,任性了一辈子还配有家吗。

    回到客栈重新沐浴焚香就寝的叶华年,补觉到第二天中午才悠悠转醒。缥缈峰上下,除了他这个宗主不务正业,其他弟子都是干大事的料,一声吩咐几日就将薛洛璃犯下的那几件可大可小的事给处理清楚。

    叶华年听了随侍井井有条的汇报,轻轻点头,只说了一句收拾一下,准备动身。

    虽说昨夜之事怪不到他头上,天时地利人和就这么撞破了秘密也是命该如此,与人无尤。叶华年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微歉疚,若薛洛璃不是特意来与他见面,至少还能继续瞒下去。

    而且,叶华年着实有些担心薛洛璃的状态。

    仿佛魂魄离体般只剩空壳,轻轻一推就倒。好不容易唤醒了他的意识,又像是被人掏了心肺一般,灵力乱窜脉流涌动,低吼一声就火急火燎地消失在夜色里。那样炼狱深渊般的眼神,堵在心中的气若爆发出来不是他死就是旁人死。

    想想还是不放心,临走之时特意绕到二人暂居的破庙。弟子们都在前面小巷子里等候,他进到院子里夺目而入的就是空地上那具毫无生机的身体,和紧闭的庙门。

    比他想象的场面要好一些。

    悄悄舒了口气,叶华年绕到薛洛璃身旁,低头踹了他一脚。

    薛洛璃慢慢睁开眼,血丝满布煞是骇人。

    叶华年伸出一只手,薛洛璃没看他,自己用胳膊撑着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若无其事地收手,叶华年也不生气,平静道:“看样子,你昨夜过得并不好。”

    吹了一夜冷风,薛洛璃嗓子嘶哑,缓缓道:“看样子,你过得挺好。”

    叶华年耸肩:“我没有不好的理由,一切都与我想象的一样。”

    薛洛璃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自欺欺人太久了。”

    看了一眼紧闭的庙门,外面烈日当阳,里面黑黝黝一团什么都看不清,叶华年猜想沈思辰大约就在里面,提议到临街幽僻处简单聊聊。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只是径直走出了院子。或许真是累了,连话都不能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