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黄粱梦四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5章 黄粱梦四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这条街是他和沈思辰每次出摊的必经之路,清早是一天中精力最旺盛的时段,每次他在前面蹦蹦跳跳逗猫吓狗甚至拿弹弓去打鸟时,沈思辰总会在身后不厌其烦地叫他别闹。

    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

    有一枝环抱粗的树干被风雨夜折断,横卧在地上日久天长形成了条凳,被附近百姓坐得光洁。薛洛璃躺上去,一如躺在沈思辰卦摊背后的模样,不雅至极,随性至极。

    叶华年缓步走来,道:“事情已办妥,算是在缥缈峰手上结案了。”

    薛洛璃嗯了一声。

    叶华年道:“一会儿我们便要启程离开,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你明天要做什么?”

    “啊?”叶华年被这没头没脑的问题弄的迷糊,想了想道,“回缥缈峰。”

    “回到缥缈峰以后做什么?”

    “修炼,养花,喝茶,教习弟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薛洛璃道:“今天日头升起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今天要做什么,明天要做什么。可是什么也想不到。”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叶华年:“你说呢?”

    叶华年眼神沉下去,冷冷道:“沈思辰把你消磨成这样,倒也算是报仇了。”

    薛洛璃喃喃道:“还没有,还差一点。”

    叶华年道:“还差什么?”

    薛洛璃又道:“我觉得你提醒的很对。”

    叶华年赞同道:“我说的话自然是对的,但不知你说的是哪句?”

    “我就是个傻子。”

    叶华年感慨道:“正邪不两立,本不该有交集。当初伤好之时就该果断逃走。”

    薛洛璃沉默了许久,淡然道:“若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情爱令人智昏,无药可医。说你蠢都是客气的。”

    再无心和他耍嘴皮子来回折腾,草草应付几句倒没忘了对他不算帮助的帮助略表感谢。分别前叶华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自以为是的坏胚子,别再任性妄为犯蠢了。

    不,遇到沈思辰之前他极其聪慧,的确蠢了这么些年,这会儿该聪明回来了。

    推开静寂一夜的门,吱呀吱呀声打破了内堂平静。沈思辰并没有卧居塌上,而是席地而坐双唇血色全无,疲态尽显。

    “道长,和我说说话吧。”

    勉强从喉中挤出几个字,声音难听至极。沈思辰一动不动,恍如入定。薛洛璃死掐着手臂提神,飘忽到他身边坐下,像是从前聊闲话时那样,并排坐着。

    “道长,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改邪归正,你原谅我吧。”

    “沈思辰,想想我们日常里……”

    “假的。”沈思辰忽然幽幽开口,“全是虚假。”

    薛洛璃反问:“假的?你说的话,也都是骗术吗?”

    沈思辰平静道:“你与我又何尝有实话,受困于你的咒术,是我技不如人。你好自为之,多行不义必自毙。”

    薛洛璃眼睛有点酸:“所以不想看到我了?”

    沈思辰道:“我庆幸自己看不见你。”

    薛洛璃声音越来越轻:“你就没有一丁点舍不得。”

    “舍不得?”沈思辰仿佛听到了笑话,木然地指了指厚厚的绷带,“这是我的罪。”

    “师尊,弟子有罪。”负罪感如同挣脱牢笼的猛兽,侵袭着沈思辰所有的心神,他不想再去听身边人的任何话,无法冷静无法忽略心口的剧痛,只能不停地向师尊忏悔。他的每一句话都精准地刺透软甲,情感与理智的撕斗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剧烈。

    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说,只求一方净土好好冷静。

    薛洛璃紧紧攥着沈思辰的手,不顾对方的厌恶反抗,带着安抚语气道:“你的罪是我。”

    “对不起。”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到了谁也逃不过。果不其然。

    傍晚薛洛璃买了一大坛醉无痕,上一次饮酒是为结缘,这一次是为断缘。薛洛璃冷冰冰地命令沈思辰过来与他共饮,醉生梦死一回。沈思辰无声拒绝,他便又故技重施要挟,只能忍气吞声就范。

    无论好坏,总是最后一次。

    沈思辰被灌得有些发热,酒气烧红了脸,紧绷这么久的肌肉不由得稍微放松,薛洛璃在他耳边哈着热气,低声道:“道长,和我做。”

    他未曾醉,便是醉了潜意识里还记得他与薛洛璃现下是个什么状况,决绝地推开他面色阴冷。

    薛洛璃笑的有些凄凉,道:“最后一次。”不想听到沈思辰任何拒绝的话,按着他的手直接吻了上去。

    少有的主动,蛮横地用舌头顶开对方的唇齿,攻城略地。吸吮口中残余的醉无痕,和着津液咽下去。此刻酒劲终于上了头,沈思辰意识模糊,和薛洛璃拉扯着跌跌撞撞倒在草榻上。

    回到熟悉地方,埋首于熟悉的气息中,沈思辰抓回主动,撕咬舔啃着身下之人,手指揉捏动作比往日力道更盛,不在乎挑起他的冲动,只一味折腾,疼痛超越快感。

    薛洛璃被翻个身,脸埋在枕头里,双手被钳制得死死的肩胛骨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疼。沈思辰压着他的肩背,狠命撞击动作粗鲁地像要把他折断。

    以往强忍着不能发声,今夜终于可以无所顾忌一回,薛洛璃忍不住哭出声:“道长,疼!”

    沈思辰一边折腾他,喉间发出阵阵悲鸣:“为什么骗我!”

    薛洛璃喘息着:“对不起。”

    沈思辰低吼道:“为什么是你?”罪孽深重。

    一味蛮横的撞击似乎已经不能宣泄心中的痛苦,沈思辰圈着薛洛璃的腰肢,俯下身在他肩膀上蛮横地狠狠撕咬,皮肉撕裂鲜血直流,融成最刺激的促进剂。

    不住地颤栗,扭动着想要摆脱利刃。即便是在这种情境下,沈思辰还是遥不可及的清逸高洁,污秽不堪的只有他而已。

    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浸透了被褥枕头,被沈思辰毫无章法只剩野蛮的动作折腾,只能一声声叫着道长,却不会再有回应。

    床榻上四处散落着血迹,全身骨头仿佛被人打碎碾成粉末,草草拼接。天还没亮薛洛璃就颤抖着爬了起来,没走两步就跪在地上。沈思辰喝多了,这是他自找的,活该。

    昨夜被压着,疼痛与快感交织得几乎窒息的瞬间,他忽然升起前所未有的信心,这次一定会成功。

    悲伤,绝望,痛楚,不甘,怨恨,阴狠……

    世间最黑暗最负面的情绪集中在他的身上,不会有比他更邪更恶更适合做试验的力量。忍着一身黏腻血腥,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地出了城,幸好路上没有遇到人,否则大约会以为大白天撞了鬼。

    城郊。

    太久不来,辟出的小道已被野草占领,深藏一处的试炼地也有杂草侵入,荒芜凋零。薛洛璃随意地打理后,便靠着石壁缓缓坐下,闭眼休息等待着夜间天时的到来。

    被毫无温柔地干了一夜,体力透支的厉害,长途奔袭至此疲倦感很快占据主动,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里,薛洛璃又回到曾经那个孩子生活的地方。

    小孩没能认回爹,娘很生气,一言不发也不等他。小孩很着急,跟着鞋子都跑掉了都没追上娘。回到茅屋里,娘发现他鞋子不见了,大骂他败家,就近拿起藤条狠狠地抽他。本就破落的衣衫被藤条抽得破碎,背上道道红痕清晰骇人。

    娘坐在门槛哭,骂他没用,不讨人喜欢。小孩也很难过,没能办好娘交代的事。犹豫着走过去问,要不然他再去见一见那个爹,这回他会表现好的。

    结果娘打他打的更厉害了。

    过了好些日子,到了团圆节。街上点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美如仙境。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的娘,大概是被节日气氛感染了,笑着对小孩说,带你去看花灯。

    走到人流密集的地方,娘问他想不想吃糖葫芦,小孩没吃过嘴馋的不得了,点了点头。娘微笑着让他在这里等着,她去买了就回来。

    人很多,很陌生,小孩害怕地拉着衣袖。娘和蔼地摸摸他的头,说不要怕,一会儿就回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温柔的娘,小孩很满足,怯生生地:“娘,快点回来啊。”

    娘笑容满面道:“嗯,乖乖的站好,不骗你。”

    他很乖地站在原地,等到花灯全熄,人流尽散,还是没能等到人。他一直等,日夜交替,直到第三天,他模模糊糊意识到,娘不会回来了。

    他已经被抛弃。

    恍惚中时空扭转,薛洛璃回到天宸殿,没有比这里更让他熟悉的了。

    薛洛璃刚和同门打了一架,气呼呼的回来找凌澈的麻烦。凌澈笑着给他上药,道:“说了多少次,不要这么轻易和同门动手。”

    薛洛璃眼睛瞪得像铜铃:“见鬼,凌澈你居然帮他们?!”

    凌澈反驳:“我自然是帮着洛璃的,他们与我何干。”

    薛洛璃冷哼道:“这还差不多。”

    凌澈给他顺毛:“你是我捡回来的,我自然拼尽全力护你。只求你别不分场合的惹事。”

    薛洛璃道:“凌澈,你会一直这么好吗?”

    凌澈笑了:“洛璃对我好,我当然会永远对洛璃好。”

    ……

    薛洛璃还是没忍住,闯了个大祸。虽然他觉得对方挺活该的,又是自己冲出来怨得了谁,结果招来了其他门派更大的怒火。

    凌澈道:“洛璃,一会儿我必须给众人一个交代,你暂且受刑在密林道上躲好,我会去接你。”

    ……你乖乖等着,一会儿就回来……

    薛洛璃歪着头问:“凌澈,你要杀我?”

    凌澈着急道:“没办法,谁让你捅这么大娄子,我只能这么做。”

    薛洛璃点点头,很乖的样子:“我听你的。”

    是他错了,他不怪凌澈,是他罪有应得,活该又一次被遗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