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黄粱梦五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6章 黄粱梦五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都市之最强纨绔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凌澈很快消失在黑夜里,一阵黑白光亮后,眼前的场景不停的变换。

    熟悉的院子,茅草灶房,晾衣竹架,花娘屋,温泉池,还有熟悉的会对他笑的沈思辰。

    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喜欢你。”

    “愿结君发,共度此生。”

    “没关系的,都过去了,以后有我。”

    “我会担心你。”

    忽然间天旋地转,沈思辰声嘶力竭地吼着:“你为什么骗我!”

    猛地睁开眼,薛洛璃惊觉自己还是置身于那处洞府,旁边是准备好的瓶罐符结,外头雷声震天雨击石板。

    梦醒了,还是他一个人。

    他早该想明白,这样一个扭曲着长大的祸害,根本不值得任何承诺。都是活该,他自找的。偏偏还不知死活,还要去相信。

    森森阴气引得薛洛璃周身血液沸腾,双瞳透着骨子里窜动的暗红。仔细点算剩下的灵药和之前偷偷试炼的成果,薛洛璃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细节,开弓没有回头箭成败至此一举。

    割破手腕将被尘埃水气模糊的阵法重新浇灌,在阵圈正西方坐下凝神静气,缓缓指引调转周身灵力藏于命穴。

    待积蓄已久骤然睁眼,将所有灵气全数灌于阵中,仿佛洪水决堤倾泻而出不受控制,阴暗的山洞里阵中升起幽蓝鬼火,事先放置的材料像是被赋予了生命随之跃动,发出诡异的声光。

    人间风雨仿佛与这洞内天地相辅相成般,更加声嘶力竭的咆哮,惊天雷劈断了树木轰然倒地。世间邪恶之物如脱缰而出,尖锐地咆哮着。

    薛洛璃有一种被五马分尸的感觉,有人在拉拽啃咬他的四肢生生的想要扯出去。骨肉离间的剧痛让他上不来气甚至无法呼吸,只能张口大喘,手指也不像自己的了,被人夺去一般反回来啃食着他,从指尖到手臂顺着往上爬。

    在痛醒和痛晕之间来回颠簸,像是被人抓着脑袋按在水里即将窒息,又被人提起来接着再按下去,周而复始。偏偏他必须保持清醒,将无法宣泄的疼痛化成嘶吼倾泻,凄厉骇人的叫声响彻山洞。像是感应一般,疾风骤雨更凶猛了,轰隆隆的雷声雨点声淹没了山洞内痛彻心肺的惨叫声。

    他没下过地狱,却觉得炼狱之苦大约不及十一。

    到最后,薛洛璃嗓子嘶哑叫不出来,剧痛的恶魔在体内四处乱撞,寻找另一个出口。眼眶如同炸裂般,缓缓淌下血泪。阵中的幽蓝火苗得到了浇灌,窜动的更厉害,幽光向四周缓慢地扩散着,甚至抓住了薛洛璃的十指,开始蚕食吞噬。

    灵州好几年没有这么大的阵势,一夜狂风暴雨,仿佛天漏了一般。

    沈思辰早晨醒来不见薛洛璃,倒是松了一口气,现下他二人相对唯剩尴尬惆怅。昨夜他喝的并不多,前车之鉴阴影犹在不敢醉。可是他那样决绝悲愤地扑上来,主动地挑起他的火,抵死纠缠,后来一切顺理成章借醉行凶,

    薛洛璃叫的越大声,他的心思就越乱,动作更粗暴,哭声打在他心上一个个坑,累累痕迹。

    过去的许多次,他曾偷偷想象过,少年的声音会是怎么样的,会不会和他的脾气一样霸道活泼,充满阳光的味道,没想到是这种光景下听到。

    心中有恨,却不知该恨谁。

    等了很久,薛洛璃都没有回来。沈思辰隐隐有些不安疑惑,走了?还是跑出去闯祸发脾气了?

    不会的,他已经答应了不再惹事不再伤及无辜,沈思辰还是忍不住相信他。

    等到附近几条街道人流从闲散到密集再到闲散,烈日当头到夜凉如水,还是没有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沈思辰开始有些慌了。

    毫无征兆的,半夜下起了大雨,站在门口听着雨点敲击堂前石板的声音,伸出手去接雨水都被打得生疼。沈思辰越发不安起来,这样的雨夜里,他能去哪?

    “薛洛璃。”

    一开始小声的喊,总觉得他不会走得太远。轻柔的声音很快被雨水吞没,耳畔噼里啪啦的嘈杂声和心跳加速的咚咚声在他身体里炸开,沈思辰撑着伞开始一条街一条街的找。

    雨天湿滑,长满苔藓的石板在雨水润泽下更放肆,等待着每一个夜归绊倒的人。沈思辰先是沿着他们每日必经的几条街找,空荡荡的。风雨将树上鸟窝都打的歪歪扭扭,一丝生气也没有。

    他又走了几个街区,一边摸索寻找一边记着来时的路,衣袍已经湿透了,一片泥泞,这种狂风骤雨中打伞并没有什么作用。找到后半夜,沈思辰回到破庙,推门前还希望人已经回来了。

    恨意是真切的,担忧也是,恨爱交加不可说。

    在庙堂里生了火沈思辰疲倦地靠着柱子坐好,等着万一薛洛璃淋成落汤鸡回来可以马上烤干,其他事,等他们冷静下来再说。

    沈思辰一直坐着,等到火苗都熄灭雨停了新一天的朝阳生起,薛洛璃还没回来。日头从左慢腾腾挪到了院子右侧,沈思辰在庙里坐不住了,雨后骄阳下空气格外潮热如同蒸笼般,他实在想不出人去了哪,除非已经离开灵州。

    沈思辰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笃定他在这里,薛洛璃就不会走。

    算了算时辰,沈思辰准备再出去翻一翻灵州城,忽然听见远处一阵深深浅浅的脚步声,听上去这人走路似乎跌跌撞撞。

    薛洛璃咬着牙回到破庙时,便看到沈思辰站在门口,发丝有些凌乱衣衫沾满泥污,全不付往日清雅整洁。想要抬头看看天空都有些吃力,薛洛璃死死攥着左拳,血泪流尽后连眼白都被染红了,满脸血污看上去恶心至极。

    沈思辰听得对方走近,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喘息声,心上一块大石头还没来得及放下又被那无法忽视的血腥气给提了起来。

    刚想问问为何又有血,就被对方一把拖着手臂狠狠地摔在床上,一瞬间他甚至怀疑不是薛洛璃,他何来这么大的力气。

    “你又想干什么!”

    薛洛璃一言不发,骑在沈思辰身上将他四肢压得死死的,前夜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似乎换了上下。伸手一把扯掉沈思辰的绷带,动作野蛮粗鲁得甚至带掉了鬓角的几缕头发。

    魂魄不全者随时疯癫痴傻一命呜呼,他能忍着炼狱酷刑般的折磨坚持到这里实属不易,没工夫和沈思辰墨迹。

    沈思辰从未如此怒不可遏,这绷带是他们的禁忌,是他们的罪,是他们不能逾越的鸿沟,现在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暴露,既生气又伤心,斥声道:“滚下去!”

    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本是黑白分明眼尾上挑,明明含着漫天星河,深邃的黑瞳却带着隐隐威仪,让人不敢造次。此刻这双瞳孔内浮着影影绰绰的蜡黄符咒,被一团模糊黑影所笼罩像是被尘埃沙土侵蚀的绝世珍宝。

    薛洛璃轻轻在上面抚过,怪不得自己需要承受这么大的罪孽惩罚,竟玷污这方仙资美玉,死了都算便宜他的。

    张开攥了一路的左拳,原本指节分明纤长白皙的五指已看不清,薛洛璃右手掐着沈思辰的颈脖用尽气力将手心符灵全数灌入沈思辰的眼中。

    一道阴凉彻骨的灵力冲散了沈思辰的力气,在他体内来回循环,从发丝到指尖,原本还能挣扎的四肢也渐渐不动弹,酥麻瘫软在一边。

    未知的一切都让他不安伤心,沈思辰颤声道:“你究竟在做什么。”

    薛洛璃道:“解开咒术。”声音一出两人都愣住了,沙哑低沉如老翁一般,全无半点少年活泼轻灵。

    震撼接踵而至,沈思辰只能捡要紧的问:“如何得治!”

    薛洛璃道:“老办法。”

    ……你为何杀人……

    ……寻找解你双眼咒术的办法……

    ……以后,不要再这般……

    治眼,杀人,取魂,还有方才的血腥味,沈思辰不敢置信:“你杀了人。”

    气力还是流失,薛洛璃艰难地挤出声音:“对。”

    沈思辰又气又恼,连喘几口气道:“你有承诺在先,绝不再害人性命!为何又要骗我!”

    薛洛璃忍不住笑,沙哑破锣嗓子笑起来格外渗人:“我骗你的事,已经太多,不差这一桩。”

    话说的太多,薛洛璃开始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冷汗如雨,脑子也意识不清,唇边溢出血没能及时擦掉,滴滴答答掉在对方的外袍上。

    沈思辰意识像是被这股阴森的灵气所冷冻一般,开始消弭涣散,绝望地喃喃自语道:“是我的错……我的错……

    “师尊……弟子有罪……”

    薛洛璃忽然察觉手心有些微湿润,俯身仔细一看沈思辰眼角竟然漫出了几滴泪珠!一时五味杂陈,悲喜交加。

    还好,真的有用,也不枉他孤注一掷。

    慢慢的,已经看不清眼前的场景,看不到沈思辰的脸,薛洛璃手上皮肉紧紧咬着骨头,一副形如枯槁的模样。

    他低头在沈思辰耳边轻喃道:“沈思辰,你的罪是老子,老子走了,你什么都不必再想。”

    沈思辰模模糊糊听到这句话,心里着急想问问他什么意思,五感却如同被封闭说不出话,很快被困倦迷失感吞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