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明月下西楼一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8章 明月下西楼一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锦桐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多亏薛洛璃的胡搅蛮缠,今日收入的确增加不少。回家的路上沈思辰给薛洛璃买了许多糖葫芦蜜饯,装了满满一个布袋。薛洛璃咬一口糖葫芦,酸酸甜甜心情大好,扯过沈思辰的手写道:道长不给自己买点什么?衣服都破了。

    自从和沈思辰同处一个屋檐下,他发现这道士不是一般的穷讲究,只一身道袍却也要日日沐浴清洁,纵使玄灵城的衣服再耐磨也经不起这么常洗,袖口领口已磨得变形。

    沈思辰笑道:“不必,把钱留起来买蜜饯吧,不是日日都有这么多客人。”

    又往前走了一段,离破庙越近人烟稀少,沈思辰发现周围似乎没了人,疑惑唤了几声,忽然意识到相处这么久还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莫名心慌了起来伸出手摸索道:“你在哪,在哪?”

    唤了很久都没有回应,甚至连呼吸吐纳都听不见,沈思辰越发心慌。此时冰凉纤细的手指牵住他,熟悉地在他手里乱画逗弄,浮在空中的心才终于落下,担忧转成了怒火忍不住板起脸呵斥了一通。

    对方轻飘飘的在他手心划道:道长走得太快,我与你开个玩笑呢。

    正是青春无限玩心大涨时,沈思辰只能叹气道:“别闹了,我会担心。”

    薛洛璃眼里迷惑渐消,豁然一笑写道:道长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走。

    用力咬了一口糖葫芦,随手把棍子扔到草丛里拉着沈思辰的手蹦蹦跳跳回破庙。说起来薛洛璃身体已经好了,除了不能言语做饭洗衣都应当比沈思辰方便,可每次沈思辰让他帮忙他都趴在床上装死,也就随他去了。

    今日直到沈思辰做完饭把菜端到桌上,才发现往日一早坐在这里嗷嗷待哺的少年不见踪影,屋内外找遍了也没有结果。有些担心,又想到今日他的承诺,只好猜测大约少年心性又跑到那棵树上打鸟去了。等了大约一个时辰,才从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连自己都没意识到,重重呼了一口气。

    薛洛璃进门看到沈思辰已在饭桌等他,唇边漾起笑容拖着鞋子啪嗒啪嗒跑过去,拉过沈思辰的手主动坦承:道长久等,我出去摸鱼忘了时辰。

    沈思辰伸手摸到他额边一层薄汗,掏出帕子为他擦脸,道:“跑得不见踪影,我还以为你又出去干坏事了呢。”

    替天行道怎么算是坏事呢,薛洛璃笑得眼睛都看不见,写道:没有,看到一只畜生快死了,我送他一颗糖让他死的舒服点。

    “糖?”沈思辰歪着头面露疑惑,“什么畜生喜欢吃糖?既然看到怎么不救呢。”

    呵,臭道士多管闲事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薛洛璃撇撇嘴,写道:我可没道长这好耐心,他命里今日该死谁也救不了,活该。

    沈思辰摇摇头反手牵着他道:“以后不要做坏事了。因果循环,天道轮回,没必要的。”

    他声音轻柔低沉,并未苛责,落在薛洛璃耳里却是有些刺耳。

    他出去一趟本来心情很好,看到这臭道士又摆起从前的臭架子,和广陵飘飘然落在他面前义正言辞时一模一样,眼中阴狠重现,冷哼着翻过沈思辰手心,写道:如何,道长要管我?晚了,我这烂性子怕是没救了。

    听出他话中的脾气,沈思辰无奈地揉揉他的头,用哄劝语气道:“管你,是不希望你再遭厄运,从此平平安安开心快乐,不好吗。”

    沈思辰话语真切,像是哄着孩子一般的规劝心疼,薛洛璃忽然心口泛酸,不敢去看那张温和的脸,甚至指尖有些颤抖地写道:道长想必此生以仁义行道,可偏偏也遭了厄运,这又怎么说。

    饭菜已经凉了,薛洛璃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掉了才会问这个问题,便扯扯沈思辰衣袖示意他先吃饭,略过这个话题。结果沈思辰一边夹菜,一边悠悠开口道:“大约是前世欠他,今世的尝果报。而他逆道而行乖张阴邪,自会有果报成熟的一日。不说这个,吃饭吧。”

    他说的淡然,唇齿间的颤抖落在薛洛璃的眼中却是那么刺眼,刺激他忍不住问了这阵子藏在心中的问题。

    道长,若是他与你道歉忏悔,你会原谅他吗。

    …………

    “不会。”

    转眼二人挤在这个破庙里生活已过了一年,沈思辰原本也只是路过灵州,并不打算长驻,然而自救了薛洛璃一切都变得那么自然而然。少年插科打诨耍赖撒娇仿佛与生俱来的技能,把他磨得死死的。

    习惯挤在这里粗茶淡饭,白日薛洛璃牵着他的手一同到街上开摊卜卦,到了夜晚若周围有异动二人则共同除妖驱魔,少年正是爱玩的时候,偶尔会给他找些麻烦,扰乱他出剑的思绪甚至拉着普通百姓来试探他,被他严厉呵斥一通冷在一旁许久后,便不敢再拿人命胡闹。

    天长日久下来,在灵州附近十里八乡有了点小名气。隔壁城镇有花楼闹鬼,特意派人前来请道长去驱鬼。听到事发花楼,沈思辰本有些犹豫男女有别,却被薛洛璃在手心里划着道长心里有鬼,激将法百试百灵即日便前去。

    沈思辰自不必说,出身名门自幼修道,品性至纯,花楼这种女子扎堆的地方远远见了都要绕道避嫌。薛洛璃在天宸殿时倒是和凌澈路过花楼几次,亦是败在了扑鼻香氛中撒丫子跑得飞快,二人都没有流连此地的经验。

    薛洛璃不害羞,对未知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一路兴致勃勃地给沈思辰写着四周声色,绘声绘色。然而对方并不是很想知道,支支吾吾劝了几次别闹,效果甚微。

    高大门楣,八大灯笼,城中心最热闹的大道。虽是要捉妖,生意还是要做的,大门口站了不少花娘挥着铺满香粉的手绢,迎来送往。薛洛璃笑盈盈地写道:道长,我们到了。前面有好多姐姐。

    沈思辰不留神呛到,掩饰般咳了几声道:“非礼勿视,别闹。去找老板。”

    薛洛璃又写道:这般声色光影之地,大概是艳鬼吧。道长可得当心。

    被点名的那位好道长闻言,自颈后至面颊烧起大片火云,低头拉着薛洛璃快步前往那声色犬马之地,后者唯有用力捂着嘴才能拼命压制那快要溢出的笑声。

    花楼的打手对沈思辰的名声也有耳闻,看到救兵到了点头哈腰给他们引到一处雅座,跑着去请老鸨。

    门外看已是灯火辉煌烟花灿烂,进到楼内更是歌舞升平笑语欢歌,女子娇俏声男子雄浑音交织,沈思辰对于这个苦差事唯有低头默念咒文安定心神,偏偏身边的人不让他好过。难得到这种汇集世间**百态的场所,薛洛璃好奇心玩心一起,怎么可能乖乖放过。

    兴奋地扯过沈思辰的手,飞快的将舞娘琴师花娘举止仪态,华钗绫罗细细描述了一番。被他粗鄙之语逼得毫无退路,沈思辰忍无可忍反手将那只调戏不止的手压在下面。薛洛璃被这木头桌子硌得手疼,正要用另一只手敲敲对方的头给他点颜色瞧,倏忽一阵撞击,将毫无防备地他撞到地上。

    本能地用手撑着地面,幸好花楼铺陈摆设不比寻常客栈,劣质地毯缓冲了部分力道却也磨出了红痕。揉揉被撞疼的左侧身体,扭头恶狠狠地盯着不长眼的东西,没想到对方竟先骂了起来。

    “哪……哪里来的小畜生……”喝的醉醺醺的客人满脸通红,摇摇晃晃地指着薛洛璃,酒意冲头眯了眼睛还凑近了两步看,薛洛璃冰冷透着杀意的眼神反而刺激他越骂越凶,“乳臭未干……挡……挡你爷爷的道儿……没爹养没娘教的小杂种……爷爷……替他们教训你这孙子……”说着抬腿又要踹一脚。

    沈思辰听着声响飞快地将薛洛璃拉到身后,眉头紧锁不悦道:“这位说话请放尊重,口业如利刃伤人伤己,他日若堕地狱皆因今日之业。”

    有打手听到动静围了上来,看到是老板请来救火的贵客,便给花娘们使了个眼色赶紧把这富贾往外请。这人喝的醉醺醺听不清周围人在说什么,只迷迷糊糊看到又有一个小子来挡道,稍微清醒些仔细瞧一眼,又破口大骂道:“臭瞎子,瞎了狗眼还来管你爷爷的事,连你一块打。”

    话没说完,薛洛璃从身后绕出来抬脚稳准狠踹中胸部,飞出几步远砸在梁柱上,那人疼得鬼哭狼嚎汗如雨下,大约是断了肋骨。大堂内外阁楼上下歌舞升平,唯有这一角兵荒马乱,幸好花楼掌事及时赶到,先是派了几个打手把闹事的人挪出去,而后对沈思辰连声道歉客客气气往楼上请,这事才算过去。

    老鸨见到沈思辰简直是扑将过来,一把辛酸泪直往外倒。花楼开门做生意,闹鬼简直是砸人饭碗不留活路。幸好事情没传开,老鸨是个精明人早早地发现便将沈思辰请过来。闹鬼的地点都在西北角那间房,原是有花娘住的,自从前阵子闹鬼开始便无人敢去。

    沈思辰问:“事发何时?”

    老鸨如实交代:“丑时过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