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明月下西楼三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70章 明月下西楼三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薛洛璃自从被沈思辰捡回来,几乎从不干活,沈思辰也不强求只需要他别在他忙活的时候捣乱便已是帮了大忙。

    今日不知是吹了什么邪风,薛洛璃竟然要过来给他帮忙做饭,惊得沈思辰一个手抖刚洗好的梨子眼看就要跌到地上,幸而薛洛璃眼疾手快踢皮球一般颠起,稳稳接住。

    “你回去坐好,一会儿饭菜就好了。”沈思辰态度坚决地将少年往屋里推,做饭可不是什么一时兴起的游戏。

    薛洛璃本是想着灌酒不易,索性把酒全扔掉菜里比较稳妥,看样子道长是不会轻易让他靠近灶台,撇撇嘴只能悻悻而归。

    二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沈思辰自认拿得准对方的性子,从路过酒铺开始就觉得他不对劲,先不说少年心□□零食为何突然想喝酒,将那些事挂在嘴上堵他平日里是万万不可能的。果然饭桌上,还没夹几口菜,薛洛璃就一个劲的让他喝酒喝酒。

    常言道,借酒浇愁。

    沈思辰语带担忧道:“你今日可有烦忧?”

    薛洛璃回答:没有。

    沈思辰摇摇头道:“实在太反常了,若有不妥你且说出来,别让我担心。”

    薛洛璃心里怒骂沈思辰这个驴脾气,芝麻绿豆的小事也要追根究底。搜刮着应对之词,计上心来眨眨眼写道:确实没有不妥,是道长自己忘了。

    沈思辰不解:“我忘了?何事?”

    拜了天地高堂,饮下合欢酒才算是结成伴侣。道长温泉池边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原来如此,沈思辰恍然大悟,忆及当日幕天席地有些不好意思道:“既是如此大事,为何不提前说明,过于马虎了。”

    薛洛璃心道本来就是刚刚才想出来诓你的,怎么还那么多废话。早已领教过沈思辰说教的本事,薛洛璃不再多言,给沈思辰满上醉无痕用指头戳他小臂,示意快点。

    此时若还要再说,多少有些煞风景了。沈思辰执杯,脑子里飞快闪过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如沧海桑田。拉起少年的手温柔一笑道:“并肩行道,执手天涯。”指尖摩挲,一饮而尽,

    虽然被一层厚厚的蹦带缠着,薛洛璃仍能想象若是沈思辰复命明,那双眼睛必是盛满星河温柔无双,带着如今这般盈盈笑意许下此生同舟共济的誓言。

    想要的*之火,烧得更旺了。

    沈思辰买的醉无痕不多,不过一小坛,但毕竟是店里的招牌酒后劲极大,薛洛璃仗着沈思辰看不见,偷偷把他的酒换成了水。结果一整坛子酒全被沈思辰承包了,薛洛璃开心地吃着沈思辰做的菜,看着道长不明就里一杯接一杯的灌,心情一好饭量都增加了。

    醉无痕,名字恰如其分。刚喝下去的时候没什么酒劲,待晕眩困倦时已无声无息醉如烂泥。平日滴酒不沾,又初饮整坛,哪有不倒的道理。薛洛璃一脸得逞笑容,伸手戳戳沈思辰的脸,又推推手臂,最后用力一推沈思辰软若无骨地沿着桌边就要滑下去,幸好薛洛璃眼疾手快捞回来。

    收拾干净桌面,将沈思辰扶回床上躺好。再三确认他已经醉得死死的,足以睡到明天日上三竿。

    一脚踏出庙门,薛洛璃想了想返身折回床边,低头吻上沈思辰原先双眼如今缠满绷带处,起身疾步离开。

    …………

    灵州是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依山傍水自给自足,比不得通商城市繁华。入了夜,万家灯火点起,街上便是空荡荡的少有人迹。

    薛洛璃纵身在灵州楼宇屋檐上飞过,室内笑语欢歌茶余饭后的人们丝毫没有察觉房檐上刚刚有人经过。穿越大半灵州城,薛洛璃终于在城东南的一棵大榕树停了下来。

    好整以暇地抱着手,靠在树上闭目养神,等待该来的人。

    摊贩关门,游子归家,喧闹了一夜的小城彻底宁静,夜凉如水平添萧瑟。街角最后一家酒馆打烊不久,街尽头传来隐约吵闹声。

    薛洛璃嘴角微扬,看着那几个人穿过夜雾的笼罩,慢慢朝他走过来。流氓大约是喝了点酒,嘴里说着浑话,几个人相互推桑咒骂了一段,又嬉笑着搭肩歪歪扭扭的继续走着。

    舔一圈嘴唇,薛洛璃眼角带笑从树荫笼罩中走出,步履沉稳。那几个人显然没想到这个时辰树下会有人,先是愣神,其中一人眯着眼睛仔细一看,认出薛洛璃,和旁边几个提醒一群人哄然大笑。

    “嘿,小哑巴,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个瞎子呢。”

    “哈哈哈是不是被赶出来啦。”

    一人盯着薛洛璃的脸看了许久,酒劲上头色向胆边生。

    “哎呀,小哑巴真可怜,既然瞎子不要你,过来让哥哥们疼爱一下,今晚让你有个去处。”

    薛洛璃默不作声地听着流氓们的淫言秽语,小地方就是小地方,连浑话都说的这么无趣。几个流氓眼神在薛洛璃身上扫了几个来回,越说越起劲,甚至一副要上前动手的摸样。

    听烦了,语带嫌恶道:“废话真多。”

    声音不大,懒洋洋的带着少年气,却把对面几个人吓得不清。

    “你、你不是哑巴?!”

    “难道那瞎子也是装的!”

    “哈哈被我们抓到了,两个骗子!等着吧!”

    几人越说越大声,仿佛抓到了天大的把柄,有恃无恐起来。

    “声音很难听。”薛洛璃捏着叶子,翻来覆去,“废话却还这么多,呵呵。”眼底划过凶狠杀意,树叶化作利刃骤然飞出,裹挟着劲风唰地掠过那几个流氓的眼前。

    几人痛苦尖叫划破夜寂,染血的树叶飘飘然打着旋儿落地。薛洛璃漫不经心地踏过,踩入泥地里。捂着血洞在地上打滚,剧痛过后身体只剩本能的抽搐,连叫喊声都发不出。

    漠然抬手,召出尘封许久的噬魂阵。手落命绝,最后一丝绝望消逝在指尖。薛洛璃平静地数了数各自三魂七魄,确认无误放入结中。对首战告捷及其满意,随手处理了尸体,薛洛璃吹着口哨往家里赶。

    真是栽了。

    宿醉第二日沈思辰显然身体并不太好受,咚咚的耳鸣声,脑袋的撕裂疼。勉强撑着爬起,穴道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力道适中地替他揉捏。

    沈思辰道:“你怎么样。”

    没事。

    “咦?我们昨晚都喝了酒,为何你无事。”

    道长贪杯了。

    薛洛璃一脸平静地颠倒是非,幸好醉酒之人记不清细节,也让他糊弄过去,只连声感叹贪杯害人,消磨意志,下不为例。

    城东富贾家出了怪事,请了几波和尚念咒超度都不能解,特意派人来请沈思辰去捉妖。虽说巳时才刚刚从宿醉余韵中清醒过来,沈思辰听闻有乱象还是义不容辞的应下。

    本想让薛洛璃收拾一下一同出发,没想到对方果断地回绝:不去。

    沈思辰诧异:“为何?”

    困。

    沈思辰为难道:“那……”

    道长一人就能解决,不用管我。

    以往都是二人一同出门,既然对方执意不肯去,沈思辰也不好说什么,只与他交代好好看家,明日便会回来。

    薛洛璃心里巴不得他暂时不要出现,沈思辰说的话全没听进去一个劲的敲他手背表示听见了。待沈思辰与富贾家下人离开,薛洛璃偷偷在后面跟出去一段确认已经走远,便放心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有山有水,应当有灵。薛洛璃在城郊一片沙地上试阵念风,琢磨许久才找到一处隐蔽又适宜修炼的小山洞,一头扎了进去。

    缺了书卷在侧,只凭记忆想象和推测,着实为难。薛洛璃先是拼凑了几个卷册上记过的术法,又自行更改加以融汇,从日山三竿忙到月落西河,依然无果。

    昨夜收集的魂魄就这么浪费了,薛洛璃心境越发急躁,狠狠地踹一脚石壁怒骂。待宣泄完了,缝紧嘴巴,又是一个哑巴。

    时辰差不多,薛洛璃心不在焉往回走,一路思忖着究竟是何处不妥,凡人魂魄精气不足?或是魂魄太少?抑或是天时地利人和不具?没有依据无从考证,便觉得满地都是漏洞,必须一一试过才能知晓。

    低着头晃进家门,才暗觉大事不好。昏黄烛光中,沈思辰坐在桌旁一动不动,若有所思。听到屋外脚步声渐近才转身。

    “是你回来了?”

    薛洛璃心跳漏了一拍,为何提前回来。不知道沈思辰已经回来了多久,只能试探道:嗯,回来了。道长何时回来的。

    “富贾家原不是什么厉害妖孽,很快便解决,星夜赶回来。只是进屋,却没有你。”

    今夜月色正好出去赏月这种理由能说的过去吗?薛洛璃把沈思辰往床边拽,殷勤地替他卸剑宽衣拖延时间,好不容易磨到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

    道长不在,一个人睡不着出去散步。

    沈思辰道:“去哪里散步?我一路归来也没见着你。”

    我翻墙出城了,到河边摸了几条鱼。

    沈思辰沉默不语,薛洛璃不知道他听进去这个解释没有,若不行他还得再编几个。半晌,沈思辰才哑然失笑道:“下次睡不着也不要跑那么远,数数羊就睡着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