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离人泪二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76章 离人泪二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仙植灵府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找了家大门朝东,生意兴隆的客栈,薛洛璃豪气的让他们把店里的特色点心全端上来,外加冰镇桂花酿,老板看到这么一个出手大方的公子笑的眼睛都瞧不见,屁颠屁颠就给去办了。

    薛洛璃坐在靠近大门的位置,看着来来往往喧闹的街市。交汇通途就是不一样,高矮胖瘦各色口音的人都有,方才看到操着不同口音也能互相对骂的人,笑得他使劲拍桌子差点给拍碎了。

    余光扫到站在街市一旁的老翁,面前一扎糖葫芦,也不叫卖只一味埋头制作。鲜红欲滴圆滚滚的糖葫芦看的薛洛璃有些馋嘴,喊道:“老板,卖我一串!”

    不知是临街喧闹还是老翁沉醉干活,并未理睬他。柜台的小二倒是听到了,连忙拿了毛巾朝他挥挥,道:“客官叫你,还不快去!”

    老翁总算注意到他,停下手中的活,举起那扎糖葫芦走过来。薛洛璃左看右看圆滚滚的甚是可爱,挑选了两串看起来最大最圆的,掏钱付账。

    这一摸,薛洛璃脸刷的阴下来。

    装着银钱的袋子没了。

    他本是身无长物,除了佩剑就剩一些银钱,行李极其简单。在自己身上摸了个底朝天,薛洛璃不得不承认,他遭贼了。

    那祖孙三人。

    从前他并不会对老弱妇孺少了警惕之心,也不知怎地今日兴起做好人却被摸了个干干净净。

    伙计此时正手脚麻利地端上当地特色点心小菜,冰镇桂花酿的甜香隔着十几步都能闻到。薛洛璃当不了这白白的冤大头,心想也不知有多少来往路人被盗了钱财哭诉无门,就算江陵城再大他也要把那祖孙三人翻出来。思忖间薛洛璃拿起桌上噬血,转头就要离开。

    伙计不知其中曲折,忙拉住他,道:“公子往何处去?您要的小菜我们已经上好了。”

    薛洛璃道:“老子被老鼠光顾了,待我先找到他们再回来。”

    那伙计一听哪里肯让他走,拽紧了道:“公子不如把小店的账先结了,菜给您留着,公子尽管去忙。“

    “找到人自然一分不会少你。”

    “公子这道理可说不通,我们这都是忙活了许久的。”

    争执声吸引了店内的其他客人,三三两两的凑了上来,围着那满满一桌子精巧点心,相互打听了会儿大致明白了他俩在吵些什么。

    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年纪轻轻的,竟干起这霸王行径。”

    “没钱还摆阔,就是缺爹娘管教。”

    “莫不是来浑水摸鱼的,大家快看看自己的东西少了没有!

    “帮忙拦住他别让他走!”

    伙计有人壮胆,底气更足了,用力拉扯薛洛璃左手大声道:“你今天若是不付三百钱就别想离开!”

    三百钱?这一桌撑死了不过一百钱,这伙计也忒漫天要价了。

    围观吵闹声越来越大,薛洛璃紧锁的眉间越来越凝重。

    一道剑光打断了此起彼伏的声援,哄闹声戛然而止。众人甚至没看清那东西是怎么从薛洛璃手中飞出去又是怎么飞回来的,等他们回过神来揉揉眼,那一侧的条凳已尽数被斩断,切口处还冒着丝丝寒气。

    薛洛璃一字一顿道:“欠你的账等我找回钱袋收拾了那几只老鼠自然会还,要是再叽叽歪歪给我乱安罪名,你下场就和这凳子一般。”

    看到这人手持利器,店内客人纷纷散去不敢再参合其中,偶有忍不住好奇的偷偷朝那张望。伙计声音有些发抖但不甘心就此放过,认准了薛洛璃外乡人虚张声势不敢奈他如何,眼看着就要坐到地上去一副死也不让的模样。

    薛洛璃着急去寻那窃贼,稍一使劲挣脱伙计的控制将他甩开,右手握着剑柄就要去掀人桌子。

    此时一道银白身影闪入店内,在薛洛璃抬手掀桌的那一刻将他压制,反手夺过他的佩剑,离他两步站定。身长如玉,目若朗星,衣袂飘飘,一身素衣白袍不染纤尘,腰间挂着一枚精致小巧玉葫芦,忽略剑柄上那枚编的歪七扭八的剑穗,整个人堪称冰雪仙姿,遗世独立。

    这个人正温柔的看着他,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总带着笑意。

    那双眼睛真的很讨厌,还有这高高在上的模样。

    沈思辰轻轻摇头,转身扶起伏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伙计,掏出一只沉甸甸钱袋交给他,用略带歉意语气道:“这银钱除付账,赔偿贵店损失外,剩下的阁下可拿去治伤买药。他初来乍到不懂事又丢了盘缠,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那伙计从未见过此等仙人之姿温声细语地道歉,话都说不清楚连忙摆手道:“不,不妨事。令弟年少气盛,公子且带他回去吧。”

    夕阳余晖缓缓,两人影子渐拉渐长。一言不发,薛洛璃就这么一直跟在沈思辰身后。

    逃跑是没有用的,从前他不是沈思辰的对手,现在更是。无谓的抵抗只能徒增笑话而已。就在薛洛璃以为他们要这么一条道走到撞墙为止时,沈思辰停下了脚步,回身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似是要用力看到他魂魄深处。

    薛洛璃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强端着一副轻快语气率先开口道:“道长,许久不见,眼睛见好了?不知是哪位高人有此倒转乾坤之术。”

    沈思辰脸上似有波澜,启唇欲诉,终长叹一口气,道:“你何时能不闯祸。”

    “呵,如今道长又是要开始教训我了吗?”

    “昭宁回来与我说到此行偶遇念星一旧友,我一听便知是你。”

    薛洛璃哈哈大笑,跳到沈思辰面前,道:“道长莫不是专程来感谢我对玄灵城弟子手下留情之恩的?”

    “你和他们无怨,不会与他们为难。”

    “说的是。”薛洛璃慢悠悠从沈思辰手里接过噬血,剑柄抵着沈思辰的下巴,道:“与我有冤仇的是道长你和沈念星啊,如今你眼睛好了我知道你又厉害了,所以来斩草除根我这个祸害了,嗯?”

    沈思辰静静地听他说着,脸上的表情眼里的星光始终不变,只是添了一丝茫然。

    “你不作恶,我不会伤你。”

    “哈哈真好笑,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那现在便去掀人摊子杀人全家,道长你快伸张正义去吧。”

    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抓住薛洛璃左手腕,隐约能看到手上青筋,声音却依旧温润细语:“我会跟着你,不会让你作恶。”

    薛洛璃笑了,感情这是要当起我爹娘的意思,和这臭道士多呆一刻便让他浑身不得舒服,道:“沈思辰,当初若不是你与沈念星多管闲事我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算是我欠你一双眼睛,你如今也已复明。我们算是两清了,你何必苦苦相逼。”

    “我没有逼你,之前种种皆已过往。”

    “一直监视我不算逼我?”

    “并非监视。”沈思辰又一次迷茫了,似是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皱眉道:“我只想一直看到你。”

    薛洛璃道:“道士不都讲求目不欲视不正之色,耳不欲听丑秽之言吗?道长当真不怕与我这等邪气小人处久了有损道行?”

    沈思辰噗嗤一笑,摇了摇头无可奈何:“没想到你也会说这个。”

    薛洛璃知道这人在讽刺他不学无术,面色一沉。

    既然他不是来与自己算账的,便是没有威胁,也不必在此听他啰嗦。哼了一声径直往前走,越过沈思辰。沈思辰忙跟上,道:“去往何处?”

    这臭道士多管闲事的毛病还有没有救了?

    “道长既非来索我命,管那么多屁事干什么。”

    “我说了会一直跟着你。”

    “我被偷光了没钱,道长你跟着我没用。”

    “住客栈的钱我付。”

    “我去广陵你也跟着我?”

    “是。”

    薛洛璃受不了了,道:“我去妓院你也跟着我!”

    沈思辰笑了,满目慈爱:“嗯,跟着你。”

    薛洛璃不解,沈思辰何以突然转了性,没把他捆起来打一顿为民除害,还眼巴巴追着给他当钱袋。莫非有何事有求于他?

    他深思熟虑后,只想到了邕州一桩事,难道是玄灵城从沈昭宁一行的回报中发现了其中不同寻常之处,却不擅此旁门邪术,故而来找他。

    越想越有道理,薛洛璃稍稍安心,再三和沈思辰确认他不是来找他麻烦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也就安然处之。他一向随遇而安,这臭道士虽满口道义迂腐的紧,却是个言出必行的。

    沈思辰问他这一年都去了何处,薛洛璃心里想了想自己与他最后那场不愉快的见面,竟有一年了?真是恍如隔世。他自醒来不曾问过今夕和年,现在看来他这一躺可不是睁眼闭眼那么快。

    富强民主和谐爱国富强民主和谐爱国中间许多事薛洛璃都记不清,一片混沌,便道和天上的仙女打情骂俏去了。沈思辰当他胡言乱语也不细问,握住他手腕时感受到灵力时断时续,空荡荡的。问及此事,薛洛璃深知他修为远富强民主和谐爱国高于自己隐瞒搪塞无异于秋后的蚂蚱,笑眯眯道法术全没了道长可安心就算我有心害人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沈思辰失了神,像是说给薛洛璃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这样,我原是不好受的。

    富强民主和谐爱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