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离人泪三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77章 离人泪三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网游之位面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准确的说薛洛璃是被落在他身上的许多目光给弄醒的,放肆得让他极不舒服。

    他过惯的是人心算计中求生的日子,短暂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总能敏锐的察觉,何况这么多人。

    薛洛璃漫不经心睁眼时,正毫无形象螃蟹一般地趴在地上。金廊玉柱的屋子里,四人端坐在旁意味不明的看着他,其中一人薛洛璃认出,正是那群年轻人为首者。

    若无其事翻了个身,薛洛璃拍拍身上的灰盘腿坐在地上,撑着下巴环顾一周,这才注意到堂上坐着一男子,锦织绸罗,衣冠楚楚,点滴宝石缀上金丝银线,宛如一只孔雀。

    竟有此等俗不可耐之人,薛洛璃哂笑。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

    只不过其祖父实在是籍籍无名一小卒,既无仙骨也无天资,且门派居于邕州一隅,难为世人所知。只需要看这凌旸的资质心气,便知凌门主的雄心还没开始就可宣告结束了。

    薛洛璃昏迷之时,凌旸已让人将他身上彻底搜了一遍,除了一把破剑并无其他财物。再根据亲眼所见弟子们回报,企图逃离时这人用的仅是拳脚功夫,毫无防备能力一掌就能将他击晕。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凌旸暗骂弟子蠢不自知见人就抓,既然人已经弄回来了索性盘问清楚:“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那里。”

    薛洛璃嘻嘻哈哈道:“一路人,刚好路过那里。”

    正坐一旁的弟子忍不住出声:“那凌月见你就喊救命,抱着你也不撒手,岂是路人能搪塞过去的。”

    凌月?

    薛洛璃觉得好笑,转而面向这位言之凿凿的弟子:“你说他喊救命,我还能把他嘴给缝上?喊了半天我理他了?”

    凌旸闻之蹙眉,朝那弟子投去询问目光,那弟子犹豫道:“确是没有。”

    薛洛璃大笑:“我就猜到你们有乱七八糟是非,跑都来不及。结果还是被你们扯进来了。那人拖着我,我多努力想挣脱你们没瞧见?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不论是非先打再说,一棍子敲晕我,夺剑安罪名。我是无所谓,烂命一条的,不知你们是何门何派,这么厉害的家势浩大,我该为你们好好宣扬一番。”

    薛洛璃此刻一副流氓腔调,说话惯会嬉笑间戳人弱点,尤其是对这些稍有点家底的门派,名声比性命更重。他醒来不见噬血,已是十分不爽,再被盘问几句,更不可能有软话好言。

    凌旸听他这么说,原先气势已下去大半,手指不自觉敲打着桌面。

    父亲最最重门派声望,平日就最看不惯他行事毛躁的模样。如今门派遭逢怪事,没想到下面的弟子费了半天功夫抓回来一个不相干的人,看上去伶牙俐齿倒不是好相与的。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薛洛璃置若罔闻。

    凌旸侧目,朝那名与薛洛璃交手的弟子使了个眼色:“快与公子道歉。”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此时之前离开的侍从取剑归来,薛洛璃接过噬血细细检查,确认这些不识货的家伙并没有在噬血上加封印施术,这才放心。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屋内众人瞬间大惊失色,拿起各自佩剑便冲了出去。薛洛璃也跟着几人一同循声追去,发现已是月上枝头。

    绕过几重回廊,薛洛璃才看到试练场上一众弟子已摆开剑阵围住了骚乱之源,有弟子已受伤,衣襟渗血。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凌旸自己也慌了神,不敢上前助力,急忙在人群中寻找长辈,待看到父亲和师叔身影,皆神情严肃观察阵内局势以动,才总算安心。

    于是将薛洛璃拦在身后,道:“公子寻常百姓不懂其中之事,离远些好。”

    薛洛璃笑道:“这位大哥深谙此道怎么不去帮忙啊?”堵得凌旸语塞。

    不去看他涨红成猪肝的脸色,薛洛璃把视线投回凌月身上。这人与那日神情举动截然不同,当时明明是面目惊恐一身伤痕,抓着他的手臂隐隐发抖,骨骼作响。纵使修仙十年小有成就者,也没道理复原的如此迅速。

    薛洛璃泰然自若拍拍凌旸的肩膀:“喂,你们人人都用剑,怎么这人是你兄弟却不持剑。”

    凌旸冷笑:“他偷学旁门左道,杀害同门,哪里有脸再用父亲所赠宝剑!”

    薛洛璃抬脚踹右边的弟子,把他注意力从试练场上拉回,继续问:“他平日也是这幅凶神恶煞模样?你们都没看出来他是个坏胚子?”

    “他整日里胆小,说话也是唯唯诺诺,谁知竟敢走这邪魔外道。”

    用剑习惯变了,性情也截然相反,如此性情大变,入魔当真是可怕,啧啧。薛洛璃后退两步,靠在梁柱上,好整以暇地看戏。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凌门主与尊者们坐镇东南角,其余弟子摆开弓形剑阵,一声令下数剑齐发,阵阵白影呼啸着朝凌月冲去。凌月眼疾手快,飞身避开剑锋,紧接着反身抓住剑柄借力打力,剑光一转反而飞向那几名列阵弟子。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薛洛璃见状不由得问道:“怎么下手还有余地啊,乱剑砍死多轻松。”

    不知是谁叹了一声:“门主到底舐犊情深。”

    薛洛璃眼神一黯,倒有些同情愤恨起这个凌门主了。儿子即使变成了这样,却也不能狠心杀他。

    突闻下面一道石破天惊的尖叫声,宛如鬼厉哪还像个人?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

    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防盗一个小时后替换气无力,最后终于两眼一翻倒地不起。众弟子终于放松了神经,不少人跟着瘫倒在地上。

    凌旸也重重呼了一口气,身体软了下来。猛地想起薛洛璃这个麻烦,转身一看,后者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虽然眼前这人什么话也没说,可凌旸感觉仿佛受到了嘲笑,掉了面子。

    今夜遭逢大乱,父亲正是心烦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他知晓这一茬。

    凌旸连忙派人去给薛洛璃安排,一边对薛洛璃说着凌月的可怕残暴多少吓唬这个少年。薛洛璃笑盈盈的听着凌旸为了显示自己的懦弱情有可原,拼命的抖落门派禁忌。

    今夜的大戏真是分量十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