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南柯一梦二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83章 南柯一梦二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老规矩

    广陵城遭了怪事,一时间城内如发了瘟疫一般,百姓接连病倒呕吐腹泻,没多久便形如枯槁奄奄一息。城内药堂挤满了人,郎中大夫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却始终不得治。眼看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大夫们翻遍了医术药典扔束手无策,谣言四起。

    过了十几日天宸殿终于得到了消息,凌宗主决定带着弟子和他选中的继承人前来察看,这才发现广陵城这怪事并非疫病乃是妖物作祟。

    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

    修仙者手中的玄兵利刃才是真正的对症之药。

    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

    除去妖邪后,天宸殿弟子在南门街上派发符水药丸以化解百姓体内余毒,同时还派发了不少银钱给老弱妇孺流离失所者。百姓们千恩万谢,一边排队领救命药一边对天宸殿感恩戴德。

    这边围得水泄不通人声鼎沸,那边薛洛璃不为所动仍一个人静静坐着,圈出一方天地与世隔绝,谁也进不去谁也出不来。

    凌澈好奇心起,来回踱步观察了几个时辰,最终忍不住交代天宸殿弟子后,自行拿着一小袋银钱朝街那边走去。

    薛洛璃一个人好端端的在发呆,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他不免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孩子正低头打量着他,眼里全是与这年纪不匹配的成熟精光。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他看了看那袋子,金色丝绸绣着好看的花纹,紧接着那人把它递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意思?薛洛璃看了看那袋子,又抬头看了看那人,继续研究地上围着石头转的蚂蚁,不搭理他。

    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防盗稍后替换

    凌澈看到的这个孩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衣服破了几处大洞,一只脚上没穿鞋另一只脚上的鞋却显然已经不合适了,他抬头的那一刻,这个孩子的明眸善睐直勾勾注视着他,如同深夜里的野狼警惕又危险。

    他蹲下身子,细声轻柔地尝试搭讪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爹娘在何处?”

    “他们都去拿符纸银钱了你不去吗?”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

    就在凌澈问到第二十句怀疑这孩子是个哑巴时,对面的人终于悠悠地开口了:“我在等酒酿圆子。”

    酒酿圆子?

    凌澈扫了一眼他身后染灰的店铺牌子,终于明白。广陵城造此一劫,哀鸿遍野。此刻人心稍稍安定,哪来的店主会给你做酒酿圆子吃。

    薛洛璃攥紧了手中的几个铜板,愤愤道:“大娘再不来,又要没有了。”

    他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让凌澈的心咯登一下。掰开他的手指,铜板已被握的光亮沾上了薛洛璃手心的汗,凌澈问道:“有人欺负你?”

    乞丐堆里弱肉强食欺善怕恶的现象比这世上任何一个地方更严重,所有人都在生死线上挣扎只为了能多活一天。想起被抢走的铜板,落在身上的拳脚,钻心十指的疼痛,薛洛璃的眼神突地变得阴鸷凶狠,又狠狠攥紧了拳头。

    凌澈用手指替他擦去脸上的泥土,微笑道:“你,跟我回去可好?”

    回去?薛洛璃眼里透出困惑,他不明白“回去”的意思。

    凌澈继续给他拍拍身上的灰,更为轻柔道:“我给你做很多很多的酒酿圆子。”

    他这回听懂了,薛洛璃却更迷惑。天上掉馅饼这件事,他以前相信过的,可是结果很惨,他不愿意回想。

    “为什么?”沉闷,却带着孩子特有软糯的声音。

    “嗯?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好?”

    警惕心很强。

    凌澈将薛洛璃从地上拽起来,才发现这孩子原和他差不多高,只是太瘦弱稍微用力仿佛都能将他的胳膊折断,显得他那双乌溜溜眼睛格外水灵。把脸擦干净了看,倒是个漂亮的孩子。

    凌澈一只手摩挲着薛洛璃的脸,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一字一句的绵言细雨,在薛洛璃听来格外蛊惑人心。

    “有人欺负你,你没有能力打他,有人欺负我,我却不能打他。我给你力量,你去替我打他们,好不好。”

    薛洛璃说,好。便让凌澈牵着他的手,踏上了天宸殿。

    天宸殿主人对凌澈带来的这个孩子是不满的,且不说他身份低下仙缘不佳,单看他衣衫褴褛弱不禁风,如何做的了这修仙名门的弟子?

    可尽管他不满意,还是允诺了凌澈的要求。这毕竟是凌澈第一次向他开口要求什么,凌澈承诺会好好教导他。

    他选中的继承人从未让他失望,他很放心。

    自此后凌澈薛洛璃几乎形影不离,吃同桌寝同榻。薛洛璃性情乖戾又爱发小孩子脾气,可不涉及原则问题凌澈都由着他宠着他,惹得天宸殿内其他同宗弟子心生怨妒。

    怨恨积累久终有矛盾爆发,一日狭路相逢,弟子们与薛洛璃你来我往几句互不相让便拔剑而斗,他的佩剑只是一块普通的铁籍籍无名,比不得世家子弟的名剑威力缠斗中必然吃亏。

    被凶狠剑气震的后退了几步,喉头一股闷血猛地就要往外冒,薛洛璃用尽力气勉强压制住,听得那群弟子们的嬉笑声也无法争辩,只能恶狠狠的盯着。

    凌澈一直远远的看,没有去阻止。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从口角争执到拔剑相向,最后引来了不少弟子围观。薛洛璃受伤跪在地上久久起不了身。

    耳边尽是讥讽嘲笑声,就像当初被乞丐头子们欺辱的时候一样。

    忽然一双手从他身后握住他的肩膀,白皙柔滑的手纤细而有力将他扶了起来。

    原本嬉笑看热闹的弟子们看到凌澈冷若冰霜的表情全都吓的噤声,他平日里总是笑脸迎人,这样和煦如风的人冷下脸来更让人胆战心惊。

    凌澈道:“凌渊,薛洛璃,同门弟子持械相斗,宣雅阁前跪一个时辰。凌肃,杖三十。”

    凌肃大惊,为何独独我被杖刑。凌澈扬唇一笑,你对薛洛璃说了什么,可要我重复?

    天宸殿弟子方知一切都落在凌澈眼里,凌肃出言不逊挑衅在先,围观弟子见状不敢求情忙拖着凌肃去领罚,凌渊也战战兢兢离开。

    薛洛璃一双杏眼瞪的圆滚滚,冷着一张脸咬紧下唇不服,他满脸都写着老子没错你罚我作甚。

    “你想哭吗?”

    薛洛璃没有说话,长长的睫毛沾了些雾气,见到凌澈的瞬间心里不由得发酸,眼神恶狠狠又带了点委屈。

    “不能哭,笑一笑,哭是留给欺负你的人的。”凌澈捏了捏他的脸,道:“快去领罚,跪好了一个时辰回来给你做点心上药。”

    薛洛璃只得气嘟嘟的跑过去,走到尽头还气愤地回过头瞪了凌澈一眼。凌澈站在原地没走,笑盈盈接了他这记眼刀。薛洛璃那模样,像足了一只小狼崽。

    跪一个时辰对薛洛璃来说隔靴搔痒,卧室内已点起灯,凌澈带着伤药酒酿圆子在等他。

    那点伤他没往心里去他只是眼不下这口气罢了,推开门冲着那碗点心扑过去。瞧他没个正形样,凌澈认命的给他递上勺子,拉过一张凳子坐在旁边,解开他衣带掀开衣服察看上药。所幸伤口不深,毕竟是同门弟子也不敢真下死手。

    凌澈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这么与薛洛璃说了:“下次不要正面与人冲突,落了口实。你不会用别方法吗?”

    薛洛璃把头闷在碗里,含糊道:“不会,不懂。”

    算了,慢慢教。

    薛洛璃一口咕噜咕噜灌完了那碗甜羹,凌澈怀疑他到底品出滋味了没,拿起桌上的手绢替他擦了擦嘴角。薛洛璃撑着脑袋歪着头问道:“凌澈,除了每天打坐凝神练气,还有什么一日千里的方法吗?”

    凌澈戳他鼓起的脸,起身收拾桌上餐具,道:“自然是有的。”

    “哦,是什么?”

    “旁门左道,鬼魔邪魅之术,为修真界所不齿。”

    “修真界不齿之事可多了,我这样的人修真界不也瞧不上。”薛洛璃圈住凌澈的腰蹭,抬起头眼神明亮:“凌澈,我想看。”

    天宸殿的伙食药膳都很好,薛洛璃没过几年就长得比凌澈还要高了,不再像当年那般弱不禁风。凌澈发现他在旁门左道这方面简直天赋异禀,将残卷古籍中看到的那些鲜为人知的禁术融会贯通,真能做到滴水无痕如同邪灵妖魔所为。

    我给你力量,你去替我杀了那些人……

    天宸殿同宗其他少年英杰并非对凌澈心服口服,资质并非最佳,法术也非顶尖,不过碍着凌宗主的威势平日敢怒不敢言。

    一族中新秀遭了凌宗主训斥,出来便遇到了凌澈薛洛璃,罪魁祸首分外眼红指着凌澈便是什么低俗伤人的话全蹦了出来。凌澈始终隐忍不发,笑颜相待,温言着人将他带回去好声安抚。旁人看来对凌澈更多了敬重怜惜。

    也不只是作恶太多还是心中怨气太重,没几日,这一同宗子弟回家后竟遭了恶怨邪灵,当时所在全家无一幸免。凌宗主得知消息后也曾赶往察看确实邪灵恶道,回到天宸殿后下令要求加紧了弟子们的修行道法,加固各处结界,他自己也越发频繁地闭关修行。

    薛洛璃靠在门柱上,看着院子里的那群人像是被无形的金钟罩束缚,挣脱不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那双水润的杏眼此刻被周围幽幽的绿光照着,不像修仙名门的术士,倒像个地狱索命鬼。

    里面的人轮廓已经渐渐看不清了,声音却越发的凄厉,声嘶力竭发出野兽般的叫喊声,仿佛要冲破天际。

    “你不得好死!”

    “杂种入门!悔不当初!”

    他们说的越大声,薛洛璃笑意越浓,如同被鲜血浇灌的曼珠沙华越开越盛。

    “我如何死还不知道,不过今夜,你们是不得好死了。”

    月上柳梢,一片寂静。

    凌澈从阴影中走出来,看了一眼满地尸体,道:“杀他一人足矣,何必灭了全家。”

    薛洛璃认真前思后想一番,道:“他骂你。”然后又很肯定的嗯了一声,招呼凌澈:“走吧,我肚子饿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