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4)

【书名: 舌尖上的学霸 第129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4) 作者:白娘子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最强医圣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六零时光俏太古仙王汤律师,嘘,晚上见贼魅     陈沐晗人生的最低点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了,为了让金泰希原谅夏未央,她把自己放在卑微的位置上。陈沐晗每天都在医院,也不会刻意做什么,药水挂完了喊医生换药,金泰希想去洗手间她会扶着,到了饭点,陈沐晗会问她想吃什么……

    可即便如此,对于夏未央,金泰希的态度很坚决,绝不会原谅。陈沐晗内心何等悲凉,又何等憎恨,曾经她的责任心和善良不过是养了一只狼吗?不愿承认却没办法否认。

    “我为什么要原谅她?她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以为可以一走了之?”金泰希愤然。

    “我说过的,你受的伤,可以加倍还给我,你花的钱,我也加倍给你,你……”

    “这不关你的事,你懂吗?”金泰希皱眉,“我要让夏未央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

    “医生都说了,你的脸不会留疤的,你还要怎么样呢?”陈沐晗内心其实有点歇斯底里,她很想发火,但又不能不忍。她心中最惦记的人还没找到,她却不得不在这里伺候金泰希,人生简直不能更操蛋了。

    “我要让夏未央痛苦一辈子。”金泰希轻不可闻的声音说出这句话,让陈沐晗无比震惊,人真的可以这么歹毒吗?

    陈沐晗没做声,转身出去了。

    晚上,莫安和林薇月来医院找陈沐晗,消息还是一样,没有夏未央的下落。

    莫安倒是看得开,“我觉得,她没事,应该是在躲着你。”陈沐晗心里也努力这么想,但更多时候都是胆战心惊,如果不是夏未央犯了事,她早就已经报警了。

    听闻金泰希的恶言恶语,林薇月直接怒了,“特么的韩国棒子就是揍得轻!”

    “你别添乱!”莫安白她一眼。

    “本来就是,给她好脸,她还以为咱们好欺负了,”林薇月站起身,怒气冲冲,“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揍不老实她。”

    “表姐,如果打她就能解决问题,我会第一个去揍她。”陈沐晗低头,声音听着无力,却又带着一丝狠绝。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呢?”莫安还是想摸准陈沐晗的心思,再给她出主意,陈沐晗抬头,望着天边的浮云,眸光深远,“且行且看。”

    夜了,陈沐晗留在医院陪护,她其实很少能睡着,金泰希都知道。可能连日来确实累了,陈沐晗躺在一边护理床上睡着了,发出了微微鼾声。金泰希白天睡过,此刻精神得很,她悄无声息地下床,绕到总是背对着她的陈沐晗面前。

    微微俯身,看到了泪痕,金泰希的心里狠狠疼了一下。真就那么爱她吗?陈沐晗,我也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呢?你和我,一起去韩国,好不好?走远了,看不见那个贱人,你就会忘记她了,我们也可以日久生情的。

    夏未央连日来的杳无音信,引起了连教授的注意,一打听,被告知夏未央请假回家了。连教授狐疑,“我前阵子刚和她爸爸通电话,没说夏未央回家啊。”陈沐晗知道,这件事隐瞒不了太久,假期长了,学校自然会过问。

    在陈沐晗还没有想出办法时,问题先一步出现了,鉴于金泰希一直住院,警方安排录口供人员过来,想尽早把事情结了。陈沐晗是从金泰希的韩国朋友口中听说这个消息的,她慌忙跑回医院,用着极其恳求的语气和金泰希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提及夏未央?就说是我干的。”

    金泰希头也没抬,拒绝道:“不可以。”

    如此直白和生硬,陈沐晗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之后说:“如果你只是想报复夏未央,让她痛苦,我有一种更好的方式。”

    金泰希喝汤的动作顿了一下,她自然也知道那个方式,故意问:“什么方式?”

    “夏未央最为在意的人是我。”陈沐晗给出了提示。

    金泰希脸上的纱布已经拆了,脸色恢复了不少,哼笑了一声,抬眼问陈沐晗:“我让你跟她分手,你会分么?”

    陈沐晗是害怕这样的,但她还选择主动提醒金泰希用这种方式来要挟自己,因为现在除了这个办法,她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可以保护夏未央。短暂的分手可以换来夏未央的平安,她可以忍,“实话告诉你,你们打架那天,我拼命护着你,夏未央对我怨恨很深,我后来还把她赶走,她很恨我,我们现在和分手并没有差。”

    金泰希愣了愣,低下头半晌没说话,陈沐晗说:“其实,那天,我完全可以把夏未央带走,不管你的,但是我没有。”

    金泰希揪着被子来回扯,低头问:“你那天护着我了?”

    “是,夏未央为此还扇了我巴掌,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打过我。”

    金泰希说不感动是假的,但对夏未央的恨意并没有减少,她对陈沐晗本来就不曾有恨,“谢谢你。”

    “如果真的谢谢我,那就原谅夏未央,可以吗?”

    “这是两回事。”

    “金泰希……”

    “沐晗,你就那么爱夏未央吗?”

    陈沐晗眼眶发酸,揉着眼睛说:“爱不爱能怎么样,她现在去了哪,我都不知道,我找不到她,只能在这里求你原谅她,我求你,别和警察说夏未央。”陈沐晗的泪水落下来,金泰希心疼,她是真的喜欢陈沐晗,“沐晗,你觉得,夏未央爱你吗?”

    “爱。”

    “你也爱她?”

    “是。”

    “她根本就不信任你,你还相信她?”

    “是,我就是相信她爱我。”

    “那不如做个约定。”

    “什么?”

    ——————————————————————

    金泰希以身体不适为由,还不能录口供,警方多次协调无果,和留学生录了口供,几个人说得口径一致,知道有人打架,但不知道是谁,他们进来时,金泰希已经被打了。

    夏未央虽然暂时没有被揭发出来,但金泰希这个行动,说明了,她还掌握着主动权。和金泰希约定好了,她反倒没那么慌了,表情中透露的淡然,让金泰希有些意外,几次犹豫之后,问她:“你学校那边怎么说的?”

    “学校每年都有交换名额的。”陈沐晗把粥碗放到桌上,淡淡地说:“你放心好了,我说过和你一起去,就会一起去。”说着,把粥倒出来,“喝粥吧。”

    金泰希默不作声喝粥,眼角不时瞄瞄陈沐晗,她好像突然换了个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焦躁和不安。金泰希开心却又难过,开心的是陈沐晗答应了她的约定,和她一起去韩国,难过的是陈沐晗对她的疏离十分明显,可即便如此,金泰希还是不想便宜了夏未央。

    夏未央把她打成这样,她不让夏未央痛彻心扉过,怎能甘心放手?

    “我问过医生了,你这周末就能出院。”陈沐晗坐在旁边的床上,依旧背对着金泰希,轻飘飘地说,“我这周末学校开始考试,考完试,我们就准备动身出发吧。”

    “你那么急切想去?”金泰希放下勺子。

    “呵,”陈沐晗佝偻着背,哼笑了一声,“我急切?你眼瞎了吧?”

    金泰希头一次听到如此带刺的话,从陈沐晗的嘴里出来,陈沐晗微微偏身,带着不屑,“我不过是想早去早回而已。”金泰希直直地看着她,有一丝陌生。

    这个陈沐晗,好像不太一样了。

    她一再放低姿态,也不过是想尽快了事,她好去找夏未央。如果金泰希就此放过夏未央,陈沐晗不会计较,但显然,金泰希不打算这么做。既然如此,欺负了夏未央的人,陈沐晗是不会让她好过的,你有种,拿捏我,他日我必定翻倍还给你。

    ---------------------------------------------------------

    人生的际遇,让你难以预料。

    在午夜街头踉跄而跑的夏未央,被刚刚从外地归来的陆宇涵撞见。

    陆宇涵以为自己看错了,她坐在等绿灯的出租车里,其实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脑子里立刻闪现夏未央的脸,或许那个人始终就在自己的脑海里。前一秒陆宇涵还在想,要不要偷偷去看夏未央一眼再离开。可是,看了又如何呢?陆宇涵还在犹豫不决时,上帝把答案摆在了她面前。

    那个人像是喝醉了一样,走路倾斜,步履摇晃,在没有下车冲过去之前,霓虹灯下的那个人真的像是喝醉了。可眼看着红灯就要变绿,那个人还在路中央晃荡,陆宇涵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有个名字呼之欲出,那一刻告诉自己,就算不是夏未央,也要去拉开她。

    当红灯闪动时,陆宇涵扔了一百块下了车,沿着车流向着那个人奔跑。已经有车子在鸣笛,那个人终于缓缓偏头看了一眼,陆宇涵生出无限的力量,夏未央!真的是她!

    在红灯变绿色那一刹那,她冲过去抱住即将要摔倒的夏未央。浓重的血腥味,凌乱的发,浑身的血迹,陆宇涵叫了夏未央几声,她都像是丢了魂一样,眼睛红肿的睁不开,好像随时都要睡过去。

    陆宇涵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呼喊夏未央的名字,夏未央却置若罔闻,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她身体努力向前倾,似乎还想要行走。陆宇涵抱紧她,夏未央挣扎不动了,气喘着,身体向下滑。

    陆宇涵的泪水一下子滑下来,夏未央,我离开,是为了让你过的更好的,我还想着你们向我秀恩爱气死我呢,你怎么能让我心疼死呢?

    等灯再次变红,陆宇涵费了很大的力气,把夏未央半扶半抱到了马路对面。夏未央已经支撑不住,到了路对面,整个人软得更加厉害,身体的力量几乎都交给了陆宇涵。马路的凸起,绊了一下,惯性的力量,夏未央摔了下去。陆宇涵被折腾的没力气,咣当,夏未央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声响很大,陆宇涵知道很疼,可夏未央毫无反应,她躺在地上,眼睛还睁着,却没有了动静。

    陆宇涵叫来了救护车,夏未央住进了医院,交了钱,处理了伤口。检查时,夏未央似乎有了点反应,知道到了医院,医生问什么都乖乖回答,陆宇涵都怀疑她严重恐医,所以才这么乖,自己刚才那么叫她都没有反应。

    医生表示,夏未央的腹部曾受到重击,幸好没有伤及内脏,不过还是需要好好休息。消炎药水要挂,清粥小菜吃喝养着,陆宇涵都记下了。

    医嘱是好的,但是,夏未央睡着了,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意思。陆宇涵起初以为她太累了,也不忍叫醒她,一遍遍看着受伤的人,陆宇涵心如刀绞,到底是谁,把夏未央伤成这样?那个陈沐晗又去了哪里?呵,不是爱夏未央吗?最爱的人受伤,她又在哪?她对陈沐晗就是喜欢不起来,除了满足自身的占有欲,什么都没有。

    陆宇涵想等夏未央睡醒了再喂她喝粥,几次查房,护士都问她,“患者是否醒过?”陆宇涵摇头,护士说:“那不对,她不该睡这么久的,叫叫她。”护士一掀开被子,陆宇涵和护士都愣住了。

    夏未央尿床了,说得难听一点,小便失禁了。

    第一反应,陆宇涵不是觉得恶心,而是一下子红了眼眶。

    给夏未央换了新被子,值班医生给夏未央插了导尿管,问护士:“今天的检查结果怎么说?”护士忙说:“医生说了,内脏没有受损,都是皮外伤的。”

    “那不可能尿失禁的。”

    值班医生看了一眼陆宇涵,“你是她家属吗?”

    “是。”

    “你们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是同学关系……”多想说,我们是恋人关系,可即便真的是,中国也不会承认。

    “小姑娘,这样不行,立刻联系她的家长,万一她出了意外,你担得了责任吗?”医生语气是柔和的,但说出的话却让人难安,“她会有事吗?”陆宇涵有些慌张。

    “现在还不知道,病人现在昏睡不醒,出现尿失禁症状了。我的建议是,明天让孩子的家长过来,同时作进一步诊断。”医生嘱咐,晚上查房多留意夏未央这个病人。出了病房,医生问护士,“病人处于无意识状态,没有亲属签字,就安排住院了?”护士急忙说:“白天检查的时候,还有意识的。”

    陆宇涵的手有点抖,夏未央,你到底怎么了?你醒过来,告诉我啊!

    陆宇涵没有陈沐晗的联系方式,更没有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夏未央的手机关机,她现在想找人也找不到。

    这一夜,陆宇涵都没有睡着,或者说不敢睡,她怕夏未央有事。快天亮时,折腾一路的陆宇涵隐约听见了哭声,还以为是幻觉,但睁开眼睛,真的听见了呜咽的哭声,好像是……夏未央醒了?

    说醒了,却又没醒,眼睛还闭着,神情痛苦;说没醒,但人确实在哭,可陆宇涵叫她,她又不应。

    陆宇涵叫来护士,“她好像很难受,都哭了。”护士忙安慰她,“别哭,我去看看。”两个人都进去时,夏未央已经坐起来,表情茫然,眼神空洞,只见泪痕,未闻哭声。

    “未央……”陆宇涵迟疑地叫了声,夏未央一动不动,陆宇涵绕到她的正面,夏未央眨眨眼,歪着头看她,很陌生的表情。

    “未央?”

    夏未央又缓慢眨眨眼,没理陆宇涵,而是哑着嗓子,指指腿间的东西,对护士说:“拿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学霸相邻的书: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