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1)

【书名: 舌尖上的学霸 第175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1) 作者:白娘子

强烈推荐:太古仙王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黑卡至尊主播你好,少将大人农家仙田水乡人家     没有说来,也没说不来,只是沉默。

    其实,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聪明如蒋筱斐,很明白。下一秒,陈斐的嘴巴都张开了,电话被挂了。

    不想为难她,蒋筱斐不想为难陈斐。那个“好”字,在陈斐心里酝酿了很久,呼之欲出的时候,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蒋筱斐笑自己,何必呢?陈斐想来,谁都拦不住,自然,陈斐不来,谁也没办法让她来。这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啊,当初为她而疯狂不顾所有人的反对选择和自己一起,而后来,她也毅然决然地离开,为什么如此决绝,蒋筱斐那时候是不懂的,毕竟她和陈斐说:“如果你反对,我不会结婚。”蒋筱斐甚至开玩笑,“或许你可以抢婚,把我抢走,我们正式出柜”,那时候的陈斐也是沉默。

    这是陈斐最为擅长的,她的沉默能吞没所有。陈斐的沉默,让蒋筱斐捉摸不透,不仅如此,在她表示家里要她结婚,哪怕走个形式,也要结婚。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们两个不似从前那般亲密。

    每当蒋筱斐指出陈斐不爱她了,和之前不一样了,陈斐总说,那是蒋筱斐的错觉,说她们还和之前一样。陈斐时常会失神地望着她的脸,在蒋筱斐视线回应时,陈斐会低下头。

    那时候的陈斐忙得昏天黑地,对于蒋筱斐的要求,原来总是想办法达成的人开始拒绝,理由每次都是那么光明正大,她的动作忙,她没办法。

    蒋筱斐也不想无理取闹,她试着理解,可架不住陈斐一次次的拒绝。

    再后来,她们能见面的时间越来越短,更多的时间,陈斐都是在公司加班。蒋筱斐忍住思念,不去找陈斐,不去给她添麻烦,自己却在家里哭得泪流成河。

    贴心的男人懂得什么时候展示温柔,蒋筱斐实在受不了一个人在家里了,她出来和男人见面,她一句话不说,对方仍然温柔,这更加让她思念陈斐。她不想坐在空洞的房子里,也不想去什么西餐厅,她和男人坐在路边的小摊儿,被深夜下班的陈斐看见。

    人早已醉的不醒,陈斐看见,蒋筱斐被男人抱在怀里那一刻,她抬脚就踹过去,“把人给我放下!”男人是毫无防备的,差点摔倒。他认识陈斐,和蒋筱斐关系很好的人,他和蒋筱斐见面,也多半是在说这个人,“筱斐想结婚了,她想安定,如果你明智,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她不像是你,可以随性,她的家族,还有事业需要她继承,你能给她什么?”

    “闭嘴。”陈斐将人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蒋筱斐迷醉的意识,也知道,身边的人是她想要的。可蒋筱斐站不稳,话也说不明白,只能窝在陈斐怀里。

    “筱斐这么痛苦,抗拒结婚,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男人或许早已看透一切,“你想毁了筱斐的将来吗?想让她的家族蒙羞?”

    陈斐没搭理男人,抱着蒋筱斐上车往家走,车后座,蒋筱斐开始哭,开始打陈斐,开始骂她混蛋。陈斐抱着她,由着她发泄,哭过闹过,到了家,蒋筱斐抱着陈斐,“斐,小斐,你亲亲我,好不好?”陈斐就去吻她,蒋筱斐边吻边哭边告白,“小斐,我爱你,这辈子,这颗心,全给了你,我没有爱别人的能力。”

    “小斐,你爱不爱我?”

    “爱。”

    “那你不说,你爱我。”

    “我爱你,蒋筱斐。”

    “小斐,我好痛苦,”蒋筱斐哭得很压抑,“我家里一直在逼我,我有时真羡慕你活得这么潇洒,可以不顾家人的感受,我做不到,我怎么办?小斐,我爱你,我不想和别人一起。”

    “小斐,你在我面前,我根本看不见别人,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蒋筱斐泪眼朦胧,望着陈斐,“你是我第一眼就看上的人,你是我的初恋,你一定有魔法,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你要是男的就好了,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结婚。”

    “小斐,如果我有一天结婚了,你会不会去抢婚?”

    陈斐压下心头浓浓的苦涩,“不会。”

    “小斐,你不开心是不是?你好久没笑了,你不爱我了,呜呜~”

    “爱。”

    “小斐,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恋爱?”蒋筱斐窝在陈斐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只是爱你,这有什么错?为什么我会喜欢女人呢?小斐,为什么?我喜欢一个男人,再也没有这么多烦心事了,是不是?”

    蒋筱斐,你后悔爱上我了吗?陈斐那时候,心里在问,可我不曾后会爱上你,尽管,我从未想过,我爱上一个姑娘,一个比我小那么多的姑娘。本来我也可以走直线的,但是,遇见你,这条路一直弯下去了。

    “小斐,我感觉这里好闷,我难受,到底怎么做,我才能解脱?”蒋筱斐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我们私奔吧,你带我走,好不好?去一个没人认识到我的地方,那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一晚,蒋筱斐说了说了很多话,有的话或许是她的醉话,但更多的话,或许是她内心里堆积许久不得排解的忧愁。

    是啊,你怎么就喜欢上了我呢?蒋筱斐。

    我不是活得潇洒,我不是不在意家人,只是,当我选择你的时候,我就把你放在了第一位,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爱你。我能做到,但我知道,现在的你做不到,所以你痛苦。看着你痛苦,我的坚持似乎失去了最初的意义。

    那些话,说了许多许多,蒋筱斐似乎发泄够了,睡了。而陈斐,躲在洗手间里,她双手撑在盥洗台上,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落下。

    陈斐很少哭,别人都说她冷血。其实,哪里有冷血之人,不过是没有那个可以让她落泪的人。蒋筱斐的存在,就是陈斐身上的肋骨,软的不可碰。

    陈斐看着镜子里的人,哭的不像样子,她伸手去触摸,摸不到自己。镜子里忽而变成了蒋筱斐的影像,蒋筱斐,让我再看看你,让我把你刻在心里,让我把对你的思念存在心里,让我的余生,光靠着思念你就能活下去,这就够了。

    那一晚,陈斐坐在床头,一直看着入睡的蒋筱斐。那一夜,陈斐决定了,她会离开。

    第二天,因为蒋筱斐醉酒,陈斐和蒋筱斐大吵了一架。蒋筱斐被气得大哭,“陈斐你个混蛋,你就是不爱我了!”

    “对啊,我就是不爱你了。”陈斐看似赌气的承认,激怒了蒋筱斐,她跳下床,抓着陈斐的衣领摇,“你妈的混蛋,你说了会爱我一辈子的!”

    “说说而已,你还当真。”

    “陈斐!”蒋筱斐被气得,嗷嗷大哭,可陈斐却无动于衷,在蒋筱斐看来,是那么冷漠。被宠溺太久的蒋筱斐,不知道陈斐还有如此冷漠的一面,往日里,她稍微红了眼圈,陈斐都会把她抱在怀里哄她,“你是不是因为我昨晚和那个男人吃饭生气了?”蒋筱斐像是突然想起,陈斐淡漠地说:“没有,你喜欢,搬过去和她住,我都不在意。”

    “我草你妈!陈斐!”蒋筱斐感受到莫大的侮辱,她太生气,顺手抓起旁边的闹钟丢过去,“你说这话昧不昧良心,我蒋筱斐跟了你之后,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玻璃制成的闹钟,上面是相框,里面还有她们的合照。画面是:陈斐强吻蒋筱斐的样子,是曾经一次拌嘴之后,蒋筱斐闹脾气大半夜非要离家出走,陈斐一把把人拽过来强吻,吻走了蒋筱斐所有的脾气。蒋筱斐喜欢这张,还夸奖陈斐:小斐,你强吻我的样子可真帅。

    陈斐没有躲开,闹钟“咣”地一声,砸在她的额头,血顿时流下来,因为砸过来的力气太大,陈斐还倒退了两步。血,淌下来,打湿了英气的眉,挂在了修长的睫毛上,可陈斐仍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蒋筱斐被吓坏了,心疼地骂她:“你干嘛不躲开?”蒋筱斐过来,想给陈斐擦血。

    陈斐扬手打开蒋筱斐的手,微微别着头,“打得过瘾吗?”蒋筱斐气喘着说不出话,陈斐俯身捡起结实的闹钟,塞进蒋筱斐的手里,不羁的笑,“没打过瘾,再打,这次别打额头,打这里。”陈斐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陈斐!”蒋筱斐被气得浑身哆嗦,“你非要故意惹我,是不是?”

    “呵,”陈斐无谓地笑了一声,“随你怎么想。”

    “你一次次拒绝我,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他妈的想你想得快发疯了,你却还在跟我说,你要加班,我在你眼里,连个破工作都比不上了,是不是!”蒋筱斐歇斯底里。

    “对,我没能耐,只能做个你眼里的破工作。”陈斐是故意的,她知道,她在刺伤蒋筱斐。陈斐无法继续待下去,想着刺痛蒋筱斐让她放手,可是,这想法,明知道是那么幼稚。且不说这个想法能不能实现,现在的陈斐已经无法再说一句伤人的话。

    “王八蛋!你个混蛋!陈斐!”蒋筱斐咒骂,陈斐转身,蒋筱斐哭着嘶喊,“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折磨我?哈哈!”蒋筱斐突然笑起来。

    陈斐转身要走,就听见“咣”的一声。陈斐猛回头,第二声“咣”,蒋筱斐拿着闹钟,麻木的表情和机械的动作,猛地砸向自己的太阳穴,泪眼望着陈斐,第三下,还没有来得及砸上,陈斐已经欺身过来,“你疯了,蒋筱斐!”

    蒋筱斐死命挣扎,“你放开!”她哭喊着,“你不是想折磨我吗?我亲自折磨给你看!你爽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学霸相邻的书: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