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4)

【书名: 舌尖上的学霸 第191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4) 作者:白娘子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太古仙王六零时光俏水乡人家爆笑萌妃:妖孽王爷踹下床至尊主播狂仙     “好的。”夏未央答应,立刻放下筷子,就把录像的设备往房里抱,“你不吃饭了?”木子禾问。

    夏未央嗯了一声,抱着宝贝似的,回房了。

    房间,除了地板上的血迹擦干净,依旧是她们那日厮打之后的画面,木子禾很快跟过来,“想着是你们的地方,我没有动过,希望你能尽快收拾,我不是很喜欢家里乱乱的。”

    “我就喜欢家里乱乱的。”蒋筱斐站在旁边,随意地说,“看来我们完全相反。”木子禾露出很大的微笑,“亲爱的,你想怎么乱都可以,你在我家,就是霸王。”

    “别叫我亲爱的,叫我名字。”蒋筱斐一本正经。

    “亲爱的就是一种很随意的称呼,我也可以这样叫未央,就像随口叫人美女一样。”

    “那你就叫别人,我不喜欢。”

    “好嘛好嘛,筱斐筱斐,可以了吗?”

    “蒋筱斐。”蒋筱斐说,筱斐只给一个人叫的,混蛋陈斐,想起她,仿佛所有的功力都失效,只想哭,想在她怀里大哭一场。可惜,人不在跟前,所以,泪不能留,她的泪水,可是很珍贵的。除了陈斐,没有人可以让她哭。

    “切。”两人在门口拌拌嘴,也挺有乐趣,夏未央站在房子中间,望着地面上被她踢翻的行李箱,她的画像散落一地,都是陈沐晗画的。鲜明的回忆,带着旋风般的速度刮回到眼前,让夏未央感受到刺痛。夏未央突然回头说:“木老师,能请你们关上门去外面吵吗?我想收拾一下。”记忆的闸关马上就要失控,想起她打出去的每一拳,心都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的疼。

    “哦哦,好。”木子禾拉着蒋筱斐,“蒋筱斐我们去我的卧室吵。”

    “不去。”除了自己的卧室,蒋筱斐哪都不去。

    “喂,拜托,你是怕我吃掉你吗?”木子禾故意说,“真是胆小鬼。”

    “激将法没用。”蒋筱斐随口回答,如此拙劣的招式,很像是年少时,她对陈斐使用的乱招儿,人家从不会中招,除非乐于配合她演演戏的时候。

    夏未央没有立刻收拾,而是坐在床上,盯着房间的摆设看了不知多少次,看的眼睛累了,她就闭上眼睛,房间里,似乎还有她们曾经的欢声笑语。

    “霸霸,抱。”

    “霸霸,亲亲。”

    “霸霸,好吃。”

    “霸霸,难受。”

    ……

    无论她说什么,都会有回应的,可现在,一切都像是散沙,风一吹就散了,徒留回忆。

    既然你走了,为什么不把我的记忆一起带走?昔日的甜蜜,如今的苦涩,让夏未央酸了眼眶。身体下滑,滑到了地上,身体无力地倚着床,双手捂着脸,压抑了许久,泪水终于一点点释放出来。陈沐晗,你滚的好啊,再也别回来!

    你总是在离开我,一次次,都是在我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离开我,要你有何用?你伤害我那么多次,我有真的怨恨你过你吗?爱上你,让我自己变得很贱,即便忘了所有,还是会去喜欢你。可最后的你,依旧是选择离开,陈沐晗,你除了逃避,还会什么?夏未央这一次真的怨了。

    在家那些天,她无数次回想起之前的事,对陈沐晗还有恨吗?有的。

    那爱呢?更多,因为爱才会恨。

    她想痛痛快快发泄一次,或是大吵一次,或是互殴一次,无论怎样都好,就是让她把过去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如果陈沐晗哄她,或许以上的方式都用不上,因为爱她,很吃她那一套,只要陈沐晗哄她,没有哄不好的。

    可是,瞧瞧,那时的她,听见了什么?陈沐晗依旧是选择离开,滚吧!陈沐晗,总是想着逃跑的你,彻底滚吧!

    心底这样发狠,但心却疼得厉害。

    为什么,你就不能缠着我,为什么,你就不能握紧我的手,为什么,你就不能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留下来陪我?你伤害我那么多次,伤害我那么久,我连发泄一下都不行,是吗?我是爱你,但是,我也是人。

    还爱她吗?一直都爱,何谈“还”字?恨她吗?恨的,因爱而滋生的恨;

    还会继续爱她吗?不会了,夏未央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找她任何有关她的消息,她的人生里,就当做从没有这个懦夫出现。

    至于恨,当爱意淡化到看不见摸不到时,恨意或许也就随之消失了。

    陈沐晗,再见了,希望,离开我的你,会让你幸福,我的存在,一直都是绊脚石,一直都是累赘。这次,我决定,真的放下你了。一遍遍在心里和陈沐晗告别,但心里,又怎么能做到轻易放下一个爱到骨子里的人。

    夏未央边收拾东西边哭,她把音乐放到最大声,哭得撕心裂肺,关于陈沐晗的一切,她要全部扔掉。所以,夏未央把所有跟陈沐晗有关的,用尽全身力气,像是丢弃最嫌弃最碍眼的垃圾丢到门口,等一会,她会把全部的东西全部扔到楼下去,和陈沐晗彻底告别。

    可当身体力气的耗尽,看着门口堆积的……碍眼的刺痛的一切都深深刻在她的记忆里,已然成为她人生的一部分,她要怎么把自己的人生丢掉?夏未央跪在门口,趴在扔得杂乱的物品上,大声地哭,我恨你,陈沐晗,我会恨你的,恨你一辈子!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这样想着,但依旧是边哭边整理,把门口的回忆收拾好整理好,她真的想扔了,但她真的舍不得。所以,都收起来,放在一个大箱子里,她不敢看,多看一眼,都会撕扯出疼痛的回忆。

    一幅幅画,都是出自陈沐晗之手,尽管还恨着怨着,却也从心底赞赏,陈沐晗就是很厉害,她是无所不能的,陈沐晗是优秀的,这一点,她不会否认。

    木子禾给陈沐晗曾经的卧室上了一把锁,钥匙摊在她手心,“你自己保管,还是我保管?”

    夏未央泪眼直勾勾盯了半天,手几次要去拿又缩回去,当她真的伸手要去拿,木子禾却快速握上手心,“我觉得,还是我来保管吧,当你有一天,觉得自己真的想开了,放下了,再来找我要,我也觉得你放下过去的时候,我就会还给你了。”

    钥匙,真的被木子禾收起来了,夏未央曾经试探找过,没找到。

    蒋筱斐逗留了几日,因为工作不得不回北京,而夏未央也开始上课了。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从前,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再也回不到过去。

    每每要落下第一笔时,夏未央总是会笔尖一顿,将心中原本要画的一切打乱,重新落下一抹,不属于她心里的色彩。此生,都不要再和你有任何牵绊了,每每如此,夏未央心里都是如此告诉自己的。

    这次大闹之后,夏母一下子病倒了,具体什么病瞧不出,医生的意思:是心病。夏父一瞬间,似乎也苍老了许多,夏未央看见了父亲两鬓有了几根银发,躺在床上的母亲还在咳嗽。

    夏未央坐下,坐到夏母对面,“妈,想吃什么吗?我去做。”夏未央轻声说。

    夏母咳嗽了几声,摆摆手,似乎不愿说话。夏未央黯然,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自从陈沐晗离开后,母亲都没有跟她说过话,或许是真的气大了,或许是真的太失望了。夏母就算以泪洗面,也不和夏未央说话。夏父劝和也没用,因为夏母跟谁都不说话。

    “未央,去给你妈妈做点粥吧。”夏父不想看见这娘两都难受。

    夏未央做粥的技术,都是现学的,粥做的像浆糊,夏母吃得泪流满面,“妈妈,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吃,我会学的,给你做好吃的。”夏母泪水更是止不住,粥也吃不下了,推开夏父抵过来的粥碗,翻身躺下了,背对着父女两。

    夏父推推夏未央,意思让她先出去,夏未央站起身,“妈妈累了就休息,我在客厅画画,有事叫我。”尽管,她知道母亲不会叫她。

    夏未央出去了,夏父给夏母盖被子,才温柔地说:“你看看,孩子是不是长大了,都会做粥了,虽然做得卖相差了点,但是,孩子已经在成长了,这是好事,咱不哭。”

    夏母无声地哭,她难过,陈沐晗的人是离开了,但她知道,夏未央心底的陈沐晗,根本不曾离开。

    夏母不止一次看见,夏未央在偷偷地哭,尽管她不理夏未央,但每个深夜里,都会进去看看夏未央,她的孩子她爱,几乎每次进去,都能看见夏未央的脸上挂着泪痕。

    每次睡前都会哭,夏母难过又生气,为什么非要喜欢陈沐晗,那个陈沐晗是有三头六臂吗?非要喜欢?

    夏母从不知有人会如此情深,她自认不薄情,但和自己的孩子比起来,她似乎又是绝情的。一直以来,夏母都觉得,夏未央如此,只因为年纪太小,到现在,她开始有点怀疑了,是她错了吗?

    夏未央虽然还和木子禾学画画,但很少住在那里了,尽管那扇门被锁着,但记忆却无法被封住。

    深夜里,客厅里,似乎还游荡着陈沐晗的灵魂,总感觉她还在,总感觉自己一回头,就会看见笑着的霸霸在宠溺喊她渣渣。

    好几次,夏未央似乎都听见了淡淡的呼吸声,察觉到了浓情的眼神在望着她,但一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那种失望,让她从头凉到脚。

    陈沐晗,原来真的不在了。

    夏未央,醒醒吧。

    你彻底,失去陈沐晗了。

    总是下定决心最后一次为你落泪,可每每想起你,我的泪水都会止不住。

    到底为你哭多久才算完?陈沐晗,我大抵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这辈子要用泪水偿还。

    可能的话,希望远离我的你,不要为我落一滴泪,那样,我才能把上辈子欠下的债还尽。

    此生,最好不相见,再也不相欠。夏未央坐在窗前,双臂抱着自己并拢的双腿,脸埋在膝盖间,无声地哭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学霸相邻的书: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