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18)

【书名: 舌尖上的学霸 第205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18) 作者:白娘子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太古仙王我有药啊[系统]黑卡水乡人家瓜田李夏至尊主播     夏未央带着遗憾,离开了c市,叶月茗不肯说。

    罢了,夏未央笑得愁肠,想必是陈沐晗授意,所以叶月茗才不肯说的。

    那么想躲着我啊?告诉叶月茗,都不肯告诉我,不就是怕我去找你吗?

    你放心陈沐晗,我承认我爱你,但是,我不会去找你的。

    夏未央回到北京,陪着夏母去订做旗袍,一家仨口,专门去照相馆照了全家福。夏未央脸上,勾着淡淡的笑,好看,恬静,但少了一分灵动。确实,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的人,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周末,夏未央就要回到学校去了,在家的日子,夏未央涂涂抹抹也不闲着,有时候背着自己的小画板到处走走停停。并不是看什么画什么,而是心里想什么画什么,但是,有一个人,她不敢轻易再画。

    或许,人生什么都是有定数的,她曾经画了太多的陈沐晗,数也数不清,现在,定数画尽了,所以,老天收回了这个权利。其实,老天爷啊,不想让我画陈沐晗,真的不需要夺走她的啊……

    木子禾:在哪浪呢~朋友圈也不发一条。

    夏未央背着画板往家走的时候,收到了木子禾的信息,夏未央意外也有惊喜,毕竟好久没联系了。夏未央:背着画板,刚从西单浪回来。

    木子禾:竟然去了人那么多的地方画画,虽然画画很好,但是老祖宗说过,装逼是不对的。

    夏未央:……木老师,你怎么去了国外越来越不正经。我去西单,没有画画。

    木子禾:你这话我就不乐意了,哼。

    夏未央:哪里说错你了吗?

    木子禾:瞧你说的,好像原来我很正经似的,我哪里正经了,你说~

    夏未央:木老师……正经是褒义词。

    木子禾:切,你不画画,背着画板去干吗?带它一起旅游吗?你是有多孤单啊,要带着一块大板子到处走……想想都可怜。

    夏未央:木老师,你的内心戏太足了,我今天是去西单那边一家店买新画板。

    木子禾:……不早说,你这小孩还是这么讨厌,好了,看你状态不错,测试完毕,你可以继续浪了。

    夏未央实在不解,木老师怎么在国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风格百变啊。夏未央:木老师,你那个朋友的书,到底出了没啊?

    木子禾:啊,你说这个,我还想问你,你去c市了?

    夏未央:(⊙o⊙)啊!你怎么知道?

    木子禾:你还真的去了?去干嘛了?

    夏未央:溜达而已。

    木子禾:那你挺会溜达啊,大正月,一个人跑到c市,在冰天雪地的街上狂奔……

    夏未央被吓了一跳,夏未央:木老师,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了啊?

    木子禾:傻乎乎,其实,我是在你身上安了检测器,怕了吧?

    夏未央:你能正经点吗?是不是今天没吃药?

    木子禾::-d,我下下周回国,你在吗?

    夏未央:不在,我要回学校了。

    木子禾:无情的苍天,你都不能为我逗留两天么?

    夏未央:不能。

    木子禾:可我是为你才回去的啊。

    夏未央:那现在好了,你不用回了,我替你省钱了,开心吗?

    木子禾:讲真,你这个可恶的小孩儿,可以滚得远一点了。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木子禾说:把你近期作品发我,我看看,进步大不大。

    夏未央:在家都没有好好画过,等我回学校,找时间好好给你画。

    夏未央按照既定日期离开了,还带走了一张全家福,到了自己的小窝,她把照片放进相框,规规矩矩地摆在床头。恩,只要难过,就看看爸爸妈妈,他们为了自己,吃了很多苦了。这世上,她最应该爱的人是他们。

    日子,似乎又恢复到最初。

    人生,或许真的是有周期的,时而高涨,时而低落。那人生的周期是循环的么?还是每一次的更替都是崭新的呢?

    夏未央也不知道,但是,春来秋去,她站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依旧会想起陈沐晗。但心分明没有那么痛了。如果用一个糟糕的比喻,是怎样的呢?是这样的:爱上陈沐晗是患了绝症,而陈沐晗的药是恰到好处的解药,能让她的“病情”恶化,但又能让她甘之如饴。有一天,药却突然停了,她整个人都陷入到万劫不复的黑暗之中去了,她痛苦、她暴躁,她难受、她哭泣,她自暴自弃、自怨自艾,她看破红尘、看淡人生……她痛苦、她暴躁……然后,她陷入了这个让人崩溃的循环里去了。

    一次次的循环,夏未央分明感受到,心越来越沉稳,心思越来越通透,她依旧会陷入那个循环,但周期明显变长了,她知道,她的内心,终于开始接受了一件事。她失去了陈沐晗,而且有可能是一辈子的失去。

    即便知道如此,夏未央入眼的美景,她还是在美景中勾勒一个深入到骨髓的人。我不能拥有你,但我还有想你的权利,我的未来虽然没了你,但我会在我的未来勾勒你的模样。有你的未来,总是让人很有奔头呢。

    你是我的有生之年啊。

    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曾经爱过这样一个人。这辈子,她再也没有办法,去这样爱一个人了。

    在国外,不是没人追夏未央,男男女女不少,夏未央都拒绝的很干脆。对于男士,她一开始会说no,肯定有人不会一次就放弃,夏未央直接说:“我的性向是女。”这话传出去,男性的追求者没有减少不说,反而多了一批女性追求者。

    在国外的夏未央很有爱国心,除了上课限定画什么,她都喜欢画国画,画古风……对于西方人来说,夏未央的画,和她的人一样,别有一番东方韵味。

    夏未央的性子不知何时开始变得沉稳了些,连穿衣风格也变了,她不是有意去改变,而是随着一次次的兼职经历去调整自己。如果是商务场合,她也会穿得很ol;如果是参加画展,她更会精雕细琢,画画于她而言,是人生,是一种神圣的存在。在中外联合举行的画展大赛上,夏未央穿着旗袍出现了,因为她的作品几经搏杀,杀出重围进入初选。

    每个画家,可随意搭配,站在自己的画旁,进入到复选过程。进入到展厅的每个观赏者,被要求必须带一朵花进来,可以是百合,可以使玫瑰,也可以是满天星……将所带的花儿,放在你喜欢的作品侧面放置的花瓶里。

    画风奇特的作品中,夏未央气势磅礴的山水画宛如一股清流,而她一身古典雅致的旗袍将她衬得清秀俊美,仿佛与山水画融为一体。

    夏未央作品旁的花瓶迅速被插满,花多到放不下,已经放到地上了。夏未央像是古画里的美人,温婉施礼算是表达她的谢意。人头攒动,她并无太多精力去注意什么,与画在,听花语,夏未央站了一上午。

    最后的结果,不出意外,夏未央获得了第一名。获奖感言并无太多,只有感谢和施礼。这场比赛渲染持续了几个月之久,夏未央现场发表感言后,将立刻被接到演播厅,畅谈关于画作,“麻烦您,把这些花儿都帮我保存好,我录制完节目会拿回去的。”工作人员看看别的画旁,鲜花已经开始凋零,被踩踏,被丢弃。

    “其实,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喜欢。”对于被问及,为什么会选择画篇幅如此之大的山水画,夏未央如此回答。

    “我并没有男朋友,我曾经深爱一个人,心里放下她之前,我不会喜欢任何人,那样,对别人太不公平了。”对于结尾提出的恋爱问题,夏未央说:“爱情是奢侈品,短时间内,我都碰不起了。”

    回去路上,夏未央一个人,抱着一大捧花往外走,几乎挡住了她的视线。万千花朵中,她一眼就看见了,一朵不一样的小花儿,那是一朵用折纸折出来的白玫瑰,最外一圈的花瓣都被剪开一点,故意向外翻翘,象征着玫瑰的刺。

    它不卑不亢,像是一朵真花一般,尽管没有花香,却高傲地挺立于艳丽群芳的百花之中。

    这朵花儿,她是如此熟悉,是她的拿手活,她只教给过一个人。

    傻傻的陈沐晗,你大概不知道,剪开外围花瓣故意翻翘这种折法,只有我才会那么做。

    “为什么要剪开啊?这不是挺漂亮的么?”

    “好笨的禽兽,玫瑰都有刺的,剪开翻过来摸摸,是不是扎手?”

    “废话,当然扎手。”

    “玫瑰花都扎手的。”

    “玫瑰花都是这么叠的吗?”

    “对啊,玫瑰都带刺嘛。”

    什么叫全然的信任?

    就是前面万丈深渊,你蒙上我的眼睛,让我向前一步,我都不会犹豫。

    就算是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霸霸,你告诉我,玫瑰花需要剪开花瓣当做扎人的刺,我就真的以为,全世界的玫瑰花都这么折的。

    所以,陈沐晗,你是来过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学霸相邻的书: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