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书名: 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 第七章 作者:庐边似月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就像好人不一定长命,坏人不一定早死一样。

    我们只不过是在一个轮回里,永恒的走着圆字型。

    “欢欢,我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尽力了,在经过主席台的那一刹那,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我们的想法是相同的,那时的我们,已经构成了暂时的群体,这样还不够吗?”程思轻轻捏起丁欢欢的下巴,眼睛盯着她,眸里是如大海一样的平静幽暗。

    丁欢欢嘴角弯了弯,整个人扑进程思的怀里,她的两只手紧紧搂住身前纤细的腰身,肩膀因为哭泣一抽一抽的,她带着哭腔的声音里满是委屈:“可是我还是不服气,明明我们也很厉害,我们也走得非常棒……”

    程思没有在说话了,她知道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是最好的,所以她只静静地拍着她的背,平静地听着她说话。

    柳辛从前面走过来,她一只手揽过丁欢欢的肩膀,一只手戳戳她的脸,取笑道:“哟,你看看这小花猫,是谁啊~”

    丁欢欢娇嗔地拍了她一下,啐道:“什么小花猫,你才是小花猫呢!姐姐明明是女王。”

    柳辛瞧着她破涕为笑的样子,把她从程思的怀里拉出来,笑道:“还不是小花猫啊,都快奔二的人了还哭,啧啧啧,你可真是水做的,这眼睛该不会是水库吧?”

    丁欢欢闻言柳眉一竖,整张脸瞬间有几分狰狞,她胡乱擦了把脸,然后抬起手作势要打柳辛,柳辛一看情况不对,当即脚下抹油往外跑去,丁欢欢跟在她后,愤怒的咆哮声盘旋在晨间的操场上。

    一切都是那么朝气蓬勃。

    程思微笑着看着她们二人的影子,直到只剩下两个米粒大小的点。她的睫毛微颤,望着头顶铅灰色的乌云,露出一副几乎要哭出来的笑容。

    她重新沉静下面容,抬脚往与别人不同的方向走去。

    只有她的人生,只会是一个人。

    寂寞的感觉肆意疯长,可她却觉得异常安心,好像一个内里腐朽的苹果,只能躲在似乎完好的果肉里。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其他人都是和她没有关系的陌生人,该有多好。

    她低头拿出手机,在微信上给爸爸发了句:我来了。

    退出微信页面,首屏幕上跳出扣扣的消息提示。

    韵儿2015/9/179:23

    程思,那两个男的好烦

    韵儿2015/9/179:25

    现在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其中一个人的女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韵儿2015/9/179:28

    我真的好烦,我好想哭

    韵儿2015/9/179:58

    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

    韵儿2015/9/1710:23

    好怀念我们以前的日子啊,那时候,我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你为什么又不在,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从来不在。

    明明他们能够在我需要人的时候陪伴在我身边,而你,永远都不可以。

    程思的心头一片平静,她已经能够习惯了,太多太多的报怨横亘在她们的感情中间。都说物极必反,对这段感情的报怨太多,顾虑太多,那感情自然也就变了质。她觉得自己对于这段感情已经能够坦然对待了,她随时可以抽身。

    手机的铃声响起,程思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安,手机好像一下子变成了洪荒野兽,下一刻就要吃了她似的。

    “喂?”

    “思思,你快回来,你妈要不行了,她在等你,你现在立刻打的回来。”爸爸的声音好像一下子飘到了遥远的天边,最后,落在程思耳边的只有轻的像是哭泣的叹息。

    程思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她加快脚步,低声说了句知道了,便挂掉电话。她跑到街边挥手想拦下一辆的士,但现在是出租车交班的时间,经过的车子要不就是有客,要不就是不接。

    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程思的手心逐渐冒出丝丝冷汗。但她的表情却是沉静的,大脑异常清明。

    她看见在马路对面的出租车开过得比较多,于是连忙跑到对面去拦车。终于,远方驶来一辆h市的绿色出租车,程思拦下它,坐上去问了句:“文新路口的人民医院去吗?”

    司机师傅顺手按下车前的绿色‘空车’指示牌,说了句:“去,你就放心坐着吧。”

    程思把书包从肩上拿到身前抱住,继续道:“那能够快一点么?越快越好!”她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发冷,但语气还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

    司机瞥了她一眼,点头,踩下油门。

    程思拿出耳机线.插.进手机的耳机孔里开始听歌,耳机里放的歌都是一些钢琴曲,因为妈妈喜欢,所以她就下载了很多。那些歌的旋律大多比较悲伤,寂寞,听着听着,程思的眼泪就开始流下来,并且越流越多,但她的表情却是麻木的,眼睛也很平静,看不出什么悲伤,好像流泪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动作而已。

    司机通过前视镜看了她好几次,但到底什么话也没说,只默默地加快了开车的速度。

    捏在手里的手机又开始响,原本程思很喜欢的旋律在此时听来,倒像是催命的魔曲。

    程思把电话放到耳边,“喂?”声音和往常一样,听不出来她刚刚哭过。

    耳边是爸爸焦急的声音,“思思,你在哪里了?到了没有?”

    程思把头转向窗外,她并不想外人见到她哭的样子,她轻道:“刚刚上车,现在还刚进入高架。”

    爸爸道:“好好好,那你尽量快一点,到了立刻给我打电话。”

    程思回道:“嗯。”

    电话又挂了。

    程思默默地把歌曲继续播放,脸上的泪继续肆意流淌,可嘴角却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她想,妈妈总算要解脱了,自己应该为她开心才是。妈妈不止一次地同她说过,在她死的那一天,她不想任何人为她流泪,她只想所有人微笑着看着她离去,就像她只是去一个非常完美的地方旅行一样。

    妈妈不希望她死后会带走任何悲伤,也不希望自己拥有坟墓,她希望,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在时间的长河中,遵循着物理的规则,一点一点将她的记忆抹去。

    妈妈总是看得那么通透,程思的眼泪愈加汹涌,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泪腺,她只能一边难看地笑着,一边拿手背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她什么都不能做,她什么都做不了。到头来,她只能当一个见证者,见证妈妈的消亡。

    程思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妈妈曾经说过,在遇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情绪的时候,只要不停地深呼吸,就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程思眉眼悲哀地望着外面淡红色的天空,妈妈没有告诉她,如果她在足够冷静的条件下,情绪却不受自己的控制时应该怎么做。

    胸口像是塞满了沉甸甸的石块,程思的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觉到气管传来的辛辣感觉,她紧紧握住手,苍白的手上,暴起一根根青筋。

    什么时候,呼吸与她而言,变成了一种负担。

    耳机里的歌愈加悲伤,好像她此时的心情,离医院的距离越近,嘴角的弧度就越保持不了上扬。她的嘴里开始泛出苦涩的哽咽,像是一头困兽,把自己锁在了自己的世界。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瞬间匿了光芒,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只有她一个人,她被如潮涌般的寂寞、压抑吞噬着,连骨头渣都没有剩下。

    程思不明白,为什么像妈妈这样好的人会生病?为什么在妈妈的身上总是围绕着那么多的不幸?为什么厄运总要那么偏爱妈妈?

    她总觉得,这一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像是在演一场偶像剧。

    只要某一天,出现一个导演喊停,所有的不幸就会马上远离她们。

    她不止一次的想要逃避,她不止一次的想要拯救,但现实告诉她,妈妈总有一天会死,而且会死的很痛苦。她只能在妈妈最后的时光里,做一个孤单的摆渡人,让妈妈尽可能地不去害怕未卜的前途。

    她微笑着,看着妈妈一点点消瘦。

    她微笑着,看着妈妈一声声喊痛。

    她微笑着,看着妈妈在病床上挣扎。

    她…微笑着看着妈妈坚强的眼睛,妈妈亦微笑着看着她,那如海,如深渊一般的爱,每一天都在包围着她。人们都说,海的温度是冰冷的,可程思却觉得,当妈妈看着她的时候,她仿佛在天堂,在一个世人无法触及的地方。

    可如今,她即将…微笑的看着妈妈死去。

    这样的微笑,要让她怎么展露

    她该怎么扮演好一个完美的摆渡人的角色?她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告诉妈妈,自己一点都不伤心

    程思死死咬住嘴角,泪水把视线氤氲,她好想好想不顾一切地哭出来,可是她怎么能够这样做?

    她怎么能够在妈妈最后的时刻,依旧让妈妈满怀愧疚的离开?

    车子停在h市的人民医院,程思狠狠擦了一把脸,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淡然,她的眼睛很平静。

    付完钱后,她走下车,跑向妈妈的病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相邻的书:福气满堂别闹,我还嫩余味舌尖上的学霸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星际之废将宗师前妻请签字神医嫁到逍遥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