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谈判

【书名: 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 第八十章 谈判 作者:庐边似月

强烈推荐:瓜田李夏你好,少将大人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网游之位面太古仙王锦桐     80

    大街上熙熙攘攘,地上的临时摊位有很多,商贩站在街道两边不时拉扯住街上经过的行人,希望能做上几笔生意。

    王少将脸沉得要滴下水来,军靴在地上踩得“塔塔”有声,但他此刻受制于人,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在前面带路,路上很多商贩都认识他,不时地打招呼:“哟,王少将急匆匆要去哪里?”

    “王少将好啊。”

    “王少将早上好。”

    “王少将后面跟着的是谁?”

    “王少将脸色貌似不大好啊。”

    ……

    王少将心里憋着一口气,闻言只能扯着嘴皮子一一点头回应,他此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是姬息那个死女人胁迫他,自己又觉得这个女人说的话着实在理,他怎么可能会像只狗一样给她们引路?而且,路上和他打招呼的人实在太多,为了基地的和谐安稳,他只能不断地微笑,微笑,微笑……啊——笑个屁啊。

    “姬息,你最好等会证实你说的是真的,不然,你就等着承受我们基地的怒火吧!”王少将侧过脸,阴冷冷盯着姬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

    姬息见他这幅模样不以为然地笑笑,对方如刺猬张开尖刺的行为让她心里暗爽,于是便决定“好心”提点他一句:“你别忘了,我们几个都是夏盈邀请来的人。本身现在过去就是为了帮你们基地排忧解难,就算一个万一,真的失败了,我们付出了努力是好心,你觉得夏盈会不分青红皂白得教训我们?”况且,她们这伙人里有柳辛,夏盈这么宝贝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点小事赶她们走呢。后面半段话姬息怕他炸毛,只压在心里想了想,没有说出来。

    “你!”王少将无言以对,脸色青了黑,黑了白,白了又绿,干脆转过头,迈开大步快速往前走。

    姬息瞧着飞速远离的背影,暗笑了一声小孩心性,便也带着程思几个快步跟上了。

    到了总指挥部—其实就是一个当地的政府大楼—占地面积不大,楼层大约5、6层,王少将出示自己的身份徽章,在经历七八个拦截后,总算带着她们抵达指挥处门外。

    “叩叩叩。”

    “请进。”

    “将军,这几位客人要见你。”王少将敬了个军礼,视线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坐在将军右边的男人身上,又收回视线,垂下眼帘,沉声道。

    夏盈与王少将共事七八年,从他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就认识他,自然发觉了他隐蔽的视线,同时心里对姬息几个人的来意也有几分计较,但是,心底波涛翻涌并没有影响她在表面挂上一副和煦的笑容,“哎呀,让你们好好休息你们就是不听,来来,到这边坐,我右边这位是姬息你那个基地的代表人,莫珣以及方韦,我左边这个是我兄弟,老三。”

    被称作老三的人下巴续着几撮胡子,方块脸,五官平凡,一双小小的眼睛,瞳仁很亮,透出几分精明,他视线扫过她们,在姬息身上微顿,笑道:“在下老三,原名彭小真,你们是老大的朋友,也叫我老三好了。”

    姬息和程思等人笑了笑,便在夏盈这一边的座位上坐下来,因为是圆桌,所以众人坐着倒是不挤。莫珣在看到姬息的第一眼,眸子就亮起来了,他嘴角噙着笑,微微颔首,对夏盈道:“其实这次商谈呢,原本是由我和姬息一同代表的,但是因为途中遭遇了丧尸潮,我们走散了…”

    话音未落,在场众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姬息身上,程思的目光不太显眼,她只是忍不住时不时瞥几眼,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长时间驻留在她身上。姬息一副淡然的模样,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清的表情,甚至在这么多人的注目下,连眼皮子都没有动。

    “我叛逃了,现在加入阿斯坦基地。”平静不起一丝波澜的话彻底堵死了莫珣的所有下文。

    ……

    夏盈旁边的老三闻言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一个欠揍的笑,他摸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了然道,“正常正常,我们阿斯坦基地各方面都有保障嘛,外头的城墙也比其他基地造得高,不是和你们吹啊,但凡来过我们基地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会选择留下来!这位妹妹好眼光啊!嗯,我同意你的加入,哈哈哈。”

    他这句话一出,即是表明了自家基地的实力强大,也化解了姬息的尴尬,让场面上的形势一下子变成6对2,可谓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姬息淡定的点点头,顺便看了眼边上站着的王少将,问:“有水么?”

    王少将额角青筋跳了跳,但顾及现在的场面不好发作,只好眼里冒火,沉下声音,道:“我现在就给你去倒。”

    姬息“嗯”了一声,复又看向莫珣,“在阿斯坦基地里,连少将都给我倒水,福利实在是太令人心动了。”

    莫珣被她的话一梗,顿了顿干脆不再看她,继续转向夏盈,接上刚才的话题:“夏将军是国家精心栽培的将军,想当初在西北交界处的华潼关,幸亏有你的镇守,所以才对其他国家有了威慑,让他们不敢轻易来犯,可以说,之前西北区域的稳定多亏了你,我代表国家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夏盈呵呵呵笑了一阵,整肃着脸说:“不敢当不敢当,之前我背负国命,做这些事情都是为了边关稳定,这是本职工作,不过也幸亏国家把我派到这远离首都的地方、我才能一展宏图啊。”

    夏盈的话透着一丝怅惘,但言语中的深意却算得上含沙射影了,这摆明是在讽刺首都之前对她不公,故意把她派遣到这个鸡不拉屎鸟不下蛋的地方。

    莫珣眸里精光一闪,他之前几年都在外省做市长,也是前不久刚调回首都。虽然在首都有几个爪牙,但对首都里边的一些龌龊事到底掌握不全,他只是大致听说过有一个很有才能的将军因为做错了一件事被外调了,具体什么事他不知情。

    不过现在听夏盈的语气,这件事好像有内情?莫珣心里暗忖事情难办,表面还是不动声色,“一个国家总有好坏面,我还记得之前在外省的时候,家父经常打电话告诉我,军队里出了一个很有潜力的将军,真是国家之幸……”

    莫珣说的是真话,只不过当时家父说的不是国家之幸而是“军队里又出了个好苗子,你去看看能不能拉拢她,拉不拢的话就毁了,记住不能让她落进姬家手里。”可惜,没等到他回首都,那个年轻的将军就被发配边疆了,临了都没能见上一面。夏盈顺着他的话,脸上涌起回忆的熹光,偏偏眸子又冷了几分。

    两个人安静了好长时间,夏盈才敛了面上的笑意,眸光悠长,“莫先生,我想向你问个人。”

    莫珣一怔,有些摸不清她的套路,但还是温雅地笑道:“你说。”

    夏盈犹疑地张张嘴、合上,蹙眉纠结了会儿,才道:“令妹,莫雅现在怎么样了?”

    莫雅?莫珣眉毛一挑,没想到她会说起这个人,背忍不住挺了挺,整个人从一种松散的坐姿变得规矩刻板,他心底斟酌再三,最后含糊地说了声:“莫雅她……几年前患病已经逝世了。”

    夏盈的视线明显变得呆滞,像被人敲了记闷棍,眼眶湿润,人一下子转换了好几个坐姿,她拿右手覆盖在眼睛上,胸腔急剧起伏一会儿,才从嘴里发出一个沉闷的声音,“嗯……嗯…”

    莫珣观察着她的动作,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了兴趣,“不知道夏将军和舍妹的关系是…”

    “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夏盈笑着说,脑子里却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那间温馨的房子里。

    “夏夏,万一以后要是有人问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你就说我们是朋友吧,很好很好的朋友。”一个面容娇丽的女人扑进她的怀里,吻吻她的下巴撒娇道。

    “嗯?怕了?”夏盈眯着狭长的眼睛,慵懒地依靠在沙发上,右手一下一下摸着女人的头发。

    女人摇摇头,笑得天真烂漫,“当然不是啊,我只是觉得反正自己活不久了,万一以后你说我们是恋人让别人吃醋了怎么办?”

    夏盈的脸色一沉,摸女人头发的手顿了顿,马上又继续若无其事的摸起来,她低头吻住怀里女人的唇,止住她还想继续往下的话头,细细的用舌尖勾勒着唇的形状,然后带着强势的霸道和不安,长驱直入。

    “嗯…呵呵…夏夏,我喜欢你吻我…你一定要答应我哦,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

    “夏将军。”

    “夏将军?”

    “嗯?”一连串叫声让夏盈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她看着莫珣的脸久久不语,仿佛是在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眼神是那样专注。

    雅,现在,现在你可放心了?我…我是不是算完成你的心愿了?

    突然就失去了继续谈判的心情,夏盈垂下眼帘,以冷淡且不容置喙的语气道:“阿斯坦基地不会并入任何一个基地里,它是独立的存在,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这一点!莫先生,请回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相邻的书:福气满堂别闹,我还嫩余味舌尖上的学霸道长,你命里缺我啊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卫雁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星际之废将宗师前妻请签字神医嫁到逍遥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