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信谁

【书名: 卫雁 第三百五十八章 信谁 作者:说书人苏子悦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最强医圣太古仙王汤律师,嘘,晚上见至尊主播     常闻郑家嫡女仪容不凡,举止有度,才华横溢,曾与吕皇后并称“京城双姝”,与徐玉钦的联姻也被传为才子佳人天作之合的佳话,谁想郑氏竟如此咄咄逼人无理取闹?

    “你罪犯欺君,隐瞒身份,图谋不轨,你亲妹乃是反贼海文王之偏房,你掩饰真实面貌,究竟是何居心?不说清楚,休想遁去!”

    海文王的名字一出口,立即引起一片惊疑声,贾轻雪竟与海羽昶有所关联,难道她接近赫连郡、接近皇上,果真是另有所求?

    赫连郡朝卫雁走来,讥讽道:“徐大人,你婆娘是不是疯了?这可是皇宫!圣上面前!欺君是罪,御前失仪,可也是大罪呐。”

    郑紫歆毕竟是自己妻房,如何能置之不理?徐玉钦立即叩首下去,告罪道:“扰乱宫宴,实非拙荆本意,料想拙荆是从何处听得流言蜚语,对贾掌柜有所误会,生怕皇上皇后被奸人所骗,因此才不顾自己有孕之身,匆匆来此揭露其罪行。只怕一切只是误会,还望皇上皇后恕罪!”

    郑静明心中稍定,对徐玉钦此举甚为满意。他对紫歆总算不赖,句句回护,生怕她受皇上责备。但郑紫歆绝不会贸然胡乱行事,她对贾轻雪有此指控必有缘由!

    可徐玉钦的话听在郑紫歆耳中,却全没有郑静明认为的那般有情有义,在她看来徐玉钦这根本不是在回护自己,而是在回护那个狐媚的卫雁!他根本就对她余情未了,甚至不惜与她同犯欺君之罪!

    “皇上明鉴!臣妾所言句句是实!还请皇上下旨捉拿这反贼余孽,严加拷问,勿要被其花言巧语及机巧伪装蒙骗!”

    此时,一直观戏的鲁王妃开口了:“本妃瞧着,徐夫人非是那等轻浮之人,她定是有凭有据,才会当面指认贾掌柜。不论事实如何,总要仔细查实过后,才能知晓谁对谁错。不如就请皇上跟皇后做主,彻查此事,勿要冤枉了任何一个好人啊。”

    卫雁启唇轻笑:“鲁王妃的意思是,徐夫人不是胡言乱语之人,因此定是民女有欺君之嫌、居心不良,有所图谋了?”

    鲁王妃并不受她言语影响,面不改色地道,“本妃并未这样说过,贾掌柜又何必咄咄逼人呢?你若是无辜的,又何必惧怕彻查,查明此事也能还你清白不是么?”

    鲁王朝鲁王妃频频打眼色,她却没能注意到,而她一旁的姚新月却是注意到了,意会鲁王可能不愿鲁王妃参与其中,便轻轻扯了扯鲁王妃的衣角,朝鲁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鲁王妃怒瞪了她一眼,抽出被她扯住的衣袖,窘得姚新月当场红了脸。

    卫雁冷笑道:“民女是否犯了欺君之罪,还得皇上亲自定夺。徐夫人今日当面指正民女与反贼牵扯,意欲对皇上不利。而鲁王妃认为民女是心中有鬼才抗拒彻查,可见‘彻查’二字纯属多此一举,明明鲁王妃凭徐夫人三言两句就已认定民女果是徐夫人指控那般。那么民女是否清白又有何关系?”

    郑紫歆厉声道:“你不必再狡辩了!你敢当众说出自己的身份吗?我替你说了如何?”

    回过头,朝帝后二人一福,冷笑道:“皇上皇后明鉴,此女乃为罪臣卫东康之长女卫雁,获罪后曾流落市井,与人私奔,被抛弃后居无定所,曾自愿卖身于郑家为奴,卖身契尚在我夫君手中。她掩盖本来样貌,捏造假身份,接近安南侯,以致接近皇上皇后,定有不轨意图。此女为逆贼之后,不得不防啊皇上!”

    卫雁之名一出,诸人的震惊比听到海文王之名时更甚。当年御花园献艺,当众许嫁靖国公府二公子,许多朝臣仍记忆犹新。可面前这人分明姿色平庸,这两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人呢?而她与人私奔,还自卖为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今的贾轻雪已经如此生名狼藉,若她真是卫雁,担负这种指控,若被查实,她还有何面目存活于世间?

    若说座中最惊讶的是谁,那自然便是姚新月了。她是京中如今最受追捧的美女,最为关心的便是容貌之事,她早就听闻过在她之前曾有另一名女子被称为“人间绝色”,只恨自己无缘得见,不能与其相较一番,论个伯仲。贾轻雪便是卫雁?可她的面色丝毫未曾改变,依旧是那令人不喜的暗黄颜色,纵使郑紫歆泼了酒水在她脸上,也仍未使之改变半分。难道她另有旁的装饰方法?姚新月不禁想到上回她在清音阁见过贾轻雪面上的一片莹白……难道根本不是她眼花,她的猜测没错,贾轻雪果然是伪装过的?而这一切,赫连郡究竟知不知晓?

    此刻,她心内猫爪似的难受。又想揭去卫雁的妆容瞧瞧她本来面目,又怕她真的露出真容,对自己产生威胁。她攥着袖子,不断安慰自己,姚新月,你慌什么?你要相信自己,你付出那么多,才保得住你这张脸,才学得会那些歌舞弹唱,才学会写字读书,寻常的世家小姐,娇娇滴滴,最多只会弹弹琴绣绣花罢了,怎比得上你的才情?卫雁当年的名声那么广,多半因着她的家世不凡吧?哪里就那么轻易又多了一个什么绝色?郑紫歆这种刁蛮女人,不也曾与皇后娘娘并称“京城双姝”吗?可你瞧瞧她,胖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灵气?这咄咄逼人的个性,连她夫君都劝她不住,她算什么名门淑女?

    想到这里,姚新月心中稍定,缓缓叹了口气。

    “徐夫人……你说什么,卫小姐她……”卖身为奴?宇文炜疑惑地望向卫雁,见她沉默地立在中央,并不慌乱恐惧。

    赫连郡听说卖身为奴一事,也是颇为惊讶,郑静明曾说卫雁是他府上逃奴,难道这件事是真的?私奔一事他倒是有所耳闻,也调查过,此事多半是徐家害她的,卫雁的性子可不像会是跟人私奔的人,她如今虽然离经叛道,但骨子里还是极清高的。不论别的,只说她对徐玉钦的感情,他就可以肯定,她是被冤枉的。

    “正是!”郑紫歆言之凿凿,“皇上不信,可以问家兄,卫雁此女,的确曾卖身郑府。乃是臣妾的贴身侍婢。卖身契本来在臣妾手上,后来臣妾担心自家下人的安危,便托付臣妾夫君帮忙寻找,将卖身契交给了夫君。夫君也是可以作证的。”(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卫雁相邻的书: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福气满堂别闹,我还嫩余味舌尖上的学霸道长,你命里缺我啊娱乐圈之男神的兔子会变身星际之废将宗师前妻请签字神医嫁到逍遥狂少试婚老公,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