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七章 宅中事

【书名: 最春风 第七五七章 宅中事 作者:姚颖怡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盛世芳华     听说豫哥儿要盖眺望楼,秦珏并没有吃惊,刚好豫哥儿从外面进来,秦珏拍拍他的脑袋,对罗锦言道:“小湖边上不是有几座假山吗?我小时候喜欢爬上去,在那里能把明远堂各处尽收眼底。し”

    罗锦言是知道那几座假山的,秦珏七岁时从上面摔下来,摔断了腿。

    这是想把眺望楼省了,改成让儿子也去爬假山?

    她正想出言反对,元姐儿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说道:“外公说,他小时候,家里的果园里有树屋,看果园的人就是在树屋里抓来偷果子的。哥哥,我们也盖个树屋吧。”

    豫哥儿抓抓脑袋:“树屋?那是什么样的?”

    元姐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罗锦言和秦珏对望一眼,两人松了口气,眺望楼改成树屋了。

    “昌舅舅一定知道,娘给昌舅舅写封信,让他建个树屋,等我们去昌平时,就能看到了,你们说这样好不好?”罗锦言柔声说道。

    “好!”豫哥儿和元姐儿异口同声,两个咧开小嘴,笑得眉眼弯弯。

    罗锦言口中的昌舅舅是她的从兄罗建昌,罗绍长年住在京城,庄子里的琐事都是罗建昌在打理。

    豫哥儿研墨,元姐儿托着下巴,两人眼巴巴地看着罗锦言给罗建昌写了信,次日一早,秦珏带着他们去通州时,派人把信送到昌平。

    少了父子三人,明远堂里顿时安静下来,罗锦言歪在炕上,听着三月呀呀学语,她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也不知道里面这个是什么性子,若是也像三月这么省心就好了,可若是像豫哥儿和元姐儿她笑弯了眼睛,那也挺有趣的。

    秦烨没回明远堂,从宫里出来,就回了广济寺,管三平和管兴也回来了,楚茨园的护卫全都撤了,秦珏让三围和四围跟去广济寺侍候秦烨。

    罗锦言估摸着,今天几个房头的女眷都会过来,借口当然不是因为秦珏被污陷,而上门问候了,想来会拿她的孕事和三月的周岁宴做借口了。

    果然,还没到晌午,明远堂里就迎来了三四批女眷,左夫人也过来了,就是罗锦言猜想的两个借口,一是问候她的身子可还好;二是问问三月的周岁礼有什么要帮忙的。

    听说秦珏带着豫哥儿和元姐儿去了族里,女眷们脸上都有些不自然,罗锦言扫了她们一眼,叹了口气:“大爷蒙受冤屈,总要在列祖列宗面前诉诉苦吧,大爷是真苦,从小到大,也就是老太爷在世时,他过了几年好日子,如今有儿有女了,还要被人冤枉弑父,这就连小孩子都不相信的事情,偏偏家里的长辈们就信了,到楚茨园里兴师问罪,婶婶们、嫂嫂们,你们说若没有皇上圣明,任由外人编排大爷,大爷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他这会儿心里难受,我也难受,以后族里的事,任谁也别来找大爷和我了,我们管不起,也不想管,免得被人当成众矢之的,自家人也要来踩上几脚。”

    罗锦言的这番话说出来,就连左夫人的脸上也挂不住了,昨天从宫里出来,秦烑就长吁短叹。左夫人很后悔过来了,那天和秦烑一起去找秦珏兴师问罪的几位,家里的女眷都没有过来,偏就是她,自觉有闵家的那层关系,便厚着脸皮来了,她万万没想到,罗锦言打起脸来,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是啊,那天这几位长辈也同样没给秦珏面子。

    若是秦家的长辈们出面维护秦珏,这件事说不定就压下去了,断不会闹上金銮殿。

    虽说这件事是秦珏挑起来的,他也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家里长辈声色俱厉来质问他,他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他们都是他的亲人,外人可以不相信他,自己的亲人也不信他,这才是最让人寒心的。

    左夫人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罗锦言却又拉住她的手,柔声道:“三月下个月就要抓周了,唉,我偏偏又带着身子,还想劳烦烑大婶婶过来帮忙操持,您看到时您能抽出空闲吗?”

    任谁都能听出来,罗锦言这分明就是打个巴掌给口糖,可若不这样,左夫人是找不到台阶下来的。

    左夫人笑得有些勉强:“我能有什么事,哪能没空,你就好好将养身子,这些事情都不用管了,只等着再给玉章生个大胖儿子。”

    罗锦言笑道:“我倒是盼着能是个姑娘,姑娘能陪着我,不像豫哥儿,听说让他搬到上院,高兴得不成,早早地就搬过去了。”

    大家全都笑了起来,夸奖豫哥儿机灵的,夸奖罗锦言有福气的,刚才的郁闷气氛一扫而空。

    左夫人回到二房,心里就像是堵了团东西,难受得不成。

    她对自己的乳娘道:“你说老爷干的这叫什么事,唉,让我在个年轻媳妇面前抬不起头来。”

    乳娘自是不能跟着一起埋怨秦烑,只好又安慰了几句。

    左夫人的心情刚刚好一点儿,有丫鬟跑进来:“夫人,姑奶奶来信了。”

    听说是女儿来信,左夫人非但没有高兴,眉宇间还多了一丝担忧。

    当年罗锦言刚刚嫁进来时,她趁机往明远堂里塞了个丫头,后来明远堂走水,这事儿很快便传得没边儿了。罗锦言索性把明远堂里的人筛了一遍,把找出来的几个人,带到当时还在掌家的吴氏面前。没想到吴氏听说其中一个丫头和左夫人有关系,立刻就把这件事揽了下来。

    一时之间,九芝胡同乱成一团,隔房婶子往侄媳妇身边放眼线的事,也传到秦家的亲戚们耳中。

    陆家和秦家世代姻亲,秦瑗的夫君就是陆家公子,那位公子本就对家里安排的亲事不满意,听说了这件事,便以女儿肖母为由要退亲,虽然被陆家长辈斥责,最后还是乖乖娶了秦瑗,但是成亲以后,对秦瑗不闻不问,陆家有四十无子才可纳妾的规矩,这位陆公子便收了五六个通房,就连初一十五也不进秦瑗的屋子,秦瑗嫁过去多年没有开枝散叶,陆家长辈多有怪罪,秦瑗每次写信回来都是诉苦。

    可秦烑和左夫人再是能干,也管不了女婿女儿房里的事,何况这还是夫妻之间的事。

    果然,秦瑗在信上说,陆公子的一个通房有了身孕,婆婆虽然出面处置了,可对她的态度更加冷淡了。

    是啊,通房都能怀上,你为什么不行?

    听说送信来的是秦瑗的陪房,左夫人便让人把媳妇子叫了进来,这媳妇子一进门就跪下,哭得泣不成声,左夫人仔细问了,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原来秦瑗得知通房有了身孕,竟然一条白绫子把自己吊了起来,好在发现及时保住了性命。她婆婆再想抱孙子,可也不会让婢生子做长子的,原本就没想把这通房处置了,可没想到秦瑗竟然上吊自尽,这摆明是要打了陆家的脸。

    左夫人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她没想到自己精明了一辈子,女儿竟然这么糊涂。

    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等着秦烑回来商议。

    好不容易把秦烑盼回来,她刚要把女儿的信拿给他看,秦烑却沉声道:“这两天你去趟闵家,打听一下潭柘寺的案子。”

    闵涛地母亲陆老夫人,是左夫人的亲表姐,秦瑗的丈夫则是陆老夫人隔着房头的侄儿。

    “潭柘寺?不是已经查出来玉章被冤枉的吗?”左夫人不解。

    秦烑道:“今天锦衣卫来到通政司,抓走了史参议。史参议是柳村的表弟,听说早几日,邹尚亲自到潭柘寺带走了柳村。如今圣意未明,还是要打听清楚才行,毕竟这件事是由秦家开始的。”

    说到这里,秦烑叹了口气:“糊涂了一次,总不能还要糊涂下去。”

    左夫人知道,他说的是上次逼迫秦珏的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春风相邻的书:栖田记痴女仙途末世之乔歌嫡女重生之皇子难缠十年情敌熬成攻女配不想悲剧[综]军妆国婚菜鸟女道士山水田园农门田女拯救你皇后,你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