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美背莲花,为之震撼(一万求首订)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七十五章 美背莲花,为之震撼(一万求首订)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皇甫琛唇角泛着冷笑,目光射向皇甫卓,“阿卓,你要娶妻了,做大哥定会送你一份大礼!”

    “大哥,用不着的,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皇甫卓抚了抚眼镜笑道。

    “这礼数该做得还是要做得,如今你是娶妻,若是今后你纳妾,我就不送大礼了!”皇甫琛幽幽地落下话。

    客厅里头的众人,都诧异地看着皇甫琛,督军夫人微蹙着眉头,心里寻思着,这伯琛是怎么了?这阿卓娶妻,怎会提及纳妾这档子事。

    皇甫卓也是愣了下,随即挠了挠脑袋,笑道,“大哥说笑了,我今生能够得嫣然一位妻子足矣,绝不再纳妾!现在都民国了,今时不同往日,要尊重女子,提倡男女平等!”

    话落,皇甫卓拉着叶嫣然的手,揉在掌心中,笑得眉目璀璨,叶嫣然抬眸,迎着皇甫卓的目光,会心微笑。

    “阿卓,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赶不上时代了?”皇甫琛声音阴冷,目光泛着几分冷厉。

    皇甫卓愣怔了下,一下子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与我不同,您是少帅,镇军主帅,三妻四妾实属平常之事。”

    皇甫卓解释得有点不太自在,一旁的叶嫣然垂着眸子,她心里清楚,这个男人是故意找阿卓的不是,可是他们是兄弟,为何他对自己的亲弟弟如此计较。

    皇甫琛心口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压得喘不过气,缄默,浓黑的剑眉,眉梢染上一层阴霾。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众人已经散去,叶嫣然从外头送完了皇甫卓回来,刚要进屋,就发现飘起了细细碎碎的小雪。

    叶嫣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前院,抬头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在即将来临的夜幕下,显得几分白亮,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伸手敲了敲后背。

    叶嫣然进了屋,蔷薇上前询问,“小姐,要备水沐浴吗?”

    叶嫣然释然一笑,点了点头,“嗯,备水吧,该是舒舒服服泡一下了。”

    墨蓝色的夜幕笼罩下,雪越下越大,犹如柳絮一般飘飘落落,瞬间将司令府四周落得银装素裹。

    楼下后院,那一棵落了雪花的槐树后,一间隐蔽屋子,紧阖的檀木门,里头一口热气腾腾的木桶。

    叶嫣然坐在木桶中,掬了一捧热水,轻柔地泼洒在身上,整个身子浸泡在热烘烘的水中,在这落雪的冬季,尤为舒适。

    司令府大门外,一辆黑色汽车去而复返地折回,皇甫琛下了汽车,朝着屋里头走去。

    客厅里头,叶司令正提着烟袋为烟斗装烟丝,瞧见落了雪花的皇甫琛进门,怔了一下,“少帅,你怎么又回来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皇甫琛从刚才离开司令府,汽车才开出没多远,就停下了,心里头堵得发慌,看见阿卓和叶嫣然婚事落定,浑身犹如火灼般难耐,皇甫琛决定要回来,至于回来做啥?皇甫琛自己也不懂,只是迫切地想要见叶嫣然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叶小姐呢?我有点事要问她。”皇甫琛直言不讳。

    叶司令愣了下,这少帅是何人?他找嫣然会有何事,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和阿海有关?

    皇甫琛看出了叶司令的纳闷,沉声道,“叶司令,本帅找令千金,只是想要询问药方之事。”

    叶司令了然地点了点头,这时候,蔷薇从楼上下来,怀里抱着更换的衣衫。

    “蔷薇,小姐在哪?”叶司令开口问道。

    蔷薇看了一眼面目森冷的皇甫琛,有点害怕,回道,“老爷,小姐在后堂的澡房沐浴。”

    叶司令听着,点了点头,看向皇甫琛,“少帅,你看?要不坐下来喝杯热茶,稍等片刻?”

    皇甫琛目光落在后院的通道,扬起手指了指,“不了,我去后院转转?”

    叶司令愣了下,没多想,起身,做出邀请之势,“少帅请!”

    皇甫琛转身,叶司令正要跟上。

    “叶司令不用相陪,本帅一个人走走就好!”皇甫琛制止了叶司令的相随。

    叶司令停下了脚步,做出邀请,“少帅,您请随意,我止步。”

    皇甫琛微微颔首,朝着后堂走去。

    后院,略微宽敞,原来摆放满了一盆盆山茶花,如今下了雪,都已经被搬进花房里头。

    皇甫琛踩着已经铺了一小层的积雪,走进后院,四下寻了一眼,随意踱步,停靠在一棵梅花树下,看着枝头上泛出的花苞,目光冷沉地凝视着,似在等待这花苞的绽放,像是狩猎的豹子,那般敏锐的眼神。

    这时候,蔷薇从另外一条道拐了出来,手中抱着从澡房里头拿出的脏衣服,干净的衣衫已经送了进去。

    皇甫琛转头,看向蔷薇,蔷薇朝着皇甫琛欠身行礼,随即畏惧的离开了。

    皇甫琛看着蔷薇离开了,循着刚才她出来的那条道,皮靴落在雪地里头,朝着那里走去。

    一棵槐树下,皇甫琛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那扇门,纸裱的檀木窗里头,印着巨大的木桶,女人的落在木桶中,那窈窕迷人的身子在灯光下投影在窗上。

    皇甫琛目光深谙了几分,脚底下的雪窸窸窣窣地发响,头顶已然顶着一层白雪,朝着那一扇窗靠近。

    男人的脚步停在了窗外,里头响起一阵哗啦啦水流落的声响。

    皇甫琛抬起手掌,扶着窗扇,缓缓地推开,形成一条细缝,虚掩之势。

    窗缝里头,哗啦啦水声一片,白色的锦布掬着水滑落女人细腻柔滑的肌肤,那一寸寸光滑在热气腾腾的水雾下,氤氲着一层诱人的光泽。

    白气弥散下,女人墨色的长发在水中散开,叶嫣然将披在背后的长发拢到胸前,背脊处,那一块棱角分明的琵琶骨,跃然呈现出一朵美若幽魅的粉莲花,这朵粉色的莲花不似胎记,更不似纹身,像是在滋生绵长在女人的肌肤里头,不染淤泥的粉莲慢慢呈现着绽放之态。

    皇甫琛双目瞬间凝滞住,深褐色的瞳孔猝然扩大,扩大得整个瞳孔里头只有那一朵粉莲烙,眸底零零碎碎地闪烁着细碎的光泽,犹如星辰璀璨般夺目。

    “叶嫣然!你注定是我皇甫琛的女人!!上天注定的!”皇甫琛手掌紧紧地收拢,骨节泛红,心里兴奋地叫嚣。

    皇甫琛心尖柔软处荡漾起一圈圈波纹,散开,收拢,激动异常,呼吸有点粗重。

    “谁!!”叶嫣然听见了外头细碎的声响,瞬息间扭头,朝着门看去。

    “是蔷薇在外面吗?”叶嫣然继续问着,心里头几分紧张。

    皇甫琛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虚掩的窗户,此时此刻,他很想冲进去,这样的冲动捣鼓着他的胸腔,只不过这可是司令府,并不合适。

    皇甫琛脚步轻快了几分,转身,离开了,顶着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朝着屋里头走去。

    片刻之后,叶嫣然披着衣衫打开了浴房的门,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张望着房门外头,白茫茫的雪漫天漫地,完全空无一人,眉心紧蹙。

    “怎么感觉刚才外头有人。。“叶嫣然嘀咕着,总觉得不对劲。

    当叶嫣然换好了衣衫,撑着一把油伞,回到客厅,一下子顿住了双脚,她看见客厅里头,竟然坐着皇甫琛,正在和自己的父亲,喝茶谈话,看上去有一阵子了。

    “然儿,快过来,少帅候你多时了,他有正事问你!”叶司令朝叶嫣然招了招手。

    皇甫琛喝着茶,转头看向了叶嫣然,那双深邃的鹰眸饱含深沉。

    叶嫣然突然想起刚才在后院里头的听到的声响,不由得大惊,连忙上前,“少帅,你何时过来的?”

    “然儿,你怎么跟少帅说话的?”叶司令带着几分指责,他从没想过自己那位知书达理的女儿怎么如此鲁莽和皇甫琛说话。

    叶嫣然语气缓和了几分,正视眼前的皇甫琛,“少帅,您怎么过来了?”

    皇甫琛双目落在叶嫣然刚刚出浴,那张泛红的脸蛋,似笑非笑道,“很早就来了。”

    叶嫣然咬了咬唇,“少帅,刚才你可曾去过后院?”

    皇甫琛唇角的笑意扩大了,笑得几分深意,微微点头,“去了。。”

    “你。。”叶嫣然心尖意境。

    “不过外头雪下得大,站了一会,就进来和叶司令喝几杯茶,谈谈齐州的战事。”皇甫琛很是平静地回落,前所未有的平静。

    叶嫣然听了,没有多怀疑,心里头松了一口气。

    皇甫琛见着女人松气的反应,忍不住心里想笑,却是隐忍住,“叶小姐,那ri你为那位采药姑娘开的药方子,陈副官弄丢了,你再开一副给我。”

    叶嫣然懵了,她想不到眼前的男人竟然只是为了一位采药姑娘的药方子而来。

    时间过去了一阵子,当叶嫣然从书房里头带着写好的药方子,递到了皇甫琛跟前,“少帅,您要的药方子。”

    皇甫琛伸手,一掌握住了叶嫣然的手,粗粝的掌心滑过女人的手背,接住那张药方子,落下。

    叶嫣然浑身打了个惊颤,眸子看着眼前男人的眼睛。

    “叶小姐,本帅不再打扰,早些休息!”皇甫琛声音冷魅地落下。

    叶嫣然看着皇甫琛离开司令府的背影,整个人恍如梦中,怎么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变得跟先前又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究竟哪里不一样,却是说不上来。

    皇甫琛出了司令府,掌心中那张药方子已然拧成一团,丢在了地上。

    陈副官上前为他拉开了车门,皇甫琛停下了脚步,转目看向了陈副官,“你明天订下望月茶楼顶阁,下午三刻去请叶嫣然过去。”

    “是!少帅!”皇甫琛弯腰上了汽车,汽车渐渐淹没在漫天的冰雪之中。

    ************

    司令府的柴房里头,皇甫慕卿经过几天的修养,胳膊上的伤口好了许多。

    夜深人静之际,丫鬟蔷薇又一次推开了木门。

    木门嘎吱一声合上了。蔷薇端着每晚多熬的羹汤上前,“慕先生,吃东西了。”

    皇甫慕卿朝着蔷薇微微笑了,接过她手中的羹汤。

    “对了,慕先生,这几日外头好多士兵在搜捕人。。。”蔷薇止住了声音,用试探的眼睛看着皇甫慕卿。

    皇甫慕卿笑得自然,看着眼前的蔷薇,梳着两条大辫子,质朴的脸蛋。

    “他们是要抓我!你若把我交出去,可以得到一大笔大洋!”

    话落,皇甫慕卿低头喝着羹汤,脸上没有一丝的畏惧之意。

    蔷薇听了,连连摆手,“不不不,慕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要把你交出去,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皇甫慕卿听着,忍不住勾唇笑了,看着蔷薇,“为何不把我交出去?你收留我,只会连累自己,说不定还会招惹杀身之祸。”

    蔷薇看着皇甫慕卿,一双秀气的小眼睛,小脑袋坚定地摇了摇,咬着唇,“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你是个好人,他们一定抓错人了!”

    “哈哈哈!”皇甫慕卿忍不住大笑,“好人?”

    蔷薇不停地点着头,“嗯,好人,慕先生,你笑什么?”

    皇甫慕卿抬起手掌,手指头轻弹了一下蔷薇的额头,“蔷薇,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

    蔷薇被这么个动作弄得,瞬间涨红了脸颊,小手摸了摸被弹到的额头,低头羞涩地笑了。

    ********

    次日,望月茶楼,日薄西山。

    三楼,皇甫琛脸色阴怒,站在茶楼顶阁,背手身后,今日的他换上了一套宝蓝色的西装,系上了银白色的领带,整个人显得器宇轩昂。

    皇甫琛的视线落在楼底下来来去去的商贩,开始收拾摊子,打道回家。

    一旁的陈副官上前,小心翼翼地探问,“少帅,要不我再去司令府里头,催催叶小姐?”

    “你今天有明白告诉她,我有重要事要和她谈吗?”皇甫琛冷声质问。

    陈副官连连点头,“有!我一字不落的转告,还说了您会在这里等到天黑。。”

    “嘭嘭~~!”皇甫琛手掌一扫,恼怒地扫落桌面上的茶水和点心,瓷盘打碎了一地,点心零散地落了四处。

    片刻之后,陈副官看着已经快要暗下来的天幕,眼见着入夜了。

    陈副官上前,“少帅,还要等吗?”

    “你再去催一次!”皇甫琛怒声回落,目光冷沉望着远处那一江飘着薄冰的江水,眼见着很快就会冻结了江面。

    陈副官抬头看了一眼,心里诧异,何时少帅变得如此有耐性,转身下了高高的望月楼。

    司令府,叶嫣然搭上了皇甫卓的汽车,前往戏园子听戏,汽车刚刚开远,陈副官开着汽车刚好停下。

    陈副官快速地朝着司令府里头跑去。

    片刻之后,他空手而归,又一次朝着望月楼赶去。

    此时此刻,天色暗了下来,登台远眺,一汪江水在月光下泛着水光,江面上还飘着零星点点的渔火,渔民趁着还没结冰,连夜打捞。

    阁楼上,洒落地上的狼藉已经被清理干净,皇甫琛凭栏远眺,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持着酒杯。

    陈副官上楼的脚步声传来,站在了皇甫琛身后,“少帅。。”

    皇甫琛抬手喝了一口酒,并没有回头,他的耳朵明辨出这只有一人的脚步声。

    “她还是不肯来?”皇甫琛做好了再不来,他就亲自去司令府请这位大小姐。

    陈副官面露难色,“少帅,去迟了一步,叶小姐被卓少接走了,据说是带去吃饭听戏了。”

    “嘭~”的一声,皇甫琛掌心中的酒杯一掌崩碎了,破碎的瓷片刺到掌面,鲜血从指缝中溢出,一滴滴落下。

    陈副官见着,一下子噤住了声音。

    “去哪家戏园子听戏?”皇甫琛冷怒质问。

    陈副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少帅。。这个属下不知。。”

    皇甫琛瞬即转身,脸庞紧绷,掌中的酒壶重重落在一旁的桌上,朝着楼下快步走去。

    陈副官迅速跟在后头下楼,“少帅,接下来要去哪里?”

    “挨家戏园子找!!”皇甫琛声音冷重,胸腔里头盈满了浓烈的火焰。

    ********

    街面上的人越来越少,商贩都收了摊,些许热气腾腾挂面摊还摆放着。

    一家戏园子门口,门庭若市,这一到晚上,大老爷们总喜欢带着太太们出来听听戏。

    一辆汽车安静地停在不远处,皇甫琛身躯紧绷地坐在了汽车里头,一身西装崭新不染一丝纤尘,是刚刚吩咐下人从衣柜里头取出的。

    片刻之后,陈副官从戏园子里头跑出来,来到车窗旁,“少帅,卓少和叶小姐不在这家。”

    “下一家!”皇甫琛声音重重落下。

    陈副官又是一愣,回头看着身后戏园子,心里叹了一口气,这都第五家了,这诏阳从城东到城西,大大小小戏园子少说也有二三十家,这一家家找,还要找到什么时候,这少帅何时变得如此执着。

    陈副官上了副驾驶座,心里想着,这还是叶小姐,看来少帅是对叶小姐上了心了。

    ********

    诏阳的城关桥,江面上的风夹着一缕缕的寒意,吹拂着。

    桥的另一头,木桩上,坐着两道人影,一高一低。

    叶嫣然和皇甫卓肩贴着肩,持手相望天上的星辰,两人挂着浅淡的笑意。

    “然儿,怎么不去戏园听戏,想着跑过来看江?”

    叶嫣然眸光泛着柔意,伸手挽住皇甫卓的胳膊,“戏园子那么吵,我想安静一会,以前我们也经常过来这里静静坐着,回国后,都没有再来过,想着再来坐一会。”

    皇甫卓听着,笑得几分会心,手臂抬起,揽着女人的肩头。

    “然儿,你与我果真是心意相通,都喜欢着清净的生活,闲然快意!”

    叶嫣然笑得温柔恬静,“因此我想嫁给你。”

    皇甫卓听着,转头正视着女人的凤眸,低头轻柔地吻着她的额头,声音浅柔,“因此我想娶你,共度此生。”

    叶嫣然笑得好似风中摇曳的挽花,靠在了男人的臂膀中,这种安静恬然的感觉真的很好。

    *********

    街上的挂面汤已经收了摊,家家户户闭门,准备休憩了,一家戏园子门口,戏幕已经落下。

    车窗外头,陈副官上前弯腰,“少帅,这最后一家戏园子都打烊了,我猜这卓少和叶小姐兴许是早早回去了。”

    皇甫琛脸色暗沉,手掌紧攥,一双鹰眸敛聚着怒气。

    “少帅,要回府了吗?”陈副官探问道。

    “去司令府!”

    陈副官愣在了车门外,这少帅今晚是非要见到叶小姐不可了。

    “还站着做什么?快上车!!”皇甫琛朝着陈副官怒吼了一声。

    陈副官吓了一跳,连忙跑上了汽车。

    *******

    通往司令府的另一条道上,皇甫卓拉着叶嫣然的手,两人徒步走着,身后跟着那辆开来时候的汽车。

    “然儿,干嘛不坐车,想要走路?”皇甫卓拉着那双柔软的小手,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叶嫣然晃着男人的手掌,歪着脑袋,俏皮地回道,“想要你多陪我一会,我去齐州那么个把月,回来也没好好在一起说说话,这天气转寒了,今夜恰好没下雪,走走暖和多了。”

    皇甫琛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女人的眼睛,瞬间从背后变出一根冰糖葫芦。

    皇甫卓拉着叶嫣然望着天空,一步一步地走着。

    这时候,天空落下了零星的雪花,一点点飘落。

    “阿卓,又下雪了。”

    “嗯,下雪了。”皇甫卓抚了抚眼镜,弯下腰,拍了拍后背,“然儿,上来!我背你回去!”

    叶嫣然顿了顿,随即笑得一脸恬静和释然,跳上了皇甫卓的后背。

    顶着飘落的漫天小雪,叶嫣然双臂搂着皇甫卓的脖子,抬头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笑得美艳。

    司令府门口,一辆汽车安静地停靠。

    皇甫琛坐在汽车后车座,目光冷峻,看着陈副官从司令府里头跑出来。

    “少帅,叶小姐不在家中,还未归。。”陈副官说话间都有了几分忐忑。

    皇甫琛再也坐不住了,直接推门下车,朝着陈副官大声咆哮,“几点了!!一个姑娘家至今未归!!她打算做什么!”

    陈副官掏出怀表看了时间,“少帅,已经十点钟。”

    皇甫琛高大的身躯立在车门旁,周身飘落着雪花。

    “少帅,叶小姐和卓少在一块,不会有事的。”

    皇甫琛暴怒了,朝着陈副官,大声喝道,“就是和他在一起才会有事!!”

    皇甫琛今日穿着西装,打着整齐的领带,伸手一把摘掉脖子上的领带,丢在了地上。

    皇甫琛扬起手指着陈副官,“你可知道卓少他还有没有私人府邸?”

    陈副官正欲开口回答,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两束车灯,打照了过来。

    皇甫琛侧头看去。。。

    汽车缓缓地开动,汽车前头,皇甫卓背着叶嫣然顶着雪花,左绕右拐地跑着。

    “然儿,开心吗?”皇甫卓一边跑着,问着背后的叶嫣然。

    “阿卓,我很开心!!再跑快一点!”叶嫣然紧紧搂着皇甫卓的脖子,看着漫天飘落的零星雪花。

    隔着十几丈远的开外,皇甫琛目光敛聚满满的寒气,瞳孔紧紧地缩紧,凝结成霜。

    目光晃动着那一对戏耍玩闹的男女,女人在自己弟弟的背上笑得那么开心。

    漫天的雪花飘落着,越下越大,不似那么清晰,却又很刺眼。

    皇甫卓停下了脚步,瞬息间将叶嫣然从背后滑落。

    “阿卓,怎么了?”叶嫣然并没有注意到远处的身躯,她的眼底此时此刻只有她温文尔雅的阿卓。

    “然儿,看看这是什么?”皇甫卓瞬息间从身后变幻出一支冰糖葫芦。

    “哇,你什么时候藏了这个?”叶嫣然惊喜地看着这一支冰糖葫芦。

    皇甫卓看着满脸欣喜的女人,笑得温柔,“很早就买了,想着你回家再吃。”

    叶嫣然接过那一支冰糖葫芦,欣喜地咬了一口,嚼了嚼,“嗯~~好吃,又酸又甜,沾了雪,好冰甜。”

    “阿卓,谢谢你!”叶嫣然话落间,踮起脚尖,唇落在了皇甫卓的脸侧,落下一个吻,带着暧昧的声响。

    皇甫琛站在车门旁,浑身的血液瞬间被凝固住,双目发红地盯着那一幕,叶嫣然主动献吻的那一幕,整颗心都在发颤。

    身后的陈副官担忧地看向皇甫琛,心里想着,这事情真是不好办了。

    这时候,皇甫卓揽着叶嫣然,低头看着她,吃着冰糖葫芦的娇俏模样,笑得眉目璀璨。

    “卓少!!”陈副官上前,喊了一声,大有提醒之意。

    皇甫卓和叶嫣然这才注意到前方停靠的汽车,站在汽车门旁的皇甫琛,西装革履的,只是看上去,神情很是灰暗。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皇甫卓很是惊讶地拉着叶嫣然上前。

    一旁的叶嫣然眸光流转着诧异神色,落在皇甫琛那一身光鲜亮丽的行头,回想起白日里他潜了陈副官过来,请她去喝茶,被拒绝了。

    “去哪里了?”皇甫琛冷沉的声音落下,目光落在叶嫣然脸上,嘴里还在嚼着冰糖葫芦,动作慢了几分。

    “我和然儿四处走走,去了趟江边。”皇甫卓很是自然地回落,顿了顿,“大哥,这么晚了,你来这里是?”

    皇甫琛看了叶嫣然几眼,又转向皇甫卓,落在他们紧紧相握的双手想,心尖一阵寒凉,说不出的心堵。

    皇甫琛菲薄的唇溢出寒涔的声音,“从前头戏园子看完戏,刚好经过这里。”

    这样的解释如此牵强,叶嫣然听着,心里头说不出几分怪异。

    皇甫卓却是没有多想,立刻回道,“大哥,你晚上去看戏啦?我原本也打算带然儿去看戏,结果她说要走走,我就陪她去了江边,要不我们还说不定能够碰着。”

    “闲情雅致如此好?这么下雪天还去江边走?”皇甫琛目光寒凉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怒不可揭,三请四请她去登楼品茶,本想着好好跟她说,却是如此不识抬举,拒绝自己,竟然和别的男人却能够吹冷风到现在,太不把本帅放在眼底!!

    眼前的雪花飘飘飞飞地落下,叶嫣然实在受不了皇甫琛那种看人的眼神,直接避开,将视线落在皇甫卓身上,小手紧紧地握着皇甫卓的手掌。

    “刚才去走的时候还没下雪,刚才那会儿才下。”皇甫卓依旧很自然说着。

    皇甫琛迈开脚,走到了叶嫣然跟前,叶嫣然惊吓地抬起头。

    皇甫琛指着叶嫣然手中的那支冰糖葫芦,“这东西很好吃吗?”

    叶嫣然一阵错愕,有点不明所以地看这样眼前的男人。

    “大哥,然儿喜欢吃冰糖葫芦,我买给她吃的,大哥,儿时你我也吃过。”

    “我何时吃过?”皇甫琛目光暗沉转向了皇甫卓。

    “这。。。”皇甫卓顿时语塞,想起儿时,自己的哥哥好像没有吃过这东西,他总是跟着父亲去练兵场。

    皇甫卓想着化解尴尬,突然发现什么,惊喜道,“大哥,你今天怎么穿得如此有行头,这西装看着是重阳节新做的那套吧?”

    皇甫琛脸色越发难看了,嘴角抽搐了下,阴怒道,“我想穿什么就什么,这还用得着向你请教?”

    “。。。”皇甫卓瞬间哑然了,他搞不懂,这大哥究竟是这么了,这些天说话总像是跟自己过意不去。

    这时候,叶嫣然突然出声,“少帅,阿卓,这雪越下越大了,我先回府了。”

    “好!”皇甫卓转头,“然儿,你快进去,雪下大了。”

    说话间,皇甫卓伸手替叶嫣然拂去发丝上沾染的雪花,宠溺的目光。

    叶嫣然朝着皇甫卓笑得温柔,满眼尽是男人的温柔,“阿卓,你回去也早点歇息,我进去了。”

    话落,叶嫣然朝着司令府大门走去,大门合上之际,叶嫣然回头,朝着皇甫卓回眸一笑。

    皇甫卓见着,笑得眉目璀璨,抚了抚镜框,很是舒心。

    一旁的皇甫琛身躯僵硬地立在了原地,看着眼前两人眉目传情,旁若无人的样子,整颗心都在抽搐。

    片刻之后,皇甫卓转身,看向了皇甫琛,“大哥,天色不晚了,一起走吧?”

    “哼!!”皇甫琛朝着皇甫卓冷哼了一声,“你我不同路,要走你自己走!”

    皇甫卓又一次被弄得尴尬在原地,抚了抚眼镜,弄得有点不知道头绪,大哥这到底怎么了,却也不敢强求。

    “大哥,那我先回去了。”皇甫卓最后落下一声,朝着自己的汽车走去。

    ******

    夜深人静,皇甫琛高大伟岸的身躯立在司令府门外一阵子,雪花落了他一头顶白,西装双肩沾染了这雪花,目光怒红的盯着紧紧合住的司令府大门。

    “少帅,要回府了吗?”陈副官再次上前询问。

    皇甫琛背手转身,阴怒不言,陈副官快步上前拉开了车门,汽车扬起雪而去。

    ******

    次日,少帅府,外头的佣人正在各个院子里扫着积雪,书房里头。

    皇甫琛弯腰在案台上持着毛笔,是不是沾了沾墨汁,在铺开的纸上画着什么。

    这时候,三姨太朱碧莲端着羹汤一步三摇进了书房。

    “少帅~~!”那甜得娇腻的声音传来,“喝点桂圆莲子羹。”

    朱碧莲将羹汤往案台上一放,看着皇甫琛专心致志描画什么的神情,饶有兴趣地凑上跟前。

    “少帅~~!您画得这女子是谁?这怎么还有这么美的莲花纹背?”

    皇甫琛落下手中的毛笔,搁置在砚台上,画中之女子,背着身,墨色长发斜搭在前头,露出美背,背脊骨呈现一朵粉色的莲花,呈现姣好的绽放的状态。

    “你也觉得很好看?”皇甫琛落下声,声音淡漠。

    朱碧莲连连点头,“正是,少帅这画笔犹如神来之笔,落在纸上总是这么栩栩如生,这么一朵莲花画得就好像跟真儿似的。”

    皇甫琛抬眸,目光冷漠扫过朱碧莲,“若本帅说这朵莲花是真的呢?”

    朱碧莲诧异了下,“少帅,世间真有此女子?”

    皇甫琛缄默了,目光暗沉,那一夜所见的,至今在脑海久久挥之不去,那种渴望将那个女人拥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的冲动汹涌澎湃。

    皇甫琛目光落在画上,沉默了许久,终是回神,见着三姨太依旧站在身侧,声音不悦扬起,“你进来做什么?”

    朱碧莲吓了一跳,连忙端过一旁的羹汤,“少帅,我给你送莲子羹。”

    “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朱碧莲听着,心里头很是失落和不情愿,探口问道,“少帅,要不让碧莲为您捶捶背吧?好些日子没好好伺候您了。”

    朱碧莲的手刚刚触及皇甫琛,皇甫琛单掌遏住了女人的手腕,声音低冷,“不用!!你出去吧!!”

    朱碧莲听着如此决绝冰冷的声音,哪里还敢多做逗留。

    出门时,陈副官从外头进来。

    “少帅。”

    “何事?”

    “少帅,后天就是卓少和叶小姐的订婚宴,在督军府大摆筵席,您看是贺礼的单子,请你过目。”

    陈副官递上了一张清单,皇甫琛脸庞抽搐着,“不用了,照着买!!”

    “是!少帅。”陈副官连忙应声,刚要出门。

    “少帅,还有一事!”陈副官突然折回。

    皇甫琛猝然大怒,拍案而起,怒喝道,“陈副官!!你劳什子到底还有什么事!!不懂得一次说清?!!”

    陈副官吓了一跳,手心出汗,顿了顿神色,“少帅,叶小姐那边。。。今天还要请吗?”

    “不用!!”皇甫琛冷怒落声。

    陈副官转身打算赶紧离开。

    “慢着!!”皇甫琛双臂撑在案台两侧,厉声叫住。

    “少帅,还有何吩咐?”

    皇甫琛目光落在那张画上,伸手扬起那张画,“陈副官,请!!今天继续请,你把这幅画送去给她,就说本帅在望月茶楼等她!”

    陈副官接过那副画,不敢多看一眼连忙卷好,退出了书房。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