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一唱一和,双簧上演(9000+)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八十三章 一唱一和,双簧上演(9000+)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这时候,大姨太金语秋领着一位温柔恬静的姑娘落座在另外一桌,那位姑娘正是大姨太的娘家堂妹,唤名金雪离,一双杏目时不时觑向主座的皇甫卓,眉目含羞。

    这一桌坐着二姨太和三姨太,皆用嫉妒到喷火的目光盯着坐在主座的四姨太夏芸。

    大姨太金语秋这一落座,就不讨喜,二姨太陈婉婉瞥了她一眼,讥讽的口气,“我说语秋,你这是同人不同命啊,这老四生了闺女就大摆宴席,你这大家闺秀出生的姨娘,生的闺女可是皇甫家的长女,这连个道喜的人影都没有,你可真咽的下这口气!”

    金语秋眉梢染着不悦,却是隐忍住,淡然地笑了,“婉婉,少帅做事自有少帅的用意,我们几个姐妹同为侍奉少帅,就应该齐心协力,为少帅排忧解难,不该在背后嚼舌根子,少帅若是知道了,婉婉妹子,这少帅会该如何责罚你?”

    “你!”陈婉婉气得要站起来指责,一旁的三姨太笑得几分看戏的心态,那笑容落在二姨太眼中,看着分外讽刺,陈婉婉咽下气,终是坐了下来。

    皇甫琛这桌,已经依次有人上前朝着皇甫琛和四姨太夏芸敬酒,各种献媚,四姨太整张嘴都笑得合不拢嘴。

    叶嫣然至始至终只是喝着茶水,垂眸不语,她期盼着这一场筵席的结束。

    皇甫琛时不时余光瞥向了叶嫣然,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眼神落在另外一桌,和大姨太金语秋对视了一眼,金语秋立刻明白地朝着皇甫琛点了点头。

    这时候,帅府的管家领着几位仆人,扛了两缸的酒进来。

    管家朝着少帅,走上前,低头弯腰恭敬道,“少帅,上好的女儿红,这两坛地窖里头藏了数十年。”

    皇甫琛点了点头,沉声落地,“开坛!”

    随着酒坛的开启,一缕缕尘封的酒香四溢而出,飘满每人的鼻息间。

    “好酒!好酒!”宾客间都发出赞美的声音。

    “每个人都满上!举杯同饮!”皇甫琛沉声落地。

    一杯杯的酒满上,一桌桌的人开始饮酒,叶嫣然没有举杯,垂眸,一缕缕凌怒的恨意盈满胸口。

    酒过三巡,皇甫卓扶了扶额头,几分酒意迷蒙了双目。

    “阿卓,你怎么样了?喝多了吗?”一旁的叶嫣然关切地询问。

    皇甫卓站了起来,拍了拍叶嫣然的手背,“我没事,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皇甫卓撑起了身躯,不停地捶了捶脑门,朝着外头走去,皇甫琛目光泛着几分笑,喝了一口掌心中的酒,目送着皇甫卓身影消失。

    这时候,另外一桌,金语秋扶着几分酒熏之意的堂妹金雪离,离开了桌席。

    *******

    晌午过后,帅府的后院搭了戏台,唱堂会。

    叶嫣然陪同着督军夫人和老夫人说着家常话,看着戏台上唱得眉飞色舞的唱角,思绪被勾回了月前,那一场在督军府的堂会,戏台下发生的一幕幕,不停地冲击脑袋,在脑海中回放。

    叶嫣然不停地甩去脑海中的思绪,眸光落在不远处,被四位姨太太簇拥在一块的皇甫琛,看着那一脸冷峻,薄唇紧抿的男人,心里头一阵翻山倒海的气愤。

    皇甫琛目光深谙地落在戏台上,唇角浮起一丝深笑,笑得几分邪味和兴致,戏台下,女人不停地反抗和推拒,却终在自己身下绽放最美的颜色,那娇羞慌乱痛恨的神情,至今令人难忘。

    毫无预兆,皇甫琛猝然转头,双目一下子对上了出了神的叶嫣然,那双凤眸正朝着自己。

    皇甫琛猝然心间腾起说不出的喜悦,深邃的鹰眸亮了几分,这女人是在看自己吗?

    叶嫣然发现皇甫琛转头,愣了一阵,回过神,连忙慌乱地撇开视线。

    皇甫琛见到,心里头越发激动和欣喜,这女人是害羞了?看来她真的是在看自己!还嘴硬!嘴硬对本帅没有半点心思,这偷偷看自己,不是爱慕的心思,是什么!

    “少帅,您笑什么这么开心啊?”一旁的四姨太见着少帅笑得眉目闪烁,整个人心花怒放地高声发问,生怕别人没听见。

    这四姨太一嚷嚷,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叶嫣然又一次抬头,瞅了一眼。

    皇甫琛这脸色瞬间暗沉了下来,目光冷凛地盯着四姨太夏芸,声音几分斥责,“安分点!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少帅。。我。。”四姨太一下子委屈地扁着嘴。

    “哇哇哇~~”四姨太怀里头的女娃娃瞬间哭了起来,嚎啕声一下子分外刺耳。

    四姨太连忙朝着一旁的奶娘招了招手,把孩子交给了奶娘,她可不想错过这么个机会,能够和少帅齐肩并进地坐在一块,大有少帅夫人的气派。

    皇甫琛却是没有再理会四姨太,时不时瞅了瞅叶嫣然,叶嫣然安静地将视线落在戏台上。

    第一场戏落了帷幕,叶嫣然四下张望了去,眉心微蹙,奇怪了,这阿卓去哪里了?不是去醒醒酒吗?

    “是在找阿卓吗?”一旁的督军夫人询问道。

    叶嫣然朝着督军夫人温婉地浅笑,“嗯,阿卓去了有一阵子,我去找找吧!”

    叶嫣然正想着站起来,这时候不远处的大姨太金语秋带着丫鬟,急忙忙地跑来,朝着皇甫琛欠了欠身,“少帅,大事不好了,您快去看看!”

    皇甫琛掌心中的茶杯重重地落下,慢条斯理的神色,声音低沉,“慌慌张张做什么!!有事先说!”

    金语秋几分闪烁的神色,却是掩饰得极好,看着众人,低头,哆嗦着开口,“少帅。。这。。我。。”

    “你究竟要说什么!!”皇甫琛怒声喝道,“什么这这我我!!有什么话快说!言辞不清不楚,本帅一样休了你!”

    “是是是!”金语秋连忙慌乱地点头,“少帅,是这样的,我今天带了娘家的堂妹过来,刚才小姑娘喝多了,我就送她去了客房歇息,这不刚才要去看她,可是这客房里头动静很大声。。这守在门口的丫鬟仆人都说有个男人进去了。。”

    众人一听,皆是愣了一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督军夫人,拍响了桌面,“这还了得!这姑娘家休息的厢房,岂能让男人进去!没人拦着吗?”

    “夫人!”金语秋连忙上前,言语几分遮掩,“夫人,进去的男人可是卓少。。”

    “阿卓?”督军夫人连着叶嫣然都惊诧地出声,叶嫣然尤为激动地站了起来。

    “大姨太,你可有看差了?你是说我的未婚夫卓少吗?”叶嫣然上前,焦急地询问金语秋。

    金语秋看着叶嫣然几分尴尬,心里头思量着,少帅要自己这么做,她搞不懂为什么,不过这么做的后果,该是这位叶小姐最难过吧。

    “叶小姐。。这。。这您可以过去看的。。”金语秋声音低了几分,却是又焦急地看向了众人。

    叶嫣然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一把拉着金语秋的手,“你带我过去,阿卓在哪里!我要见他!”

    金语秋和皇甫琛不经意的对视,皇甫琛递了个肯定的眼神,金语秋连忙拉着叶嫣然的手,“叶小姐,你快跟我去!好得卓少是您的未婚夫。”

    叶嫣然跟着金语秋离开了戏台,身后的一众听戏的人都站了起来。

    皇甫琛不动声色地尾随而上,另外三位姨太太见着,连忙开口道,“我们也过去瞧瞧!”

    “督军,要不我们也过去看看?”督军夫人搀扶着老夫人站起来,老夫人开口道。

    “好!”老督军沉声落地,搀扶着老夫人,“娘,我扶你一起过去,看看是不是阿卓这孩子!”

    *********

    一众人浩浩荡荡朝着西厢的客房奔去,戏台上唱戏的戏班子都弄得一头雾水,看着戏台下瞬间空了一片。

    西厢客房的前院,几个使唤丫鬟和粗使婆子都互相交头接耳,那间客房里头女人的娇吟声一浪盖过一浪。

    金语秋带着叶嫣然过来,听着里头的动静声,一脸尴尬地看向了叶嫣然。

    叶嫣然虽然和皇甫琛有过夫妻之实,这听见如此脸红心跳的声音,忍不住双颊涨红,只是这听着是女人声音。

    叶嫣然连忙拉了一旁的一位粗使婆子,指着紧闭的房门,“阿婆,你告诉我,那里头男人是谁?”

    老婆子看着叶嫣然,几分尴尬笑意,“我看见是卓少爷走进去了!”

    叶嫣然听着,整个脑袋犹如棒喝,嗡嗡嗡地作响,不停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时候,皇甫琛一众人已然站在叶嫣然身后,皆是看向了紧闭的房门,房门里头女人娇吟的声音夹着几分哭喊声,听上去似乎很痛苦。

    皇甫琛嘴角漾起一抹深笑,落在前头脸色难看的叶嫣然,心里头很是舒畅。

    “噢~~~噢~~~”房间里头传来一阵男人释放低吼的声音。

    这声音如此熟悉,叶嫣然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督军夫人和老夫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意外到不能再意外,这阿卓怎么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有悖伦理之事!

    皇甫琛只是沉笑着,不远处的金语秋,一双小手紧紧地攥着,心里头思量着,这可委屈了雪离妹子,这么个黄花大闺女的,算是失了名节,不过这少帅说了,一定会为雪离妹子争得名分,这么想,或许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嫣然。。”督军夫人上前,带着几分愧疚之意看着叶嫣然,“别担心,若真是阿卓这逆子在里头,一定要重罚!这娶你做皇甫家的儿媳,还是逃不掉的事实,这婚事都订下了,别担心。。”

    叶嫣然手心冒着冷汗,督军夫人说的话在耳畔回响,却是怎么也没听进去,整颗心都凉了一半,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忍着泪水,看着紧阖的房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房门打开时候,皇甫卓一身凌乱的衣衫,白色内衫,对襟扣子解开,凌乱地敞开,露出白希的胸膛,零碎的发丝被汗渍浸染,发丝下一双眼睛迷惘,神色几分憔悴!

    “阿卓!”督军夫人最先叫了一声,忐忑地上前。

    皇甫卓抬头,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眼前一院落的人,瞬间怔住了双目。

    金语秋连忙朝着房间里头奔进去,床榻下,落了一地的破碎的衣布,床榻上,金雪离浑身白嫩染着青一块紫一块,双眸里头盈满了泪水,怔怔地看着床顶。

    金语秋走上前,一把抱起了床上的金雪离,痛心地安慰道,“雪离妹子,你还好吧?”

    金雪离泣不成声地看着眼前的金语秋,“秋姐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金语秋眸色微微慌乱闪,却是抿唇不语,目光落在床榻上那一抹落红,拍了拍金雪离的后背,安慰道,“没事,这事秋姐姐一定要少帅为你做主,一定要卓少对你负责,娶你为妻!”

    金语秋起身,朝着一旁的梳妆台走去,拉开柜子,取出一把剪刀,走到床榻前,弯腰捡下被单上那一块落红布。

    “秋姐姐。。你要做什么。。”金雪离哭着喃喃问道。

    金语秋捏着那块落红布,朝着金雪离晃了晃,“雪离妹子,不怕,秋姐姐立刻让少帅为你做主!”

    *******

    门外,皇甫卓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叶嫣然跟前,一双眼睛发红地盯着叶嫣然,颤抖地开口,“然儿。。我。。”

    “啪!”的一声清脆的掴掌声落下,四周一下子陷入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皇甫琛目光暗了几分,心里思量着叶嫣然这个女人还真是敢做,当着父亲母亲还有奶奶的面,就这么给阿卓一个响亮的耳光子!真是一匹烈得不能再烈的母马。

    皇甫卓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喉咙哽在酸楚,“然儿,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怎么回事?我没有。。我没有。。。”

    皇甫卓被急得气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眼前发生的一切。

    叶嫣然眸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皇甫卓,眸光闪烁着泪水,心疼的泪水从眼角两侧溢出,滑落脸颊,心凉得快要冻结了自己。

    “少帅!!少帅!您可要为妾身做主!”金语秋紧攥着那块落红布从房间里头连哭带喊地跑出来。

    “噗通”一声,金语秋跪在了皇甫琛脚跟前,“少帅,您快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金语秋递上了那一块落红布,给众人看了一圈,朝着皇甫琛声嘶力竭般抽泣道,“少帅,这雪离儿可是我的堂妹,可是我最好的妹子,这我伯伯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伯母早逝,我伯伯又舍不得续弦,这么多年了把我这雪离妹子当成宝贝养大,如今就这么被卓少毁了名节,这可当着众人的面,这要她以后如何抬头做人!!这雪离妹子刚才都寻思着要去投井自尽!这可要我伯伯家断了后!少帅,这雪离妹子是我带来帅府,本想着热热闹闹的,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我可无颜见我那伯伯,也无颜见我娘家人。。。少帅,您可要为妾身,为雪离儿做主啊!”

    金语秋一边哭得惊天动地,哭着哭着整个人都扑到了地上,抓着皇甫琛的脚,使劲地哭道,“少帅,雪离儿,可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这卓少怎能如此兽性大发,干出如此有悖伦理事情。。。”

    “你!!!”皇甫卓气得在一旁指着金语秋,却是百口莫辩,下一刻,他的双目落在了皇甫琛的脸上,又看向了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的大姨太金语秋,瞬间恍悟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皇甫卓猝然仰天大笑,笑得冰冷刺骨般悚人。

    “好一出双簧戏!真是好一出双簧戏啊!”皇甫卓笑得泪水溢出,身躯摇摇晃晃地前前后后,一双眼睛悲恸地看着叶嫣然,太多的苦涩哽在喉中。

    叶嫣然泪水无声无息,不停地滑落,眸光模糊而又清晰看着那块落了红的床单布,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她何尝不知道这一出戏,是谁的安排?只是自己恨!恨为何她的阿卓这么笨,竟然就这样入了圈套!恨自己再也不能给她的阿卓这样一块染了红的白布!为什么!!

    皇甫琛嘴角浮起一丝邪笑,却是没有人察觉,佯装怒气,朝着金语秋喝道,“哭什么哭!给本帅起来!!丢人现眼!站一边去!”

    金语秋愣了一下,站了起来,哆嗦道,“少帅,可是雪离她。。。”

    “住嘴!!”皇甫琛厉声喝止,朝着老督军和督军夫人跟前一站,“爹娘,这件事,我看还是你们来做主吧!”

    督军夫人朝着金语秋走上前,招了招手,“语秋,你过来!”

    金语秋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娘,您请说。”

    “里头那位姑娘可真是你的娘家人?”

    金语秋连连点头,“娘,真是,我们金家也是商贾之家,里头是我的堂妹,闺名金雪离,是我大伯唯一的闺女,除了这闺女,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孩子了,娘,您可见我这堂妹可是我大伯的掌上明珠,疼在心窝里的。”

    督军夫人听着,微微拧了拧眉头,想了想,开口继续问道,“你大伯?金家,可是那位开了金贵贸易行的那位金老板?”

    “娘!正是!我大伯就是那位贸易行的金老板,我大伯早年远洋去了南洋,还去过东渡,这学会了这贸易行这点行道,这贸易行可是连着开了好几家,这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今后谁要是娶了他家闺女,这些家当都是这未来女婿的!”

    金语秋顿了顿,观察着督军夫人变幻的神色,一旁的皇甫琛似笑非笑地落在一脸失魂的叶嫣然身上,心里头一阵鼓噪,叶嫣然,本帅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如何嫁给我的好弟弟!

    督军夫人听着,心里头一阵心动,一旁的老夫人跟着亮了眼睛,两人对视了一眼。

    皇甫卓朝着督军夫人靠近,发红的眼睛正视着,“娘,奶奶!爹!”

    “我这辈子除了娶叶嫣然为妻,绝对不会再娶任何一个女子!即使是妾都不可以!”皇甫卓斩钉截铁地落下话。

    房间里头,门后,金雪离捂着嘴,泪眼婆娑地偷偷瞅着外头声音坚定的男人,心里头一阵阵发疼。

    “又没让你不娶嫣然!”老夫人苍老的声音落地,看向皇甫卓,“阿卓,如今这是你自己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这姑娘的名节事关重大,你不负责,谁来负责?难不成真要人家金家千金投井自尽,你才罢休?”

    “就算你见得了她投井自尽!奶奶也不许!我们皇甫家绝对不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皇甫家的男儿敢做就敢当!这金家小姐你娶定了!”老夫人掌心中的拐杖重重地落地,连击三声,像是用了许多的力气。

    老夫人心里盘算着,这金家千金既然是独生女,家财万贯的,娶进皇甫家,壮大皇甫家的军备财力,实属儿媳的好人选!这嫣然是叶司令的千金,可以让阿卓两个都娶!

    “奶奶!!”皇甫卓声音重了几分,“可是然儿怎么办?我还有然儿,我已经和她订婚了!”

    此时此刻,叶嫣然已经双眸盈满了泪光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灰蒙蒙一片。

    这时候,老夫人还未开口,督军夫人上前,笑道,“阿卓,嫣然和金小姐你可以都娶进门,这不分大小处着,不就是了!”

    “我不要如此!!”皇甫卓恼怒地喝道,“我只要娶嫣然一人!我只要她一人足矣!”

    “混账东西!!”老督军洪亮的声音一喝,怒目圆睁,“既然只要一人足矣,今ri你为何碰了这金家小姐,这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有何辩解!!这皇甫家的男儿岂能畏首畏尾,这做了就是做了!没有抵着白乞不认账!”

    皇甫卓被老督军这么一喝,弄得浑身无力。

    至始至终,皇甫琛只是静默地看着,仿佛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金语秋却是不停地捏着冷汗,她现在还弄不明白,这少帅究竟为何要这么做?该不是看上了雪离那丰厚的嫁妆吧?可是若真的是为了那嫁妆,少帅为何不自己娶了?而是栽给了卓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叶嫣然再也听不下去,整个人径直朝着外头走去。

    “然儿!然儿!你别走!你听我说!”皇甫卓衣衫不整地拉着叶嫣然的手臂,不停地追着,焦急地眼眶发红,泪水盈眶。

    叶嫣然停下了脚步,眸光空洞地看着眼前的皇甫卓,“阿卓。。我们都好好静静,别跟来。。”

    叶嫣然抽出了手臂,转身,跑着穿过层层叠叠的府院,朝着帅府大门走去,她急切想要逃离这里,整个心口闷得快要炸开。

    皇甫卓手臂僵在了半空中,那一抹倩影在前头跑着,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眼中,一如曾经的噩梦,他的然儿离开自己。。

    ******

    直到众人散去,皇甫琛拍了拍金语秋的肩膀,“做得不错!想要什么尽管告诉陈副官或者管家,他会替你去采办!”

    金语秋见着皇甫琛要离开,焦急地开口,“少帅!我更关心我堂妹她。。。她的清白卓少可负责啊?”

    皇甫琛眉梢微微上挑,云淡风轻地吐了两个字,“会的!”

    皇甫琛走出院落,金语秋眉头微拧着,朝着厢房里头去。

    金语秋一进厢房,金雪离跪上前,哭得泪眼婆娑,“秋姐姐,你一定要帮我,我该怎么办。。呜呜。。。”

    金语秋上前赶紧扶起地上的金雪离,“别哭!别哭!没事的,少帅答应了,刚才老夫人她们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指明了要卓少连着你和叶家小姐一块娶了,还不分大小!”

    “可是。。可是卓少他不愿意娶我。。呜呜。。”金雪离不停地落泪,皇甫卓那一声声果决的话至今萦绕在耳畔。

    一阵子的安慰和哭泣,金雪离猛然抬头,哭红的眼睛看着金语秋,“秋姐姐,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他那样?为什么突然会那样?”

    金语秋听着,神色慌张地闪烁了下,笑得几分尴尬,“这个。。。这个男人要对女人做出那事来,我哪里知道。。这恐怕。。要问卓少吧。。”

    金雪离一听,整张脸颊都涨得通红,朦胧的意识中,疼痛迷离,当自己恢复了意识,整个眼前都是那张梦回百转的脸庞,在自己头顶驰骋的画面。。

    金雪离一下子双手捂住了脸颊,温度发烫得厉害,皇甫卓!皇甫卓!这个曾经的救命恩人,曾经梦回百转的男子,不可触及,却是以这样方式,这样完全很突然的方式和他。。金雪离一想到皇甫卓说的那句话,今生只娶叶嫣然一人,心里头又一次痛了起来,整个人呜咽着抽泣。

    *******

    夕阳西下,入夜时分,少帅府大门口。

    一辆汽车停下,皇甫琛正要出门,陈副官正为其拉开了汽车门。

    “皇甫琛!!”一道森冷暴怒的声音传来,皇甫卓双目怒红地站在了不远处。

    “卓少。。。”陈副官话还未落。

    皇甫卓冲上皇甫琛跟前,目光凌怒地看着眼前的皇甫琛,“皇甫琛!!”

    皇甫琛淡淡地扫了皇甫卓一眼,森冷的口气,“怎么?大哥都不叫了?”

    “你还配做我的大哥吗!!”皇甫卓怒声吼道,“为何要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我和然儿在一起!!你究竟还要卑鄙无耻到什么地步?”

    皇甫琛深褐色的瞳孔绽放着凛冽的寒芒,口气森冷,“叶嫣然配不上你了!她的身子已经脏了!这事我以为你都懂!”

    “你!!”皇甫卓一把楸住了皇甫琛的衣领,激动地叫道,“皇甫琛!!这一切都是你逼然儿的!她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可是我的未婚妻!!!”

    皇甫卓大声地叫嚣,心中憋屈许久的屈辱,愤怒地涌出了热泪。

    皇甫琛目光冷漠地扫了一眼被皇甫卓楸住的衣领,慢条斯理地回落,“阿卓!大哥是为了你好,叶嫣然性子烈,身为女子太过自负,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你,你调教不来!我来!”

    “这分明就是你的私欲!!”皇甫卓气愤地怒叫。

    皇甫琛淡淡地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有很大一部分的私欲!叶嫣然果真是个魅惑男人的妖精!”

    “你!!”皇甫卓咬牙切齿,抡起一个拳头“嘭”的一声灌在了皇甫琛脸髋骨上,“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少帅!!”一旁的陈副官紧张地上前。

    皇甫琛淡定地抬手,制止陈副官上前,伸手抹了一把脸髋骨,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的皇甫卓,“阿卓,这一拳我让你,算是当大哥的给你道歉,这叶嫣然如今也是我的女人了,一个女人而已,既已成事实,就别太放在心上!”

    皇甫琛拍了拍皇甫卓的肩头,“阿卓,好好娶了金家小姐,助我皇甫家的财力,这皇甫家今后一统天下还不是你我兄弟俩的!”

    皇甫卓一把甩开了皇甫琛的手臂,冷哼一声,“我皇甫卓没有你这样的亲兄弟!”

    话落,皇甫卓怒目盯着皇甫琛,抬起手,指着皇甫琛,“皇甫琛!你听着,你得到然儿的人,也休想得到她的心!然儿至始至终心里只有我皇甫卓这个男人,我们月老面前发过誓拜过堂,三生石庙情定一生!你永远望尘莫及!”

    皇甫卓落下这一撂话,大跨步离开。

    皇甫琛目光森冷地看着皇甫卓渐渐远去的背影,一双手掌握得咯咯直响,劳什子的山盟海誓!愚蠢之极!这女人就像一匹马,驯着久了,骑着顺了,也就一心一意!

    皇甫琛不屑地冷哼一声,再一次抚了抚脸髋骨,若不是因为是自己的弟弟,抢了他的女人,这一拳也不会让给他!

    “少帅,现在还要去司令府吗?”一旁的陈副官提醒道。

    皇甫琛利索地钻入后车座,沉声下令,“开车!”

    *******

    司令府,已经入夜了,后院,落了几日的大雪,今夜停了许久,梅树枝头,梅花迎着寒风绽放。

    叶嫣然看着枝头的梅花,眸光空洞无光。

    皇甫琛和叶司令寒暄了几句,借故来到了后院里头。

    叶嫣然余光扫了一眼身后,快速靠近的皇甫琛,声音清冷,“你还来做什么?我还有什么值得少帅您费心的?”

    皇甫琛沉脚上前,近乎贴着叶嫣然的后背,停下了脚步,鼻间嗅着女人发丝散发出的一缕缕体香。

    “做本帅的八姨太!”

    叶嫣然手指轻轻地拨弄着枝头上迎着寒风绽放的一枝梅花,笑得几分苦涩,“你就那么笃定我会答应?”

    “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本帅是你最好的归宿!”皇甫琛目光深谙,落在女人柔软的发丝上,多么迫切地想要拥着女人入怀!

    “噢?何以见得?”

    皇甫琛手指头轻柔地撩拨着女人的发丝,声音低醇透着几分邪味,“嫁给阿卓,两女共侍一夫,违背了你的初衷,就算你愿意,你也给不了阿卓最美好的你,相比那位金家小姐,你这一身傲骨,定然不愿意输人一截,你宁愿选择不嫁!对吧?嫣儿?”

    叶嫣然落下手指,转身,一双清亮的凤眸,迎上男人的眼睛,吐着清冷的字,“皇甫琛,你别忘了,我还可以谁都不嫁!”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