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天高海阔,枪口逼迫(5000第一更)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八十四章 天高海阔,枪口逼迫(5000第一更)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叶嫣然落下手指,转身,一双清亮的凤眸,迎上男人的眼睛,吐着清冷的字,“皇甫琛,你别忘了,我还可以谁都不嫁!”

    皇甫琛粗粝的手掌摩挲着女人的细腰,低头,声音低沉暗哑,“是吗?打算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吗?”

    叶嫣然一掌拍落男人的手掌,冷嗤道,“我叶嫣然何须青灯古佛,若真那样,我算是空有一身医术,我叶嫣然虽不是医术精湛,却也可以救人治病,一副医药箱,就能够行走四方!”

    皇甫琛双目深邃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是吗?”

    男人手掌一把捏住了女人的下巴,揉了揉,“这女人还是不要念书好,才懂得何为三从四德,何为百依百顺!”

    叶嫣然迎上了皇甫琛的眼睛,“要让我嫁给你做八姨太,就像你那些太太一般,对你言听计从,逆来顺受!皇甫琛,我告诉你,我叶嫣然办不到!"

    "办不到!你也得办!本帅说过,会让你自己求着嫁给我!"皇甫琛沉厉的声音落下,收回了手掌.

    皇甫琛上下打量着叶嫣然,那种端视的眼神,好似一只猎豹。

    “呵~~!”皇甫琛一声冷哼,"本帅等着!等你成为本帅的一席之地!"

    “哈哈哈!!”皇甫琛猖狂的大笑,脚步朝着司令府外头而去。

    叶嫣然看着男人的背影,心弦拨动,喃喃自语,“皇甫琛,你这算是对自己最后的警告吗?”

    ********

    叶嫣然进了屋,叶司令落下手中的烟袋,“嫣然,过来!”

    叶嫣然愣了下,缓缓地走上前,“爹,怎么了?”

    叶嫣然四下看了一眼,心里寻思着,皇甫琛应该离开有一会了。

    叶司令猝然抬头,看着叶嫣然,“然儿,你和少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别瞒着了,你回诏阳这么一阵子,少帅隔三差五来司令府,这以前少帅可是从来没有踏进司令府一步,爹是过来人,看得出少帅每次都是借故来看你,你和他究竟?”

    “爹!!”叶嫣然双眸泛着泪光,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双掌扶着叶司令的膝盖,颤抖着唇瓣。

    “然儿,究竟发生了什么?”叶司令看着眼前的女儿,泪光闪闪,“是因为阿卓和那位金家小姐的婚事吗?”

    叶嫣然哽咽着泪水,“爹。。我嫁不成阿卓。。我的。。我的清白已毁。。”

    “什么?!”叶司令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叶嫣然,皱紧了眉头,“是?是少帅?”

    叶嫣然双手紧紧地攥着,咬着唇点了点头,滚烫的泪水滚落脸颊,“是他!是皇甫琛毁了我名节!”

    “他逼你的?”叶司令继续追问。

    叶嫣然点了点头,声音悲愤却坚定,“爹,我不想嫁给皇甫琛,成为他的八姨太!他一直在逼迫我嫁给他,成为他的八太太!”

    叶司令拍了拍叶嫣然的肩膀,“爹懂!不想嫁就别嫁了!”

    “爹。。”叶嫣然惊愕地看着眼前的父亲,“那。。那该如何回绝皇甫琛,他真的。。”

    叶嫣然说不出口势在必得四个字,可是她感受得到皇甫琛自信满满。

    叶司令冷哼一声,“嫣然,你是我叶毅的女儿,若真皇甫家的两个儿子逼你到如此份上,为父让你大哥撤兵齐州,我们一家人向老督军请辞,带着叶家的老兵,告老还乡!”

    “告老还乡?”叶嫣然站了起来,双眸闪烁着,“爹,这样好吗?您不是说叶家是皇甫家世代的功勋良将,这样带着叶家兵告老还乡,这要大白天下,这世人皆会笑话皇甫家,更会不耻我们叶家,认为我们不忠不义!”

    叶司令眉目凝重,看着眼前的叶嫣然,“嫣然,你是我叶毅的掌上明珠,皇甫琛竟然敢如此待你,皇甫卓又能够背弃你,为父心疼你,这口气咽不下去!”

    “不不不!”叶嫣然连忙摇头,“爹,这事不能怪阿卓,其实阿卓是中了皇甫琛的圈套,他与那金家小姐是被人落了陷阱!”

    叶司令看着叶嫣然,有点不解地问道,“那你还打算嫁给阿卓,和那金家小姐共侍一夫?”

    叶嫣然眸光暗淡,看着眼前的父亲,“爹,我不嫁了,我成全阿卓和金家小姐,我配不上阿卓,我已经被皇甫琛毁了,我不想毁了阿卓心目中最美的我!”

    叶司令沉默了片刻,叹了一口气,“若是如此,这要退婚,你这名誉可会受损!”

    叶嫣然几分苦涩的笑意,“爹,如今我名节都毁了,名誉又如何?爹,我想了一个晚上,我终于想到了一条对大家都好的路子!”

    “什么路子?”叶司令连忙追问。

    叶嫣然双眸镇定,“爹,我想去德国,那里有最新的西医技术,我去那里学习。”

    “可是你会德语吗?这德国路途遥远的,过去一趟就是个把月的路程。”

    叶嫣然清亮的眸子里头,泛着几分忧愁,“爹,不会我可以学,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若是今生和阿卓无缘了,我只想远走他乡,有着属于我的一片天!”

    叶司令几分赞许的目光,颔首赞同,“嫣然,你不愧是我叶毅的女儿,不因受挫而自怨自艾,新时代的女子,就该如此!爹支持你,我会安排你去德国的!”

    “那我和阿卓的退婚呢?”叶嫣然一把擦拭了脸上的泪水,一脸疑虑。

    叶司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事我来处理,你不用操心了!”

    “爹,我上楼休息。”

    叶司令转头看着叶嫣然上楼的背影,敛着皱纹的眼睛沉了沉,心里若有所思。

    *******

    次日,医馆里头,叶嫣然正在忙活着为问诊。

    皇甫卓冲了进来,直逼叶嫣然跟前,“然儿,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叶嫣然落下耳边的听诊器,瞟了一眼皇甫卓,“阿卓,你外头去等,等我问诊完,和你去吃饭,我们好好谈谈吧!”

    皇甫卓焦急地处在了一旁,看着忙碌的叶嫣然,他何尝不知她和自己一样,一遇见病人就专注起来,只是如今他不想再碰这些医药。

    过了一个上午,医馆附近的一家酒楼,雅间里头,叶嫣然和皇甫卓相视而坐。

    “然儿,你要相信我!”皇甫卓一把按住了叶嫣然的手,激动地言语,“我和那个金家小姐的事情是被人陷害的!你应该清楚我皇甫卓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叶嫣然声音低落,看着眼前的皇甫卓,连日的训练,已经褪去了往日的白希,清俊的眼睛多了一层憔悴。

    “可是我知道那又如何?”叶嫣然泛着一丝丝苦涩的笑,“阿卓,那金家小姐清清白白,你和她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发生那样。。。那样的事情!”

    叶嫣然快要说不出口,整颗心都在颤抖地发疼。

    “然儿!”皇甫卓激动地整个神情很是焦急,“然儿,可是我只想娶你一人为妻,金家小姐我是不会娶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拒婚!”

    “阿卓!不要!!”叶嫣然站了起来,同为女人,她很能理解金家小姐此时此刻心中的痛。

    叶嫣然握住了皇甫卓的手,“阿卓,别这样,娶了金小姐,好好待她!上苍让我们有缘相遇一场,有缘无分,这都是命!”

    叶嫣然哽咽着酸涩的泪水,硬是吞咽了下去。

    “不不不!这不是命!”皇甫卓整个人都气急了,“然儿,你一直都不信命的,你说过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要自己去争取!我们相爱了这么多年,如今就差这一步了,就这一步我们的爱情就能够修成正果!”

    叶嫣然泪眸闪烁着悲恸,抽泣道,“阿卓,你还不懂吗?我们这一步差得太远太远了,这不是单纯的一步,这是你的责任,我的归宿。。。”

    叶嫣然再也说不下去了,整个喉咙都哽塞住,不停地落泪,一双凤眸泪水像止不住的潮水迅猛地上涨。

    “然儿,求你!别哭!让我给你归宿!相信我!”皇甫卓不停地擦拭着女人的泪水,上前一把拥住了叶嫣然,紧紧地搂住。

    皇甫卓抱着怀中的女人,温热的唇贴近女人的娇嫩沾着泪水的唇瓣,轻柔地亲吻,辗转地亲吻着女人的唇瓣。

    叶嫣然泪水滴落,渗入两人的唇瓣间,皇甫卓激动地想要更多,舌头开始探入女人的檀口。。

    “不要!!”叶嫣然猛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推开了皇甫卓,泪水涟涟地看着皇甫卓,心口一阵阵发疼。

    “阿卓!我不想和你这样下去,我父亲很快会和督军提退婚的事,我们缘分已尽了。。。”

    叶嫣然甩开了皇甫卓的手,掩着嘴哭泣着夺门而出。

    “然儿!然儿!!”皇甫卓手掌落空僵在了半空中,瞬间回神,一下子追了出去。

    大街上,飘起了鹅毛大雪,小摊小贩皆是搭起了棚子,抵御风雪。

    叶嫣然踩着圆头皮鞋,迎着风雪快速跑着,身后的皇甫卓快速地追着,一边追着一边叫道,“然儿!然儿!别跑!”

    皇甫卓追了上去,快速地拉住了叶嫣然的手臂,一把将女人拉进怀中,双臂紧紧地搂住,“然儿,求求你,别走!我不要和你退婚,我不要!我要娶你做我的新娘子!月老庙里我们可是拜过堂的!我们早已经有了誓约,今生今世,相爱相守,至死不渝!”

    “阿卓。。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叶嫣然趴在皇甫卓的肩头,滚烫的泪珠扑簌扑簌地滚落,雪花飘飞在两人的身上,落了一层白,两人相拥而泣。

    一辆军用汽车缓缓地行驶,这大雪飘飞,车里头的视线有点模糊。

    皇甫琛坐在后车座里头,闭目养神。

    “少帅,前面看着像是卓少和叶小姐!”陈副官看着前车窗外头,有点迟疑地开口。

    皇甫琛猝然睁开了双目,目光凌厉地射向了外头,大雪飘飞的大街中央,一对紧紧相拥的男女尤为显眼。

    皇甫琛剑眉紧紧地蹙在了一块,脸庞的线条冷硬紧绷,朝着前头司机冷声下令,“小李!!按响喇叭!冲着那两人按响!!”

    “是!少帅!”司机接到命令,连忙“叭叭叭”地按着喇叭,喇叭声响彻在大雪飘飞的街头,沉寂的气氛一下子嘈杂了许多。

    紧紧相拥的皇甫卓和叶嫣然被这惊扰的喇叭声打断,皇甫卓松开了双臂,叶嫣然不停地擦拭着泪水,两人皆是看向了在眼前停靠住的汽车。

    汽车门打开,皇甫琛一双短皮靴伸出汽车,一身华贵冰蓝色的锦缎长衫,披着黑色的水貂毛对襟褂子,发亮的水貂毛衬托着男人矜贵冷傲的气质。

    皇甫卓和叶嫣然皆是双目一惊,看着眼前皇甫琛,叶嫣然双手紧攥着。

    皇甫琛一边踱步而来,冷声嘲讽,“怎么?这大雪天,冻得连皮都厚了一层,这当街就搂搂抱抱起来?”

    “大哥,嫣然冷了,身为她的未婚夫,当街搂了抱了,又如何?”皇甫卓态度已经分化了,再也没有先前的恭敬,胸口燃着一团火。

    叶嫣然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皇甫卓,他何时对皇甫琛说话如此冲了,这眼神看着像是一种仇视!更多的是恨意!

    “呵呵!”皇甫琛冷笑出声,扫了一眼叶嫣然,那一张哭泣过得脸颊,落在眼底,看着分外怜人。

    “未婚夫?”皇甫琛盯着皇甫卓,问得几分嘲讽,“阿卓,这叶司令今早来督军府商量了退婚事宜,你可能还不知晓吧?”

    皇甫卓听着,看向了身侧的叶嫣然,“然儿,爹去退婚了?”

    叶嫣然微微点头,“嗯,我的意思!”

    “为什么!!”皇甫卓一把抓住了叶嫣然的双肩,激动地叫道,“我说了,今生只娶你叶嫣然一人为妻!然儿,你不能退婚!”

    “堂堂皇甫家,岂会被人退婚!!”皇甫琛声音冷厉落下。

    皇甫卓看向了皇甫琛,一脸莫名,“这究竟何意?”

    皇甫琛锐利的鹰眸滑过皇甫卓,落在叶嫣然脸上,“意思就是,如今就算叶司令不退这婚了,皇甫家也退定了!”

    “不!不可能!”皇甫卓连连后退。

    皇甫琛盯着皇甫卓,步步逼近,字字重声,“阿卓,别任性了!这奶奶和母亲已经商量着去金家下聘书了,这新郎官依旧是你!只不过这新娘子换了个人罢了,女人没了可以再有,这和长辈较劲,可是不讨好的事情!”

    “皇甫琛!!你住嘴!!”皇甫卓抡起拳头朝着皇甫琛袭过去。

    皇甫琛后退一步,利索地躲开了皇甫卓的攻击,皇甫卓双目怒红,抡起拳头又是袭上。

    皇甫琛单手背在身后,脚步沉稳,面不改色,利索地闪避开皇甫卓的攻击。

    “卓少!”陈副官上前,单臂拦在了皇甫卓跟前,“卓少,莫要再冒犯少帅了!他可是你大哥!现在更是镇军主帅,你身为镇军新兵,要敬重少帅!"

    “滚开!!”皇甫卓一把推开了陈副官,怒吼道,“狼狈为歼的主仆二人,霸人爱妻!”

    皇甫卓迎着寒风飘雪,攥着拳头又一次朝着皇甫琛扑去。

    一旁的叶嫣然整个脑袋嗡嗡作响,阿卓在说什么?什么霸人爱妻?他究竟知道了什么?他该不会知道我和皇甫琛。。。

    皇甫琛深褐色的瞳孔缩了又缩,猛然间从身后举起一把枪,枪口正对着茫茫大雪的天空。

    “砰~~!”的一声枪声响彻在沉寂的街头。

    皇甫卓抡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皇甫琛举着冒着青烟枪,猝然枪口旋转而下,正对着皇甫卓。

    “不!”叶嫣然见着,双眸震惊,大叫跑上前,双臂拉着皇甫琛的手臂,“皇甫琛!你快放下枪!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皇甫琛举着枪,手臂发硬地屈伸,任由叶嫣然怎么使劲,都动摇不了他丝毫,枪口依旧那么正中地对着皇甫卓的脑门。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