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你娶了我,自求多福(6000)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八十八章 你娶了我,自求多福(6000)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晌午过后,司令府大门口,叶嫣然从黄包车刚下来。

    “然儿!”一道焦急深情的喊声,皇甫卓从角落冲了出来,双臂一下子拉住了叶嫣然的双手,“然儿,你跟我走!我带你离开了,我想清楚了,我可以不要这里的一切,我只想和你在一块!”

    叶嫣然看着眼前的皇甫卓,满脸憔悴,络腮胡子长出了一层,心里头一阵阵发疼。

    叶嫣然手落在皇甫卓手背上,紧蹙着柳眉,“阿卓,来不及了,太多事都来不及了。”

    “然儿,不会的,一切都还来得及,我立刻带你走,我们去德国,或者去日本都可以!我俩都有一身的医术,不怕不能够混生!”皇甫卓激动地开口。

    叶嫣然抬眸看着眼前的皇甫卓,“阿卓,你不是决定弃医从武了吗?”

    皇甫卓听着满眼闪烁着泪光,“然儿,从武是为了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若是失去你了,我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然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皇甫卓双臂一把搂过叶嫣然的身子,紧紧地将女人搂在怀中,眼眶的泪水滚烫地滚落,“然儿。。。我们走吧,不要再待在诏阳,我们去哪里多好,天涯海角,就你我二人,神仙眷侣一般生活。”

    叶嫣然一阵心驰神往,痴了神,脸颊绯红地看着皇甫卓,“阿卓。。可是金家小姐怎么办。。”

    “别说!”皇甫卓手掌捂住了叶嫣然的唇,阻止她即将要说的话语,“你我都懂,金家小姐肯定是受了皇甫琛的指使,才会和我发生那种事,是她自作自受,并不是我皇甫卓对不起她!”

    叶嫣然想说什么,凤眸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皇甫卓,皇甫卓盯着女人清透美丽的凤眸,一阵痴醉,猛然落下手掌,唇一口贴住了女人的唇。

    “嗯。。”叶嫣然深呼一口气,齿缝中挤出些许声响,感受到皇甫卓猛然卷进的气息,浓烈灼热,带着深深的眷恋。

    皇甫卓紧紧地抱着叶嫣然,急促地喘息,唇紧紧地含住了叶嫣然的唇,舌尖带着浓烈气息探入女人的檀口。

    “嗯。。。”叶嫣然心尖猝然一颤,睁大了双眸,看着清俊的男人陶醉地闭着眼睛,深情地亲吻自己。

    叶嫣然看着熟悉的脸庞,是她熟悉的阿卓,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双臂攀上了男人的腰板,唇舌教缠。

    一辆汽车由远及近地开着,车后座,皇甫琛目光淡漠地落在前方的车窗,猛然间,一双鹰眸狠狠地收缩。

    “停车!!”皇甫琛一声暴怒地吼叫。

    “嘎”的一声,汽车猛然刹车。

    二话不说,皇甫琛推门下车,整个人飞快地朝着前方两个紧紧拥吻的男女奔去,身后的陈副官看着,忍不住为卓少捏着一把冷汗。

    皇甫琛从后头楸住了皇甫卓的衣领,强大的手劲将两人分开。

    “嘭~~”的一声,皇甫琛快速出拳,一拳灌在了皇甫卓的脸髋骨上。

    “啊~~!”叶嫣然惊呼一声,她看着皇甫卓瞬间从唇角喷出了一口血。

    皇甫琛拖着皇甫卓,提着他的后衣领,拳头快速地朝着皇甫卓的脸上一拳一拳地袭去。

    “不要!!不要打他!”叶嫣然恍过神,上前双臂想要去抓皇甫琛的手臂。

    皇甫琛不依不饶地一拳拳落在皇甫卓背上,灌在了他的脸庞。

    “皇甫琛!你不能打他!”叶嫣然整个人都焦急了,上前死死地抱住了皇甫琛的腰,想要阻止他,却是完全抵不过他的力气。

    “皇甫琛!!住手!你快住手!!”叶嫣然死死地抱着皇甫琛的腰,却是两只纤细的手臂完全无法将男人固定住。

    皇甫琛提起皇甫卓的衣领,冷峻的眉目一丝丝怒气,冷沉喝道,“阿卓!今天大哥教训你,是要你明白!叶嫣然现在是你的嫂子,你给我离她远一点!再让我看见你对他动手动脚,就不止是一顿拳头这么简单!”

    “呸!”皇甫卓唾了一口血水,冷目等着皇甫琛,“狗屁大哥,有本事你现在打死我,要不我早晚会带着然儿离开这里,你明明知道然儿心里没有你!你就用尽了各种卑鄙的手段!无耻之徒!!”

    皇甫琛眉目森冷了几分,抡起拳头又是朝着皇甫卓眼眶“嘭”了一拳过去。

    “不要打了!!”叶嫣然激动地松开了手臂,大喊一声,心下一着急,一个脑袋朝着男人身下鼓囊囊的地方撞了过去。

    “嘶~~噢~~噢~~!”皇甫琛痛哼出声,瞬间推开了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皇甫卓。

    皇甫琛剑眉一下子紧紧地皱在了一块,整张脸色都黑得如黑炭,双掌紧紧地捂住了被撞得生疼的下身,怒声吼道,“叶嫣然!!你找死!!”

    叶嫣然没有理会皇甫琛,连忙上前抱住了皇甫卓,一双手颤抖地抚摸着皇甫卓发肿发青的唇角,滚烫的泪水溢出眼眶,滑落脸颊。

    “阿卓。。。”叶嫣然哽咽着声音,轻柔地触碰着皇甫卓的伤口,“阿卓,疼吗?我帮你包扎一下!”

    皇甫卓睁开了眼睛,另外一只眼睛发青地肿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缝,叶嫣然抱着皇甫卓的脑袋,泪水涟涟地落下,“阿卓,是我对不起你。。”

    皇甫卓连忙握紧叶嫣然的双手,摇着头,“不!然儿,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人是我,是我没有能力好好保护你,才会让你受到他人的欺凌,我真的心好疼好痛!”

    皇甫卓伸手摩挲着女人滑落的泪水,发肿的眼眶情不自禁地落了泪。

    叶嫣然看着男人青肿的眼眶落了泪,整颗心都颤抖地缩在了一块,伸手抚触着皇甫卓,为他擦拭着眼泪,“阿卓。。不哭,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没事!你一定要好好的!”

    “然儿。。我的好然儿!”皇甫卓情不自禁双臂搂过叶嫣然。

    “阿卓。。”叶嫣然情难以控扑进了男人的胸膛中,两人抽泣地抱成了一团。

    皇甫琛双腿间膈应着中间的疼痛,大跨步向前,一把拎起叶嫣然,“你个践人!给我起来!!”

    “然儿。。。”皇甫卓撑着伤,强撑着站了起来。

    皇甫琛一把拉开了叶嫣然,朝着陈副官厉声喝道,“陈副官!!把皇甫卓带走!!”

    陈副官连忙朝着两个士兵招了招手,一下子架着皇甫卓拖开。

    “阿卓,阿卓!”叶嫣然被皇甫琛禁锢在胸膛中,不停地挣扎,“皇甫琛,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我恨你!”

    “恨不恨都没事,我想要的就要弄到手!”皇甫琛毫无波澜地回落,转目向陈副官,使了个眼色。

    “然儿!然儿!”皇甫卓焦急地叫唤,朝着皇甫琛叫喊道,“皇甫琛!你这个卑鄙小人,硬是拆散我和然儿,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夺人妻子的痛楚!”

    皇甫琛打横抱起了挣扎的叶嫣然,甩在了肩头上,扛着叶嫣然朝着汽车走去,经过皇甫卓身侧,冷目扫了一眼,“我等着!”

    “皇甫琛!!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叶嫣然四肢挂在男人的肩头上,不停地挥舞。

    皇甫卓被两个士兵,连着陈副官架着身躯,气恼地跳脚,“皇甫琛,你快放了然儿!你放了她,有什么火,你冲着我来!”

    皇甫琛不屑地扫了一眼皇甫卓,扛着叶嫣然一把丢在了车后座,连着身躯压下,车门‘啪’的一声合上。

    “小姐!小姐!”丫鬟蔷薇刚好从司令府出来,见着此情此景,追着叫道。

    “然儿!!皇甫琛!你给我放了她!”皇甫卓激动地挣扎,大声叫喊。

    汽车快速地启动,扬长而去,消失在众人眼中,陈副官朝着两个士兵挥了挥手,“带卓少回练兵场!”

    汽车快速地朝着长生苑行驶去。

    *******

    长生苑,寂静冗长的长廊,叶嫣然的呼叫声。

    “皇甫琛!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叶嫣然被男人扛在肩头,混身不自在,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

    皇甫琛扛着女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穿过长廊,面目森冷阴怒,一下子女人那一头撞在了自己的命根子上,气就不打一处来!何曾受过如此挑衅,竟然还是个女人,费了最多心思弄到手的女人,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主厢房,皇甫琛短皮靴重重地踹开了门,随脚带上了房门,将肩头上的女人一把摔在了床榻上。

    叶嫣然身体刚刚着了床铺,心里已经料定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一脸无畏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皇甫琛!你要来就来,我就当被鬼压了。”

    皇甫琛发怒地脱掉身上的大衣,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是吗?!叶嫣然,今天,有你好受的!”

    皇甫琛手掌快速地解开里头的羊毛衫,连着湛蓝色的衬衫,直到赤膊了上身,低头看向身下,被撞的那一下,至今隐隐作痛。

    叶嫣然看着皇甫琛的视线,冷嗤地开口,“怎么?我没有把你撞残了?”

    皇甫琛上前,手掌一把捏住了叶嫣然的下巴,凑近森冷的脸庞,眉梢一片阴霾。

    “叶嫣然!你好样的,就连亲夫都能够下得了手!果然是学医的,朝着命根子撞!”男人手指头紧紧地捏着叶嫣然尖细的下巴。

    叶嫣然拧着柳眉,感受下巴被捏得生疼的力度,笑得几分不屑,“没有撞残了你,真是遗憾!真想一下子撞残了你!”

    叶嫣然顿了顿,眸色泛着波澜不惊的神色,冷笑道,“皇甫琛,我告诉你,你娶了我,最好自求多福,免得哪天我一个不留神,夜深人静之时,就用手术刀割了你的命根子!让你从此绝了后!”

    “你~~!”皇甫琛突感身下一紧,盯着女人发狠的眸光,有股冰凉的寒意凉飕飕地窜入身下。

    “呵呵~~”皇甫琛忍不住低沉笑出了声,松开了女人的下巴,盯着女人一脸誓要和自己拼命的热劲,热火燎燎地灼烧着心口。

    “哈哈哈~~!”皇甫琛紧接着洪声大笑,紧绷的胸肌一块块发硬地绷起,泛着铜色的光芒。

    “有意思的女人!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野猫。”皇甫琛眯了眯眼睛,几分深意看着女人的一脸倔强的模样。

    皇甫琛猝然凑近身躯,将女人压在了床榻上,贴近脸庞,一双鹰眸深邃,复杂幽幽,泛着锐利的寒芒。

    男人轻抬手指,摩挲着女人的嫣红娇嫩的唇瓣,“一点朱唇,阿卓亲你,为何不推开?”

    叶嫣然愣了一下,冷笑道,“为何要推开?我喜欢阿卓亲我,我不仅不会推开,我还会主动地亲吻他。。。”

    “唔~~”叶嫣然话语还未说完,男人的唇一下子袭了过来,一口堵住了女人的唇,发狠地吸着女人的唇,舌尖探入女人的檀口中,教缠了一阵,带出了里头的口液。

    猝然,皇甫琛狠狠地吸了一口,叶嫣然痛得挤出了哼唧声。

    皇甫琛松开了唇,含着一口浓稠的液体,唾在了一旁的地上。

    男人粗粝的手指头摩挲着女人的唇瓣,来回摩挲着,“本帅不喜欢别人触碰属于我的东西。”

    “我是人!不是你口中的所指的东西!”叶嫣然凌怒地反驳。

    皇甫琛似笑非笑地扬唇,揉了揉女人的唇瓣,“包括女人!”

    皇甫琛低下脑袋,高蜓的鼻梁凑近女人柔软的唇瓣,蛊惑地嗅着女人的气息。

    “这味道闻上去似乎还有不好的味道!”

    话落,皇甫琛一口含住了女人的唇,整口吞噬在檀口中,发了狠地吮吸,舌尖窜入女人檀口,发了狠地刮着女人的口壁。

    “嗯~~”叶嫣然被男人吸得整口发疼,唇瓣火辣辣的感受。

    皇甫琛又是一口唾在了一旁的地上,单只手掌穿过女人脖颈,提起了女人的脖子,压下脸庞,“叶嫣然,本帅不喜欢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识抬举,我可以疼着你,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叶嫣然盯着男人的眼睛,清冷地眸光,“这样的疼爱留给你的那些太太,我不需要!”

    “别忘了,你立刻就是本帅的八姨太!疼你也是理所应当!”皇甫琛埋头在女人的脖颈,轻柔地吻着女人的清香,他从未想过,已经活了三十二年头的男人,独独对这个女人有着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渴望,想要占有的渴望,不仅有增无减,却是与日俱增。。

    “嫣儿。。。你真是可心的尤物,令人爱不释手。。。”皇甫琛埋头在女人的脖颈间,手指头飞快地解开女人的上衣,连着夹袄,连着里头的白色底衣,一件件剥落,洒落在床榻下,覆在了男人的大衣上。

    叶嫣然闭上了双眸,她已经清楚地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闭着的眼眸,等待着洗礼。

    男人的手掌窜入女人的裙摆下,当他触及那女儿家的月事带,一下子黑沉了脸庞,声音阴怒,“你月事还没好?”

    叶嫣然没有睁开眼睛,轻哼了一声,“嗯!没好。”

    皇甫琛撩着女人的心口,脸色阴怒,身下被那么一撞,至今还在发疼,一双鹰眸直勾勾地盯着身下的女人。

    叶嫣然抬着嗤笑的凤眸看着眼前的男人,几分嘲弄之意,“少帅,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看穿了,我的月事还没好,就是还没好!我劝你还是清心寡欲一阵子!”

    皇甫琛捏着女人下巴,迫使女人脸蛋抬起,喷出话夹着几分隐忍之意,“叶嫣然,本帅发现你越来越胆大了,挑衅我?”

    叶嫣然无畏地轻笑,即使浑身赤条条地被男人环在怀中,男人的滚烫将她氤氲得脸颊绯红,神情却是清冷。

    “皇甫琛,别人怕你,我不怕你,我叶嫣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一直相信因果轮回终有报,你对我和阿卓所犯的事,终会遭到报应!”

    皇甫琛浓眉阴怒地跳浮,一双手掌紧紧地攥住了女人的双肩,将女人身体提了起来,置在冰凉的空气中。

    “报应?因果轮回?我不信命!我只相信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皇甫琛猝然下了床榻,伸手拉着女人脖颈,一把靠近男人的腹部,“挑衅我的后果是什么想过没有?”

    叶嫣然脑袋被男人手掌按在了男人的腹部,呼吸急促,“皇甫琛!你想做什么?!”

    "刚撞我?现在就让你来好好地伺候下本帅,学学如何伺候男人!”皇甫琛捏着女人的下巴,抬起女人的唇,迫使女人的唇张成圆形。

    皇甫琛一把拉过女人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腰腹处,声音低哑,“好好学学如何伺候本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嘭~~!”的一声。

    “该死的女人!!”皇甫琛脸色铁青,吃痛地捂着下身,连连后退。

    “你个疯子!恶心至极!”叶嫣然被褥捂着上身,趴在床沿,呕吐了一阵,脸颊红彤彤两坨,恼怒地大骂。

    皇甫琛整个身躯靠在了身后的茶桌上,捂着下身,脸色铁青,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地汗珠。

    “叶嫣然!你。。。你个狠心的女人!”皇甫琛气得快要炸开,“咬我?行!三日之后的洞房花烛夜!本帅让你三天三夜躺在床上!!"

    皇甫琛再也忍受不了身下被女人一撞又咬的疼痛,伸手扯过地上的一件毡毛对襟袄,披在身上,双腿不自在地迈步到门前,摔门而出。

    “陈副官!!陈副官!!”皇甫琛怒声吼叫到,声音在门外响彻。

    叶嫣然缩在被褥里头,听着外头男人气涨的吼叫声。

    陈副官连忙从另外个院子跑上前,看着一脸铁青的皇甫琛,一惊,“少帅,您。。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皇甫琛双腿中间隐隐作痛,单臂撑着走廊的红柱子,黑如雾的脸庞紧绷着。

    “快!!去请个大夫过来!”

    陈副官愣了下,随即问道,“少帅,是要大夫,还是要医生?”

    皇甫琛剑眉跳动着,实在难掩越来越强烈的疼痛,低咒了一声,“该死的女人!等着!”

    “少帅,你怎么了?”陈副官站在一旁,看着皇甫琛隐怒的脸庞,完全摸不着头绪。

    皇甫琛突然回过神,瞪着陈副官,“还不去叫医生来?!”

    “是!”陈副官一下子站得笔直,行了个军礼。

    陈副官刚要迈出脚步,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少帅,这叶小姐不是医生吗?”

    皇甫琛剑眉一下子蹙得越发紧,喷火的眼睛射向了陈副官。

    陈副官浑身打了个惊颤,连忙行了个军礼,“少帅,属下立刻去请李医生!”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