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嫁给了我,以夫为尊(6000)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九十章 嫁给了我,以夫为尊(6000)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不用观礼!!”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叶嫣然一袭素白色的旗袍,披着茶白色的羊毛衫,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神情清冷高傲。

    叶嫣然一边下楼,一边正声落地,“皇甫琛!不用摆宴席,听闻帅府前几位太太都是一顶花轿进了门,既然要守规矩,那我入乡随俗,依例照办!”

    叶毅听着,一下子恍然大悟,心里冷哼,差点着了这皇甫琛的道,这嫣然嫁入帅府成为八姨太,多委屈的事,还要大张旗鼓!

    叶毅紧接着开口,“对!少帅,我看这宴席不用摆了,这若是少帅有心,等嫣然成为夫人那天,再摆宴席!”

    叶嫣然愣了一下,看向叶司令,想说什么,碍于皇甫琛在场,却是没有再说,她的心里从来没有想过成为皇甫琛夫人这事。

    皇甫琛目光深了几分,若有所思了片刻,“既然如此,那就依照你们说的办!”

    话落,皇甫琛多看了站在楼梯口的叶嫣然几眼,走上前,低沉声音,“不请我上去你的房间坐会?”

    叶嫣然愣了一下,正要拒绝,皇甫琛凑近脑袋,“有话跟你说,是关于阿卓的。”

    叶嫣然听了,眸色一惊,瞬即闪了身,让出道,冷声落地,“那去书房吧。”

    皇甫琛冷笑一声,朝着楼上走去,叶嫣然见着,一下子着急了,“书房在楼下!”

    皇甫琛皮靴落在楼板上,声音沉稳,“去楼上的书房。”

    叶嫣然沉吟片刻,沙发上的叶毅站了起来,神色凝重看向了叶嫣然,叶嫣然朝着叶毅摇了摇头,“爹,没事,我去和他谈一下。”

    ********

    书房里头,叶嫣然拉亮了灯,皇甫琛站在书房中央,四下环视了一眼书房,璀璨的灯光笼罩着他高大的身躯,在他头顶众星拱月般落下光圈,镀上一层明媚的光泽。

    叶嫣然眸光落在书房的沙发上,声音寡淡落地,“你坐吧。”

    皇甫琛背手身后,扫了叶嫣然一眼,深邃的鹰眸璀尔着熠熠生辉的光泽,落落自然地朝着靠背椅落座,身躯一靠,目光落向站在门后的叶嫣然。

    “过来!”男人声音低沉。

    叶嫣然抬眸,淡淡地扫了皇甫琛一眼,没有上前,“你想跟我谈阿卓什么?说吧。”

    皇甫琛曲起骨态华丽的手指,敲了敲跟前的书桌,“过来,我告诉你!”

    叶嫣然迟疑了片刻,缓缓地走上前,隔着一步远的距离。

    “再近一点。”皇甫琛眸底的光芒一下子亮了几分,声音隐着急切。

    叶嫣然攥了攥拳,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一张熟悉可恶的脸庞,脚步挪近了半步,“说吧,你究竟。。”

    “啊~~!”叶嫣然一声惊呼,男人手臂猝然拉住了女人的纤臂,一下子将女人带入自己的胸膛中。

    一个正中,叶嫣然坐在了男人大腿上,一双惊慌失措的眸子,对上了男人的鹰眸,心尖一阵发寒。

    “皇甫琛,你要做什么!”叶嫣然挣扎想要站起来。

    “别动!做好!”皇甫琛单臂紧紧箍住女人的细腰,另外一只手臂按住了女人的腿,搁着女人开叉的旗袍,窜了进去,“想知道阿卓现在哪里吗?”

    叶嫣然一下子怔住了,“在哪里?”

    “在督军府,关在房间里头,有人看着!”皇甫琛声音沉沉地落下,手掌摩挲着女人柔细白嫩的腿根。

    叶嫣然被弄得浑身僵住了,眸子闪烁着,“为什么要关着?”

    皇甫琛摩挲着女人的腿,猝然凑近脸庞,泛着灼热的眼睛,盯着女人的凤眸,声音几分蛊惑,“因为他不愿意娶金家小姐。。”

    “你到底什么意思?”叶嫣然浑身不自在,想要避开那双粗粝的手掌,却是无法闪避。

    皇甫琛搂着女人的腰重重地捏了一把,在女人的耳根吐着热气,“本帅娶你的那天,正是阿卓娶金小姐的那日!”

    叶嫣然听着,一下子眸色灰暗了下来,想起前日和湘湘她们喝茶,阿卓的那封喜帖,久久不敢去看,竟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同一日。

    “委屈吗?”皇甫琛停下了抚摸女人的动作,眼睛凝聚成锐利的光芒,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一张不施粉黛就如此娇美白希的容颜。

    叶嫣然心里沉落,痛!整个心口锥心的疼痛,挖着自己的心口肉,阿卓要娶妻了,要娶妻了。。。可是新娘子不是我。。。

    叶嫣然凝滞住的凤眸,瞬息间盈满了泪光,闪烁着痛楚,鼻子酸涩得想要痛哭。

    皇甫琛剑眉微皱,手指头轻抬起女人的下巴,看着那双闪着泪光的凤眸,灵动美丽,却泛着令人心疼的忧伤。

    “你在难过什么?”

    “。。。”叶嫣然喉咙哽着酸涩的泪水,硬是没有哭出声,整个心口都被伤痛填满。

    皇甫琛沉了沉目光,声音低醇,“委屈了吗?做本帅的八姨太委屈了?对吗?”

    “。。。”短暂的沉寂,两串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女人的眼角滚落,滚烫的热意灼热了脸颊,沿着下巴,一滴滴落在男人的手背上。

    皇甫琛抬起了手背,目光深谙地落在手背上那一滴泪水,又转向女人落泪涟涟的脸颊,一把捏住了女人的下巴,“说!你到底在伤心什么!委屈什么!”

    叶嫣然凝滞着眸光,没有任何的回应,阿卓。。阿卓。。。你要娶别的女人了,和她白头偕老,共度一生!为什么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为什么!

    抽泣声低微地落下,叶嫣然哽咽着不语,皇甫琛整颗心被女人哭得愈发紧张了起来,剑眉紧皱。

    “是委屈做本帅八姨太?还是。。。还是因为阿卓?”皇甫琛问出这句话,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竟然第一次有了一种恐惧,他竟然害怕面对这样的事实。

    叶嫣然落着泪,长长的睫毛沾着泪水,一扇一扇地颤抖,娇嫩的唇瓣噙着泪水,泫然欲泣得令人心碎。

    皇甫琛再也按耐不住,双手猝然捧住了女人的脸蛋,凑近脑袋,轻柔地吻着女人的泪水,一点一点地吻着女人的泪水。

    “委屈吗?嗯?”皇甫琛低沉地再次探问,他心里竟然迫切地期待这个女人的回答是肯定的。

    “怎么不说话?”皇甫琛冷峻的眉目格外清晰,瞳孔缩了又缩,心里毫无预兆地发紧,“不哭!嫣儿,本帅答应你,只要你为本帅生下儿子,立刻风风光光大摆筵席,为你正名,成为本帅夫人,未来就是督军夫人,嗯?”

    叶嫣然泪水滑落,眸光怔怔地落在远处,模糊了视线,耳边完全没有听进皇甫琛的半点话语。

    模糊的视线,她仿佛看见了红烛帷帐,烛火闪闪,一身黑缎团花马褂的皇甫卓,床榻上坐着一身红妆的新娘子,男人伸手掀开了女人的红盖头,新娘子笑颜如花,皇甫卓拥着女人入怀。。

    “阿卓。。。阿卓。。。”叶嫣然噙着泪水,喃喃出声,浑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头。

    抱着女人的皇甫琛,整个脑袋犹如晴天霹雳般,被重重地劈落,脸色骤然青黑,眉梢染上阴霾,手掌颤抖着发硬,关节骨屈伸地颤抖,掌背青筋四浮。

    “叶嫣然!!”皇甫琛红了眼睛,怒吼一声,一下子抱起了腿上的女人,大掌朝着跟前的书桌快速一扫,“嘭嘭铛铛”声音落下,书桌上的书本连着笔架,砚台都被男人扫落在地上,七零八落。

    皇甫琛将女人身体重重甩在了空置出的书桌上,双臂一下子撑在了女人的两侧,脑袋压低,一双鹰眸泛着红光,盯着女人的泫然欲泣的神情,猝然一口咬住了女人的唇,吞入口中。

    叶嫣然被男人这么一口咬着啃吻,一下子哭得越发厉害,闭上了凤眸,喉咙酸涩的泪水不停地涌上。

    皇甫琛一下子松开了唇,鹰眸盯着女人闭上的凤眸,一下子捏着女人的细腰,“睁开眼睛!!给我睁开!!”

    叶嫣然拧着柳眉,被男人发狠掐住的力度,睁开了湿润的凤眸,无光黯淡。

    “好好给我看清楚!!我是谁!叶嫣然,你看清楚,我是皇甫琛!是你的丈夫!!嫁给了我,就要以夫为尊!你给我看清楚了!!”

    叶嫣然泪眸泛散,像是出了神,没有任何理会。

    皇甫琛气急败坏,一下子双掌握着女人的肩膀,提起了她的身子,身子些许离开了书桌。

    “叶嫣然,看着本帅!快点看着!!”

    叶嫣然缓缓地转过泪眸,怔怔无神地看着头顶的男人,勾唇嗤笑,噙着泪水动了唇,“皇甫琛。。看着你又如何?再怎么看,你在我眼底,都是模糊的。。”

    “是吗?呵呵!”皇甫琛笑得森冷,“我会让你懂得,如何清晰!清晰得让你记住!永远记住!”

    皇甫琛一口咬住了女人的唇,盯着那双楚楚怜人的泪眸,却是出神地想着另外一个男人,皇甫琛发狠地吻着女人,舌尖快速探入女人檀口,贝齿相触,想要狠狠地惩罚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男人的手掌快速地窜入旗袍里头,手掌一边解开了系绑的裤袋。。。

    整个身躯一下子匍匐了上去,女人脚底的圆头皮鞋被男人的短靴蹭落了地上,男人粗大的脚掌磨蹭着女人的双脚。

    “唔。。”叶嫣然被男人啃咬着唇,紧拧着眉头,双腿被粗鲁架了起来。

    璀璨的灯光下,摆放在书桌边缘的书本一本本掉落,结实的紫檀木书桌发出吱吱声,男人身躯撑在女人两侧的声响。

    “哐当”一声,男人的短皮靴掉在了地上,白色的褥裤退至男人的脚裹,露出一双精瘦覆着腿毛的长腿,脚掌发红巨大磨蹭着女人不停踢踹的小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司令府,楼下,叶毅一边抽着烟袋,时不时抬头看向了楼上,这少帅久久未下来,叶毅脸色凝重,心里思虑着什么,这嫣然很快就要嫁入帅府,若真的如何,似乎也不好说。

    书房里头,结实的檀木书桌发出些许吱吱声,灯光照在男人赤luo的背脊上,镀上了一层光亮,泛着一层薄薄的汗渍,一双深邃的鹰眸,灼灼地盯着躺在书桌上的叶嫣然,那一双迷蒙的凤眸,神情痛苦地紧拧柳眉。

    “叶嫣然,本帅给你的,你都要受着!”一记森冷警告落下,匍匐的身躯越发猛烈。

    ******

    夜深后,书房门打开,皇甫琛理了理棉锻长衫,前额零碎的发丝沾染了些许汗渍,沉脚离开书房。

    叶嫣然从书桌上坐了起来,细细喘着气。

    “嘶~~!”叶嫣然倒吸一口冷气,双腿缓缓并拢,圆润的指尖垫在地上,捡起了地上零碎的衣衫,一件件套上,眸光迷惘落寞。

    叶嫣然泪水不停地滑落,脑海里都是皇甫卓和自己曾经的点点滴滴。。。她越来越懊恼,为何没有勇气和阿卓抛开一切远走高飞,那该多好。

    。。。。。。。。

    两日之后,雪花飘飞,细细密密地布满了天幕。

    督军府,却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四处张灯结彩,上百号的仆人里里外外地忙碌着,红毯至外头的街道,一直扑到了督军府正厅里头,连着供着祖宗牌位的祠堂。

    “我不要娶金家小姐!!我不要娶她!!”皇甫卓大喊大叫,被几个士兵押着上了汽车,身上的新郎服也是那些士兵强制为他换上的。

    一连串的炮竹声噼里啪啦地燃放,一顶花轿抬出了督军府,连着后面长长的迎亲队伍,最前头是押着皇甫卓的汽车。

    “迎亲!”一道洪亮的声音落地。

    汽车缓慢地启动了,后头的轿夫扛起了大红轿子,唢呐声,锣鼓声,连着冲破天的炮竹声,一字排开两排队伍,浩浩荡荡地朝着金家走去。

    督军府大门口,不远处,一棵秃了叶子的柿子树下,皇甫琛目送远去的迎亲队伍,唇角勾起一抹深笑。

    正大门口,前来观礼的宾客已经络绎不绝前来恭贺。

    这时候,督军夫人披着华贵的大红色罩袄,走上前,“伯琛,站在这看什么?”

    皇甫琛收回视线,淡淡回落,“这阿卓迎亲看上去还算顺利。”

    督军夫人神情几分轻佻,有点埋怨,“伯琛,这阿卓娶妻,你还真是上心,一直都是你监办,能不顺利吗!”

    督军夫人话落,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伯琛,这今天帅府不也迎娶八姨太,你不早点回去?”

    皇甫琛目光噙着深笑,“这叶家不愿摆酒宴,不用发请柬的,一顶红轿子就可以迎回叶嫣然,何须操之过急。”

    督军夫人听着,满意地点了点头,“伯琛,你果然和那阿卓不同,为了一个女人弄得要死不活,话说这关他的两天,不是砸东西就是拒绝进食,哎,都不知道当年丽萍是怎么生的这孩子。”

    皇甫琛没有心思听这女人间的陈年怨事,心里思虑着,这个时辰,陈副官去叶家迎娶的花轿应该快到了,一想到今夜起,那个女人就完完全全成为自己的女人,任由自己摆布,这心里头就舒坦得不能再舒坦。

    “伯琛,这雪下得越来越大,进屋吧。”督军夫人开口道。

    皇甫琛沉目,低沉声音,“不了,娘,我先回帅府了。”

    话落,皇甫琛一下子朝着不远处停靠的汽车走去,督军夫人见了,微微不悦,还说不着急,这还是着急回去抱新太太了,这男人啊,就是喜新厌旧,老督军风流的性子是一样不落地传承了。

    。。。。。。。。。

    司令府门口,陈副官一队士兵,扛着一顶花轿,顶着飘落的风雪,在门外守候,这少帅的七位姨太太都是陈副官一手操办下来,原以为这叶小姐会与人不同,想不到还是一个样。

    司令府里头,房间里头,梳妆镜前,叶嫣然一袭大红色的袄衫,下身大红色的套裙,一双大红色的绣花鞋。

    一旁的丫鬟蔷薇,一脸忧伤,两颗眼睛都哭肿了,为她的小姐不值,小姐这样出生的女子,理应风风光光地出嫁,想不到竟然落到如此清冷,就连迎亲的队伍都没有,就那么一顶破花轿蔷薇忍不住又是抹了一把泪水。

    叶嫣然长长的墨发盘起,梳成温婉的发髻,一旁的蔷薇拿起锦盒里头的发钗,正要为叶嫣然别上。

    “别戴!”叶嫣然伸手按住了蔷薇的手,“都不用戴!”

    蔷薇愣了一下,看着叶嫣然满头乌黑的亮发,没有半点首饰,落在叶嫣然的嫩白的脖颈和耳朵上,空荡荡的,没有一点装饰。

    蔷薇蹙了眉头,开口道,“小姐,真的一点都不戴吗?你可是司令府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这出嫁,总要戴满首饰,帅府那些个太太看见了,岂不要笑话小姐寒碜!”

    叶嫣然苦涩一笑,“若真的要笑就让她们笑去吧,所嫁非人,戴满了又有何意思!”

    “小姐。。。”蔷薇泪水又一次盈满了眼眶,哽咽道,“小姐,你为何要如此委屈自己,这嫁给少帅当八太太,本来就够委屈了,这出嫁了还要清汤挂面的,蔷薇心里难受。。”

    叶嫣然听着,侧身,伸手拉过蔷薇的手,窝在了手心,“蔷薇,别哭,没你说得那么委屈,倒是你,要跟着我嫁入帅府,我这性子你懂,不争不抢的,别院的那些太太丫鬟自然会低看我们,倒是委屈了你!”

    蔷薇听着,连连摇头,“不不不!小姐,蔷薇自小在司令府长大,伺候小姐,只要小姐觉得好,蔷薇就不会觉得委屈。”

    话落间,蔷薇又是一阵抽泣。

    叶嫣然看着梳妆镜里头的自己,弯弯的柳眉,白净的皮肤,清亮的凤眸,不施粉黛,怔怔地看着出神了片刻。

    蔷薇朦胧的泪眸,同样落在镜子中,喃喃出声,“小姐,你真好看,这不涂胭脂,都好看。。”

    “呜呜~~~!这若是卓少娶了小姐,那就捧在手心里头宠着。。。何至于委屈当个八姨太。。。”蔷薇说话间一下子又哭了起来,身子一颤颤的。

    叶嫣然听着,凤眸瞬间湿润了,酸涩涌上喉咙,一股股灼心的疼痛。

    这时候,外头响起一阵敲门声,陈副官在门外,“八姨太,轿子在楼下等候多时,别耽误了拜堂的吉时。”

    蔷薇听着,一下子擦干了眼泪,转目看向了叶嫣然,“小姐。。”

    叶嫣然伸手微微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站了起来,“蔷薇,我们走吧。”

    司令府楼下,叶毅一脸凝重,握着叶嫣然的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哎,嫣然,为父对不住你!”

    叶嫣然强挤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爹,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决定的。”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