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嫁入帅府,众矢之的(6000)

【书名: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第九十一章 嫁入帅府,众矢之的(6000) 作者:妤饵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叶嫣然和叶毅一阵告别,一旁的陈副官时不时掏出怀表,瞧了一眼时间,上前,“八姨太,请问可有要带走的嫁妆?”

    陈副官四下看了下,这每位姨太太嫁入帅府,或多或少都带了嫁妆,尤其是大姨太,连着带了几车的嫁妆。

    叶嫣然眸光寡淡地落在客厅一隅,指了指,“就那里,一共两箱!扛走就好!”

    陈副官听了,连忙看向了角落的两个大木箱,随即开口道,“八姨太,我可否代少帅检查一下,这进入帅府的物件都要检查一番。”

    “陈副官,你随意。”叶嫣然淡漠地回落。

    陈副官走上前,伸手打开了两个木箱,猝然,双目一惊,两个泛着木香气的旧木箱,里头装了满满的两箱子书。

    陈副官诧异地转头,看向了叶嫣然,“八姨太,就这两箱吗?”

    “就这两箱,麻烦陈副官派人帮我扛走。”

    陈副官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叫来了外头的两个士兵,将那两箱子的书扛了出去。

    叶嫣然回头,上前抱住了叶毅,“爹,您多保重,我会经常回来看望您老。”

    叶毅双臂抬起,抱住了这个自己养大的女儿,“真的不多带些嫁妆过去?”

    叶嫣然从叶毅怀中抬起头,摇了摇头,“不了,爹,你懂我。”

    叶毅没有再多说什么,此时蔷薇背着一副医药箱上前,“小姐,这药箱我背着。”

    叶嫣然转身看向蔷薇,伸手拿过,“蔷薇,还是我来吧。”

    叶嫣然接过药箱,一袭红裙,朝着门外走去,门外雪花飘飞,白亮的光芒落在她发亮的黑鬓上,镀上一层光芒,背影窈窕,红妆出嫁。

    叶毅看向蔷薇,“蔷薇,好好照顾好小姐。”

    “老爷,我知道了,蔷薇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

    蔷薇跟随着出门,宽敞的门槛外,叶嫣然停下了脚步,凤眸流转,转过身,背着医药箱,双膝跪地,朝着客厅里头的叶毅,缓慢地磕头。

    客厅中央的叶毅见着,眼眶湿润了,心间浮起一阵阵酸楚,这么一把年纪的男人,不至于落泪,却也难受得背过身去。

    “小姐,我帮你盖上红盖头。”蔷薇上前为叶嫣然盖下了红盖头,搀着叶嫣然起身。

    蔷薇撑开一把红色的油伞,置在叶嫣然的头顶上,抵住了落下的雪花,身影淹没在飘飞的雪花中。

    。。。。。。。。。。

    大门口,陈副官掀开了花轿的门帘,叶嫣然顶着红盖头再次回头,伸手掀开红盖头一角,恋恋不舍看了一眼身后偌大空寂的司令府,弯腰钻进了花轿。

    陈副官朝着一队士兵挥了挥手,起轿,一队扛枪的士兵尾随在花轿后头,花轿旁跟着一脸忧伤的蔷薇。

    花轿行进至外头大街,锣鼓唢呐声,连着鞭炮声越来越近地传到了叶嫣然耳中。

    大街的另外一头,皇甫卓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虽是大雪天,这整个诏阳城的老百姓都站在街道两旁看热闹。

    大街这头,陈副官让士兵停下了脚步,“歇一下,让卓少的迎亲队伍先过。”

    花轿里头,叶嫣然听见卓少这两个字,心间一颤,外头锣鼓喧天的声音一阵阵传来。

    叶嫣然敲了敲轿板,朝着窗外的蔷薇叫道,“蔷薇,外面什么声音,那么热闹?”

    蔷薇一脸哀伤地看着迎面而来,排场隆重的迎亲队伍,贴近轿窗,声音压低,“小姐,是卓少的迎亲队伍。”

    叶嫣然听着,整颗心勃然跳动了起来,小手发颤,伸手撩开了轿子的窗帘,小手微微掀开了红盖头,视线落在外头。

    冗长的迎亲队伍敲敲打打地靠近,为首的是一辆黑色的轿车,这老百姓谁都知道这是皇甫家三少娶妻,轿车后头跟着一顶轿子,这原先该是新郎官骑着马来迎娶,只是这皇甫卓百般不愿,这才用汽车,硬是把皇甫卓押上了汽车。

    叶嫣然这头,花轿一顶,随行的一队士兵,冷冷清清,红盖头下,那一双凤眸凝滞住了眸光,盈满的泪水在眼眶里头打转。

    “小姐。。”蔷薇忍不住又一次落泪,哽咽道,“别看了。。”

    叶嫣然眸光怔怔地盯着那一顶拱珠装饰,八人抬着的大花轿,尤为显眼,这街旁观望的姑娘纷纷投以羡慕的眼神。

    汽车缓缓开过,车后座里头,皇甫卓脸庞黑沉地紧绷着,身旁坐着两个押着他的乔装士兵。

    皇甫卓剑眉微微跳了跳,他似乎有感觉到一束目光正在看着自己,猛然侧头。。。

    隔着车窗,街道对面,那一条巷子口,大雪飘飞,那一顶大红色的花轿,围着一队戎装的士兵。

    花轿掀开一角的窗帘,那一双痴痴忧伤的凤眸,即使隔着飘雪,隔着几丈远,依旧能够冲撞在一块。

    “然儿。。。然儿!!!”皇甫卓一下子激动了,在车后座里头大声喊叫,整个人朝着车门扑去。

    “卓少!请你坐好!”身侧的两个士兵死死地押住皇甫卓,生怕他推开车门逃走。

    “然儿!!然儿!”皇甫卓激动地大叫,出拳朝着两个士兵动手,“滚开!我要下车!”

    “卓少,少帅有吩咐,您不能下车,要迎娶完金家小姐,拜堂成亲,过了今夜洞房之夜,我们就离开,不再看着你。”

    “滚!!让皇甫琛那个卑鄙小人去见鬼吧!”皇甫卓朝着两个士兵怒吼道。

    叶嫣然这头,陈副官背手身后,军帽上积了一层白雪,落在那边汽车上,车里头皇甫卓的动静,落在了眼底。

    陈副官转身,双目一惊,花轿的窗户,叶嫣然卷起了窗帘,掀起红盖头下的一角,一张不施粉黛的脸颊,滚落晶莹剔透的泪珠。

    陈副官征了一下,他这是第一次看见新娘子如此素面朝天,却是依旧娇美,难怪少帅对叶小姐如此执着。

    陈副官疑虑了一下,看着那头汽车里头的动静,又看着叶嫣然落泪的神情,走上前,弯腰,“八姨太,请你坐好,我们从那边小路走,这边让道给卓少吧。”

    陈副官看向蔷薇,“为你家小姐盖好盖头,我们要起轿了。”

    叶嫣然勾唇冷笑,盯着陈副官,“陈副官,如此拆散一对情比金坚的眷侣,你可曾心怀一点善意?可曾有几分怜悯!”

    陈副官愣了一下,神情几分尴尬,笑得几分无奈,“八姨太,这少帅想要得到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事已至此,请八姨太既来之则安之。”

    叶嫣然眸光又一次落在那婚车,里头皇甫卓似乎在呼唤自己,叶嫣然惆怅落寞的神情,落下了卷帘,回到轿子中,落下了头顶的红盖头,泪水涟涟地滑落。

    陈副官直起身躯,叹了一口气,朝着士兵挥了挥手,轿子重新抬起,朝着巷子里头抬去。

    皇甫卓一阵反抗,身上新郎服褶皱了不少,猝然顿住了动作,他看着那顶大红色花轿消失在巷口,眼眶湿润了。

    。。。。。。。。。。

    金府,金雪离身穿金丝刺绣的嫁妆,头戴金灿灿的凤冠,唇色嫣红,双腮绯红,额头中间点缀着美艳的梅花钿。

    “小姐,你这么打扮可真美,小姐这就要成为皇甫家的少奶奶了,可真是可喜可贺!”一旁的贴身丫鬟小鸢笑着讨喜。

    金雪离温柔地笑着,心里头却是惴惴不爱的,她不是不清楚这卓医生最想娶的女人不是自己,这样嫁给他,他定会不悦,不过想起他温文尔雅的模样,尊尊君子的好脾气,只要自己诚心待他,尊夫为上,假以时日,定可以和卓医生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这时候,外头跑进来一位跑腿丫头,兴奋地一路叫道,“小姐!小姐!这迎亲的队伍到门口了,排场可大了,这外头雪下得这么大,好多老百姓还是出来观看了,小姐,您嫁得可真是风风光光,全城的姑娘都羡慕着。”

    金雪离朝着一旁的小鸢开口,“小鸢,赶紧为我盖上盖头,别耽误了皇甫家定下拜堂的吉时。”

    “知道了,小姐,姑爷一来,瞧你心急的!”小鸢取笑着。

    金雪离盖上了红盖头,朝着小鸢招了招手,“把那个盒子给我!”

    “小姐,给!”小鸢递了那个早早准备好的锦盒,金雪离一下子将盒子抱在了怀中,盒子里头装着满满一叠的药方子,这可是自己和卓医生结缘的开始,希望能够善始善终。

    金家的嫁妆一车又一车地跟在了迎亲队伍后头,一顶花轿尾随着汽车,一字排开,金雪离坐在花轿里头,双手抱着那个锦盒,有点欣喜却又有点不安,今晚的洞房花烛夜。。

    今日儿,金雪离听奶娘跟自己说了些这男女之间的闺房秘事,还有那次发生意外,卓医生对自己所做的那些事,男人凶猛的样子,金雪离记忆犹新。。一下子羞涩得脸颊发烫,唇角却是泛着甜甜的笑。

    。。。。。。。。。。

    少帅府邸,正客厅,烧着炭火的炉子,滋滋地发响,一厅子坐满了四位姨太太,皆是盛装打扮了一番,每位姨太太身后都站着一位贴身丫鬟。

    金语秋神情最为凝重,身侧坐着已经快六岁的小伊夏,紧紧地搂着自己娘亲的胳膊。

    二姨太陈婉婉套着绒毛袖笼,声音尖细地讽刺,

    “我说语秋,你这次可真是打着自己脸了!缝好衣裳替她人做嫁衣,这把你的小堂妹送给了卓少,如今倒是迎来了八姨太,叶家千金,呵呵!!语秋,你还嫌少帅我们几个人不够分吗?”

    金语秋脸色委屈,抱紧了小伊夏,眸子泛着水雾,“我哪里知道少帅打得是这主意,我若是知道,千般万般,都不会顺了少帅的意思。”

    三姨太朱碧莲闲然地喝着清茶,抬了抬眼眸,“就算你不顺少帅的意,少帅也会把那叶家千金弄进帅府,少帅对那丫头的心思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碧莲,你这话是何意?”金语秋脱口问道,另外两位姨太太一下子也来了精神。

    三姨太笑了笑,“我前阵子听喜儿说了,那次帅府家宴,叶小姐留宿西厢客房,这夜半三更的,少帅进去了,被另外个跑腿的丫鬟瞧见了,这不喜儿套了话,我这才知道。”

    “原来如此!”四姨太夏芸一下子咬了牙,眸色里头喷出了妒火,“我说这少帅回了诏阳,都不进姐妹的院子,敢情这叶家小姐就是个贱蹄子,勾引起少帅来。”

    “真看不出来嘛!这叶嫣然看着一副清高冷傲的样子,还喝过洋墨水,想不到这么放荡!”二姨太陈婉婉鄙夷的神色,心里头也是堵着气,这以后可又多了一个争宠的女人,真是烦。

    “就是喝了洋墨水,这才水性杨花,放着皇甫三少夫人不要,偏偏和我们抢少帅,真是招人嫌的践人。”夏芸更着附和。

    三姨太朱碧莲落下手中的热茶,冷嘲道,“芸妹妹,这前阵子你还得意少帅为你的闺女办了满月宴,现在看来,这少帅兜了一个圈,都是为了那叶小姐,给卓少落了个套!”

    夏芸被当面被如此戳破,一下子觉得失了颜面,咬着唇不语。

    “这又如何,叶家千金不过和我们一样,同样从偏门抬进帅府,就连这酒宴照旧没摆,等这少帅新鲜劲一过,很快又会来我们院,就像从前那样,雨露均沾了。”

    就在这时,皇甫琛一袭华贵的衫银色长衫进了正厅,器宇轩昂,硕长的身躯挺拔。

    众位姨太太皆是立刻站了起来,欠了欠身,齐声行礼,“少帅!”

    皇甫琛眉梢浮着一丝丝惬意,扫了一众的姨太太,没有言语,目光落向外头,这时候,一位副将从外头的长廊跑了进来,“少帅,迎娶八姨太的轿子进府了。”

    皇甫琛一听,整个人都精神了,浓黑的剑眉上挑,立刻跨步出去,身后的一众姨太太都跟了出去。

    前院里头,陈副官带着一队士兵将花轿从偏门抬进来,绕过层层叠叠的府院,来到正厅外的院子。

    大雪纷纷洒洒地落下,大红色的轿顶落了一层白雪。

    皇甫琛站在门槛上,目光泛着几分得意的光芒,落在那顶大红色的花轿上,一抹讥诮的弧度微微扬起,满腔的热血竟然莫名地沸腾了起来。

    皇甫琛走下门槛下的台阶,一步一步地朝着花轿走去。

    身后的一众姨太太,皆是目光专注看着,夏芸眸光落在两位士兵扛着的木箱子,鄙夷地唇角,“去!就这么两箱子破嫁妆,还司令千金呢?比我还寒酸!”

    陈婉婉走上前,笑了笑,“果真够寒酸的,这是叶司令的掌上明珠吗?不知道人还以为少帅娶了山里的野丫头。”

    花轿前,皇甫琛站定,一旁的蔷薇连忙掀起了花轿的帘子。

    花轿里头一身红妆的新娘子,大红色盖头盖住了女人的容颜,一双芊芊玉手落在双腿间,一双小脚套着一双刺绣的大红布鞋。

    这样的新娘子,皇甫琛见了七个,却唯独眼前的女人,令他瞬间整个心口都盈满了说不出的兴奋和喜悦。

    花轿前的皇甫琛,久久站立着,目光深色,来来回回地打量着里头的女人,瞳孔里点点光泽渐渐扩大,染上一层欣喜的悦色,却是不易言表。

    “随本帅下轿吧。”皇甫琛回过神,低醇放柔的声音落下,伸出手掌,一把握住了叶嫣然的手,将她从花轿里头接了出来。

    叶嫣然弯腰出了花轿,顶着红色盖头,盖头下,一双泪眸痴痴地恍惚了神情,全然是街道上那顶鲜红的花轿,她的阿卓娶妻了,新娘子不是自己。。。

    “叶嫣然,你终于成为本帅的女人了!”皇甫琛落下激动难掩的声音。

    猛然间,一阵昏眩,外头的皇甫琛一把打横抱起了地上的女人。

    “哈哈哈~~!”男人忍不住高亢地笑出声,抱着女人离开众人的视线。

    红色的盖头下,叶嫣然闭上了双眸,她感受不到一丝丝的男人的暖意,心间只有无尽的冰凉。

    身后的众位姨太太皆是怔怔地看着,这时候夏芸突然想起了什么,扯了扯身后的丫鬟,“红儿,你可知道少帅把这八姨太的别院安排在哪里了?”

    这么一问,另外几位姨太太也是恍悟过来,陈婉婉想着,“对啊!这些日子,也不见的少帅吩咐管家收拾了哪处别院,这是打算把这贱蹄子安排哪里去?”

    丫鬟红儿凝了凝眉头,摇头,“四姨太,红儿不知啊,没见着哪处空置的别院收拾了。”

    夏芸眸光疑虑地看着皇甫琛抱着叶嫣然消失在前方拱门的背影,推了推丫鬟,“红儿,跟过去瞧瞧,看看少帅要带她去哪里?”

    “四姨太,我这就跟去。”红儿偷偷地跑上前,这丫鬟跟着,总该是不显眼。

    。。。。。。。。

    绕过冗长的长廊,穿过石雕拱门,一道又一道,这帅府格局庞大,高墙宅门,庭院深深。

    皇甫琛抱着叶嫣然走进一处别院,别院的大拱门上头落着两个字,“莲轩”。

    别院里头种满了梅花树,梅花树上挂满了雪花,树枝成了雪绒条,冰雕玉琢,这轩阁典雅不失气派,连着一排排的紫檀木门,都散发着一股幽幽的香气。

    主厢房,门旁的仆人为皇甫琛拉开了房门,皇甫琛抱着叶嫣然踏进了房间,身后的门被合上。

    厢房里头,大红色的被褥,早上吩咐仆人换过,正中央简易地张贴着囍字。

    皇甫琛抱着叶嫣然朝着里头内屋的床榻走去,将女人放置在床榻上。

    叶嫣然坐着,皇甫琛目光深沉如水地盯着女人的红盖头,唇角扬起一抹柔情的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嫣儿,本帅这就为你掀开红盖头。”皇甫琛落下话,伸手掀开了女人的红色盖头。

    红色盖头下,那一张不施粉黛的容颜,挂满了泪痕,泪眸如水般发亮,泪水一道道地滑落脸颊,湿润了娇嫩的红唇,晶莹剔透般嫣红,白希的脖颈空荡荡没有任何的装饰。

    男人深邃的双目猝然怔住了,心猛然楸住了,一股气团在了心口,怔怔地盯着女人泪眸。

    皇甫琛目光凝滞看着女人的凤眸,整颗心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狠狠刺入般发疼。

    “哭什么?”皇甫琛声音低醇,伸手抚去女人脸颊的泪水。

    叶嫣然撇过头去,眸子清冷。

    皇甫琛抬眼,视线落在女人乌黑发亮的云鬓,竟然干净得没有任何一支发钗。

    皇甫琛伸手绕到女人脑后,一下子拉下了发带,女人如墨般的长发一下子散了下来,落在白希的脸颊两侧,清丽,风华无双。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相邻的书: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在聊斋你在西游重生之名门嫡妃先婚后爱,总裁你好!贫道是僵尸超神之剑韩娱之崛起天庭小狱卒重生之财源滚滚天生娱乐家韩娱之秘密讯息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