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缝合

【书名: 报告,王妃又跑了 第九章 缝合 作者:清水湛蓝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敢问冯太医,您觉得珊儿的伤口多久能愈合?”

    “珊儿小姐伤口,快则一月,慢则40天,必然愈合。”

    “敢问冯太医,这一个月,我是否必须要卧床?”

    “伤口未愈合前,是必须要卧床的。卧床能加速伤口愈合。如果强行走动,不可避免的会让正在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也会更加疼痛。”

    “冯太医,伤口愈合后,会留疤吗?”

    “珊儿小姐这次伤的太深,想必是会留下疤痕。”

    “冯太医,如果我能让自己明天就能起床走动,三天伤口就无大碍,你可相信?”

    “哈哈,珊儿小姐说笑了。这么深,这么大的创伤面积,明日是绝对起不了床的,除非自己不要命了。”

    “珊儿说能就能。但珊儿希望冯太医能给珊儿保密,对外称是冯太医给珊儿治好的,不知可否。”

    “珊儿小姐,此话当真?”

    “珊儿从不说假话!”

    “珊儿小姐确定,你能明日下床行走,三天伤口无大碍?”

    “千真万确。”

    “好!老夫就信珊儿一次。敢问需要老夫做些什么?”

    “冯太医请为我准备几样东西。一根最小号的缝衣针,一把剪刀,一段洗干净的羊小肠,一壶烈酒,一炉炭火,一盆滚水,丈许长的干净白布。”

    “仅此几样?”

    “仅此几样!”

    “好,我这就准备,请姑娘稍等片刻。”

    冯太医刚刚出去片刻,九王爷就偷偷钻进了屋子。秦珊看着九王爷极美的相貌,就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自己死了一次还不长记性,怎就又被迷惑了,又巴巴的帮人档暗箭。这次幸好无碍,若箭头往左10公分,扎入后心,自己岂不又要白白死上一次!

    “珊儿要休息,王爷请回。”秦珊狠狠的说道。

    “珊儿只管休息,为夫只想守着珊儿,等冯太医回来,看看我的珊儿有何大能耐,让自己明日便能下床行走!”九王爷坏笑道。

    “你无耻!你竟然偷听我和冯太医讲话!”

    “珊儿,此话就说重了。为夫只是关心则乱,太过担忧珊儿伤势,没忍住听到了几句罢了。”九王爷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让秦珊狠的牙齿直痒痒。

    “你出去!此事不需要你关心!”

    “出去也行,那我先找秦丞相聊会儿天,然后我和丞相大人一块儿再来看望珊儿姑娘?”九王爷“厚黑”的威胁道。

    “你!你!你个混蛋!”秦珊气的浑身哆嗦。

    “娘子别生气!这还伤着,怎能动气呢!只要娘子让夫君留在这里,为夫保证一句话都不多说!为夫也是担心娘子身体嘛!望娘子体谅!”

    “谁是你的娘子!”

    “你啊!有圣旨的!”

    “你闭嘴!”

    “好!为夫闭嘴,一句话都不说。娘子先躺下休息,你看,你情绪一激动,这伤口又出血了,让为夫好心疼呢!”

    “闭嘴!”

    九王爷越吵越开心,满脸的成就感。可秦珊越吵越愤怒,满心的挫败感。又无可奈何,只能侧身内卧,不再搭理某人了。

    冯太医来去匆匆,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就回来了。各种东西准备的一样不落。

    冯太医看到屋内多出的九王爷,瞬间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某人无耻极了,竟然偷听了咱们的谈话,由着他吧,不用理他。”秦珊无奈的嘟着嘴解释。

    冯太医额头瞬间窜上了几根黑线,倒是反应极快。

    “珊儿小姐,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把炭火烧旺,把铜盆里的沸水放在上面继续煮着。”

    “烈酒倒上一碗,把羊小肠放烈酒里泡一泡。”

    “把白布、小针、剪子扔铜盆里煮一会儿。”

    “把我的伤口掰开,用烈酒清洗一下。”

    冯太医听到这个命令,手微微一抖:“珊儿小姐确定?这伤口掰开,用烈酒清洗,会很疼的。”

    “我知道,没关系,你清洗吧!”

    九王爷默然的坐到秦珊身旁,担心剧痛秦珊无法忍受。伸手揽住秦珊身子,让秦珊靠在自己胸前。

    冯太医也不含糊,伸手撑开珊儿伤口,一碗烈酒就这么泼了下来。疼痛让秦珊全身颤抖。

    秦珊咬牙坚持着,尽可能镇定的继续指挥:

    “劳烦冯太医,用烈酒把你的双手先清洗干净。”

    “把剪刀捞出来,用剪刀把烈酒泡过的羊小肠尽可能剪成细丝。越细越好。”

    “用烈酒把我的双手也清洗干净。”

    “把盆里的小针捞出来。”

    “把羊肠线穿到小针里面。”

    “把针给我。”

    “我要把我的伤口缝合,劳烦冯太医固定住我的伤口”

    接着,秦珊拿起小针,稳、准、狠的穿梭在肌肉外翻、一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上。就如缝衣服一般,把一个个整齐细小的针脚隐藏在肌肉里,鸡蛋大的伤口被一点点缝补上。只是半柱香功夫,那面目狰狞的伤口竟然被秦珊全部缝合,表面看去,只留有一个完美的“t”型缝合线。

    冷汗浸湿了秦珊,原本已初夏,本就穿的不厚,再加上秦珊一身的肥肉,看上去像是从水盆里捞出一般。

    吃疼的秦珊,嘴唇哆嗦着:“谢冯太医为珊儿医治!谢九王爷帮忙!望两位能遵守约定,不要透漏给其他人。秦珊已无大碍,留下热水和白布,喊香儿、馨儿过来帮我清洗更衣。歇息一日,珊儿就会康复!”

    “老夫活了百余岁,第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疗伤手法,深感荣幸!佩服之至!请接受老夫一拜!”冯太医郑重的行至珊儿床前,深深一拜!

    “冯太医见笑了,只不过是快速愈合伤口的雕虫小技,怎敢受冯太医大礼!”

    “老夫一辈子佩服的人没几个,姑娘便是其中一人!姑娘的坚强、毅力、忍耐,让老夫自愧不如!受老夫一拜,当之无愧!老夫先行下去了,姑娘好生休息!”

    冯太医收拾了东西,留下了热水、白布,转身离去。

    九王爷扶着秦珊躺好,温热的大手拂过秦珊凌乱的头发:“丫头,爷小看你了!好好休息,别再折腾了!”

    说罢唤来了香儿、馨儿,叮嘱两个丫鬟小心为秦珊清洗更衣。悄然离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报告,王妃又跑了相邻的书:醉狂江湖德鲁伊在现代全能时代养宝图录鬼卦师武侠大师大唐系列之烽火大唐劫天运幻想心世重生之我是一只鼠重生华山之巅发个微信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