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救人(一)

【书名: 报告,王妃又跑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救人(一) 作者:清水湛蓝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皇宫进言殿偏殿,蒙安满目血红,僵直的坐在角落处的木椅之上,杀人的目光盯在地板之上数久,连眼睑未曾眨上一眨,睫毛未曾动上一动。

    秦丞相尽可能的镇静,可端着茶水的右手战栗不已,七成满的茶水都被洒出不少,滚烫的热茶落在秦丞相手背,烧的皮肤一片火红,却依旧未能引起秦丞相丝毫的注意。

    瓮宇达则两手背后,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满心的焦急,时而跺脚,时而拳掌相锤。

    吴老如常的坐在轮椅上,眉头微皱,伏在案几,瞧着那张写有秦珊生辰八字的纸片,不停翻动着几块森白的骨头,认真的推演着什么。

    “哎!不通啊!不对啊!”吴老发出了叹息。

    “到底如何?推算出了什么?”瓮宇达听到吴老终于发出了声音,

    连忙小跑过来。

    “没有,老夫实在推演不出秦珊的命数!”吴老摇了摇头。

    “依你的本事儿,怎么会推演不出来?我不相信!”瓮宇达急恼的跳脚。

    “真的推演不出来,看不清,算不明。”吴老摇头。

    “我出去一下!”如雕塑般的蒙安突然起身,抛下一句话就要转身出去。

    “你要干什么!”吴老把身前的桌子拍得“啪啪”作响。

    “蒙安!不要胡闹!”瓮宇达也出声怒斥。

    “师父!吴老!求你们别拦我!就是拼了命,我也要把秦珊师妹完好无损的从东厂带出来!”蒙安跪了下来,七尺男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如雨下!

    “胡闹!闯东厂,那是犯上作乱!其罪当诛!”吴老气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是又如何!就算千刀万剐,只要能救出秦珊师妹,我无怨无悔!蒙安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妹受苦,却什么都不做!师父!蒙安在此拜别,若蒙安身死,不能再伺候师父身侧,望师父莫要伤心!多多保重!”蒙安俯身磕头,脑袋磕在地上“碰碰”作响。

    “蒙安,你!”瓮宇达指着一个劲儿磕头的蒙安,气恼的说不出话来。

    “蒙安,珊儿一定没事儿的!绝不会有事儿的!皇帝陛下已回内宫休息,咱们外臣无法求见,可等明日天一亮,见到了陛下,咱们就能把秦珊接出来!”秦丞相起身,来到了蒙安身边,伸出双手,要把跪倒在地,连连磕头的蒙安拉起来。

    “不要碰我!你凭什么拦我!你根本不知道,秦珊是一个多好的姑娘!你可以不着急,可我蒙安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珊师妹在东厂受折磨,我却呆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蒙安发疯了的狂喊着。

    “啪!”一个巴掌扇到了蒙安的脸上,秦丞相打在蒙安脸上的手掌哆嗦着,声音颤抖着,说:“我不知道!我不着急!秦珊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能不知道!我能不着急!”

    蒙安愣住了,瓮宇达也愣住了。

    “秦珊的确是秦丞相唯一的女儿,因为秦珊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老朽从未向任何一人提及。”吴老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们不要闹了,

    要去东厂,也是老夫去!毕竟老夫是陛下的老师!有这个身份,东厂的人不敢怎样。你们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不准有任何行动!老夫去去就回!”吴老说着,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吴老,你的腿!”三人均震惊的瞧着健步如飞的吴老。

    “哦!老夫的腿已经好了!一着急,把这个忘记了!”吴老三步五步又回到了轮椅前,重新坐回到了轮椅上,推着轮椅离开了。

    剩下的三人虽一瞬间的惊讶,但心挂秦珊,却也没时间多想,又陷入了深深的担心之中。

    吴老依着身份的特殊,要来了最快的马车,一路狂奔。本东厂就设立在皇宫东门,不到一盏茶时间,吴老就来到了东厂大门前。

    “砰砰砰!”大声捶打着大门。

    “那个不长眼的!三更半夜闹腾什么?活够了!”里面太监细细的声音响起。

    “吱呀-”沉重的大门露出了一条缝隙。

    “所来何人!半夜惊扰东厂!不想要命了!”值班的太监火冒三丈。

    “老夫帝师吴某!让姓赵的狗奴才给老夫爬出来!”吴老眼底燃起烈焰,声音冰冷。

    “啊!不知帝师前来,有失远迎!还望帝师赎罪!小的这就请赵指挥使前来!”小太监一听是帝师,吓得磕头赔罪。

    “滚!”吴老也不废话,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就在东厂正门处等待。

    “奴才给吴老请安!不知吴老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吴老不要怪罪!”赵指挥使得了消息,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只着白色里衣,急速飞奔而来。

    “把老夫抬进去!”吴老丝毫不废话,开口道。

    “是是是!快把吴老抬至大堂!上茶!”赵指挥使连忙吩咐值班太监。

    “去牢房!”吴老阴冷的眼神等着赵指挥使。

    “啊?这个怕是不好吧,不知道吴老可请有皇上旨意?”赵指挥使心中忐忑,实在猜不到吴老此来为何。

    “没有,怎么,你个狗奴才,敢拦老夫?没有陛下旨意,老夫就进不得你的东厂监牢了?”吴老脸阴的更重了。

    “奴才不敢!是奴才该死!吴老千万莫要气坏了身体,敢问吴老来此到底为何?可是奴才做错了什么?”赵指挥使趴在地上,额头大汗淋漓。

    赵指挥使跟随陛下几十年,是陛下绝对的亲信。这吴老在陛下心里的分量,自然是清楚的。

    这天下的人,他赵指挥不敢得罪的人也无几,可吴老便名列第一!若得罪了吴老,轻了说要掉脑袋;重了说,怕是要株连九族。

    “今日,太子殿下可是送来一人?你东厂到底是陛下的东厂,还是他太子殿下的东厂?”吴老直指赵指挥使。

    “吴老放心,秦雅无事!小的特别交代,安排了干净的房间,此刻正在休息。”赵指挥使趴在地上,紧揪着的心稍稍松了一松。

    “带老夫过去!”吴老听到秦珊无事,心中也大定,声音也缓和了一些。

    “是!”赵指挥使从地上爬起来,亲自推着吴老的轮椅,朝着囚室走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报告,王妃又跑了相邻的书:醉狂江湖德鲁伊在现代全能时代养宝图录鬼卦师武侠大师大唐系列之烽火大唐劫天运幻想心世重生之我是一只鼠重生华山之巅发个微信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