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车裂

【书名: 报告,王妃又跑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 车裂 作者:清水湛蓝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微臣不敢!微臣错了!”冯将军此刻哪里还有在东厂时,耀武扬威的气势,趴在地上,如死狗般频频求饶。

    “你不敢?还有你冯将军不敢的事儿吗?你以为朕是瞎子吗?为了帮太子铲除异党,朕的锦衣卫都变成了太子的走狗!犬牙!杀人越货、栽赃陷害,无所不尽其极!”皇上句句掷地有声。

    冯将军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吓得面色蜡黄,呼吸困难,甚至身下还多了一滩污浊的黄水。

    “朕一直不动你,不杀你,只是瞧着你对太子一片忠心!可现如今呢?仗着太子对你的信任,百般蛊惑,瞧瞧太子都成了什么模样了?残忍、暴烈、凶狠,连骨肉至亲都不放过!”皇上越说越生气,亲自上前,“啪啪!”亲手扇了冯将军两个大耳光子。

    “朕不杀你,

    即刻起,给朕滚到北方杀敌去!啥时候杀够了1000个敌人的人头,啥时候再回来吧!”皇上挥手,下了判决。

    “谢陛下开恩!臣定当将功赎罪,万死不辞!”冯将军没万万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心慈手软,竟然给了自己一条生路,忙磕头谢恩。

    此刻,大殿上,罪魁祸首都离开了,众人心中甚是不满,没一个人吭声,都一脸失望的瞧向皇帝陛下。

    皇上怎会不知道众人想法?暗叹了一口气。

    “来人,传端木蕊!”瞧着众人憋气不吭,满满的愤怒,皇上无奈的传旨下去。

    “陛下,您不会是想拿一个端木蕊,来了结此事吧!”吴老终于忍不住心中怒火,发作了起来。

    “吴老,莫急!有时候,真相或许并非咱们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朕比你们更想知道真相!”皇上剑眉紧锁,沉思着说道。

    “好!陛下不忙,咱们就陪着,老夫倒是想看看,最终皇上能给老夫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吴老怒哼着道。

    “所有人,退出大殿50米外!”皇帝陛下叹了一口气,下了回避的命令。殿内殿外的宫女太监,一个不落的,齐刷刷退到了50米开外的空地处。

    “赵指挥使,冯将军与枫叶国勾结一事儿,你查的如何?”皇上调转方向一问,倒是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回皇上,还没有抓住什么确凿的证据,但**不离十!”赵指挥使叩头,答道。

    “什么?冯将军做了那卖国求荣的事儿,父皇为何还要放他去北方,任由他天高海阔?”十六皇子最为沉不住气,急的抓耳挠腮,忙问道。

    “冯将军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副都统,他飞不出朕的手掌心。朕只是想试上一试,朕最担心的,是太子也做了那卖国求荣,弑君篡位的逆子!”皇上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赵指挥使,你也去吧,盯紧了太子殿下和冯将军,若是有任何异常,速速禀报。若事情发展超乎预料,尽快已雷霆之势,拿下二人。”皇上长出了一口气,挥了挥手,

    让赵指挥使也离开了。

    “皇上,是否多虑了,太子殿下虽然宠信冯将军,但也不至于被冯将军蛊惑,犯上作乱啊!”吴老瞧着皇上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数年,忍不住安慰道。

    “这皇位的诱惑太大了,总会让人迷失心智,犯下大错。枫叶国宫廷秘制的无颜化骨针诡异的出现在京城,而且直指太子和十六皇子,朕若不查明真相,怎能安枕无忧?”皇上叹息。

    而此时的秦珊,在药汤里泡的迷迷糊糊,睡意朦胧,哪里知道此刻的养心殿,众人的不安和愤怒。

    转眼三天,冯太医妙手回春之术自然厉害,而秦珊自身强大的恢复能力更非常人能比。

    医女前来,本是要帮其换药,谁料到,所有伤痕均已结疤,只要卧床静养,不再撕裂伤口,用不了几日便能痊愈。

    只是脸上的划痕更重一些,换了药,又结结实实的被用白布缠了几圈,远处瞧着被子里睡着的秦珊,整个就如同木乃伊一般。

    “陛下驾到!”一声传音飘入秦珊耳中。

    秦珊打了个激灵,虽说冯太医应自己恳求,不允许任何人来探望自己,可父亲、师父和吴老过来看望,怕是冯太医也不会拦着。但一连三日,均未有任何人前来探望,这让秦珊觉得安静的有些非同寻常。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秦珊怎会肯起床行礼,只是挣扎着做起来,向着前来的陛下行礼。

    陛下除了在东厂瞧了一眼自己惨兮兮的模样,如今离事发也仅仅三日之久,自己已经可以起身,活蹦乱跳的,怕是这苦肉计也白演了!

    “姑娘莫要多礼!好好调养身体!朕此次与众爱卿前来,一来探望姑娘;二来告知姑娘,事情已经查明。”皇上忙挥手道。

    秦珊这才看到,皇上身后可是跟了一行人。有吴老、父亲、师父、师兄、九王爷、十三皇子、赵指挥使等多人。

    “当日,伤端木蕊的无颜化骨针,是前太子殿下手下之人所下黑手,本欲暗杀与你,阴差阳错的上了端木蕊。前太子便借此机会陷害与你和十六皇子。”吴老开口,三言两语说明了真相。

    “前太子?”秦珊听得迷茫,不由多嘴问了一句。

    “那个逆子,为了皇位,伙同冯将军一起,卖国求荣,弑君谋逆,已于今日午时,在午门外车裂了!”皇上说的是轻飘飘,落在秦珊心里却是沉甸甸!

    这就是皇室!父子反目,彼此杀之而后快!丝毫没有骨肉亲情,哪怕伤心难过,人前依旧谈笑风生,若无其事的样子!

    如若,自己嫁给了九王爷,而九王爷实现了他的夙愿,坐上了龙椅,当上了一国之君。

    如若,未来,自己和九王爷生下的孩儿,突然有一天,也生出不臣之心,会不会也如太子殿下一般,被自己的生身父亲拉出午门,或斩首、或车裂、或千刀万剐了?

    秦珊真的不敢想!泪水顺着眼眶留下,打湿了包裹在脸上的层层纱布。

    “这孩子,不要哭了,朕知道你受委屈了,朕已经把陷害你的逆子车裂了,莫要流泪污了伤口!”皇上看着秦珊无声哭泣,忙温柔的安慰道。(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报告,王妃又跑了相邻的书:醉狂江湖德鲁伊在现代全能时代养宝图录鬼卦师武侠大师大唐系列之烽火大唐劫天运幻想心世重生之我是一只鼠重生华山之巅发个微信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