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摊牌(二)

【书名: 报告,王妃又跑了 第一百七十章 摊牌(二) 作者:清水湛蓝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我告诉你,姓秦的,你能有这样一个女儿,是你的造化!是你的福气!秦珊到底哪里做错了,让你这么气恼的在这里责骂她?”吴老气的眉毛都一个个立了起来。

    “你倒是说说,秦珊创办商行,她用自己挣来的钱救了这天下数以万计的灾民、难民、流民!她错了吗?”

    “她挣的钱用来运输军需供给,解救无数伤残士兵回到安全区域,救治养伤,她错了吗?”

    “她挣的钱换了大量的米面供需市场,稳定价格,保证国家局势稳定,使之民众不恐慌,不暴乱,让所有人都买得起粮食,她错了吗?”

    吴老越说越激动,秦珊听吴老这么一讲,

    仿佛真的很委屈一样,配合着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

    “你自个儿也待在北方战场三年,你自己凭良心说,你对满鑫轩商行印象如何?有没有感激?有没有赞赏?有没有敬佩?”

    “现如今,倒是听说自己的女儿是满鑫轩商行的东家,你不但不觉得自豪,反而还觉得丢你的老脸了?你有什么资格觉得丢脸?有什么资格指责秦珊?”吴老双手攥着秦丞相的衣领,越攥越紧。

    秦丞相“咳咳!”连喘,呼吸都困难起来,脸庞、脖颈嘞得通红。

    “吴老,您别激动,先放开父亲,慢慢说,行吗?”秦珊眼瞅着父亲被吴老掐的上不来气,忙上前乞求道。

    吴老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控,松开了手,把秦丞相推到了一边。回头又找到自己的轮椅,坐了上去。

    秦珊委屈、紧张、恐慌的心,瞬间被吴老的这个动作炸了个粉碎,敢情吴老也蛮会演戏嘛!

    “珊儿,父亲或许真错了!”众人沉默了半天,还是秦丞相才开口说道。

    “其实,父亲也不是迂腐之人,并非怕你抛头露面引来非议,丢了秦府的脸。而是父亲不想你年纪轻轻就背上沉重的包袱,只想护你一生,让你一辈子都能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幸福生活。”秦丞相终于把自己的心房打开,毫无隐瞒的坦诚相告。

    “父亲自幼,身负血海深仇,身上担负的东西太重了,这一生,已经活了200余年,却觉得是精疲力尽!每日都在为未来的复仇大计谋划着,筹算着。”

    “直到为父发现你的存在!父亲从没想到,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竟然因为为父的粗心,疏于管教,成了一个一无是处废人!为父很后悔,为父这时明白,生命里还有比复仇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你!”

    “为父多么希望你能变漂亮,能读书写字,能琴棋书画,能变得聪明伶俐,招人疼爱,能遇到良配,互敬互爱。”

    “为父万万没想到,短短几年时间,女儿竟然全做到了!可父亲开心的同时,却又多了其它的担忧!”

    “女儿越是优秀,

    父亲就越是担心!怕女儿也担负上什么责任、义务,一辈子辛苦操劳;怕女儿飞得太高,自己无法护你一生周全;怕女儿经历不该有的劫难……”秦丞相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越落越多。

    “父亲!”秦珊扑了过去,抱住了自己的父亲。

    这就是父爱!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总是千百般的瞻前顾后。

    “珊儿,上一次,你被锦衣卫抓进了东厂,父亲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刹那,父亲的心跳都仿佛停止了一般!父亲甚至不惜牺牲一切,放弃多年经营的复仇大计,只想从东厂把你丝发无损的救出来,哪怕浪迹天涯海角,只要女儿安好,父亲也无怨无悔!”

    “可是,父亲突然警醒了,父亲不能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把女儿完好无损的救出来!父亲一点把握也没有!”

    “就算把你就出来,父亲到底能不能带着女儿你,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安全的离开。父亲依旧一点把握也没有!”

    “父亲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自己一辈子筹划的一切,可真要面对国家的势力,却显得是那样的单薄!”

    “父亲真的害怕了!父亲害怕自己一辈子的愿望,最终不能实现,不能手刃仇人!父亲更害怕,自己如若有一天,离开女儿去报仇,会不会一去不复返,留下你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给你撑腰,做你后盾!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

    “可父亲最害怕的是,女儿一天天比父亲更聪慧,更厉害,更有能力,女儿会不会接下压在父亲身上的仇恨,重复为父辛劳的一生?”

    秦丞相抬手慈爱的摸着秦珊的脸,缓缓的讲着,仿佛要把死死压在心底的一切,都吐露出来。

    “哎!秦大人,小鹰总有展翅翱翔的一天,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以相聚为目的。但唯独只有亲情,是以分离为目的。孩子长大了,做父亲的,狠得下心,放得开手,把它驱赶到天空,让她学会自立、自强、独自翱翔,这才是真正的父爱。”

    “我们都会一天天的老去。而孩子们终究也都会一天天长大成人!她们有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们无权也无法干预其中,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才是孩子们最期待的父爱!”吴老沉声叹息道。

    “父亲,您一心一意护着女儿,女儿很感动,也觉得很幸福。可女儿长大了,女儿也想护着父亲,为父亲做些什么,不是为了义务,不是为了责任,它不是负担,不是累赘,而是女儿的心!女儿爱你的心!”秦珊也动情的说道。

    “我是您的女儿,我遗传着你的骨血基因,我是修灵者,这一切都注定了,我不可能和一般的大家闺秀一样,闲来无事儿,守在自己的房间里泡个茶,弹个筝,唱个曲儿,独守空房还美滋滋的拿着针线,为夫君绣荷包以寄相思,低声下气的求着爱怜,每日乐此不疲的和小妾争风吃醋,和丫鬟们逗嘴撒气!”秦珊真挚的讲着。

    “是啊!珊儿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的未来,不可限量,秦丞相,我们应该相信年轻人,他们一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放手吧,孩子们已经长大了!”吴老感叹道。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报告,王妃又跑了相邻的书:醉狂江湖德鲁伊在现代全能时代养宝图录鬼卦师武侠大师大唐系列之烽火大唐劫天运幻想心世重生之我是一只鼠重生华山之巅发个微信去未来